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454 混賬男人


   于如今高位妃嬪一個接一個地病故逝,因此勛貴命覲見多半是去拜見東宮太子妃張氏,宮中賞賜給各家女眷的東西多半都是以張氏代朱棣頒賞。這天,由于風頭漸漸松了些,小五又上了門來,正好要出門的朱寧便干脆帶著她去東宮拜見太子妃張氏。等入了東宮,想到小五素日那不拘束的性子,她忽地又有些后悔,生怕小丫頭信口開河闖禍。
    
    然而,兩相廝見的時候,朱寧才對張氏引見了小五,張氏就笑了起來:“寧妹妹你不說我還想不起來,敢情那就是當初榮國公常常帶在身邊的小丫頭!”她又比劃了一個高度,面上滿是和藹親切之色,“那時候你才七八歲,只有這么一丁點高,看什么都好奇,還纏著瞻基給你講故事,你可還記得?”
    
    當初每逢北征北巡,道衍都是留著輔佐皇太子,之后皇太孫朱瞻基出閣就學,他又奉旨專為其講課,因為小五太小丟在家里不放心,他便索性把她一直帶在身邊常常出入東宮,因此張氏一提到那段經歷,小五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期期艾艾地說道:“都那么久的事情了,太子妃您居然還記得!我那時候不懂事,大約給您添了不少麻煩。”
    
    朱寧還是第一次看到小五這般赧顏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掐了掐她的面頰,這才笑道:“我還怕你見了太子妃說錯了話,想不到你當年更放肆的事情都做過!你這個小妮子,都是老和尚慣壞了你,這天下還有誰敢讓皇太孫講故事?”
    
    “那時候也多虧了她則東宮也不會有那么多笑聲。”張氏見小五藕荷色綾子小,藕荷色百褶裙,卻是不戴金銀,只耳垂上綴著一對珍珠墜子,便招手示意她過來,褪下手中的一個白玉鐲子給她戴上,這才笑意盈盈地說“好孩子,聽說如今杜大人認了你做女兒,總算是榮國公之前沒托付錯了人。聽說你還跟人在學醫術?女兒家尋一個好夫君嫁了才是大事他的事情別那么較真。”
    
    小五雖說不怎意外頭的事,卻不是真傻,雖說心里不以為然,嘴上卻不做聲。雖說有心求一求,但看見朱寧在張氏旁邊沖自己連連使眼色,她也就乖覺地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了回去。陪著張氏坐了一會,不多時皇太孫妃胡氏就前來覲見果她又收獲了一支精致的鳳簪,等到告退的時候,張氏又額外賞了四樣表禮。
    
    出了東華門上了翟車,朱打趣道:“太子妃太孫妃一向節儉,節下頒禮多半也都是如此,你今天倒是得了大彩頭。
    
    話說回來,怎得從來不說以往在東宮那些事?”
    
    “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小五撇了撇嘴,道“我記得那一回皇上北征回來,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大發雷霆,東宮好些人都不見了,我認識的那些太監宮女也少了很多,我最初什么都不懂和往常一樣愛說愛笑,所以太子妃常常找我過去說話……后來老和尚不太帶我進宮了我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一次東宮好像死了很多人……”
    
    朱寧原本就是機敏的人然之間:_到了永樂十二年因為太子未能及時迎駕而牽連無數的大案,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因小五悶悶不樂她便連忙岔開了話題。周王朱如今身體不好,因此她便徑直載了小五回周王公館。在門前下車時,她卻驚訝地看到老總管親自迎了出來。吩咐人領著小五先進去,她便在老總管的陪伴下放慢了步子往里頭走。
    
    “剛剛來消息。汝南王又不消停。聽說和世子爭吵之后差點動了刀子。新安王也在旁邊幫著汝南王。兩位千歲爺話說得很難聽。甚至連周王殿下都掃了進去。所以世子很為難。”
    
    聽到汝南王三個。朱寧頓時皺眉。心中要多膩味有多膩味。她上頭哥哥姐姐眾多。但和她感情親厚地卻不多。但其中最令人討厭地就是二哥汝南王。她實在不明白。建文年間分明是他出首向朝廷舉發了父親周王謀反。朱棣登基后卻沒對他怎樣。朱竟是索性當作沒這個兒子。偏偏和她一母同胞地新安王愣是與其親厚。到頭來上法場是不是也要一起做伴?
    
    “這兩個混賬男人……”含含糊糊罵了一聲。她還想再罵。但想到長幼之分。她還是悻悻然住口。心想父親在京師里頭戰戰兢兢。那兩個卻唯恐天下不亂似地死命折騰。想了又想。她便開口吩咐道。“父王在地時候也難能約束他們。如今就更不消說了。此事不用去管。他們哪年不鬧幾回?這事情不要告訴父王。免得他不安。”
    
    老總管忙點頭應是。隨即望一眼四周。聲音又壓低了幾分:“先前不是說阿魯臺掠興和么?聽說里頭有決議。要派那位小張大人去興和。這看似
    
    新汰換軍器。巡糧儲整軍備。但因為咱們王府里路。所以還打聽到一些秘而不宣地消息。”
    
    得知張越要去興和。朱寧只覺一顆心提了起來。這興和以北就是草原。但凡蒙元入寇。那里往往就是突破口之一。而且那里向來只有武官沒有文官。想到那虎頭虎腦地小靜官。還有這些天樹欲靜而風不止地那種態勢。她隱約領悟到幾分皇帝地心意。
    
    莫不是用此舉平息悠悠眾口?
    
    看到朱寧一下子露出了注意的表情,老總管不敢賣關子,忙說道:“阿魯臺這一次糾結了各部騎兵大約四萬人,其中還有兀良哈朵顏三衛的人馬。前一次掠興和時,興和守御千戶所損失不小,恐怕如今尚不滿千人。雖說宣府一向駐扎重兵,但蒙元諜探還是猖狂得很。這一任前頭的興和守備千戶就是三年前上任的時候醉酒于田舍,結果被蒙元諜探所殺……”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越聽越懸心!”朱寧只覺得心煩意亂,走了幾步之后,她忽然轉頭看著這個跟了父親一輩子的老總管,面色古怪地說,“這些都是要緊消息,沒有父王允準動用暗地的探子,決計打聽不到,你這所謂的門路從何而來?莫非是你為了巴結我,違令動用了不該動用的人手?公是公私是私,這一點我還分得清楚!”
    
    “郡主這話小的當不起,小的哪有那么大的膽子!”老總管沒想到朱寧竟然這般敏銳,連忙出言辯解,但看到她仍是冷冷注視著自己,他頓時更覺得頭皮發麻,猶豫了一會方才輕咳一聲道,“是周王千歲特意吩咐關注著小張大人那邊的情形。”
    
    父親?父親關心張越的事做什么?
    
    饒是覺得事有蹊蹺,朱寧仍是沒想到這是父親朱的手筆。此時此刻,她也無心和老總管多做糾纏,冷冷瞪了他一眼便進了儀門。等到了正房,看到小五正滿頭大汗忙著給朱針灸,她那位父親大人正舒服地直哼哼,她不禁又好氣又好笑,索性也不理會他們,徑直進了東屋。吩咐丫頭磨墨鋪紙,她提起筆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會,就埋頭寫了起來。
    
    俟那幾張紙上的墨跡干了,她便裝好封用火漆封口,等小五走的時候,她就囑咐其把信捎帶回去給杜綰。
    
    小五前腳才走,朱寧便把屋子里的幾個太監和丫頭都趕了出去,這才轉到了朱身前,似笑非笑地問道:“父王,你這些天怎么忽然決口不提我那婚事了?”
    
    面對這樣一個單刀直入的問題,朱頓時愕然,旋即才強笑道:“不是因為你四伯一門心思忙著北征顧不得那許多么?咳,反正你的婚事也已經拖那么久了,不必急在一時,開封那地方三天兩頭發大水,我也好趁著你婚事這機會在京師多住那么幾天。怎么,阿寧你難道只想要你四伯,不要我這個父親,一定要趕緊成婚趕我走?”
    
    這轉移話題的絕對于別人都是一等一的有效,但朱寧哪里吃這一套,當下就把臉一板道:“父王不要顧左右而言他,你的脾氣我還不知道,若是事情不辦成,你是決計不會甘心的。那天你留下張越喝酒,事后酪酊大醉的時候還說過什么要那兩個人的人品相貌,陡然之間卻又什么都不提,卻常常在外頭逛!你可不要忽然弄出什么混賬男人讓我嫁給他!”
    
    看到朱寧撂下這么一句話扭頭就出了屋子,朱的臉上頓時抽搐了起來。混賬男人……這丫頭的個性這么要強,要真是隨隨便便找個儀賓,恐怕以后他那個女婿必要被她當成混賬男人。想當初他是曾經滿腹雄心壯志,是曾經惦記著那個至高無上的位子,可蹉跎了這么多年閑置了這么多年,那點心思早就磨滅得一干二凈。倘若他不是親王,就可以走遍天下嘗遍百草;倘若朱寧不是郡主,目光也就不用局限在那狹小的圈子中,他就可以隨便挑女婿……
    
    朱猛地將炕桌上的茶盞拂落在地,前胸劇烈起伏。他一直告訴朱寧說他是想獻出三護衛卻沒有機會,一直說自己只想太太平平過日子……可是,他何嘗想把自己手中最后一丁點自保之力交出去!沒了三護衛,他從此就是養在皇帝臥榻之側一只栓緊了鐵鏈子的狗!
    
     說來說去,朱棣也是混賬男人,他也是!
    
    ps:距離前頭一位只有十幾票了,大家努力幫忙頂一下吧!今天中午一章實在抱歉,我上傳之后居然忘記發布了,幸虧朋友提醒。要月票是為了得到肯定,看在我數月如一日更新的份上,請大家幫忙看一看書屋里頭的月票數量,幫忙頂一頂!!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