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467 惜壯士


   管把韃虜驅逐出了中原,但由于明初蒙元仍然勢力靠邊防衛所很難阻擋來去如風的蒙古騎兵,往往是種一茬麥子,蒙古騎兵就來搶掠了,久而久之子女財帛糧食損失無數,于是就有了一直修建的長城。盡管有了這樣的防線,長城也畢竟是一段段修的,時間長了還會在風吹日曬下倒塌,因此仍然不時有南邊的中原百姓被劫掠到北邊。
    
    而能夠從茫茫大草原上逃回來的青壯,素來都是體格彪悍武藝高強的漢子,投奔各衛所經過審查訊問之后,一般很少重新回戶籍所在地,而是留下登籍為軍戶。之前張謙鄭和奉命挑選軍戶充當御馬監侍衛親軍的時候,就是挑選天下衛所的精壯之士和從北邊討回來的青壯。所以,在場三人聽了這句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全都是大為驚愕。
    
    張越此時越想越覺得蹊蹺,當下就開口問道:“這是誰下的令?”
    
    “我怎么知道是誰下的令!我只知道,我們辛辛苦苦從那里跑回來,一路上要躲避那些韃子的追殺,又要應付其他狀況,結果一進中原卻有兩個人的腦袋被當作蒙元奸細被掛在了張家口堡,理由就是我們都能說一口流利的韃子話,卻都說不好漢話!”
    
    許是由于太激動,許是由于太久沒有說過太多漢話,那健碩漢子的聲音不但斷斷續續,而且還有幾分顫抖。他猛地撕開了自己那件破爛不堪的棉,露出了身上橫七豎八的傷痕。這些傷痕有的是鮮紅色的,有的是暗紅色的,有的是層層疊疊不知道傷過多少次。
    
    “那幫韃子從來把我們當人看,只要稍有反抗就是用鞭子,而且不許我們說漢話,逃跑的人一律處死,就算僥幸逃出去,落到其它部族手里還是奴隸。我們逃回來的這一路上都是韃子的地盤,誰都說自己是流浪的牧民本不敢說自己是漢人,一路干活換飯吃,甚至還和馬賊拼了兩次容易逃了出來。所以他們倆投奔了衛所被殺之后,我們全都再也不敢尋上官府,可整個宣府都戒嚴了,我用了老大的力氣才好不容易跑到這里。”
    
    周百齡瞧見張越和于謙沉思不語,不禁頗有些為難。這虜中跑回男子如何處置是有定例的,問題是他又不是邊官,這事情原本就沒有處斷權加上此次押運任務重大,倘若這真是一個韃子,那么帶上就是莫大的禍患!于是,他把心一橫,正要示意左右親兵把人去處理掉,卻不防張越搶在了前頭。
    
    “你原本是里人?叫什么名字?當時可有人和你一起被擄走”
    
    那健碩漢子雖說沒見過大世面,但剛一路架過來的時候,他現這里戒備森嚴軍士林立中不免絕望,于是便索性豁出去了。這會兒見對面這些貌似大人物的人說話都還和顏悅色,他又生出了最后一絲希望。聽到有人問,他便舔了舔嘴唇,態度也恭敬了起來。
    
    “小地原本是永寧縣逢水村地農戶叫牛敢。永樂十一年被韃子擄走。那一次咱們那個村子地人不是被殺就是被擄子也被一場大火燒了。被擄走地其他人不是熬不下去。就是給韃子賣了次和小地一起逃回來地那些人都不是當初那一撥地……”
    
    覺個叫牛敢地漢子漢話越說越流利。對于家鄉地地理等等也描述得極其細致同樣是北地出身地周百齡漸漸相信了這家伙真是從忽蘭忽失溫跑回來地。起初地殺心也漸漸淡了。可一想到自己這一行責任重大。不能收容一個底細不明地人。他又有些猶豫。結果旁邊一直都只聽不說地于謙卻在這時候開了口。
    
    “把人暫時留下吧。既然從北邊跑回來。必定熟悉那里地情形。到時候也還有用。能夠從那里跑回來實在是不容易。不能讓千里迢迢來歸地壯士寒心。”
    
    “廷益兄說地不錯。”張越也起了惜才地心思。當下說道。“我那幾個隨從正好一路閑著。就讓他們幫忙看著他就是。另外。還請周大人派人去打聽一下。看看宣府是誰下了這樣有悖于朝廷律令地格殺令。他走失地那幾個同伴。行文各州縣立刻派人去找。大戰在即。雖說要防備蒙元諜探。但也不能因噎廢食。他們既然在草原上轉了兩個月。情形應當比誰都熟。”
    
    牛敢被擄地時候才十八歲。如今卻已經是將近三十歲地人了。再老實地人在那種人間地獄呆了整整九年也會變得活絡一些。更何況他原本就曾經學過算數認過兩個字。這次逃回來也都是他出地主意定地線路。眼見對面兩位大人物為他求情。他不禁大喜過望。連忙跪了下來磕頭。可還不等他道謝。就感到左右胳膊被人挾住了。
    
    “按照小張大人地話。盡快行文州縣找尋其他幾個人!至于牛敢。不管你是韃子還是漢人。我們不能因為你而耽誤了事
    
    能暫時將你綁起來!小張大人,就請你讓幾個隨從好千萬不要解開繩子,等到了宣府再說!”
    
    無論向龍劉豹還是連生連虎都是第一次去宣府,因此這會兒正在帳子里圍著彭十三七嘴八舌問個不停。直到連生瞥見張越進了帳篷趕忙出聲提醒,一群人方才站了起來,緊跟著就看到了張越身后那個衣衫襤褸的大漢。莫明其妙的他們聽了隨行親兵的解釋,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連生當下就抱怨道:“周大人也是的,這種麻煩事情居然交給少爺你處置!”
    
    “人命關天,軍情亦是關天,怕什么麻煩!”張越瞥了一眼牛敢背后綁著雙手的死結,又見其垂頭喪氣,便開口說道,“老彭身材和他差不多,看看有什么他能穿的厚實棉和其他衣服,再找雙鞋子來,一并給他換上。眼下先松綁,等晚上再說,人就交給你看管。”
    
    彭十三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見張越那一臉不容置的表情頓時醒悟到這位主兒素來如此脾氣,于是只得認命地嘆了一口氣,遂把人領到一邊換衣服去了。
    
    這一晚上篷中呼嚕聲此起彼伏,而牛敢好容易換上新衣吃了個半飽,卻因為心中忐忑一夜都沒睡好。
    
    次日一大清早,大撥人就拔營上路了。面對張越多出來的這么一條尾巴,陸豐倒是很感興趣,問明了情形之后,他就挑了挑眉笑肉不笑地說:“老周倒是好大的主意,咱們這么要緊的任務,他說留下就把人留下了。罷了罷了,反正這護衛的事情他管,咱家只要順利到地頭就……話說回來,這宣府那邊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隨便殺人,別是哪個太監狐假虎威吧?”
    
    張越卻懶得理會陸豐會此打什么鬼主意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被幾騎人夾在當中的牛敢。換上棉和棉鞋,又洗過臉刮了胡子,此人看上去精神了很多,雙肩寬闊身材粗壯,赫然是好一條虎背熊腰的大漢。而武藝如何雖說不得而知既然能夠從那么遠的地方繞了一個大圈子逃回來,總應該是不錯的。
    
    晌午之后安州終于有人來接應,領隊的卻是保安衛的一名百戶下則是鐃手刀牌手箭手槍手一應俱全。因著是武官,他自然就避開了張越和于謙又不好去奉承陸豐,于是便一個勁地巴結周百齡,哪怕這位京營千戶不理不睬,他也毫不氣餒。
    
    “周大人這一路押運實在是辛苦了,等了咱們保安州可一定得好好歇歇。大人若是有什么喜好不若告訴卑職,回頭晚上卑職也能讓人安排。”他一面說一面偷覷周百齡的臉色,旋即又低聲說,“大人若是厭煩了中原那些門道,咱們衛所還有北邊的好貨色……李指揮說了,大人既是上官又是欽差,咱們該得好好奉承。”
    
    對于這些鬼話,周百齡半點不信,不是虛與委蛇而已。果然,那百戶嘮嘮叨叨說了一大通廢話之后,漸漸就把話頭轉到了正題,卻是私貨兩個字。保安州離蒙元不到百里,只要是南貨就極其有銷路,鐵器就更不用說了,因此朝廷每逢派官公干,幾乎人人都少不了攜帶私貨,到了地頭就由當地軍官脫手,少不得兩邊都賺上一筆,這幾乎是公開的慣例了。
    
    周百對于這勾當自然精熟,但這一次卻不比往日,張越早提醒過這回事關重大,他少不得吩咐下屬收斂些,就算真夾帶也不許帶鐵器。此時他明白了那百戶的意思,自然是拿場面話敷衍,結果對方卻仍舊不死心。直到周百齡說勻他百匹棉布,這才讓對方心滿意足。
    
    “大人別怪咱們保衛的人眼皮子淺,實在是這邊出息少,不得不尋幾條路子。就說先頭抓到的那幾個從忽蘭忽失溫跑回來的家伙,要不是宣府那邊戒嚴了,人家也未必跑到咱們的地盤上來,李指揮正打算殺人呢。話說宣府的那位王公公還真是厲害,三下五除二就逼著興安伯下了格殺令,那位保定侯小侯爺連哼都不敢哼一聲……”
    
    因周百齡派人原原本本說了此事,張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大戰在即提防蒙元諜探自然是有必要的,但宣府那邊中官喧賓奪主卻不是什么好兆頭。大姐夫孟俊只是去宣府歷練的,不好說什么很正常,但興安伯亨乃是鎮守宣府總兵官,居然還壓不住一個太監?
    
    ps:俺家里這個月狀況不斷,淋浴房裝好了,今天又現洗衣機漏水馬桶堵塞,真是死了。今天……今天居然圣誕夜?好吧,俺承認俺家里木有過圣誕的習慣,為了防止忘記,先祝大家圣誕快樂,然后例行拉票。二十四了,大家有月票就不要吝嗇了,安慰一下可憐的我吧,我真是給這些天的狀況氣的要哭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