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438 苦中作樂


   家下人雖說都是世仆,但都是簽了活契,只是因為祖上開始就一向待下寬和,再加上蘇松財賦極重,因此這些鄉間的樸實人寧可附庸杜家度日,之前更是不惜背井離鄉陪著主人家上京,也不像豪門奴仆一般鉆營心思重。上一回杜下了錦衣衛獄畢竟是在青州,家里受到的驚嚇倒還算好,然而這一回的架勢卻讓他們著實心驚膽戰。
    
    看到張越帶著人進來,前院的幾個淋得透濕的杜家仆人頓時大喜過望,在門房上頭足足管了二十年的岳山更飛快地跑上前來,才要下拜行禮就被張越雙手扶了。心頭一酸的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趕緊偷偷拭了拭眼淚,旋即連忙說道:“剛剛這幫人敲開門就闖了進來,唬了大伙兒一跳。二小姐這會兒正在安慰太太呢,姑爺您來得正好!”
    
    “我這就進去,這外頭下那么大的雨,你們也先別忙著收拾,且等雨停了再說。這會兒已經不早了,你們回去換一身干衣裳,先預備晚飯,我這就去見岳母,凡事有我。”
    
    張越這話雖然說得并不高聲,但幾個仆人聽得卻人人安心。誰都知道老爺這大半輩子就只有這么一個得意門生,繼而更是連唯一的小姐都許配了過去,平日里這位姑爺更是深得圣眷的。于是乎,一眾人連忙散開了去各自忙活不提,由著張越自己入內。
    
    把隨從都留在了二門外頭張越便徑直前往正房。由于杜出嫁,如今內院的人原本就少加上又是下雨天,剛剛被錦衣衛這么一鬧,一路上更是不見人影。從穿堂進了正院,他就看到泥濘的院子里滿是腳印連忙加快步子,跨上臺階打起門簾進屋。一面從身上扒拉的雨衣,他一面叫了一聲。
    
    “岳母,小五!”
    
    聽到這聲音屋的松花色軟簾一下子被人拉開了一條縫,探出來的小腦袋一看清張越登時又驚又喜,一下子就撞開簾子出來:“姐夫,你可是來了!剛剛那些人進來的時候個個臉上冷得可怕,領頭的那個死太監倒是笑嘻嘻的,還說皇上不過是一怒之下方才有所株連原本不干爹爹的事……不干爹爹的事還把人抓起來,這也太過分了!”
    
    “小五,別渾說!”
    
    說話間裘氏也出了屋子。由于是驟然間聽到這樣的消息,她剛剛也很是震驚了一陣子,這會兒眼睛也有些紅看到張越還是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沖著小五微嗔地搖搖頭,她連忙吩咐張越脫下外頭那件半濕的衣裳,又親自到里頭取來了杜的舊衣給他換上。等到忙碌完這些方才解釋道:“那位公公還算約束部屬,并沒有太過為難拿了東西就走了,也不曾在屋子里順手牽羊走時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別聽小五胡說八道。”
    
    “我怎么胡說八道了。爹爹這些天晚上日日忙碌到極晚。就是為了寫那些條陳。熬夜熬得眼睛都紅了!”小五卻是不依不饒。耿著脖子就辯解道。“可那個死太監隨隨便便拿著東西就要走。要不是我用油布包好。只怕這路上就會被雨水打濕。到時候皇上怎么看得到?怪不得師傅當初黯然離開了太醫院。這朝堂實在太黑了……”
    
    “小五!”
    
    吃裘氏一瞪。小五終于再也不敢信口開河。于是便氣鼓鼓地站在一邊再不說話。張越卻知道她跟著道衍見過皇帝好幾次。再加上被道衍和杜一直寵著。于是養成了如今這種脾氣。不禁心中暗嘆。旋即便轉過來扶著裘氏坐下。
    
    “雖說今天究竟怎么回事還不得而知。但既然是戶部夏尚書和那位曾經署理過戶部地大理丞被下獄。多半是因為北征軍餉地事。皇上畢竟老了。風痹癥折磨得厲害。再加上從去年到今年諸事不順。所以不免頻頻遷怒大臣。岳父如今因為公務和夏尚書多有往來。受到牽連應該只是一時地。料想皇上這股子氣發泄出來也就沒事了。畢竟戶部離不開夏尚書。到時候總會開釋。再說岳父不朋不黨潔身自好。上次能安然從里頭出來。這次想必也能。我也會好好想想辦法。不會坐看著岳父在里頭受苦。”
    
    “有你在。我自然是放心地。”
    
    裘氏當初就喜歡張越。聽得這番安慰頓時心中妥貼。便欣然點了點頭。她和丈夫分別十幾年。好容易重新團聚卻又遭遇杜下獄同僚落井下石。自然不比那些什么都沒經歷過地深宅婦人。最初聽聞訊息后地緊張不安漸漸淡了。畢竟。苦中作樂方才是她一貫地秉性。等到外邊送來了晚飯。她少不得拉著張越一起用。
    
    端著飯碗坐在那里生悶氣,她更是笑著夾了一塊紅去。
    
    “好了,小小年紀就老是皺眉頭,到時候就嫁不出去了!不要在背地里一個勁念叨皇上,皇上總算還是大度的,當初你爹一跑就是十年,征召不到也就沒了下文,要是擱在洪武爺那會兒,恐怕是咱們家母女都得受牽連。既然你姐夫都說了皇上是遷怒,料想總會有個限度,照皇上對你爹一向的態度,應該還是深信他的。”
    
    見裘氏笑吟吟地看著自己,小五頓時覺得自己氣得很無謂。奈何她怎么也不敢對裘氏發脾氣,于是索性就沖著張越瞪了一眼,哼了一聲方才自顧自地扒飯。對于這種程度的遷怒,張越自不放在心上,看裘氏胃口還算不錯,他不禁很是佩服她的樂天知命,也更安心了些。
    
    晚飯之后,裘氏待張越換過衣服,就吩咐小五把他送出去。她也不招呼張越,提著燈籠悶頭在前頭走路,此時雨已經停了,天上的烏云散去了好些,云層中恰是若隱若現露出一輪滾圓的明月來。影影綽綽的繁星毫不吝惜地灑下了不少星光,燈籠的微光倒是顯得黯淡了。
    
    眼看快到二門的時候,小五忽然低聲嘟道:“明天就是中秋節了,這還是我認了爹娘之后的第一個中秋節,如今全都給毀了!爹是那么好的人,為什么偏偏撞著這種事,誰賠我的爹爹!”
    
    張越原本心里記著如何提醒小五不要說太過頭的偏激話,這時候聽到這么一席話,他到了嘴邊的言語頓時又吞回了肚子里。想到杜提過小五的身世,他漸漸有些能體會她的心情好容易有了疼她愛她的親人,結果卻忽然遇到這種局面,這又豈是她一個小丫頭能承受的?被今天這場大雨和這突發事件一攪和,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明天就是中秋節。
    
    中秋團圓夜……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便趕前步越過小五,旋即轉過身認認真真地對她說:“中秋節每年都有,以后有的是機會。好好照應岳母,好人會有好報的,相信我。”
    
    見張越臉認真,小五歪著腦袋想了想,覺著張越在打保票這方面素來信譽良好,當下便使勁點了點頭,卻仍是不放心地加了一句:“不過,姐夫你回去和姐姐好好商量商量!”
    
    “知道了,我至于放著家里的賢妻不么?”
    
    頂著月色回到的張越得知祖母顧氏還未睡下,少不得先往那里走了一趟。因老人家對于杜的事也極其關切,他自是陪著開解了幾句,等到顧氏歇下方才匆匆回房。一進自己屋,他就看到靈犀正在那兒收拾東西,見著他來,她連忙用食指對著東屋指了指,會意的張越連忙挑簾進屋,結果卻看到母親正在那兒唉聲嘆氣,反而是杜綰正在勸慰。
    
    孫氏一聽到動靜就抬起頭,見張越,她不禁氣不打一處來,霍地站起身就斥道:“都出了這么大事情,家里上下都急死了,你也不知道讓人提早報個信,還那么晚回來,撂下你媳婦一個人獨自擔心事!我后日就要走了,忽然出了這事,我怎么走得了!”
    
    “娘,我今兒個散衙先去看了岳母,陪吃了飯才回來。因為那會兒心里頭焦急,所以只忙著讓人打探消息,忘了讓人回來通知一聲。”
    
    見孫氏動氣,張越忙上前解釋,見她面色好看了些,他連忙把之前勸慰裘氏的話又搬了出來,好容易才哄著自己這個性子直來直去的母親走了。這時候,他方才轉過身子,見站在那里的杜綰卸下了剛剛那一層從容,臉上憂色盡顯,心中自是了然。知道杜冰雪聰明,他自然不會一味和她說些勸慰話,遂拉著她坐在了炕上。
    
    “這次的事情來得突然,剛剛我到杜家的時候錦衣衛剛剛離開,似乎是按照圣命來取幾份岳父不曾來得及送給皇上的奏折。雖說皇上還愿意看爹爹的奏折是好事,但怕只怕這些奏折立意是好的,卻和皇上如今心境不合。我已經讓人去打聽,但如今單單求情恐怕沒用,得拿出些有用的東西。今天皇上問了我北征是否可用海運的事,我答說今次怕是派上用場,皇上就有些不高興。如今我準備連夜再寫一份詳細奏折出來,預備今后使用,綰妹你的字和我差不多,謄抄就交給你了。”
   
    面對滿臉凝重的丈夫,杜綰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沒有多想就點點頭,簡簡單單答了一個字:“好。”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