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466 不是狗韃子


   要仔細看過地圖的人,都會知道大明的新京師處于緊的位置。大明邊陲要地稱重鎮者共有九處,遼東、薊州、宣府、大同、榆林、寧夏、甘肅、太原、固原,其中幾乎處處都是防范蒙古,而北京城距離蒙古最近的地方只有一百多里。盡管有明初就修建的大邊次邊數道長城圍護,但大明的心臟仍然是處在一個極其靠近前線的戰略位置。
    
    而張越更是親口聽永樂皇帝朱棣提過遷都北京的一大用意,那就是為了防止子孫后代在南邊的日子太過安逸,而將領無能無法抗衡蒙元,難免出現宋朝那時候一再南逃的景象,所以才要天子守國門。對于這種解釋,張越盡管覺著防得了一時防不了一世,但亦不得不佩服朱的氣魄。畢竟,警鐘長鳴總比溫水煮青蛙的安逸富庶強。
    
    宣府距離京師只有三百五十里,若是馬不停蹄,一日就能到,但這一次張越押送的乃是火器火藥以及大批其他軍器輜重,又不能走水路,都是征用驢騾由民夫用大車運送,迤邐一兩里,因此這路上行程自然是難能快起來。出了居庸關,一路上除了些小村莊之外,但凡大些的地方不是衛所就是千戶所,全都是軍管,官道兩旁還能看到那些收割完的軍屯地。
    
    陸豐雖說是苦出身,但這些年一直都過著享福日子,這樣慢吞吞地在路上晃悠,一旦錯過村鎮還要在野外扎營,而京師那些精致點心畢竟不能當飯吃,因此即便他不用和那些兵卒以及民夫在一個大鍋里頭吃飯,可這一路實在太慢,七八天下來,他就不耐煩了。
    
    這天晚上又是在野外扎營周百齡安排好一應防戍之后,這才緩步往自己軍帳的方向走去。快到地頭時,看見自己的親兵都圍著篝火坐在帳前十幾步遠的地方,一個手腳麻利的親兵正在燒烤白天打到的幾只野味,他就隨口吩咐道:“炮制好了送一些去給陸公公和張大人于大人。這一路上吃干糧,恐怕他們未必吃得消。
    
    多擱些青鹽和料,別舍不得!”
    
    “大人公公早打發人來不許過去驚擾,這會兒恐怕是早就在馬車里頭睡下了!至于小張大人和于大人都在您的帳子里,小張大人早就吩咐過到時候分潤一只了。這烤山雞小的拿手得很料什么您就別操心了,回頭立刻送進帳子里去!”
    
    “油嘴滑舌,我一句就招惹你這么一堆!”
    
    周百齡笑罵了一句就快走幾步了帳子。看到張越和于謙正在那兒對著地圖計算時間便上前笑道:“小張大人和于大人別擔心日子,這京師到宣府這么一段路途我走過不知道多少回了。再說咱們走的都是驛道,如今天氣又干燥,絕對誤不了事。明晚就能進保安州接下來頂多再走兩三日,就能到宣府,離皇上定下的期限還能有兩日空余。”
    
    張越這些天閑來無在車上看看書,晚飯之后也常來找周百齡說話,這會兒就轉身笑道:“有你打保票,我們就放心多了。畢竟軍器火藥運到宣府就要沿途存儲,乃是最最要緊的東西出不得一點紕漏。對了,我剛剛和廷益兄說起說宣府一帶蒙元諜探很多,不知道是真是假?”
    
    “這是一點不假否則每逢糧餉軍器送。也不至于老是要京營精兵隨行。”
    
    周百齡抬手請張越和于坐下。自己也坐了下來。這才解下腰中水袋一仰脖子痛喝了一氣。然后一抹嘴解釋道:“宣府大同等地乃是早就定下地規矩。不設文官。只用軍法。所以這里幾乎都是軍戶。衛所千戶所大多是集中設置。那些村鎮中住地其實都是軍戶。所以若是有諜探進來。往往避開那些地方四處轉悠。若是撞上落單地軍士。或者是某些沒帶多少護衛地路過官員。在刺探情報之外。也會殺人行刺。”
    
    于謙生于江南。這還是第一次踏足宣府鎮。聞聽此言頓時問道:“蒙元竟如此猖狂?怎么在朝中很少聽說此事。”
    
    “報上去地只是一丁點而已。若是差不多地。總兵府往往就瞞報了。”周百齡并沒有笑話于謙書生意氣。無所謂地一攤手道。“雖說韃靼和瓦剌都已經歸順了我朝。但這些年哪一年沒有小股擾邊。這些諜探只算是小事。只不過咱們如今地位置北有長安所。西有延慶州。咱們這兒又都是至少經歷過一次北征地精兵。不會有人打咱們地主意。”
    
    “蒙元耐寒。雖大風雪亦能突擊。更何況眼下這天氣?他們如今要為冬日備糧。難免要南下劫掠。再加上我們運送地東西都是大軍地必需品。更是不能掉以輕心。”
    
    見張越說起這個。周百齡便笑著點了點頭:“小張大人放心好了。
    
    理會得。我這次帶了一百五十名鐃手,一百五十名外就是二百名騎兵,都是一等一的精銳,剛剛已經布置好了巡夜和守夜的。民夫那兒我也親自去巡視過,這次還好,沒有逃的。”
    
    “大人,山雞已經烤好了!”
    
    “進來!”
    
    此時,帳外傳來了一個親兵的聲音,得到允準后便掀起簾子入內,手中拿著兩只烤得焦黃直滴油的山雞。他熟練地將另一只手的油紙鋪在了小木桌上,然后就把山雞擱在了油紙上。周百齡擺擺手示意其退下,又對張越和于謙笑道:“這一趟出門是往軍前,想講究也講究不起來,總不成出門還帶著鍋碗瓢盆那些吃飯家伙。想必你們吃干糧已經吃得嘴里淡出了鳥來,索性嘗嘗咱們軍中漢子的手藝!”
    
    于謙還在四處找筷子,張越卻已經跟著周百齡,二話不說撕下了一只山雞的大腿來。平日在家的時候食不厭精不厭細,這會兒他也不怕燙,一口咬下去,只覺那鮮香肥嫩多脂的雞肉入口便化作了一團火,好容易咽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嘴巴已經麻了。
    
    “這里頭擱了花!”
    
    “哈哈,小張大人原來你吃花椒?”周百齡這會兒吃得滿嘴流油,又含含糊糊地說,“我的親兵里頭有一個是從四川遷過來的,所以就引得大伙兒都愛上了這玩意。秋冬天吃這個可以祛寒,所以每次進城我就讓他們多買一些備著,如今就用上了,否則淡而無味。”
    
    盡管張越吃暢快,但于謙實在沒法子這樣吃飯,于是等到周百齡找了筷子來,他方才挾了一只雞翅膀,結果被辣得滿頭冒汗,舌頭幾乎動彈不得,于是再也不敢輕易嘗試這古怪的口味,只好眼睜睜看著對面兩個大肚漢大快朵頤吃了個痛快,自己無可奈何地啃起了干糧。填飽了肚子,張越就打算告辭,誰知還沒站起身,那簾子忽然被一個親兵撞了開來。
    
    “大人,哨探抓到一個韃子!”
    
    抓到一個韃子!
    
    這個消息讓軍帳內原本很是輕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三個人幾乎同時霍地站起身。周百齡更是疾步走上前,低聲詢問了一番方才擺了擺手讓其出去,旋即回轉身解釋道:“我讓他們把人帶進來,審問之后再作理論。”
    
    張越自忖不及周百久經戰陣,因此自然沒有異議,而于謙也明白分寸,當下就點了點頭,而兩人誰也沒想起那邊還有一個隨軍的中官。不多時,幾個親兵就押著一個蓬頭垢面的漢子進來,粗暴地把他摁著跪在地上,又抓著頭發迫使他仰起了臉。
    
    周百齡看也不看那個漢子,直截了問道:“怎么抓到的人?你們怎么知道是韃子?”
    
    “大人,咱們三個一組出去視周邊的情形,結果就發現他鬼鬼祟祟在周圍張望,問他話他張口就是一連串聽不懂的韃子話,所以咱們就把人帶了回來。他力氣大得很,咱們三個人一齊上,這才好容易拿住了他。”
    
    “要不是我沒吃飽飯,你們誰能拿得住我!”
    
    一旁的張越正端詳著這個所謂的韃子大漢,見他忽然口吐漢話,不禁皺了皺眉頭。
    
    這漢話雖說還流利,口音卻僵硬得很,仿佛是很少說似的。還不等他開口發問,周百齡就喝退了那幾個架著這漢子胳膊的親兵,口氣隨即緩和了下來。
    
    “你是韃子還是漢人?”
    
    “我才不是狗韃子!”那漢子一被人放松挾制就掙扎著想要起身,奈何剛剛一頓打挨得不輕,他好容易才支撐著站直了身子,挺起胸膛說道,“我是漢人,用了三個月才從忽蘭忽失溫跑回來的!”
    
    雖說張越知道無論瓦剌還是韃靼,每年都會騷擾邊境,擄走不少百姓,也知道每年都有不少青壯從蒙元逃回來,但真正看到卻還是第一次。打量著這個健碩漢子破爛不堪的棉和那雙不合適的鞋子,他心中漸漸打消了對方是諜探的懷,但卻沒有貿貿然開口。
    
    “既然是漢人,為什么沒有投奔邊境那些衛所?”
    
    那健碩漢子被周百齡這的口氣激得一愣,但隨即就眼睛紅了:“我們一共逃出來好幾個人,有人硬是要去邊境投靠,結果如今那腦袋還掛在城門上!要打仗了,四處都是蒙元奸細,他們說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ps:晚了,不好意思,一來是因為那啥家里頭淋浴房最終完工而大掃除,二來是因為作者專區掛了一陣子。累死了,終于到頭了!嗯,月票總算突破六百了,慶祝一下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