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423 溜號借人


   于才到長安右門就碰到了朱寧派在那兒等的人,得然在外頭等了一上午,直到大雨傾盆才找了地方躲避,張越一驚之下自然是立刻趕了過來。雖說有馮遠茗這么一個杏林妙手,還有小五這個未來的女名醫,但身懷六甲的孕婦在后世也算是高危人群,更不用說眼下了。好容易確定杜沒淋著雨,也沒什么大礙,他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又嘆了一聲。
    
    “要不是今天在關鍵時刻還有人挺身而出,只怕我淋雨淋到天黑也沒結果……阿嚏!”
    
    聽到這個響亮的噴嚏聲,朱寧頓時忍俊不禁,旋即便搖頭道:“看看你都快成泥猴了,哪里還有朝廷官員的氣派?向綰兒問長問短就罷了,這會兒別忙著解釋午門那邊什么情形!你要是凍病了,綰兒恐怕得找我算帳……這會兒去成衣鋪來不及,我記得我那車以前四哥他們常常借了出去游玩,箱子里仿佛有好幾套便服。小五,去車上看看,如果有就拿過來。”
    
    此時外頭的雨已經下得小了,幾個王府護衛剛剛是直接向這家的掌柜和老板借來的干爽衣服,杜綰原打算也讓張越隨便換一身,聽朱寧這么吩咐,也只得由了她。小五風風火火地撐著油絹傘往外頭走了一趟,不一會兒就抱著一個水紅色綢面的包袱轉了回來。朱寧便朝一個護衛努了努嘴,示意他陪著張越進去找間屋子趕緊換上。
    
    拗不過朱寧的好意,張越只得進去,擦干了身上頭上的水,換了一身出來。好在這還真是一套尋尋常常的書生便服,天青色綢布直,穿在身上倒還合身。他如今雖不懼這么一點風吹雨淋,但是在宮里一耗就是三四個時辰,粒米未進滴水未食,這會兒難免饑腸轆轆,才挨著杜坐下,那肚子竟不爭氣地叫喚了一聲。這時候,小五便笑嘻嘻地遞上了一個捧盒。
    
    “姐姐就知道姐夫今兒個在宮中會耽擱很久,今天出門地時候特意讓廚房里預備的。”
    
    “還好你們想得周到,這會兒我餓得能吃下一頭牛!”
    
    著實是餓了的張越自然不會辜負這片心意,掀開捧盒蓋子,見里頭四小格都是自己愛吃的點心,他少不得風卷殘云吃了個痛快。好容易把肚子填了個半飽,小五又送上一盞熱茶來,他一氣喝干凈了,又拿杜遞過來地雪白帕子擦了擦手,旋即長長噓了一口氣,這才詳詳細細說了今日那場雨中地激辯。
    
    朱寧和杜綰雖不曾親見,但只聽張越那番敘述,她們仍是領會到了那會兒唇槍舌劍不肯退讓毫分的情景。當張越說到自己按照原先的預備說出那番話,皇帝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連太子求情都沒用的時候,朱寧更是不好意思地看了杜綰一眼,旋即連忙追問了一句。
    
    “那最后究竟是誰解圍?”
    
    “是戶部尚書夏原吉夏大人。”
    
    張越想起那時候皇太子皇太孫護送朱棣回宮。那群科道官員悻悻離去之后地情形。不由得深深佩服這位執掌戶部十余年地老尚書。見朱寧和杜綰都露出了留神地表情。他便繼續說道:“事后。除了楊士奇楊大人和義尚書之外。其他幾位大臣很是埋怨夏尚書不該在這時候松口。結果夏尚書卻說。他們這些大臣深受皇上信賴。就算承認有疏失。皇上念在他們功勞苦勞也不會加罪。如今已經死了一個禮部主事蕭儀。再有言官因此受重責。那么于國于朝廷地損害都極大。就是因為他地話。皇上走后對我怒目以對地那幾個人這才消停了。”
    
    “言官們要借著三大殿地火災讓皇上接受他們地意見。大臣們趁著這次言官惹怒了皇上想要排除異己。簡簡單單地一場火變成了政見之爭。緊跟著又成了排除異己地工具。真真是好沒意思!要真是看清了那些大人們地面目。末學后進恐怕要失望透頂了!”
    
    朱寧雖說在宮中謹慎。但出門在外旁邊又都是自己地至交好友。她說話自是直截了當。此時一棍子也不知道打翻了多少人。她便站起身道:“好了好了。眼下雨也停了。今天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恐怕衙門里頭也沒多少人能安心辦事。張越你不妨去兵部衙門請個假。好好在家里陪陪兒。對著她總比對著那些面目可憎地人愉快些。兒自有我送回家。你可快去快回。難能偷得浮生半日閑。可別浪費了!”
    
    面對這么一個深合心意地提議。張越自然沒有絲毫意見。然而。他就穿著這么一身天青色直來到兵部衙門之后。卻被告知兵部尚書方賓淋雨著了涼。這會兒已經告假回家去了。于是。他便用同樣地理由向左侍郎請了假。然后回
    
    待了公務。在一群屬官艷羨地目光中施施然出了門。了兵部大院。幾個抱著文牘地官員便竊竊私語了起來。
    
    “誰不知道那些科道言官最會耍弄嘴皮子,這回卻鬧了個灰頭土臉。”
    
    “皇上早就有所偏向,這也就罷了。偏偏那個鄭維桓被張元節駁得臉都白了,到最后還是人家求皇上不罪言官,此回都察院那幫人可以說是連從臉皮到里子都丟光了!”
    
    “為國言利,吾不覺恥……怪不得夏尚書會站出來替張元節說話。我可是早就聽說,先頭戶部夏尚書和禮部呂尚書都曾經向皇上要過人,結果之后人卻到了咱們兵部。張家那么一堆武官,方尚書對這么一個下屬大約也頭疼得緊。”
    
    春雨貴如油,這么一場春雨把群臣澆得異常狼狽的時候,卻把泥路上的花花草草滋潤得鮮艷水靈。張越卻是沒顧得上欣賞這些野花野草給點陽光雨露就燦爛,踏著泥濘的路途,他一路風馳電掣地拐進了武安侯胡同,在西角門下馬匆匆入內,卻正好撞見了管家高泉。
    
    “三少爺回來了?陳留郡主剛剛才送了少奶奶回來,我吩咐人用滑竿把她送到北院大上房了。
    
    今兒個一早英國公張輔和王夫人來探望老太太,于是就留了用過午飯,這會兒大伙兒正在北院大上房陪著說話。說起來五月十五就是老太太六十九歲壽辰,大伙兒都議論著到時候趁老太太七十大壽好好熱鬧呢!”
    
    “我知道了,呆會就過去。你就先別讓人了。”
    
    張越自然知道下個月就是祖母的生日,早就和杜綰商量過該送什么賀禮,因此這會兒不過一笑而已。然而,王夫人固然常來,英國公張輔自從宣府歸來之后也只是逢年過節來看看,今天既非節日,也不是家里什么人的大日子,怎么會忽然興致高昂地夫妻同來?于是,看了看衣裳下擺濺上的泥點子,他知道徑直過去見人著實不恭敬,連忙先回了自己的院子。
    
    打起簾子進了正屋,他張口正要叫人,卻只見旁邊的門簾一動,卻是身穿墨綠比甲的靈犀抱著一包袱東西從里頭出來。因她被顧氏叫回去之后,平日沒事并不上這里來,因此他不由得有些奇怪,而靈犀則是愣了一愣之后連忙放下包袱迎了上來。
    
    見過禮之后,靈犀在張越身上覷了一眼,便明白了怎么回事,連忙打起簾子讓他進了里屋,旋即麻利地在衣柜里翻找了起來。不一會兒,她便抱著兩件衣服轉過身,因笑道:“琥珀秋痕都讓三太太帶到北院大上房去了,幾個小丫頭大約陪著三小姐五少爺去了后花園玩鬧,所以這會兒才沒人。這衣服仿佛不是少爺早上穿出去的,可是郡主借的那一身?”
    
    聽她這么說,張越就知道朱寧把杜綰送回來之后大約還進來見過人,遂笑著點了點頭。連里帶外全部換了一身干凈的,又由靈犀重新梳了頭,他便和她一同出了門往北院行去。靈犀抱著那包袱,見張越瞧了兩眼,當下就解釋道:“老太太剛剛吩咐,這回生日不要大操大辦,讓各房把那些穿不上的衣服都挑揀出來,到時候送到大慶壽寺,布施出去積些功德。少奶奶恰好說早就收拾出來了在西邊屋子里,所以就讓奴婢過來取。”
    
    知道自家祖母就是這么個老人家脾性,接下來張越也就沒多說什么。等進了北院,他恰好看到上房門簾被一個丫頭高高打起,卻是幾個人從里頭出來,為的正是英國公張輔。見這仿佛是送行的架勢,他連忙快步趕上前去行禮,卻被張輔親自扶了起來。
    
    張輔今日不上朝,可他乃是功勛重臣,今日午門的那一幕早就傳到了他的耳中。雖說原本正準備走,但張越既然偏巧在這時候回來,他就改了主意,因點點頭笑道:“我如今只朝朔望,你又忙,結果好一陣子只在上朝的時候看見你。正好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說,唔,嬸娘,越哥媳婦,我和你們打個商量,把人暫時借我一會兒如何?”
    
    這一說自然引起了周圍眾人的一陣笑聲,顧氏瞥了一眼杜,隨即就沒好氣地說:“都已經是國公了,還打趣小孩子。你們夫妻倆難得過來,索性吃過晚飯再走,越哥兒你想借多久都行,你媳婦留著陪我說話!”
    
    ps:書友群96999258,接頭暗號:府天筆下你最喜歡的人物是哪三個……嗯,最主要是今早評區那個有才的穿越帖子,快笑抽了……已置頂,多謝各位有才人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