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461 探監和狹路相逢


   撫司衙門和錦衣衛衙門并不在同一個地方,畢竟,了一座陰森森的監牢。這詔獄不同于刑部大牢或大理寺監,但凡只要進來的便是欽犯。有的沒過幾天就會押赴西四牌樓直接處決,有的則是關上三年五載,有的則是在蹲上幾天至幾十天大牢不等之后,被重新放出來官復原職。總而言之,大牢中每天都上演著幾幕悲喜劇,牢頭獄吏都已經習慣了。
    
    盡管按例不許獄吏私自傳帶外頭的東西,但獄中不少犯人都已經是關了多年,難免有家人牽掛惦記,于是少不得就有人疏通關節,悄悄打點些東西送進來。畢竟,倘若只是北鎮撫司供應的牢飯和那點微薄四季衣物,犯人別說熬十年八載,就是十天半個月也難能。只要肯掏錢,別說是東西,就是人也能喬裝打扮帶進來。
    
    這天,三個身穿灰布衣裳的人悄悄進了北鎮撫司那個不起眼的后門,在一個獄吏的帶領下穿過了一條陰森森的小徑,最后被帶到了一間簡陋的屋子中。看守最要緊犯人的南監牢頭吳成早就等在了這里,仔仔細細審視了一番,他就發現三個人都面生得很,于是便對那個獄吏招了招手,旋即壓低了聲音問道:“他們都是來看誰的,交了多少數目?”
    
    那獄吏比劃了一個巴掌:“都是咱們的老關系介紹的,決計沒有問題。
    
    那個來送冬衣的是夏家家人,另兩個則是來看那位杜學士的,老規矩,每人收了一千貫寶鈔,外加這個數。”
    
    看到那兩個人那里嘀嘀咕咕做手勢,小五頓時撇了撇嘴想要伸手去拉張越的袖子,最終還是忍住了。而張越若有所思地打量著這赫赫有名的北鎮撫司大牢,想起那些在這里一坐牢就是十年八年的前輩們,他心中頓時充滿了高山仰止的敬仰。
    
    恐怕他只要在這里呆上日了!
    
    “你們三個,矩之類的想必之前已經有人告訴過你們。我只吩咐一句,頂多兩刻鐘,到了時辰必須走人。若是在牢里頭說什么犯禁的話,別怪我不認各位是什么身份!”
    
    吳成大在得知了那個令滿意的數字之后,最終還是打消了疑心,畢竟,這是歷任錦衣衛指揮使都默認的勾當,除非是皇帝微服親臨則絕不可能管他們這點小勾當。見三人都是點頭,他便懶洋洋站起身來,隨即一馬當先走在了前頭。南監供犯人押解出入的正門看守異常嚴密,他自然不會把人從這邊帶,因此走的便是送飯出入的狹窄側門。等到入了里間,他感到背后人有些遲刻就回頭瞪了他們一眼。
    
    “磨磨蹭蹭干什么,時間從剛剛就開算了,耽誤了時辰我可不管!”
    
    吃這一催。張:連忙加快了腳步。他剛剛在外頭時就注意到這監牢不是尋常土磚墻。而是用石頭壘地。一概用灰漿勾縫會兒憑借火炬地微光依稀能看到地上鋪著青石板。空氣流通比他想象中要好一些。聞著只有微微地霉臭地氣息。但大約因為常年不見陽光。卻是潮濕得很。角落里甚至能看到水痕和青苔。
    
    走完這條狹窄地過道能看到一間間猶如鴿子籠一般地監房。他們跟著那牢頭從門前走過時。木柵欄里頭地人不少都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即就傳來了不少嘆氣聲。卻不知道是如釋重負還是大失所望。張越隨眼一掃現內中地器具收拾得還算整齊。只是那監房中透氣地窗子開得極高怕是再高大地人。也難能依靠那氣窗看清楚高墻外頭地情形。
    
    南監地走道乃是四方形。每走一完一邊就要重新開門。當打開第三扇門地時候。走入其中地張越就覺察到了這里和前頭兩處地不同。聽聞人聲。每間監房地主人都是紋絲不動無動于衷。該休息地休息該看書地看書。根本沒有人關注外頭地動靜。這時候。前頭地吳成大就低聲說道:“這兒幾位大人關了七八年。早就不以為奇了。夏大人杜學士就在前頭。”
    
    等到一行人走過去了。其中三間監房中地人方才抬起了頭。夏原吉吳中杜下獄地事情他們都聽說了。然而。對于在獄中一關就是九年地他們來說。這些事情就是關心了也沒有作用。他們唯一地希望就只有皇太子平安登基。若是等不到那一天。他們這七八年地大牢就白蹲了。若是沒有那一天。他們恐怕得把這牢底坐穿。于是。當楊地監房里再次傳出了瑯瑯讀書聲之后。黃淮和金問也都低下頭去看手中地書卷。再也沒理會外頭地情形。
    
    吳中夏原吉杜三人地監房正好毗鄰。盡管在外頭是兩個尚書一個閣臣。但這南監中和別地犯人也沒什么不同。一樣地監房一樣地用具。唯一不同地就是伙食。三家人都是每隔幾日送一次吃食。雖說好端端地東西都被翻得亂七八糟。以防有人夾帶。但總比吃那豬
    
    地牢飯強。此時。吳成大把三人帶到監房前。旋即嘴。
    
    “最后提醒一聲,這兒是詔獄,你們自己說話悠著點。”
    
    話音剛落,張越就看到那個三十出頭的男子一下子撲了上去,雙手抓著那柵欄低低地叫了一聲爹爹。他早知道這就是夏原吉的獨子,這會兒便不再去看別人,拉著一下子變得呆若木雞的小五上了前,沖著里頭低聲叫道:“岳父!”
    
    “爹爹!”
    
    監房之中并不供應薪炭,但犯人家屬若出得起錢,冬日燒炭盆夏日供涼水也不算什么,杜這兒便是九月就燒起了炭盆。
    
    剛剛聽到動靜時候,他就瞧見外頭有人,但隱隱約約看不分明,此時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饒是一貫他處變不驚,也一下子變了臉色。
    
    他疾步走上前來,見小五臉靠在柵欄上淚流滿面,連忙安撫了她幾句而又狠狠瞪了張越一眼:“胡鬧,這兒是什么地方,你怎么連小五也帶來了!”
    
    “姐姐也來就在外頭的車上!”小五使勁擦了擦臉這才抽噎著說,“姐姐原本是想一塊進來的,但人家說只能進來兩個人,她就說讓姐夫來聽聽您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又說讓我給爹爹您診診脈,別因為這陰暗的地方落下了病根……這是娘讓我捎帶給您的,說是她閑來沒事編成的草墊子,您如今在這潮濕的地方正好使得上;這是姐姐親手做的棉衣,因為擔心冬天太冷以多擱了棉花,結果太厚了一些;這是姐夫整理出來的幾本書……”
    
    看到小五一面吸著鼻子,面從那個碩大的包袱中從里往外掏東西;看到張越手扶柵欄站在那兒,只是始終盯著自己看,杜禁笑了起來。等到小五絮絮叨叨說完,他便順著她的意思伸出手去由著她折騰才看向了張越。
    
    “是不是你又要出京,而且一時半會來?”
    
    “岳父怎么知?”
    
    “上次我下獄之后你也沒來望,這一回我想著你應該不會這么沉不住氣,沒料到你不但來了,還把她們也都帶了來。”杜仔細端詳著張越,繼而便淡淡地說“我和夏尚書下獄之后,沒幾天吳尚書也跟著關了進來,我知道外頭必定是又發生了什么大事。你如今也已經獨擋一面了,別的話我也沒什么好問好說的,一路多加小心就是。”
    
    張越見杜絕口不問外頭究竟發生了什么心中明白岳父必是擔心隔墻有耳,萬一被人聽見出什么禍事。因此也絕口不提剛剛在朝會上接到正式任命,三天之后就要出發前往宣府。看了一眼牢中那簡單的桌椅就發現桌子上堆了一疊厚厚的稿紙,當即開口說道:“若是您有什么寫成的東西如交給我,到時候讓綰妹整理整理。”
    
    “不用了,從詔獄往外傳遞東西畢竟擔著干系,不但是你,就連帶你進來的人也吃罪不起。橫豎每天早上都有人收走昨日的手稿,這種小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也已經是第二次進來了。”說到第二次,杜的臉上就露出了淡淡的苦笑,隨即扭頭看著小五,“小五,都已經好一會了,還沒有結果?”
    
    “爹爹您還說,哪有您這樣的病人,診脈的時候還只顧說話!”小五沒好氣地撅了撅嘴,這才松開了杜的手,認認真真地說,“沒什么大礙,只是爹爹您一定要放寬心,我回去之后讓娘在飲食上再調整一下就好……”
    
    那邊的吳成大這會兒已經是目瞪口呆。夏原吉的親生兒子來探監也就算了,畢竟夏家如今已經抄家籍沒,除非夏原吉放出去,否則夏家也就沒法翻身了;但是,來探望杜的居然是張越,這就不一樣了,那畢竟是朝廷命官,背后還有偌大一個張家。幸好他沒有苛待凡人,否則雖說人家管不到他的頭上,但只要用些手段,他就不用在京師廝混了。
    
    正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忽然聽到另一邊盡頭處傳來了鑰匙開鎖的聲音,扭頭望去就看到那邊的門開克。看清楚那幾個大搖大擺進來的人,他一下子感到全身血脈都凍僵了。
    
    那竟然是如今凌駕于錦衣衛之上的那位東廠督主!老天爺,這下死定了!
    
    ps:這個月家里都是亂七八糟的事情,淋浴房重新弄,定了東西,送來發現底盤沒法裝,只好重新裝擋水條鋪瓷磚,原本一兩天可以搞定的事情弄了將近兩星期,灰塵搞得四處都是,連吃飯都常常是對付湊合的,而且還要跑外婆家洗澡,我都快崩潰了。今天就是十二月下旬了,離月底還有十天,離年底也是十天,月票榜上仍然落后前面不少,希望有月票的朋友能夠支持一下,讓今年劃上圓滿的句號,謝謝!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