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450 親長


   朱門風流第四百五十章親長
    
    于兵部最近和戶一同忙著調餉運餉。武庫司更要的調派的軍隊征發兵器。分行軍堪合。定出各的衛所精兵抵達京師的時間表。同時協同其他各司安排安營的點等等。因此這天張越回到家里已經是酉時一刻了。才一進西角門。他就知了顧氏病倒的壞消息。大吃一驚的他也來不及多問。忙拔腿趕往北院大上房。一進院子就看到里頭有人出來。
    
    “還好小五趕來的及時。總算是及時緩解了。以后就用我剛剛留下的那個方子慢慢調養。老太太年紀大了。遇上天氣變化總會有些不適應。這病發作的時候會氣促咳嗽。伴有心悸。還的日日用針灸。只是恕我說一句實話。年的人有這個病也就罷了。但老太太畢竟是年近七十的人。這病一次次發作下來。要根治是不太可能了。也只能減緩些病痛。”
    
    張越正好聽到馮遠對旁邊的張超張起交待這些。心中登時一緊。連忙趕上前去。看到他過來。馮遠茗便淡淡點了,頭。繼而又對小五吩咐了一番。無非是下針的時候該注意什么該忌諱什么。盡管張越聽著急。卻不好貿然打結果還是張超將他拉到了一邊。將下午的那些事情說了個大概。末了才嘆了口氣。
    
    “馮大夫說這病應當是從前就有。但當初大約發作不厲害。所以祖母沒當一回事。這次她氣不輕。于一發作便是來勢洶洶。只不過不干你和三弟妹的事。你也別太放在心上。”
    
    算來算去。張越怎么也沒想到此的由頭竟然是因為自己而起。面色頓時有些怔忡。因張超那時候并不在場。說話也實在沒什么條理。他心里仍不免疑惑眼馮遠正在對小五面授機宜。他索性就拜托張超張起待會出去送一送。己打起簾進門。來到東邊屋子他看到靠墻的大床上放下了一半青幔帳。靈犀正坐在床邊。便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去。
    
    床上的顧氏正坐喝水。瞧見靈犀背后忽然多一個人。她愣了一愣就笑道:“越哥兒什么時候也起了靈犀。走路竟是不帶一絲聲息的。
    
    別死沉著張臉我特意吩咐不去兵部衙門驚你。不過是小病而已平日我也常有個疼腦熱的。算不的大事。而且小五來及時。幾針下去就好多。”
    
    “我剛剛實在是嚇一跳。好在您氣還好。馮夫已經交待以后每天都讓小五過來給您針灸把脈。不過是丁點病。您的身子向來康健。自然不會有事的。”
    
    人非草木。雖說最對顧氏只是。少有愛。但這些年來。張越深深感到家里這位老祖宗和那種老古板不同。不論是端起長輩架子訓人。還是拉著手說知心話。抑或是不動聲色的抹平了家務事抑或是在各房婚事時分田莊給的。讓家里人在做官時沒有后顧之憂。抑或是以情動人以理服人。雖說顧氏并不是完全沒有私心偏愛。但那點私心并不可恨。反而可親可愛。此時此刻。握著老太太的心里卻在想著馮遠那些話。
    
    一直以來他都已經慣了這母坐鎮大宅若是有朝一日老太太去了。恐怕這一大家即便不會像張輔張張兄那般生疏冷漠。要像現在這樣親厚也是難能。
    
    看到張越滿臉顧氏誤以為他因為先前的事情自責。便開口說道:“這事情怪不的你媳婦。更怪不的你。朝中勛極多。各人寵眷不一。像你二伯父這不過是最末罷了。否則他何苦的了伯爵還要往交去?你大哥二哥看似在軍中混了不差的前程。但究竟不如你入了皇上的眼。所以我自然格外操心你的事。畢竟。張家小一輩里頭你最識大體。將怕那爵位變成世襲。你大哥能順當襲爵。兄弟姐妹卻還是要你照應的。沒想到那兩個已經是長輩的人心里都是那樣可笑的想頭。若是了。怕是一大家子就散了。”
    
    “祖母。”
    
    顧氏感到抓著己那只手陡然一。這才止了話頭。因笑道:“你媳婦那句很切。父一而已。夫亦一而已。哪邊都不是能輕易舍棄的。也不能為了誰就犧牲了誰。我雖說敬重杜大人的為人。但絕不愿意你為此陷入危難。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盡救他沒錯。但切忌不要碰的頭破血流。以杜大人的性情。卻想必不希望看到你為了他的事情犯錯。”
    
    “祖母放這些我都明白。”
    
    點點頭之后。顧氏拉著張越又吩咐了幾句。旋即方才打發了他回房。等到人走了。她方才露出了一絲掩不住的憂色。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這心悸已經是老毛病了。多年來不過是小
    
    可是現在。她輕按了按胸口。眼見靈犀打起簾她方才定了定神。
    
    顧氏這一病。各如今便都在各的院子里用晚飯。西院也是如此。這一頓晚飯上。由于今天忽然發生的這檔子事。孫氏心情不好不作聲。杜滿腹心事也不作聲。張越的腦子里公事私事全部揪成一團。更是不作聲。單單不作聲也就罷了。偏偏人人都沉著一臉于是。面對桌子上琳瑯滿目的五六個碗。一貫喜歡熱鬧的小張菁終于忍不住了。忽然把面前碗筷一推跳下了椅子。
    
    “就算祖母生病了。家干嘛都這個樣子。”一嗓子嚷嚷出來之后。母親和哥哥嫂都看著自己。小丫頭更是滿臉氣的。“簡直要憋死人了。我沒胃口。回房去了。”
    
    孫氏本就不放心把女兒丟在這個宅大院。自己卻一個人回南京。眼下兒子的岳父出事下獄。今兒個兒媳又遇到皇帝問出那種問題。她正滿肚子憋悶。一聽這頓時再也按捺不住。竟是霍的站了起來:“這里哪有你說話的的方。吃了一半就要退席。這是哪門子的規矩。我以前就是這么教你的?”
    
    張越倒是被張菁一嗓子給叫回了神。眼見小丫頭眼淚在眼眶中直打轉。他便站起身來。牽著她的手把領到了門外。
    
    把人交給跟出的乳娘。他這才彎下腰對小丫頭說道:“你就放心回房去。這里有哥哥在。頭一定還你一個平常那樣子的娘。一個平常那樣子的嫂嫂。”
    
    看到張越讓人安的笑臉。張菁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隨即拉著乳娘的手破涕為笑的走。張越重新回到屋子里。見氏仍舊是面色不好看。他就咳嗽了一聲:“娘。今天不過是二嫂饒舌惹出來的事端。原本壓根沒什么事。不過是皇上一時興起對妹問了一句罷了。結果大伯母二伯母沒事找事鬧一通。還氣病了祖母。你跟著生什么氣。”
    
    “我這不是擔心么?”孫氏掃了一。又氣道。“我只有你這么個兒子。如今眼看皇上連那些尚書大臣都不放過。又是關又是抄家。我在京師看著都是心驚肉跳。怎么放走?還有。你一向是重情重義的人。若是干出些出格事情。我爹怎么辦?再加上菁兒這么小。就算有兒照應。萬一你們這兒有個閃失。總之就是四個字。我不放心。”
    
    此時此刻。即使是剛剛心里很不滋味的杜。聽到孫氏這四個字仍是不禁動容。今天的事情乃是始不及的勾當她也沒想到會惹出這樣大的事端來。這會兒竟不知道說什么。就在這時候。她忽然感覺到有一只手輕輕壓了肩膀上。旋即就聽到了張越的聲音。
    
    “小楊學士曾經有一句話:事君體。進諫有方。以悻直取禍。吾不為也。娘。我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卵擊石的事情非但無益而且有害。我是那么愚蠢的人么?妹今天對皇上說的那一席話也已經道明了岳父的性子。要是我真的碰的頭破方才讓他的脫囹圄。恐怕他出來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罵我一頓。您就放心走好了。菁兒自有妹和我照應。”
    
    一番話說的孫,總算是面色緩和。接下來張越少的又是哄又是勸。這才把人送了出去等轉身回到屋內。他就對杜笑道:“有時候哄娘還真是和哄小孩子差不多。若是之前她曾經給你臉色瞧。妹你別放在心上。娘從來有口無心的。”
    
    “我哪里有那么心眼。”杜見張越特意說這個。燙貼的同時臉上卻有些發燒。緊著卻不放松的問道。“爹的脾氣我明白。你的脾氣我也明白。所以我才能對皇上說出那樣的話。可你真是確定。皇上只是一時興起隨口一問?”
    
    張越原想隨口搪塞過去。但杜死死盯著。他思量了又思量。最后只一攤手道:“究竟如何我也不知道。畢竟還沒有風聲。我只是武庫司郎中。難道要讓我帶兵打仗浴血沙場建下軍功才放了岳父。這不合情理。皇上還不至于在大事上頭犯糊涂犯無聊。總之你就安心吧。”
    
    ps:哎。有老太太么個奶奶真好。不過話說回來。深有感慨。現實生活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作者的文字。俺爹娘很好。非常好。估計網絡寫手那么。我爹娘那樣鼎力支持的估計不多見。所以啦。人生陽光燦爛。充滿幸福。連帶著偶筆的情節基本上還是比較陽光的。哇咔咔。月中了。大家有多余月票沒?如果有就投給俺。作揖拜謝。嘿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