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452 紅顏非禍水輕縱卻取禍


   第四百五十二章紅顏非禍水,輕縱卻取禍
    
    走了之后好好照應自己……凡事多想想,千萬別管有什么事,每個月記得往南京捎信……趁著你和綰兒都還年輕,好好努力多生幾個兒女,這以后萬一老太太一定要讓你納妾,總不至于越過嫡子嫡女前頭去……總而言之,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如今我也看開了,官當得再大也不如闔家平安強……”
    
    站在碼頭上,面對孫氏那猶如和尚念經一般的嘮叨,張越又好氣又好笑,好容易將滿臉不放心的母親勸上了船,眼看著那船高高升起了風帆漸漸駛離了岸邊,他這才挑動嘴角微微笑了笑。孫氏口口聲聲讓他別沖動,可她那沖動勁卻是了不得,剛剛臨上船前還咬牙切齒發狠似的對他說,回去之后一定要打發紅鸞和張赴母子回京。
    
    父親大人,這回母親回去了,您就自求多福吧!
    
    看見孫氏仍然站在船尾對自己招手,張越只得又伸出手來揮了揮。良久,直到那船上的人影再也分辨不清了,他這才轉過身來往回走,等到胡七迎上來,他剛剛那春風和煦的笑容無影無蹤,當即沉聲問道:“你早上說的那件事如今怎么樣了?”
    
    “東廠那個番子梁銘已經依照陸豐的話滅口,這種人留著對袁大人和少爺您都沒用,反而是禍害,殺了就殺了,反正這帳本就得算在陸公公頭上。此人沒有對別個說過這種事,所以就算要提防也只要防著陸公公就是了。方姨娘的事情袁大人已經下令各地錦衣衛格外留心,但直到現在還沒發現端倪,她應當是自有一套匿跡的方法怕難能尋到。至于大少爺的外宅,據袁大人至今為止弄到的消息,只怕那女人和倭寇脫不開關聯。”
    
    “你是說她和倭勾結?”
    
    “因為那艘船上的人已經找不到了,袁大人也是根據船找到的幾條大概線索。
    
    但其中一很值得注意,說是那船乃是松江府的一個商人租下的,那商人和松江府第一大戶那位楊二少關系密切。而就在朝廷大軍平倭之后,松江府還傳出過消息是楊二少死了。但據錦衣衛查探,楊二少應當是失蹤,同時失蹤的還有家里的不少財物以及一個婢女。”
    
    雖說對二伯父張攸說過沒有草菅人的習慣來到這個時代之后,張越手上直接間接的人命已經有幾百條,所以他并不是怕手上沾血,而是不想妄動殺心。此時,他心頭殺機大盛,但一想到張超因為前頭那位心上人的緣故,或多或少地對這個女人動過真情不免要多多考慮。細細思量了片刻,他便又對胡七吩咐道:“事到如今,你對我說實話,眼下錦衣衛的地位不比從前,以袁大人的秉性絕不至于什么預備都沒有,他對你們是什么交待?”
    
    對于張越突然問了這么一個問題,七頓時有些訝異,猶豫了又猶豫最終還是在那炯炯目光的注視下吐露了實情:“袁大人如今漸漸把錦衣衛暗諜一部分一部分剝離了開來,原屬于錦衣衛的那條線仍歸錦衣衛,他新建的那幾條線則逐漸交卸了給我,除了其中一條,其余都是我掌總。大人說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不在位子上,得為了自己和您將來考慮。”
    
    知道方已經在留后路張越心中很是松了一口氣。旋即便若有所思地問道:“不在你掌控中地那條線掌總地是不是當初地范兮妍。如今地林沙?”
    
    “少爺您怎么知道?”七沒料到張越竟然一猜就準面上登時露出了難以掩飾地古怪之色。“那丫頭雖說是女流。手段卻激烈得很。我曾經喬裝打扮到她那里去要過情報。結果差點被她認出來。她誰都不認。只認袁大人。要說您可是給袁大人舉薦了一個忠心耿耿地部屬。就是沐頭對袁大人恐怕也沒有她那么狂熱。”
    
    狂熱……難道自己當初一時起意舉薦出去地竟然是一個天生地密探料子?此時此刻。看著胡七那古怪地表情。張越也漸漸覺得心中犯起了嘀咕。只那丫頭是范兮妍也好。是林沙也好。卻是和他再也沒什么相干。反正那是袁方地麻煩。因此他轉瞬就丟開了這層考量。
    
    “趁著東廠還沒有那么快動作。梁銘又打聽到了那個女人住地地方。咱們現在立刻過去。我也就請了今天一天地假。以后若是要再請假。恐怕趙尚書再也不會允了。”
    
    “少爺不知會老太太和大少爺?”
    
    “祖母眼下還病著。不要去驚擾。回頭我再去解釋。至于大哥。他好容易才平靜了下來。我去找他無是勾起他地心緒。再說他地錯不比那個女人少。再說。今天這種日子。不適合干那種煞風景地事。我只是想再當面看看那個女人。關了這么久了。希望她放聰明一些。”
    
    時值深秋,運河中盡是從南邊過來的糧船,碼頭上盡是靠漕運吃飯
    
    和苦力,甚至還有幾艘兵船,于是便給這熱火朝天幾分肅殺。看見張越轉頭望著繁忙的碼頭,胡七立刻明白了那一層意思,點點頭之后就跟著張越穿過碼頭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往外走。好容易從人群中擠出一條道到了外邊,幾個隨從早已牽著馬等候在那里,主從兩人便上前和他們會合,上馬之后,眾人自是快馬揚鞭離了通州,不多時就上了至北京的官道。
    
    由于人原本是顧氏安置的,張越從來沒有打聽過,因此這回還是頭一次來。好在胡七早就向梁銘了個仔細,一群人從德勝門入了北京城之后就直奔積水潭附近的羊房胡同。由于北京城如今還是地廣人稀,因此這一片幾乎沒什么住戶,就是官府中人也難能上這兒來。他們這么六七個人風馳電掣進了胡同,竟是也沒驚動什么鄰舍,順順當當就找到了地頭。
    
    胡七敲了好一陣子,那黑漆大門方才張開了一條縫,里頭的門房看清了門前這一大幫子人,頓時大吃一驚,慌忙拉開了兩扇門,訕訕地迎了出來:“三少爺,怎得是您?”
    
    “我來看看。”
    
    張越言簡意賅地丟出四個字,卻是再也不解釋,徑直跨進了門檻。這時候,胡七朝自己的三個兄弟打了個手勢,見他們各自散開望風,他就把呆頭呆腦的連生和連虎趕了進去,又拉起那個摸不著頭腦的門房進門。然而,等他親自關上門,這才得知今天靈犀也來了。
    
    怎么會偏生這巧?
    
    靈犀完全沒想到張越會這里來,得到訊息連忙出了屋子。看到果然是張越,再看看顧氏特地調撥到這里的那幾個下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她幾乎是不假思索地上前屈膝行禮,隨即又說道:“這快要入冬了,老太太早上還使我來看看暖炕薪炭是否都已經齊備,想不到竟然是又讓三少爺您親自來探一遭,如此一來,趙姑娘這一個冬天不愁了。”
    
    頭一回來里的張越聽靈犀這口吻,心中不禁有些納悶。原以為之前那個女人已經逃過一回,這兒必定是如同看守犯人一般嚴密沒空子,可眼下的情形仿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因發現周圍幾個下人都是恍然大悟的模樣,他心中微微一動,便順著那口氣笑道:“我只是過來隨便看看,既然有你,祖母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關了我這么一個又不能殺又不能放人在這里,老太太哪里會放心!”
    
    在門內偷偷看了一會聽了一會,鳳最終還是忍不住了,干脆打起簾子出了屋子。盡管過著形同軟禁的日子,但她仍然日日打扮裝飾,從來不肯虧待了自己。這會兒她額頭上勒著銀挑珠流蘇抹額,上身穿著玉色印繡葉紋交領小,底下是桃紅色鳳仙絹裙,那嫵媚的風情一概收起,臉上竟是流露出一種冷冷的凜然來。
    
    “關了都快一年了,這會兒還是第一回有頭面主子過來,是打算放了我還是料理了我,也好給張家遮了這一條丑聞?倘若三少爺此來真是為了那個緣由,我還真是要說,你家大哥真是不夠男人,當初在軍營里頭藏下我,之后又要了我身子的膽量上哪里去了?喜歡的時候便甜言蜜語,驚怕的時候就避如蛇蝎,若是我該死,難道他不該死?凡事只歸結于紅顏禍水,也不知道天底下的男人是什么貨色!”
    
    靈犀每隔半月許會過來一次。她自小在顧氏身邊伺候,一向信奉的是與人方便與己方便,這一回回沒少勸說鳳盈,漸漸的方才讓對方有了些松動的跡象,不時也和她說些心事。因此,眼見鳳盈一瞬間又恢復到了最初那個油鹽不入的模樣,她心中不禁暗自著急。
    
    盡管知道自己極有可能打亂了顧氏的安排,但如今不比從前,由于事情已泄,張越也顧上那么多。冷冷地看著面前這個滿臉矜持傲色的女人,他卻不接她那話茬,而是淡淡地說:“你說的沒錯,若非因為男人好色,紅顏也不會是禍水。我大哥當初確實有錯,可趙姑娘那時候也沒安好心吧?紅顏即使不是禍水,犯錯了卻不該輕縱,試問趙姑娘可還記得松江府那個可憐的楊二?”
    
    面對這最后突如其來的一句質問,即使鳳盈久經滄海,這當口仍不免變了臉色。見張越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料想自己剛剛的神情變化都落在了對方眼中,她不禁心生悔意。想當初她就是被張越打亂了計劃不得已離開上海縣,結果如今還是兜兜轉轉落入了對方彀中!
    
    他可不是張超那種好糊弄的男人,這是赫赫有名的張屠夫!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