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434 倒霉的一年有完沒完


   朱門風流
    
    第四百三十四章倒霉的一年有完沒完……
    
    留下張越陪喝下人們雖說都被留在外頭。但仍在外間燙酒伺候。一壺壺酒流水一般往里頭送。這邊廂張越不的不陪著興頭上的朱那邊廂就苦胡七趙虎等等幾個隨從。他
    
    |在花廳中被好茶好飯地招待著。眼看天色漸晚主人還不出來。心里無不著急。好容易等到內中有人報信匆匆到花門相迎的時候。看見的卻是被灌的大醉的張越。
    
    攙扶張越出來的總看到面前一幫人全都滿臉詫異的模樣。連忙賠笑道:“周王千歲自打來到京師之后就不曾那么高興過所以今兒個不免多勸了小張大人幾杯。剛剛我已打人預備好了馬車郡主這會兒正在給周王千歲醒所以讓我代為給諸位打個招呼。趕明兒她再親自登門賠禮。”
    
    雖說心下郁悶。但胡七還不至于|要人家親王郡主賠禮。客氣一番就和趙虎上前接手一左一右架起張越。好容易把人送上了馬車。他忖度片刻便干脆吩咐人牽著自己的那匹馬。親自上了馬車相陪。這一路張越昏昏沉沉就不曾醒過。好容易到了家。面對管家高泉的盤問。他知道瞞不過去。索性就道出了實情。
    
    知是周王朱硬是把張越灌成這幅模樣。高泉不禁暗自納罕。往日他在開封時。逢年過節沒少上周王府送禮。有自己去的也有跟著顧氏或東方氏去的。可縱使做壽。也少有見這位親王和外客多羅嗦什么。想想多半是因為三少奶奶和陳留主交好的緣故他便搖了搖頭。一路跟著胡七把人送到了二門。看著兩個健壯婆子出來接手。這才放了心。
    
    此時顧氏等等早就歇下了。杜雖說早就的信說張越被周王朱留下了。卻沒想到這么也沒想到來的竟是這樣一個醉漢。因張越在飲酒上頭從來都是制有度。她和琥珀秋痕都沒有應付這種情形的經驗。結果還是靈犀手麻利去院里小廚房親自整治了醒酒湯端過來喂張越喝下隨即又-好了。果然。熱騰騰的醒酒湯下去。越果然摳著嗓子嘔吐了來好容易停了之后便昏昏沉沉睡下了
    
    面對這么個古的形。秋痕忍不住嘀咕道:“真是怪了。不論公務應酬還是朋友往來。
    
    爺都不曾過這么多。”
    
    “興許是周王盛情推卻不下?”犀在旁邊插了一句因又替杜寬衣。便笑吟吟地低聲。“哪怕是成婚的那天晚上。少爺也命人偷偷把酒換成了水。若不是被人逼狠了。怕怎么也不會喝這許多。”
    
    早已洗漱完畢此時脫去外的繡花緞子小襖不禁朝靈瞪了一眼。待她上了床。靈犀便吹熄蠟燭。只留下墻角高幾上的那盞燈和琥珀秋痕躡手躡退了出去。盡管銀紅色的紗已經放下。丈夫也正躺在身邊。但杜卻翻來覆去睡不著。等到外頭更鼓陣陣好容易有了些睡意她卻冷丁感到枕邊人猛地一個激靈。隨即竟是坐了起來。
    
    雖說已經是八月中秋。但下子起張越卻是滿頭大
    
    現己正坐在床他不由先愣了一愣等側頭現杜也已經支坐起他方松了一口氣。抬起手來抹了抹濕漉漉的額頭低聲苦笑道:今兒個大約是出丑了。我連怎么回來都不知道。還以為睜開眼睛就會看到醉胡言亂語的周王。”
    
    “可是為了郡主的事?”
    
    見張越點了點頭。面上滿是郁之色。杜頓時皺起了眉頭。她產后朱寧也常有登門。看見孩子的時候每每高興的很。閑來無事的時候。她也幫著在名單里挑挑揀揀。但每次朱寧都是笑著搖頭。畢竟。那些監生雖說被評定為品行學業都不錯但總感覺不是那么一回事。之前她已|說皇帝也在周王`館。此時便連忙問道:“可是這一回人已經定了?”
    
    “皇上這一回提出了三個不錯人選。但其中一周王瞧不上。另兩個……一個是民則先生的孫兒沈世隆。一個是老萬。無論人品還是才學。這兩個都是頂尖的。按理說比起之前那些。無論哪個都是上上之選。可郡主才見過老一次。沈世隆則根本沒見過。況且。這一頭就算周王愿意。那一頭別人也未必樂意。”
    
    “這世上男女婚配。有幾個不是盲婚啞嫁?”
    
    杜倒是覺著這兩個人選都比先前的好的多。沒料想張越竟說起了這個她呆了一呆便無可奈何地嘆息了一聲。緊跟著她就感到張越輕輕攬住了自己的肩膀。耳邊傳來了低低的呢喃:“我只是覺著婚前對彼此性情都該有個了這樣日后方才好相處。就好比咱們。只有現在未來卻沒有過去。對郡主來說未必是好事……”盡管一夜宿醉但日一大清早。張越還是準時起床。換上官服之后。由于腦袋隱隱約約還有些痛。他便索性吩咐琥珀打來井水。就著那冷的井水使勁
    
    頭臉。振奮精神三兩下用完了-|他和杜到北請過安之后。便急急忙忙出了門。
    
    果然。由于張越昨日那一番話。朝會上朱棣便把之前方賓的奏報丟到了一邊。預定明年二月北巡。又下旨各處整軍備城墻不可懈怠。命心腹宦官連同御史核實天下糧庫藩庫等。面對這種勢原本昨日了訊息正灰心喪氣的貴們頓時歡欣鼓舞。而以為大局已定不用擔心的方賓則是大失所望。下朝從金水橋出了左掖門之后。他更是冷冷看了張越一眼。
    
    昨天散衙之后他就聽說皇帝命錦衛指揮使宣召越去了周王公館。肯這小子又亂八糟建言!帝實在是太偏聽偏信了。如此大的事情竟然愿意相信這么個初出廬的年輕人。難道他們這些尚書都是設不成?
    
    出于這種不悅惱怒甚至可以說是激憤的心理在這一日朝會回到兵部衙門之后。方賓都是死繃著一張仿佛所有人都欠他一千貫的臉。無論什么公務都要挑刺。尤其對武庫司更是吹毛求疵雞蛋里頭挑骨頭。乃至于自認為最最具有承受力的萬世節在從正堂回來之后也是滿面無奈滿臉灰敗。就差沒在腦門刻上“我很憂傷”這四個字了。
    
    “一共去奏報了四件事情。方尚書都駁了。”萬世節沖張越豎起了四根手指頭。然后一根根數著屈了下去先。軍器局的新火銃又造好了一萬支。按照序列應該先給府大同萬全等衛所換上。結果方尚書劈頭蓋臉訓斥這事情不用咱們武庫司操心。其次。就是咱們的半年帳冊按例該當奉堂官審核。他又說若事事都要他操心。要郎中何用……剩下兩件事情也給駁了。總之。今兒個若有什么事就捱一捱。別去觸方尚書的霉頭。”
    
    張越看著說完席話又恢復了無謂笑容的萬世節。思來想去還是找借口把人叫到了一邊。把昨日朱棣和朱的意思說了。出乎他意料他原以為會萬世會有極其激烈的反應誰知道這一位只是翻了個白眼。
    
    初第輪就被刷了。”
    
    節沒好氣地瞧著張越拍拍手就要走可沒出去幾步他就地轉過了身子。見張越站在那兒依舊是剛剛那幅模樣他漸漸醒悟到這不是開玩笑登時怔在了那兒。
    
    他第一次見朱寧是棲
    
    寺。只記的這位郡主三兩下趕跑了張越的兩個绔堂弟倒是的那英姿颯爽的模樣;第二次見朱寧則是那回西四牌樓刑場邊的酒樓。雖說她是男裝打扮但這種程度他卻還瞧的出來。那|是一位極有性格才貌雙全的金枝玉葉。但可從來沒想到自己能將其娶回家。這不是前途問題也不是家世問題。更不是個性的|……
    
    他既沒有父母就總想著能娶一個自己真歡的女子。朱寧雖好。可他只見過人家兩次。幾乎連話都沒說上一句總不成第三次見面就是洞房花燭夜吧?
    
    怔怔地站了好一會。他便復了那漫不經心的笑臉:照你這么說周王只怕會來端詳端詳我這個儀賓候補人家還未必瞧起我這個然一身家徒四壁的窮官員。
    
    事情八字還沒一撇呢。你還沒要瞎操心。只是若真是事成了我還留在兵部。這兵部衙|的同僚上司怕也會頭疼的很。兵部衙門一個異類他們就夠煩心了。”
    
    看著萬世節雙手一。隨即沒事人一般地轉身走張越怔了一怔便想起了那一日皇帝話。他還是第一次知道萬世父母雙亡然一身。怪不的總覺的對方灑脫之外。骨子里還有一種寂寥和傲氣。否則要說起來萬世節比他還大幾歲。怎么居然到現在還是單身?
    
    這一番談話并沒有兵部衙門中翻起一丁點水花。而即使在朝中。朱棣和朱這一對兄弟仿佛忘記了前的談話。一連數日都沒有動靜。只是當皇太子第四子朱瞻垠逝消息傳來時。平靜無波的朝堂上方才再次掀起了波瀾。
    
    即使這一次不是皇太子的嫡子這也已經是一年之內逝的第三位皇孫!更不巧的是。這一天正是欽天監報日食。百官忙著行日食救護儀的日子。于是。無數人心中都轉著這么一個念頭。年初開始就是事端不斷。這倒霉的一年還有完沒完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