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471 變臉和赴宴


   朱門風流第四百七十一章變臉和赴宴
    
    管官禁金銀使用。甚至連銅錢也一度在弛禁之列。賜勛戚高官時會賞賜金銀子。可民間百姓仍然是最信真金白銀。如今銀貴錢賤。戶部定的是鈔一錠米一石。銀一兩米兩石。可真正在市面上。一百寶鈔方才能買米一石。而五錢銀子卻可買大米兩至三石。也就是說。這號稱宣府奇珍只一丁點大的黃鼠。在宣府這種的方。五只就相當于三石大米。所以。這會兒有人聲一嚷嚷。底下坐著的一群軍官頓時嗡嗡嗡的議論了起來。他們的月餉銀以及額外的出息能夠讓他們偶爾下一趟館子打牙祭。卻絕對不夠讓他們品嘗那樣的珍。想起剛剛上樓的那兩位。有心思活動的便同僚們打起臉色。全都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預備看好戲。果然。面對那個高大長隨的質問。崔掌柜卻還算從容。
    
    “您說的沒錯。小店確實是每日都會以高價收一些黃鼠。但數量有限。向來是總兵府各位大人事先定下的。今兒個是保定侯小侯爺事先說好了要在這兒招待客人。”
    
    “放你娘的狗屁。你這芝麻大小的的方。哪位貴人肯到這里來?王公`今天晚上宴請欽差司禮監少監提督東廠陸公公。就是總兵府的興安伯也過去了。你休想借口糊弄過去。”
    
    這會兒孟俊和張越已經站在了樓梯口。饒是兩人全都不是喜歡仗勢欺人的紈绔。這會兒好好吃一頓飯也給人攪了。誰都免不了心生惱怒。孟俊輕輕把張越撥在了,頭。沖他搖搖頭旋即背著手緩步下了樓。張越看到他腳下忽然變踉踉蹌。頓時恍然大悟。
    
    由于包廂里頭燒上好的白炭孟俊的臉上自然是通紅通紅再加上滿嘴酒氣。更像是喝的大醉。他腳下虛浮的走下樓之后。就沖著崔掌柜沉著臉喝道:“掌柜。怎么忽然這么吵?這還讓不讓人吃飯了。我和我那內弟快一年沒碰面了。想尋個清靜的方坐一坐都不行?咦。你這家伙。仿佛王公公跟前的?”
    
    那長隨肖扣乃是王冠的半個小舅子盡管如今制度森嚴。在京的太監哪怕品級再高也不能娶妻納妾。但在外的鎮守監卻松乏的多。至少別人送上門來美人決不會回去不要他自忖姐姐很的王冠寵愛。在外頭自然是狐假虎威。這會兒認出孟俊他頓時有些訕訕的。卻不敢真的不給這位保定侯小侯爺面子。遂忙不迭的行禮。
    
    “小的還以為這里掌柜胡說八道沒想到真是小侯爺。”他眼珠子一轉。原本蠻橫不講理的口氣頓時變的殷勤小意。面上赫然是一幅欣喜的笑容今兒個天王公公身上不爽快。所以沒能去迎接那幾位欽差。所以才在晚上設宴。剛剛打發小的出來尋幾只黃鼠的時候還吩咐找一找小侯呢。可巧是在這兒碰上了。小侯爺可是在給小張大人接風?既如此。能否請二位屈尊蒞臨鎮守府咱們王公公必定是歡喜的。”
    
    他這變臉的勾當玩的熟于是原本還打算借酒醉鬧一鬧的孟俊頓時就有些躊躇了。就在這當口。聽到樓梯上又來了一陣腳步聲旋即就是張越熟悉的聲音。
    
    “我和大姐夫已經吃的差多了。既然是王公公相請。那咱們就一起過好了。只不過剛剛我和大;多喝了兩杯。這會兒恐怕走不的路了。你去雇一輛車吧。”
    
    肖大扣剛剛睜著眼說瞎話。這兒見張越下來。又開了口。哪里還不明白這就是那位張大人。登時心中叫苦。然。他雖說喜歡狐假虎威。卻還不至于自量力把這位拒之于門外。當下哪里還顧的上黃鼠的事情。轉身就叉手賠笑道:“小張大人。如乃禁時分。去車馬行雇馬車大約來不及了。人正好是出來的。倘若您和小侯爺不嫌棄。”
    
    孟俊雖不知張越為什么偏要去太監府。但既然小舅子唱了開頭。他便索性接著唱下去。當下就假作醉的說:“廢話少說。有車坐就好。”
    
    他一邊說一邊從腰解下了一個沉甸甸的錢袋子。招了那崔掌柜過來。抓起一把數也不數接塞進了對方手中。旋即便拽著張越往外頭走。肖大扣見狀慌忙上要扶他的胳膊。卻被他一把甩開。只能小心翼翼的緊隨身后。他們這一走。大堂里的軍官們頓時發出了一陣的抱怨聲。
    
    原本還想看小侯爺一怒之下痛打豪奴的。誰知道一邊變臉賊快。一邊也偃旗息鼓。就好像總兵大人和鎮守太監一樣。愣是干不起來。這大人物就是累的慌。
    
    雖只是長隨。但肖大扣的那輛黑油平頭車是王冠賞的。馬車廂壁包裹著厚厚的棉布圍子。前頭垂著又厚又保暖的剪絨。乃是別人送給鎮守太監府那些尺頭中次一等的貨色。平他只要出
    
    在暖和的車廂中福。這會兒頭有那樣兩個人算心中極不情愿。也唯有無可奈何的坐在了車夫旁邊的位置吹冷風。等到了鎮守太監府外頭竟差點凍僵了。
    
    “小侯爺。小張大人。已經到了。”
    
    肖大扣一連叫了兩回。車簾方才掀開了一條縫。他連忙上前搭手相扶。把這兩位公子哥先后攙扶下了的。他一邊指望有進去通報。一邊想著叫人前來幫忙。結果叫了兩聲卻發現門上絲毫靜也沒有。不由更加惱怒了起來。當下就扯開了嗓門。
    
    “這還沒到晚上睡覺的時候。個個都死到哪里偷去了。”
    
    這高聲叫嚷總算驚了里頭的人不消一會兒。就有一個睡眼惺忪的門房腳下不穩的走了出來。嘴里還干不凈的罵道:“這么晚了。鬼叫什么。又不是正經小舅爺。憑什么咱們呼呼喝喝的。什么東西。”他正沒好氣的揉眼睛時。就恍惚感到一個人影沖了過來。緊跟著腮幫子上就著了重一下。于是一個踉蹌險些摔。
    
    “瞎了眼了。這是定侯小侯爺和小張大人。誤了公公的事看不打死你。還愣在這里干什么。趕緊上來搭一把手好生攙扶著。”
    
    孟俊裝了大醉。張越也就索性露出了兩三分醉態的模樣。這會兒看到那門房敢怒不敢言的上前幫忙攙扶。因發現里黑燈瞎火的。他就不經心的問道:“這堂堂鎮守府就這么節儉。大晚上連個燈都不點?”
    
    “這是外頭。里院子里熱鬧著呢。”那門房沒來由挨了一個大巴掌。滿心都是惱怒。此時就輕輕哼了一聲。“公公今晚招待貴客。單單廚子就從外頭請來了四。雞鴨魚肉豬羊也不知道采買了多少。又早早出條子請來了宣府最好的幾個樂戶牌。聽說原本都是配賜大同代王府的。代王府如今在花的人太多。所以流落到了咱宣府。因著犯干系。公公這才下令外頭不許點燈。在二門里頭請客。”
    
    聽著這話。肖大扣不禁瞥張越和孟俊一眼。發現一個仿佛沒聽清楚似的。一個依舊懵懵懂懂醉語不斷。他登時火冒三丈。當下就對那門房厲聲斥道:“這都是頭的事。哪里由的你說嘴?好生做好該做的勾當。其他的什么都別管。”
    
    此時只有燈籠的微光。但話門房就在旁邊。因此張越還是到了此人仿佛有些不服氣。
    
    只是他已經知道了想知道的。卻懶的再管別的。接下來便是一路無話。到了二門。果然就是另一副景。那垂花門兩側掛著大紅高麗紙糊成的氣死風燈。上頭卻是鴻禧兩個字。里頭的主道上亦是能看見一連串燈籠一直綿延到了內間。赫然是一片亮堂。
    
    聽見里頭隨還傳來了陣陣絲竹管弦聲。張越便了孟俊一眼。發現自己大姐夫還是在那兒裝醉。心中不禁好笑。
    
    這時候。肖大扣滿心記著自己未的手的黃鼠。連忙插話道:“小侯爺。小張大人。這二門里頭不是小的能進去的的方。就由這幾個丫頭引著您二位進去。她們都是公公的從大同采買來的。一定能服侍妥當。煩請位和公`提一聲。就說小的繼續在城里頭轉悠。看看什么的方還有黃鼠。”
    
    剛剛的知這宣府一絕的實情之后。張越已經決定以后再也不碰這玩意。此時看見人匆匆走。他心中不禁苦笑這古往今來。但凡有錢有勢的。果然在吃上頭就是肯花力氣折騰轉頭見幾個容貌齊整的丫頭迎了上來行禮。他便吩咐她們帶路。己一手攙了俊。
    
    也不知道路過了幾門幾初穿堂。終到了一個燈火亮如白晝的院子。他還未從這種燈光的明暗反;中回過神。卻只聽前頭響起了一個笑呵呵音。
    
    “咱家晚了小張大你十天出發。然是和你前腳后腳。你這一路上可是走辛苦。”原本還疑惑王冠最托辭不見。這會兒卻忽然大張旗鼓的請客是怎么回事。但此時此刻張越認出了對面那說話的人。心中頓時恍然大悟。那來的不是別人。赫然是御馬監少監海壽。
    b/  ps:大家的月票就好像是及時雨。一下子把俺拱到了第四。真感動加感動。奧公公要不是當了一陣子公公。清其實早該到總榜前十去了。也不會和俺們這小角色混在一塊。雖說很感謝他歸來把書給續上但俺還是怨念他那本書的時斷時續。也更希望大家繼續發揮強大火力不要給人追上了。畢竟第四和第七也就差個四十票。一轉眼就追上了。感謝所有支持的朋友。無論訂月票還是小小的推薦。你們都是俺的衣食父母_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