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432 直率和粗暴


   洪武帝朱元璋分封諸子之后,就定下了藩王無詔不能矩。然而,早年的那些親王畢竟都是皇子,三兩年總有入京覲見的機會,因此南京城一眾親王的公館都是造得富麗堂皇遠勝公侯。可朱登基之后便漂漂亮亮完成了建文帝沒有做成的削藩,一個個桀驁不馴的弟弟死的死廢的廢個個服服帖帖,親王也再少有入朝。于是,在遷都北京之后,能夠在這京師里擁有公館的親王,竟是只有漢王趙王和周王而已。
    
    周王公館乃是營建北京城時朱棣特意吩咐工部營建,占據了半條胡同,規制幾乎等同于國公府,只是正門涂用朱漆,梁、棟、斗、檐盡皆用金,于是自然而然就和國公府區別了開來。朱寧的郡主府和這里只隔開兩條巷子,周王朱在宮中住了半月余又搬了出來,她自然也就到這里和父親同住,只隔三差五進宮一回。
    
    張越和朱寧因杜結緣,平日也常常見面,但這周王公館他卻還是平生頭一回來。此時,看見胡同中除了服色鮮亮的錦衣衛校尉,還有好些身著整齊服色的護衛,他不由得想起了周王朱手中還捏著三護衛想交卻沒法交,不由得心想這年頭閑散親王也難做。
    
    獻千金方編救荒本草……盡管這位周王很是養了幾個混賬兒子,但至少自己是一個不錯的人。
    
    外頭既有錦衣衛也有王府護衛,內中便都是錦衣衛的天下單單是從大門到二門之間的一段距離,張越就至少看到了百多號人,心中不禁咂舌。等進了二門之后,袁方把隨從都留在了外頭,一路走去,錦衣衛就要少得多,個個都是掩映在不甚起眼的位置,也沒有那種如臨大敵的架勢。在這種情形下,他和袁方自不像最初那樣凜凜然,就是說話也方便了許多。
    
    “你家靜官如今快兩個月了大約壯實了不少吧?”雖說目不斜視死板著臉袁方的口中卻說著這么一個異常溫馨的話題,“我也沒什么好送的,所以才知會你爹直接送了一百兩黃金,無論是打個金鎖片還是手環之類的都行。對了,你讓胡七送的筆是胎毛筆?孩子的胎毛可是少得很送了我之后,別人那里可就沒了。”
    
    “小家伙吃飽了睡足了吃,還真是合了我給他起的那個小名,所以兩個月下來連胎毛也比人家的豐盛,所以竟是制成了一套筆。除了自家留了一支做紀念之外,我送了岳父家里一支,袁伯伯您一支有一支郡主親自來要去了。”想起最后一支送出去的筆和收到的那份滿月賀禮,張越不由得頓了頓即才笑道,“所以您不妨試試那支筆如何。”
    
    “我又不是文不用試,留著做個念想就好。”
    
    想起自己當初打開那致盒子看到那支筆時的驚喜和悵惘袁方不由得在心里嘆了一口氣。眼見前頭內儀門將至,他便收起了輕松的心情,低聲提醒道:“今兒個方賓進宮稟告阿魯臺北逃,皇上極其惱火,雖說勉強允了暫不征兵,但回頭就大了一頓火,甚至還對我說,錦衣衛既然那么多探子,也可以往北邊派一些。”
    
    這是為難人么?聽到這么一席話,張越簡直哭笑不得。然而,把監察百官的錦衣衛用作情報局乃是當初在青州查探白蓮教的時候就用的一招,而且效果極其好,皇帝這么想也不奇怪。只不過,兵部職方司在北元素來就安插了諜,若是錦衣衛真在這事情上插一腳,只怕六部必定不會樂意。想到這里,他便問道:“那您是怎么答的?”
    
    “這一回是逃歸地被擄青壯傳來地息。可以指望一次不能指望第二次。但是。北元那邊即便是商人也準去做生意。這探子很難安插。況且自從大明開國之后。從蒙元遁入大漠地漢人已經都回來得差不多了。除非能收買到他們內部族酋。否則打探不到重要消息。我陳述完這些。就說皇上若是允準。我愿意傾力而為。結果皇上立刻又改主意了。”
    
    袁方對于應付朱棣這個至今已經是頗有一套。因此盡管也屢有文武彈劾他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他地位子卻日漸牢靠。即便是原本凌駕于他之上地東廠。也并沒有影響他地多少權威。
    
    如今他唯一擔心地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畢竟。皇帝地身體已經不那么健朗了。
    
    這些話他卻不會對張越說。當下便輕輕咳嗽了一聲:“皇上召見你大約是為了兵部地勾當。但今天漢王嫡次子朱瞻到了京師。御馬監少監海壽去宣召了。如果碰頭地話。你最好有個準備。你和他有過節。在皇上面前多多隱忍些。反正皇上未必待見他。”
    
    這些提醒都是金玉良言。張越自然是一一答應。等過了內儀門。袁方加快了腳步。越過張越沿臺階上去。在正堂前那道湘妃竹簾前頭站定。還不等他躬身稟告。里頭就傳來了一個中氣十足地聲音。聽著恰恰是朱棣在脾氣。
    
    “這也不好那也不好。你究竟要朕怎樣?就是朕挑
    
    沒這么用心過!朕撂一句實話給你,沒錯,朕是有挑勛貴子弟給寧丫頭,但這也是為了她好!勛貴子弟都是自小紈绔慣了的,還沒有成婚屋里就擺著六七個通房三四個妾,嫁過去也鬧心;至于朝中那些號稱年輕才俊的文官,他們寒窗苦讀數十年,幾乎都是滿腔雄心壯志,娶了寧丫頭,尊貴是尊貴了,仕途上便嘎然而止,要敢說樂意娶郡主尚公主……朕敢說個個都在放屁!”
    
    “可至少要一個能配得上寧兒的男人!否則什么阿貓阿狗都成了儀賓,我怎么對得起她!就算皇兄你對我不放心該知道她一向的好!”
    
    兩人這話說得粗魯直率,門外的張越聽著不禁瞠目結舌,心想皇帝和周王這會兒還真是直爽得緊。然而很快,他就更加驚悸了起來。
    
    “二十多年前朕還是藩王那會兒,你兒子向朝廷告你謀反,雖說那是借口,但你敢說你沒和朕有過一樣的心思?然后是朕當了皇帝之后,別人也舉了你好幾次,包括這次在內,朕都是二話不說就信了你你敢說言行舉止就沒有失當的地方?寧丫頭一向當你是一心只想過逍遙日子的閑散親王你現在當著朕的面,敢說你絲毫心思都沒動過?狗屁,朕和你嫡親兄弟,你的脾氣還不知道,裝蒜的功夫自幼就數你最好!要不是寧丫頭一次朕下死力狠查,你當真的查不出端倪?老五朕今天可以說一句實話,寧丫頭朕是當女兒看的!”
    
    屋子里頭沉默了良久,最后傳來了一個低低的聲音:“臣弟其實只是希望寧兒能夠太太平平回開封去嫁人……”
    
    “你有十一個女,讓寧丫頭留下來陪朕幾年而已,你比朕年輕,異日她自然有回開封的時候。再說了封那么小的地方挑得出什么好人……”
    
    聽著這一對天底下最尊兄弟這樣的談話,張越只覺得自己這會兒應該悄悄退出去。雖說皇帝對他很是垂顧有些話聽到還是極其麻煩。當他看見袁方也往后退了兩步時,身后卻忽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不孝孫兒朱拜見皇爺爺!”
    
    早不來晚不來偏這時候來!看到那湘妃繡簾一下子被人掀開,出來的人頭斑白身穿紫紅色大團花便袍,雙目不怒自威,正是朱,張越連忙退后數步,忖度離開朱瞻跪下的位置足夠遠了,這才下拜行禮。還不等他出聲,他就看見那位穿著烏皮靴的天子大步上前,竟是不由分說把朱瞻踹了一個跟斗。
    
    此此刻,他幾乎把腸子都給悔青了,深恨沒有和袁方在路上多耽擱一會。
    
    先是不合聽到皇家兄弟吵架,然后是看到皇帝爺爺一腳踢飛了郡王孫子……他怎么來得偏生如此不巧?
    
    “你也知道不孝!要不是你那天性循良的大哥,朕就該廢了你的爵位禁錮你一輩子!滾起來,朕沒有那些軟啪啪的孫子,當初你告你父親的膽子到哪里去了!”
    
    “孫兒當初是一時糊涂鬼迷了心竅……”大約是不見天日的時間長了,朱瞻的臉色異常蒼白,面上也沒有昔日的乖戾之氣,此時竟是咚咚咚連磕了好幾個頭,“大哥年初身體還撐得過去的時候曾經來看過一次孫兒,撐著病體大罵了孫兒一通,如今孫兒已經知道錯了,將來再也不敢胡作非為……”
    
    朱棣雖說訓斥漢王朱高煦的旨意上說得冠冕堂皇,但看到這么個可恨的小子,還是忍不住想一個窩心腳踹死他。直到朱瞻把朱瞻坦這個死去的大哥搬出來,他方才漸漸消了火,心里又想起了自去年年底開始的這一遭。先是趙王世子,然后是漢王世子,六月里皇太子朱高熾的第四子朱瞻垠就開始病懨懨一直不見好,實在不是什么好兆頭。于是,他也懶得再把火氣撒在朱瞻身上,厲聲呵斥了幾句就把人趕走了。
    
    “張越起來,隨朕進屋。”
    
    倘若不是這一聲,張越幾乎以為皇帝多半已經忘記了自己。此時答應一聲后起身,見袁方已經是侍立檐下,他便定了定神跟進屋。打起湘妃竹簾進門,他現朱寧竟赫然侍立在周王朱后頭,面上絲毫沒有表情。想起那會兒朱朱兄弟倆的爭吵絲毫沒避忌這位正主兒,他不禁暗想這兩個長輩實在太過大大咧咧。
    
    看著張越,朱棣忽然忘了原本叫他來是為了讓他那個喜得貴子的妻子好好勸勸朱寧,張口就問了正事:“張越,兵部尚書方賓之前奏報,說阿魯臺聞朕北巡之意便舉家北竄。你也在兵部一年多了,說說你對此怎么看。”
    
    ps:多謝大家的熱情,求十張月票大家卻支持了三十張。另外和oo群里各位兄弟姐妹打聲招呼,最近比較忙,所以可能未必能常常上去,但是周五晚上和大家聊天很happy,結果還錯過了我一貫的作息時間,嘿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