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417 亂事兵事


   朱門風流第四百一十七章亂事。兵事
    
    家西院上房。
    
    一身青綢直的馮遠搭著杜的右手診了一會。隨即便放下手對一旁滿面關切的孫氏說:不礙事。她向來惜福養身。再加上人又開朗。昨晚上驟然驚醒的響終究有限。說一句大不敬話。是宮里三大殿雷擊著火。又不是張家哪處院子起火。不至于讓她動了胎氣。只不過既然離那日子不到個月了。穩婆屋子都的好好備下。以防萬一。”
    
    “阿彌陀佛。”孫氏聽說沒事。這就雙掌合十念叨了一聲。待聽到這萬一兩個字。她的臉就有些不自然。心中很是埋怨起了這個不會說話的大夫。直到看見杜絲毫不以為意。她這才松了一口氣。旋即連忙點了點頭。“既然馮大夫這么說。我立刻就吩咐去把穩婆請來家里住著。再一間干凈屋子出來。不過畢竟還有將近兩月呢。好在這次兒應當是夏日生。總比大冷天強。”
    
    見孫氏說著說著就眉開眼笑。又親自把一碗燕窩粥端了過來。即使杜如今一丁點胃口都沒有。卻實在不好拂逆婆婆的一番好意。只的接了過來。勉強把一碗喝完。見往日不喜久坐的馮遠茗仍坐在那錦上和小五說話。仿佛有意留下。她不禁心中一動。便拉著孫氏的手笑道:“娘。今天您為著我的事都沒去北院上房見老太太。這會兒既然沒事了。您也該過去一。正好代我向老太太問安。我都折騰了大家一早上。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
    
    聽兒媳這么說。孫氏看看這屋里頭既有大夫也有丫頭。不虞有什么照料不過來的事情。口中便答應了。臨去前少不的又對琥珀秋痕千叮嚀萬囑咐隨即才帶著兩小丫頭走了。眼見她出了屋。小五便笑著蹦了過來緊挨杜坐了。
    
    “小姐。親家太太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好一點都不像戲文里頭那些婆婆。”
    
    “都和你說少回。居然還是不過口來。姐姐。不是小姐。”杜沒好氣的瞪了小五一眼。見她笑的陽光燦爛。便一把攬過了她。輕輕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要不是這邊的長輩通情達理。哪怕爹娘再縱容你你也不能成天過來。也好在爹爹從來不信什么女子無才是德。否則你就沒法子馮大夫學醫術了。”
    
    “杜大人是開明人。又不是那些道學,儒。否則他怎么會收了小五這么個女兒?”
    
    馮遠笑語了一句隨即寵溺的了看小五。緊著。他的面上漸漸露出了怔忡的表情。即便嘆了一氣:“剛剛三太太在。我有些話也不好說。杜姑娘。你知道的。小五前我還有一個弟。昨天晚上她忽然上了門來。我勸她以后分分過日子。不要那么偏執。結果她給我留下了一包銀子了三個頭。沒頭沒腦的丟一番話就走了。”
    
    秋痕和小五還有些懂。杜琥珀卻是知道當初那段公案的。想到父親和張越可說是一手覆滅了山東白蓮教。心中一緊的杜便對秋痕和小五說:“秋痕。剛剛我忘了。你帶小五去一趟老太太那兒把她才帶來的那些天麻和藥茶送過去。”
    
    知道這會兒杜支自己必定是有話要說秋痕了咬嘴唇。隨即便拉走了滿臉不情愿的小五。等到她們倆捧著東西一開琥珀便站起身來說道:“少奶奶。奴婢到外頭守著。”
    
    眼見琥珀略一膝就打起簾子去了外頭。杜本想張口叫住她。最后還是忍住了。看著面色然的。她便沉聲問道:“請問馮大夫。她說什么?”
    
    “第一句最莫名其妙。說什么匹夫無罪。懷壁其罪。”
    
    馮遠早年也是書生。為了學醫更是通曉易經但對于自己那個心思剔透的大徒弟。他仍然是很有些看不透。就比句話他怎么都想不透是唐賽兒自懷身世。還是為了告誡什么。見杜正在沉吟。他就又繼續說道:“說完了這句。她又說白蓮教不是亡于杜大人和小張大人之手。而是因為她被人算計了。所以她首先要對付那些只知道利用別人的權貴。等以后騰出手來。興許會找你們算帳。你看看她這都在胡說八道什么?她還說若不你當初那一番話義正詞嚴。說的那個叛徒心神動搖她也未必能殺了他報仇。反正我是聽糊涂了。”
    
    說到這里。馮遠不禁扼腕嘆息。小五的天分雖然不差。但比起唐賽兒仍是遜色不止一籌。他后半生孤單一個人。對于收了唐作首徒卻沒有半分后悔。甚至一度認為四處行醫舍藥性子良善的她能夠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如今看來。她其他什么都好。偏偏那心結打不開。那偏激的性子改不掉。認真說起來。他這個師傅當的孤僻性情興許也影響了她。
    
    盡管馮遠說的沒頭沒腦。但杜已然想到了去年臘月里的那一夜。緊跟著更是回憶起屋頂上莫名響動。之后順天府尹親自敲過張家的門。張越回來之后也提起過附近的巷子有一具身不明的尸體。同時還丟下了一具軍用制式弩弓。只是事情最后似乎不了了之。那會兒夫妻倆怎么猜也猜不透。可若是馮遠所說都是真的。那么那具尸體的身份豈不是。
    
    火石之間。她終想透了所有問題。當下便寬慰馮馮大夫。這些事情你就不要去想了。她然是悄悄來見的你。就說明她還沒有偏激到不顧一切。至于杜家和張。她也說過了。少的等到騰出手來。再說了。自從青州的事情后。你可曾聽說過她在外頭露過面?你就當作她只是來看看你。順便說說心里話好了。”
    
    “希望如此吧。”
    
    馮遠張了張嘴。最后卻只迸出了這么一句話。昨晚上那雷火忽然劈了三大殿。他實在擔心這當口唐賽兒再折騰出什么事情來。
    
    這天傍晚。張越從兵部衙門出來。正好在五牌樓遇上了二伯父張攸。伯倆便順道一路來。想到六部之中議論紛紛他就問起軍都督府的情形。張攸是沒好氣的笑了笑。
    
    “天要打雷下雨。人怎么管的著?咱們這些武官也不知道殺過多少人誰也不敢擔保自己就沒有傷過無的人命。要是真那么信這種天意鬼神之說。晚上睡覺豈不的夜夜噩夢?大伙兒多半是說這一次雷擊起火實在是不湊巧。至于上言事。那是文官的勾當。和咱們沒關系。
    
    要說咱們。也不是心疼那三大殿燒了白花了錢沒覺的和其他事情有什么關聯。”
    
    聽到這種脆利落的說法。張越愣了一愣就心有所悟心道武官果然不如文官的心思那么。等到進自家的巷子。他的想起今天尚書方賓剛剛提到的事。略一思忖便開口問道:“二伯父。交趾如今戰況糜爛此次兵部補充了兵員和糧草軍等等。皇上又令從云南征馬。我聽說黔國公還上書言云貴各的負擔太大。西南夷各部蠢蠢欲動?”
    
    張攸外表爽朗。心卻極其細密。張提起個話頭。他便想起了一個月前那天晚上的爭執雖說那一次顧氏給他這個兒子留了面子。只是單獨把他叫過去訓斥一頓。可為了家務事鬧的這樣大他心里自是異常惱火。設法去問過后給了方水心一個答案。竟已經有半個月沒往她屋子里去。西南那邊的局勢瞬息萬。他這一頭家里還不太平。
    
    早知道如此。當初就不該答應沐。說來說去還是他當初心志不堅。
    
    搖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念趕出了腦海張攸又沉思了起來。他不左軍都督府那些同僚。那些公侯伯自恃爵位官階遠遠高于兵部官員所以打交道的時候往居高臨下但他卻清楚若是要帶兵。那就事事都仰仗兵部。即便是他貴為。不怕握有實權的武選司挾制。但武庫司卻握著大軍的命脈只現在這的方既然是歸侄兒管。卻是天然的便利。
    
    于是。他盯著張看了一會。隨便直截了當的說:“那天在英國公府。我和英國公就曾經對你說過。豐城侯過于持重。雖屢屢取勝。卻始不的敵首。此次一病更是錯失良機;黔國公雖說乃名將之后。卻過于謹慎小心。稍挫即退。要知道。西南夷與其說懾永鎮云南的黔國公。還不如說是懾于軍昔日之威。還有那些一直都沒放下過刀劍的將士。交趾戰況膠著。西南夷若安分守己。那就是怪了。”
    
    在西角門前下。張攸隨手把韁繩丟給了迎出來的門房。繼而就和張越進了門。到了二門繞過穿堂那座大影壁的時候。他忽然停下步子。又對身后的張越說道:“豐城侯次病的不輕。智伯陳智獨木難支。你那方略就是打動了皇上。也的有人去執行。輔大哥是國之柱石。皇上決不會再放他去了。你縱有心卻不是武將帶不的兵。但我卻可以再去。”
    
    饒是張越剛剛心里經動過這么一絲念頭。此時聞言仍是感到心中震動。如今的交趾可以說完全是爛攤除了擔任趾布政使掛了尚書銜的黃福之外。其文官到交趾職形同于左遷。若不是黃福一個個安撫。只怕這些人本連做事情的心思都沒而除了張輔之外。其他去過交南的武將勛貴多半是灰頭土臉。更不可能自動請纓。而張攸才回來-了兩年。竟然愿意再去。
    
    “二伯父就不怕深陷泥沼?”
    
    “身受爵賞畏難取易。非大將也。況且。我還不這身子骨丟在京師生了。”
    
    覺察到張攸那一瞬間流露出情。張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二伯父既然有舍我其誰的心思。那飯后不如到我那自省齋。咱們商量商量。”
    
    ps:說到避雷針。中國古代是有避雷針雛形的。但是故宮避雷現代高層建筑避雷不一樣。我看過資料。據說那么多宮測量計算很重要。上頭那根東西就算了。的下如何鋪設金屬線路也是一大問題。所以古代避雷技術木有推廣。就是因為一個效果問題。想當初沈陽故宮和北京故宮的避雷在建國以后都是經過很多專家認證的。
    
    對了。月票居然差不多九百票了……這真是意外的驚喜。大家搜刮搜刮個人書屋。看看還有么?如果過了一千。系統會發恭賀主題給大家賺積分的。哇咔咔。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