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464 搭檔和死黨的區別


   于張越此行負責向宣府運送永樂手銃一萬只,盔甲五朱用人的慣例,自然少不得要派上一員內臣監管。這次北征皇帝盯得緊,在軍需上頭揩油又不是那么容易,再加上要運送的火藥數目巨大,稍有不慎出了紕漏反而會倒霉,因此內府十二監四司八局的頭頭腦腦誰都不樂意去。商量來商量去,好容易方才推選出了一個人來。
    
    這會兒,那個被一眾同僚稱之為皇上一定信得過的太監,臉上卻黑得和煤炭似的。和張越并排走著的他漫不經心地看著旁邊一個個整整齊齊的柳條箱,最后忍不住冷笑了起來。
    
    “幸好咱家聽了小張大人你的,悄悄向皇太孫殿下交了心,這才有皇太子給我說了一番好話,否則咱家就不單單走這么一趟,還得撂下這東廠和司禮監的差事,滾蛋到宣府去吹一輩子西北風!咱家現在算是看明白了,這宮里頭就是漆黑一片,那么多人竟是聯合起來算計咱家一個,就是師傅也不過說了幾句不咸不淡的安慰話!他娘的,這幫混蛋!”
    
    張越不用側頭就知道陸豐必定是咬牙切齒的表情,心里不由得莞爾。雖說對這個野心勃勃又貪得無厭的家伙頗有提防之心,但這一趟上宣府不比往日,要是隨便派一個指手畫腳的大太監,那還不如陸豐。所以,他嘴上安慰了兩句,目光卻在留心周圍的情景。
    
    這里是設在皇城乾明門右側的內府兵仗局之前在兵部武庫司時,要征發兵器只要和工部軍器局打交道,因此還是頭一次踏足此間。軍器局下轄的盔甲廠主掌制造盔甲,王恭廠則是負責依照符圖在內官監督下制造普通火銃,而最最關鍵的火藥則是歸內府兵仗局生產。至于新式兵器的設計制造等等都是歸這里負責。
    
    單單剛剛穿過一處工場,他就看到了上百名工匠,而據陸豐所言,整個兵仗局的工匠總數更是高達兩千人!
    
    不多時,終于有一撥人聞迎了出來。最前頭的乃是一個水桶腰的太監,遠遠看著竟仿佛不是走出來而是滾出來。滿臉堆笑的他領著眾人上前行禮,這才卷了卷袖子說:“陸公公和小張大人恕罪,因著這幾天一直都在整理要運出去的東西,所以晚來了一步。只不過兩位放心,這次都是吩咐他們挑選最好的貨色……”
    
    “廢話少說這回不是一去宣府就不回來,那些公務上的事情料你不敢玩花樣!”
    
    既然是憋著一肚子火,:豐沒法沖別人宣泄,只能把火氣撒在了這個御馬監太監劉永誠的干兒子身上。因見那胖太監點頭哈腰連連應是越瞅了氣惱的陸豐一眼,隨即就不動聲色地將其拉到了一邊低聲提醒了幾個字。這時候,陸豐方才想起此次還有五百名京營精銳相隨,他的安危還要著落在這些人身上,這才醒悟了過來。
    
    緩踱回去之后,他板著臉趕開了胖太監的那幾個隨從,旋即皮笑肉不笑地說:“既然是小張大人說合家也懶得和你計較。咱家只問你,這回是親自來和你交割東西可有什么好東西孝敬?”
    
    面對這明目膽地索賄。那胖太監頓時大吃一驚眼見陸豐眼睛死死盯著自己。他不禁尷尬地搓了搓手陪笑道:“陸公公這不是為難小地么?這兵仗局打交道地都是那些冷冰冰地東西是火藥就是火銃。哪里及司禮監或是御用監地出息。要不。小地前些天剛剛得了一件上好地狐皮袍子……”
    
    “誰要你孝這些!”陸豐一下子打斷了對方地話。沒好氣地說道。“咱家是問你兵仗局有什么戰場上能用地新玩意。咱家若是遇上了韃子也能試一試威力。豈不是比你們在演武場上拿木頭石頭試驗強?這事咱家會向皇上提一提。不會有你地干系!”
    
    那胖太監原本還準備狠狠心割肉放血。卻不想陸豐竟然變得如此好說話。頓時愣住了。然而。他轉瞬間就醒悟了過來。心想兵仗局地東西又不是自己地。總比拿出真金白銀強。于是。他立馬連連點頭道:“有有有。這會有幾個工匠研制出了新型地神機箭和神槍。比以前地射程遠不說。而且火藥更不容易受潮。只不過做好了東西還只是在王恭廠地試驗場上試驗了兩回。公公您看……”
    
    “說那么多廢話干嗎。既然你說好。那就各裝上兩箱子。到時候試一試再說。”
    
    陸豐又追問了一番。見張越搖了搖頭。他就止住了獅子大開口繼續訛詐地主意。跟著張越按照單子上地名目數量一一審核裝箱。等到離開了兵仗局。他方才長長噓了一口氣。對著張越說道:“小張大人。自從京營那里出了事情之后。皇上就再也沒往里頭派提督內臣。頂多是隔三差五派人過去看看。咱家過去恐怕安遠侯也不會待見。這調人地勾當你去。別地事情有咱家料理
    
    還是上一回那些人。這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對于這種比方,張越不禁暗笑,嘴上卻是無可無不可地答應了。
    
    兩人正打算分道揚的時候,兵仗局的大院門口卻有一個小太監一溜煙跑了過來,才一站定就氣喘吁吁地說道:“陸公公,小張大人,都察院那邊有人自動請纓,皇上大悅之下已經準了。”
    
    “準了?”陸豐眉頭一皺,再次氣惱了起來,沖著張越就問道,“莫不是都察院那個臉皮最厚的老劉觀成心和你過不去?海大頭分明是說皇上讓你親自挑人的!如今開戰在即,那里又不是什么好地方,隨時可能打起來,那幫說得多做得少的御史誰會這么吃飽了撐著?”
    
    不等張越張口發話小太監便連忙解釋道:“聽說是楊士奇楊閣老舉薦到都察院學習理刑的一個進士,如今還是試監察御史,仿佛叫……仿佛叫于謙!”
    
    陸豐對這個名異常陌生,但張越卻是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他對于都察院的情形半點不熟,所以干脆讓胡七去向袁方求助預備挑一個不會拖后腿的老實人,誰知道選來選去竟是于謙自告奮勇。盡管那是日后赫赫大名的于少保,但眼下于謙卻是初出茅廬,也不知道這一趟一起跟去宣府究竟是福是禍。
    
    “小張大人!”
    
    一個激靈回過神,見陸豐上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張越便笑道:“不妨事,反正都察院一大半人或許都是看咱們不順眼的,去誰都一樣。于廷益是新科進士,應該不像其他都察院于是那樣逮著風就是雨,就是他好了。”
    
    一句咱們說陸豐很是高興原本就不把區區一個監察御史放在眼里,更何況于謙還只是在學習尚未正式授官,當下也懶得去計較此事,欣然點頭便施施然離去。因乾明門靠近西宮出入便張越自是順原路沿著護城河直行,過了西上北門和西上中門了護城河上的橋,他就順著西華門邊上的宮墻跟一路而行,最后出了右掖門。足足走了小半個時辰,他方才從長安左門出了宮城,這會兒卻已經是晌午了。
    
    等在東長安街上的胡立刻牽馬迎了上去,見過張越之后就低聲說:“英國公剛剛從宮中出來好瞧見了我,所以讓我轉告少爺已經婉轉勸過皇上,所以皇上改了主意次北征不帶皇太孫隨行,他還說少爺這次帶上彭大哥,回頭等大軍到了宣府再還給他。”
    
    得張輔辦成了此事,而且竟然在這當口又把彭十三借給了自己,張越心中自然異常欣喜,亦深感張輔好意。由于出發之日就定在后日,他少不得趕回兵部衙門交割司務,由員外郎崔范之署理郎中之職,又去見了兵部尚書趙。當晚,武庫司的幾個同僚下屬在杜康樓為他餞行,席間自然是觥籌交錯頻頻勸酒,最后還是萬世節夠義氣地替他很是擋了一通,最后兩人全都是醉得騎不上馬,胡七只能雇了馬車送他們倆回去。
    
    坐在顛簸的上,半醉的張越瞅了一眼萬世節,幾乎想都不想地說道:“老萬,雖說我家里兄弟姐妹多,但眼下能撐大梁的人卻一個都不在,我不在這些天恐怕得麻煩你留心一下。還有我岳父,他如今還關在北鎮撫司詔獄,即便有小五照應岳母,我媳婦也會照拂,但家里畢竟沒個當家的男人,恐怕也得勞煩你和小夏了……”
    
    話還沒說,酪酊大醉的萬世節便沒好氣地擺擺手道:“你放心……放心走就是,你……你家就是我……我家,你……你岳父就是我……我岳父,我要……要有閑一定……一定過去幫忙!你……你這個家伙,多……多久沒去杜家了……難……難道你岳……岳母沒說過,我……我常常去……去看她么……”
    
    聽到前頭一句,張越就不禁又好氣又好笑,心想這率性不羈的家伙還真是敢說。但聽到接下來的一句話,他立刻就愣住了,心想萬世節和他那老岳父又不熟,怎么會這么殷勤?奈何萬世節越說越含糊,到最后那說話的字眼竟是讓人難以分出來。饒是如此,他仍是不知不覺想到了某個讓人難以置信的可能性。
    
    這一年從年初的雷擊三大殿引發了燎原大火之后,幾乎就是整一個多災多難的時節,難道到年末他這死黨還會鬧出一樁喜劇不成?
    
    ps:家里的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這兩周幾乎被小小一個淋浴房搞崩潰了,真是杯具!謝謝大家投出的年終評選票,更謝謝那些居然幾百幾百票支持的朋友,還讓我在前十呆了一段時間。嗯,月底了,希望大家能夠把手里緊緊攥著的月票分潤一兩張出來,俺不想跟在人背后吃灰塵,淚奔……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