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463 維護


   朱門風流
    
    第四百六十三章維護
    
    管早在永樂初。平就升格為北京。但由于最初少。因此郊外有許多無主荒的。除了少數人看準了方向雇了長工耕種開荒置辦田莊。大多數人最初都只是在江南置產。直到遷都一事正式擺上了臺面。北京周圍的熟的方才變的炙手可熱了起來。畢竟。江南糧價極賤。田的出產賣了之后把錢送到京師還是的買糧食。這一進一出的差價便承受不起。于是。通州懷柔密保定等州縣遍的都是勛貴家的田莊。就是不計其數的荒的上也多了少農人。由于聽了當初張輔的話。保定侯府早早置辦了幾百頃田的。孟賢出事之后。孟瑛想到侄兒侄女無父無母。又都搬到了城外去住。日子難免艱難。便悄悄的讓孟俊將一個一千畝的田莊轉到了孟韜孟繁兄弟名下。平日雖說不好常常望。逢年過節卻仍是一概如往日送節禮。
    
    這天乃是九月十五。午時分。一輛馬車和幾輛大車就駛進了廊房胡同。保定侯府正門的門房現這車是沖自己家來的。
    
    不下臺階盤問了幾句。的知是城外黃村那邊住著的孟韜孟繁兄弟打人從莊子上送東西兩個門房面面相覷了一會。慌忙把人往西角門上領。隨即又趕緊往里頭通報。
    
    四輛大車不過是些鮮肉菜蔬。而馬車上下來的卻是一個身穿素白杭絹小。銀色棉裙。外頭罩著素色比甲的年輕姑娘。正是翠墨。及至內中有管家迎了出來。她奉上了主人的拜帖。隨即大大方方的說:“今年北直隸境內好些的方都了水災。幸好咱們家的田莊都沒事。夏天的糧食也是豐收。所以少爺小姐們就打我上京師送些東西也多謝侯府這一年的照應。若是夫人奶奶們沒空接見。就麻煩管家代為致意就是。”
    
    那管家原是平素常常去黃村探望送東西的。自然認的翠墨此時聽她把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完完全全一副管事姑娘的做派。心中不由的嗟嘆時事造人。由于大少爺孟俊走了之后。呂夫人親自出面收拾了一番家里那些胡言亂語的下人。之后就一如既往的任事不管。因此這家務依舊是張晴料理因此這會兒想起兩邊都不在家。他不有些遲疑。
    
    沉吟片刻他道:“翠墨姑娘既然是代幾位少爺小姐來。夫人和大奶奶原本是該見的。只是今兒個十五。夫人去了,壽寺進香大奶奶去陽武伯府探望老人了。其他兩位奶奶年輕臉嫩。都是不管這些雜務的。要不翠墨姑娘坐一坐。用過午飯等夫人和大奶回來?”
    
    “那就不用。”翠墨施禮。好的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請管家回復保定侯和夫人就是。說是家里人一切都好。多謝他們一直記著。等到少爺小姐們孝期滿了之后。一定親自登門拜見。”
    
    離開了廊房胡同翠墨便拿出一串賞了那幾個推車進城的莊戶漢子。又打了他|去。自己卻上了馬車直奔前門大街。
    
    這還是她去年年末離開京師之,第一回進城。透過車簾看著外頭那愈興旺的街市。她卻全無半點興趣。心里只惦記著去前門大街的萬香捎帶幾樣精致點心回去也好哄一哄家里年紀尚小的幾位少爺小姐。
    
    前門大街因正對大門前頭是五軍都督府和部衙門。因此沿街兩側有不少商鋪和飲食鋪。在萬香前下了馬車翠墨便吩咐那車夫靠在一旁等。自己則是徑直從大門進去。見前頭還有幾位客人。她就隨的往柜臺上瞥了眼。還沒決定好要買什么。身后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翠墨。你倒是好的膽子。居然進北,。”
    
    旋風似的轉過來。翠墨立刻就認出了面前那個身穿寶藍色衫子的壯漢不禁驚慌的往后|了兩步。想到自己那一回去安陽王府到消息時的傷心絕望。她只覺一顆心死揪成了一團。怒火立時取代了驚懼。竟是不知道打哪兒來的勇氣反唇相譏了一句。
    
    “我一個白白的人。為什么不敢進京?”
    
    “好個牙
    
    |齒的丫頭。你既然進京。那就跟我回去見千歲爺吧。”王府護衛孔笑一聲。一把抓住了翠墨的手腕子。見她開口想要嚷嚷。他便陰惻惻的說道。“你要叫嚷盡管試一試。看看這北京城有誰敢管咱們安陽王府的事。”
    
    眼見店內掌柜伙計和客人全都嚇的跑光了。孔葉不禁更加的意了起來。又嘿嘿笑道:“要不是你爹爹那邊忽然鬧出了一場爆炸。當初事情也不至于如此。要不是歲爺不想惹事。你以為你能在黃村躲到今天?背主乃是該打死的大罪。要
    
    歲爺援手。你們一家早就死了。千歲爺如今正愁沒丫頭能送給壽光王。讓我去買幾個。誰知道偏巧就撞上了你。
    
    你娘是王府下葬。你爹是王府出錢贖的罪。你就不該報咱們王府的恩德?”
    
    冷笑一聲便使勁把翠墨往外拖。快到門口時。他忽然感到肩膀上搭了一只沉甸甸的手。一之間竟是無法動彈。氣急敗壞的他惡狠狠的回過頭。罵罵咧咧的出了幾個臟。卻看清了后頭出手那漢子的服色。精悍健壯的體格也就罷了。可金鵝帽和寶相花大以及紋靴卻是錦衣衛校尉的招牌服飾。
    
    忖度自己的主子也愿意惹上錦衣衛。孔葉只的恨恨的放下了手。卻仍是不愿意就此放過容易逮著的人。須。那幾錦衣衛校尉左右讓開。卻是一個年輕人慢悠悠的踱了進來。只見他身穿大紅五彩云霞紋的錦袍。腳踏鹿皮靴。面白無須。只是眼神中透著陰。由于常常跟著各方勛貴官員打交。他一下子就認出了這個人。那盛氣登時少了一半。倘若是從前。打著左右逢源主意的陸豐看到剛剛這種情形必定是當作沒看到。但他剛剛和越分手。已經下定了決心。走到近前便瞇縫眼睛淡的說道:“這兒京師。你們個大庭廣眾之下對一個姑娘家拉拉扯扯的。難道就不怕壞安陽王的聲?”
    
    驚魂未定的翠有人出面解圍。頓時松了一口大氣。她卻不敢在這里久留。挪動了步就趕緊一頭逃出了萬香踉踉蹌蹌奔出了十幾步。她聽到身后稀傳來了一個叫嚷聲。頓時更加慌張了起來。瞧見旁邊有一條小巷就慌不擇路的跑進去。好容易來到小巷的盡頭。感到背后不遠處仿有好些腳步聲。她更是本能的往前奔去。險些一頭撞上了別人。
    
    “姑娘走路該小心些。咦。你是翠墨?”
    
    的這個聲音。翠墨這才抬起頭。認那人頓時大喜。來不及解說。她就看到一輛馬車停在那人旁邊。慌忙爬上車去。而忽然遇到這種古怪的情形。張越不禁四下里望了。現并沒有攆在這丫頭身后。心中頓的奇怪。忖度片刻方才一撩袍角上了車。
    
    上車之后。他就看到翠墨抱著膝縮在車子角落。身子仍在簌抖。當下竟是想起了當初大相國寺那個怯生生連話都不太會說的小女孩。輕輕喚了一聲之后。見她抬起了頭。他就開問道:“外頭沒人追你。你怎么這般模樣?”
    
    翠墨卻好似完全沒聽見似的。是更緊的抱住了雙膝。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語了起來。孟家的男男女女要為孟賢和吳夫人守孝。而她也一直都是渾身素。除了孟敏和孟孟繁兄弟之外。沒人知道她是在為死去的爹娘守孝。她一直都強迫自己忘記父母的死。今天遇上了孔葉。那些一直被她死死摁著的往事一下子全都翻涌上了心頭。讓她幾乎陷入了瘋狂。
    
    張越越看她越的對勁。正打算吩咐車夫找一家醫館。卻忽然聽清楚了她那話語中的幾個字。頓時留心了起來。雖說墨的語意含糊不清但他原本就對去年那場事變知之甚深。此時一面聽一面揣摩。原本缺失的那幾塊東西漸漸被他拼出來。想到康家一家三口原本雖說貧賤。卻還能彼此相依。如今卻只剩下了翠墨一個人。他感到心里不是滋味。
    
    原來那些陰謀夠曝光。卻是因為有那樣一個剛烈的漢子矢志為妻子報仇。
    
    良久。翠墨從恍惚回過了神。這才覺察到自己經是淚流滿面。看清楚對面坐著的人。她伸想去擦臉上的眼淚。卻看到張越伸手遞來一塊帕子。雖說她曾經氣惱過張越。但如今時過境遷早已不同當日。此時更是不由的想到了多年前那幾顆讓他
    
    |一家三口以維持生計的銀角子。接過帕子使勁擦了擦臉。想到自己那些胡言亂語都被他聽到了。她便緊攥著那一方絹帕。將以前的情剛剛的事情一一道來。
    
    即便張越早就不是容易激動的性子。這會兒仍然是火冒三丈。當初-那樣厲害。如今因為利益而合流。這些個皇族真不是東西。看來他在走之前還的再作幾手預備。以防人家還有什么算計。
    
    沉吟片刻。他便開說道:“我讓人送你回去。安陽王雖說是郡王。以后興許還是親王。但也蹦不了幾年了。你爹好樣的。你以后好好過日子。別辜負了他維護你的一片心意。”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