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449 不患天崩患心異


   朱門風流第四百四十九章不患天崩患心異
    
    ,將錄功向來以北征功為第一。可張輔由于征交址錯過次北征。心里總不免有些遺憾。于是。他固然對于此回皇帝再次親征也頗有些嘀咕。準備的時候卻不遺余力。此時此刻。在書中親自擦拭完了自己那身許久沒有上的甲胄。他便吩咐彭十三為自己穿戴了起來。繼而又配上了御賜的佩劍。
    
    然而。這一切剛剛做完。那書房大門便忽然被人推的大開。滿心惱怒的他正要出口呵斥。下一刻就認出了進來的這一行人。登時瞠目結舌。愣了好半天。他終于醒悟到這會兒不該站著。可那沉的半身鱗甲穿在身上根本沒法跪拜下去。于是便手忙腳亂的吩咐彭十三上來解甲。結果一偏頭卻瞧見己這個心腹家將早就跪在了的上。
    
    進了內書房的朱棣端詳著面前滿身甲胄不知所措張輔。面上的陰一掃而空。轉而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見張輔笨的要屈膝下拜。他方才笑呵呵的擺了擺手:“別忙活了。甲胄在身無需多禮。朕和你不差那么一丁點禮數。看來朕今天這一趟卻是來對了。朕很久沒看到過你這一身甲胄的英武模樣了。張輔。還記朕為你賦的那一首《平安南歌》否?”
    
    這甲胄穿戴甚為繁瑣。張輔一個人實在是沒法將其解下來。此時只能躬身一揖。聽到這《平安南歌》。頓時臉上漲通紅。旋即朗聲道:“臣至今尚能背誦”
    
    “記的就好。不用背了。”朱棣見張輔竟然一張口就準備背誦。頓時啞然失笑。“朕可不是當初那個昏庸的趙王。問什么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如今年過六十還打仗你才四十許。不至于連朕都比不上。還有。你那個兒子的好好教他騎射。就像朕調教皇太孫一樣。一定要讓他成器。”
    
    “臣遵旨。只是犬如何敢與皇太孫殿下相提并論。”
    
    看到那一君臣的融洽的模樣。朱寧忍不住去看了看朱棣口中那個英武果毅的皇太孫。見朱瞻基的面上微微有些發紅她頓時莞爾。朱瞻基輕輕噓了一口氣之后。亦是發現朱寧在看她遂使了個眼色。兩人便悄悄退出了書房到了外邊。因院里有數十名錦衛。更有錦衣衛指揮使袁方。他們倆性出了院子走了幾步就站在了空無一人的夾道中央。
    
    “聽皇上剛剛的口氣。這次北征也許要帶皇太孫你隨行?”
    
    朱瞻基想起永樂十二年那趟北。心里卻沒什么美好的回憶。由于朱寧在宮中住了很長一時間。他對于這位比自己小了整整四歲的姑姑倒是沒什么戒備心。當下就嘆了一口氣:“七年前那是我戰場初陣。興許是見了血一發不可收拾。竟是追著瓦剌殘軍一直到了九龍口。結果身陷重圍。直到眼,還常常做噩夢。不經歷那種情決計沒法想到和蒙元打仗的艱難只擊潰擊敗。無法徹底滅殺。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反過來吃了。”
    
    聞聽此言。朱寧的點打趣戲之意立刻消失了。而朱瞻基頓了一頓。隨即便苦笑道:“而且。我至今印象更深刻的就是那回北征回來半路上不少將士就已糧盡。要不是小楊學士出主意將士之間彼借糧等回到中原之后-有有司加倍償還。只怕在半道上就會支撐不下來-次出征便是將士幾十萬于國庫負擔太大。”
    
    作為長在王府墻之中的皇族郡主。朱寧雖說也曾經悄悄溜出王府去看過大相國寺災年濟災民。雖說也曾經看到過黃河于開封決口那種可怕的情景。雖然也看到過開封人市上插草標賣人的情形。但她還不需要考慮這么沉重的話題。
    
    此時此刻。她隱感覺到朱瞻基對于北征的那一絲不。隨即便自嘲的笑。“都是我無知。竟然把這等大事拿來玩笑。”
    
    “除了母親。我還是頭一次對別的女子說這些。若寧姑姑你無知。恐怕天下幾個有見識的女子了。好了好了。不提這些。我卻和寧姑姑看法不一樣。皇爺爺那一次是想讓我歷練歷練。但那次之后他就醒悟到戰場上刀槍無眼。恐怕是未必會帶我去的。但是。聽皇爺爺剛剛對杜宜人所說的話。恐怕張越一定會隨行。而且還必僅僅是隨行。”朱瞻基為人極其敏銳。細細思量朱棣剛剛那番明有所指的話。一個個可能性接二連三的浮出了腦海。但又一一被定。想到祖父起初仿佛未雨綢似的張越放進了部。他越發覺的這是故意的。想到前幾天打聽到的消息。他漸漸抓住了一絲隱約的念頭。然而。這畢竟不同于上次讓朱寧去帶信。他思量再三。最終卻還是沒有多嘴。
    
    盡管杜并不
    
    渲染今天在英國`府見到了皇一事。但那時候在太多。因此回家之后去回報顧氏的時候。趙芬就把事情說了出來。顧氏如今雖說是太伯夫人。也曾經隨班入去王貴妃靈堂拜過。卻只是遠遠望見過一回朱棣。所以對于今天三個孫媳婦竟然撞上天子微服出宮。她自然異常注意。于是。趙芬少不把事情始末一腦兒都說了個分明。末了才沖著李蕓努了努嘴。
    
    “皇上確實就是問的三弟妹若是了父親要陷丈夫于大難可舍的。我可是一丁點都沒胡說。不信老太太問大嫂。”
    
    在顧氏的逼視下。李蕓招架不住。只能訕訕的說:“弟妹說的確實都是實話。”
    
    為了父親要陷丈夫于大難。這話究什么意思?
    
    這時候。屋子里頓時一片安靜。別說孫氏這個當母親的滿心惶惑。就連顧氏也不由心中安。馮氏看到東方氏坐在那雖不言聲。卻有幾分幸災樂禍的感覺她不禁想到一直在交址那種危險的方呆著的丈夫。心中也有些窩火。性就輕輕咳嗽了一聲。
    
    “越哥兒素來是人自有天相。上料想不過是提醒一聲罷了。老太太不用懸心。就是杜大人。之前也經脫險過一回如今又沒真正做錯什么事情。也不可能一直關著。如今倒好。這家真正需要操心的人卻沒人管。不需要操心的人卻人人都惦記著。”
    
    東方氏聞`便冷笑道:“大嫂你這是什么話。大老爺固然人在交址。可我家老爺還不是一。大哥還能太太平平當他的文官。可我家老爺卻親自率軍平叛。知道會有什兇險。”
    
    “二老爺身邊少說還有朝廷將士。可家老爺身邊只有寥寥幾個隨從。”
    
    “可你別忘了。這武伯的爵位。門的富貴乃是我家老爺用軍功拼來的。”
    
    “若不是憑著我家老爺出仕之,和英國公親厚。二老-里會有那么好的機會。”
    
    眼看兩位太太嘲熱諷竟是爭執了起來。幾個丫頭頓時面面相覷。而顧氏見兩人說出來的越來越離譜。頓時氣急敗壞的將手中的念珠砸在了的上。又厲聲喝道:“吵了。小輩全都在這里。你們兩個大人成何體統。爵位富貴是老二掙來的。二媳婦你的意思是不是除了二房之外。大伙都該搬出去。礙了你的富貴?這爵位還不是世襲的。若是照你這個招搖折騰法。遲早便是連一油星子都剩不下來。想想你之前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眼看東方氏面漲的通紅。馮氏心里頭正快意。卻不料婆婆忽然對自己怒目而視。下一刻。一陣訓斥便劈頭蓋臉砸了上來。
    
    “你也是一樣。說話纏槍夾棒。指量我聽不出來?如今我還在。這家里還沒分家。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那是你丈夫沒錯。但那也是我兒子。難道我不想著老大能回來奉養我這個母親?老大雖然不。你說說這家里頭有誰虧待了長房的人?學什么不好。偏學那刻薄偏激。好好修身養性”
    
    “還有老三媳婦。既然如今孫子也有了。你也該趕緊回南京。撂著你家男人在那兒算怎么回事?菁丫頭留下。你過兩天便動身。”顧氏索性連同孫氏一塊發作了。這才轉頭看著三個孫媳婦。口氣亦是愈發嚴峻。“皇上說的話也敢拿來說嘴。若是讓別人知道還道是咱們張家沒家教。都各自跟著你們婆婆回去。好好想想相夫教子孝順公婆。”
    
    直到把兒媳孫媳都給趕了出去。氏方才坐在那里呆呆出神。忽然抓著胸口面露痛苦之色。旁邊的白芳狀駭的魂不附體。一面慌忙打發小丫頭去通報各房隨即請大夫。一面吩咐人去倒熱水。好容易撬開顧氏牙關灌了半熱水。卻依舊不見好。房的主人們還不曾過來。她這下子頓時更慌了。就在六神無主之際。忽然有人撞開了那門簾闖進來。
    
    “小-姑娘。”
    
    小五才進垂花門就遇上了一個往外頭叫嚷著請大夫的婆子。于是便一路飛跑了過來。這會兒她也來不及一口氣。輕輕一搭脈。又見顧氏已經是呼吸困她連忙從隨身的布包中取出銀針。吩咐白芳將人放平解開衣裳。準確的從內關足三進針之后。她就輕輕捻動提拉。繼而又在心俞和三陰交斜進針。不多時又在肺俞和列缺進針。一組一組輪番施為。好半晌氏緩過神來的時候。一大群人方才涌進了屋子。個個唬的做聲不的。
    
    老太太快七十了。可千萬別這時候有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