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458 燙手的封賞


   一時的爽快當面刺了顧氏一句之后,東方氏畢竟婆的厲害,于是一連兩天都沒睡好覺。到了第三天,心中惶恐不安的她再也敢拖延,不得去了北院大上房向顧氏叩頭請罪,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自陳糊涂,就連先前做錯的事也含含糊糊認了下來,那不施脂粉的臉上蠟黃蠟黃,像極了一個戰戰兢兢的小媳婦。
    
    面對這種情形,顧氏雖說原本氣惱得恨不得讓張攸一回來就休妻,但此時此刻也只能勉強按捺住了心頭厭惡,懶懶教訓了幾句話就打了她出去。
    
    如今畢竟不是從前了,若是鬧出了休妻的丑聞,難道這家里就能很有臉面?東方氏畢竟還有兩個嫡子,處置這一個自然好辦,但這兩個小的以后日子難過不說,怕還得要恨上了她這個祖母。這家里的太平能維持一時是一時,以后她兩眼一閉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何苦快到入土的時候還讓家里雞犬不寧?
    
    家里上下都知道顧氏這一病今后說不好,于是凡事都順應著這位老祖宗,三個孫媳婦自然是輪番在上房伺候。東方氏前腳剛走,后腳李便走了進來,笑說三房那邊小靜官鬧騰得厲害,讓杜綰回去瞧瞧。顧氏自然心疼重孫,忙不迭地吩咐杜綰快去。滿心納悶的杜綰一路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到的卻是小五在院子里頭來來回回直打轉,頓時恍然大悟。
    
    “我還想小家伙平日就知道吃飽了睡睡飽了吃,怎么今天忽然變樣了,原來是你弄鬼!今天你不是去見郡主了么,怎么這么快回來?”杜原本還滿臉是笑,見小五那臉上滿是焦急,她頓時心里一沉,“是娘出了什么事,還是爹爹的事另有說法……難道是你姐夫……”
    
    “都是郡主急急忙催我回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只知道要緊得很!”小五從懷中掏出那封仍帶著溫熱的信遞了過去,眼見杜綰三兩下拆開,她也連忙湊到了杜綰旁邊踮著腳湊上了小腦袋,看了幾行字就疑惑地問道“姐姐,興和是哪兒?”
    
    “興和在宣府境內……”
    
    杜讀過不少書,而她對河地理的熟悉卻多半源自道衍留下的那些圖冊。當初道衍去世追贈榮國公之后,那些書就都送給了小五,小五自然就拿回來給了她。張越上朝去衙門理事,他獨自在家的這些時日事雖說也做做女紅,但更多的時間卻是在讀書中度過,不但看完了張越的那些藏書,而且道衍留下來的那些圖冊也都給她翻爛了。
    
    此時,心頭甸甸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繼續說道:“興和守御千戶所在張家口堡和萬全右衛之北,孤懸于長城之外,是靠近蒙元的第一線。雖說據險筑城,只有一千多人,但因為背靠宣府鎮,大軍可以隨時馳援,又與開平彼此呼應以最是北邊要地。我記得當初英國公練兵宣府的時候,曾經數次帶兵巡視興和開平兩地。”
    
    “姐姐,你別說這些復雜的東西,我只問那地方危險么?”
    
    險……怎么不危險!她就知道。皇帝當時問她那句話是另有深意今果然是印證了!杜綰此時只覺心中翻騰得厲害。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小五地問題。而眼看杜一聲不吭往屋子里走只覺得滿心焦躁不安。拔腿追上去直接撞開了門簾是不管不顧地說道:“若興和真地是那么危險地地方。姐姐你一定要想想辦法萬別讓姐夫去。”
    
    屋子里地琥珀痕正在做針線。聽到這么一句話。秋痕頓時丟下手中地竹崩子。一下子跳了起來。而琥珀也一下子被針扎了手。卻也來不及管那手指上地血珠子。跟著一塊站起身。就連今天瞅了個空子從顧氏那邊回來。正在里屋看著小靜官地靈犀也驚動了。慌忙挑了簾子出屋。看到杜面沉如水。她便知道小五這話不是無地放矢。
    
    就在滿子一片寂靜地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陣喧嘩。不一會兒。在院子中干些雜活地水晶就撒歡似地進了屋子。一站定就嚷嚷了起來:“少奶奶。喜事。大喜事!皇上特旨授老爺奉政大夫。進勛修正庶尹。仍任應天府治中。少爺以前功未賞地緣故。進勛修正庶尹。加授奉政大夫。另賞表里十段。白金一百兩。鈔五百錠。還有賞少奶奶和小靜官地東西。這會兒傳旨地公公就在外頭。因少爺正往家里趕。老太太特意讓人來吩咐少奶奶一聲。說趕緊預備著。”
    
    剛剛還被這危險兩個字驚得滿心恐懼。這會兒卻來了如此喜訊。屋子里幾個人不禁都顯得有些轉不過彎來。小五秋痕都是直來直去地人。聞聽此言都以為先前那事兒不準。頓時轉憂為喜;靈犀琥珀卻都是心思重地。心里都覺得這無端封賞有些不對勁。
    
    杜綰更是擰緊了眉頭。知道水晶這么個小丫頭問不出別地來。她便三兩句將其打了出去。左思量右考慮。她又囑咐靈犀去二門打聽打聽封賞究竟是
    
    ,然后留下琥珀看著靜官,自帶了秋痕趕去北院大上
    
    匆匆趕回來的張越經過好一番折騰,隨即才接下了這旨意。然而,讓他極其詫異的是,這并非獎賞什么之前平叛的功勞,而是獎賞兩年前他在江南防倭抗倭,以及開海有功。
    
    寧波市舶司開海已經兩年,盡管市舶司的關稅效應還不明顯,但有一件事卻極其明顯,那就是爭貢之事大大減少,番使不再是扎堆來,而且市舶司上繳的賦稅比當初設想的情況要好一些。
    
    自然,這是因為海上巡查嚴格,走私還不算太猖獗,商稅又實在不高,但最大的原因卻是某個鎮守太監沒有因為黃儼而受到牽連,于是在賬目上不敢作假的緣故。
    
    御馬監少監海壽宣完這道旨意之后,等到張越起身就笑吟吟地說:“這旨意是完了,但咱家另外還有一個消息要捎帶給小張大人。由于宣府糧儲的事,皇上一連幾天都不高興,結果昨天小楊學士薦了小張大人你督宣府鎮軍械糧餉興和開平。皇上今天已經點了頭,而且還說都察院按例要派巡按御史,為了防止跟一個人去掣肘,可以隨你挑人同行。另外,因此次北征宣府鎮從征人數不下萬余軍器糧餉乃是重中之重,所以讓你從京營調五百人隨行。俟明年開春北征大閱時再把他們歸入中軍!旨意估摸著要過幾天,咱家先給你提個醒。”
    
    張越沒想到昨剛剛從楊士奇那里得到消息,楊士奇還說和楊榮商量合計諸如此類,今天海壽的內部消息就追在后頭來了。知道這個來自朝鮮的太監乃是貪得無厭的主,他自是不會讓其空手回去等到把人請到瑞慶堂奉茶之后,轉手那二百兩白金的一半就到了過了手。而眼見走這一趟的回報比自己想象的更多,海壽頓時有意再多賣一個好。
    
    “我知道小張大人一定惦杜大人,前兩天我見到陸豐的時候還特意問過,他可是說了鎮撫司詔獄里頭也是分了三六九等,如夏尚書杜大人這樣的決不會苛待,更不會有半點損傷,你就放心好了。其實你仔細想想就明白了,人是皇上關的,這要是輕而易舉放出來,豈不是變成了認錯……咳總之皇上的脾氣你應該清楚,就用咱家多羅嗦了。”
    
    升官加爵于張家來說已經不是頭一回,之前張攸的封伯和賜誥券比起張越這一遭自然要隆重得多,但都是中規中矩的循例賞賜。此次不過是封了張張越父子的五品勛級,附帶的賞賜卻是由妻及子。
    
    杜綰是金簪一對尚在襁褓中的靜官卻得了一副沉甸甸的黃金長命鎖。長命鎖乃是宮制蓮葉鯉魚式樣,上頭刻著長命百歲福祿雙全這兩句俗氣到極點的吉利話。即便如此幾件東西仍然是被顧氏反反復復把玩,末了才吩咐杜綰藏好。
    
    了先頭的教訓這樣的封賞并沒有在家里引起軒然大波,無論東方氏還是馮氏都知趣地沒有多嘴。顧氏對于其他的賞賜也沒多在意接命人捧了東西跟著張越和杜回去,等到滿屋子的人一走,她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由于身后有人著,張越和杜綰這一路上并沒有多說什么,直到東西安置好,那些剛剛幫著搬東西的閑雜人等都走了,他方才感到自己的手一緊,低頭一看,卻是杜緊緊抓住了他的手,那力氣竟是大得可怕。抬頭瞧著她那眼睛,他第一次沒有看到沉靜內斂,而是某種仿佛火山噴似的灼熱。
    
    “你既然道要去那么危險的地方,為什么不告訴我!”
    
    張越聞言陡然一震,卻沒想到杜綰竟然已經知道了。這時候,原本打算往外頭退避的秋痕頓時停住了腳步,一下子扭過了頭,臉上滿是震驚和擔憂。靈犀和琥珀已經走到門邊挑起了簾子,聞聽此言也是斗停在了那兒,但更不解風情的小五則是轉身一個箭步竄了回去。
    
    “姐夫,你真的要去那什么……興和?”
    
    ps:之前章節號錯誤了,然后上傳還忘記布,倒了,估計這幾天事情多人有些糊涂……謝謝大家的各種票票,尤其是年終盤點,俺不和那些幾千票的大牛比,兩邊的票數加在一塊也幾百塊錢了,大家都不容易,所以已經夠了,應該不會墊底,俺就滿足了。今天一個很久沒來的同學要過來,晚上一章要晚一些,但一定會更。我不是最勤奮的作,寫的也不是最紅的書,但俺會做最負責的作,寫一本負責的書!
    
    對了,不知道當初有木有人看過《圍棋的故事》那本書,俺不懂圍棋,但很喜歡小道王的圍棋小說,所以如今人家新書一出來我就掉坑了。友情推薦《下圍棋》,很俗的名字,不過文風一如既往,所以盡管章節很少,俺仍然強烈推薦,作俺不認識,但書我喜歡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