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473 大局為重


   朱門風流第四百七十三章大局為重
    
    明自建國以來便邊鎮推行屯田。從居庸關主長城衛一帶的宣府數百里地之間。幾乎都是軍屯。而由于開中買鹽需要往邊區運送大量糧食。那些原本無主的荒地也有商戶募集了大量流民佃戶耕種。每到糧食成熟的季節。解送入官庫的糧車就會在官道上排出了老遠。而領取倉鈔的商人亦是絡繹不絕于是。盡管地處邊陲。宣府卻沒有什么肅殺氣象。
    
    然而。這天晚上城忽然響起的銅鑼聲卻將無數早早上床的人驚醒了過來。無論是尋常民百姓。還是日進斗金的商人。抑或是那些操持皮肉生涯的女人們。一個個都從溫被窩中坐了起來。茫然地睜開眼睛。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方才為之色變。
    
    是韃子打過來?
    
    有人驚慌失措。有人難以置也有人急急忙忙收拾心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軍情。盡管從孟俊的院子趕總兵府不過是步之遙。但張越和孟俊仍是發現這一路并不好走。因為眾多聽到銅鑼聲的軍官紛紛飛也似地朝這里趕。平日暢通無阻的路途今天卻是擁塞不堪。好在孟俊畢竟不是尋常軍官帶張越硬從人群中好容易擠出了一條道。等進了正對大堂的儀門。兩人就看到興安伯徐亨站在臺階上。那臉上滿是氣急敗壞。
    
    諜探。事到臨頭居然什么消息都沒打聽到。上上下下人都干什么去了!秋收早就過了。這會兒應該是練的日子。要是照他們這樣怠慢法。要是有一天韃大越過次邊直達宣府城下也不奇怪!先頭還說什么阿魯臺跑了那么之犯興和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如今進犯開平的又是什么人!”
    
    下頭好些軍官徐罵的做聲不而張越雖然沒權力對宣府的軍務指手畫腳。但興和平兩個地名仍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當下從旁邊繞上前去。看到陸豐在那兒皺眉頭。他便低聲問道:“陸公公。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開平出事了。因著上北征的消息那個阿魯臺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竟是派出游騎襲開平。開平堡前頭原本用來阻擋蒙騎的樹林被一把火燒的精光。而那幫混帳東西甚至連敵軍來了多少都不知道!”
    
    一想到自己的在這見鬼的隨時會`仗的地方不知道呆上多久。陸豐就感到心里頭一陣陣窩火。咒罵了幾句之后又扭頭對張越說:“皇上特意點了你去巡視興和開兩地。是為著到時候進兵的時候的沿路存放糧食。以備大軍進發時取用。你要么明就去。盡快回;要么就干脆拖一拖等這事情過后-說。也好留著給咱家幫幫忙。海壽那個混家伙分明是預備看咱家的笑話。要是揭穿所謂蒙奸細的真面目。咱家就把名字倒過!”
    
    即便是三歲小孩也知蒙古騎兵聞名天下而下了馬的蒙古騎兵就沒什么可怕了因此張聽說開平堡前頭的大片樹林被燒的精光不禁立刻在心中快速計算了起來。陸豐后頭那些話他只是聽了個大概。隨即就把目光投向了徐亨。“左衛指揮事黃廣。命你立刻領兵八百沿龍門川獨石水往開平搜索。通知沿路各若有事即刻舉烽火不的有誤。”“左衛指揮同王善水。立刻領兵一千援張家口堡。”
    
    “右衛指同知程立刻帶領所部親兵令會河堡沙城堡新河口堡等地嚴加戒備。”
    
    徐亨雖說不是靖難將。但屢屢從出塞備邊對于這些必要的措置自然是駕輕就熟。須臾便下達了一連串指令很快把滿院子集中的宣府三衛高級將領打發了出去。剛剛人頭濟濟的地方頓時只剩下了寥寥數人。此時此刻一個年近半百的武官便走上前了幾步。也不見如何作勢那如同洪鐘一般的聲音便響徹了全場。
    
    若是大人覺手下缺人。將自動請纓前往興和備邊。賊虜既然放火燒了開平前頭的樹林。絕對沒有輕輕巧巧放過興和的道理。興和開平為犄角。不能丟了一個。”
    
    “那是掛著山西行都司都指揮使銜的王喚。昔日曾經是燕山左衛百戶。”孟俊乃是真正的世家子弟-加上在宣府多時。對這些有名人口自然是記的清清楚楚。“當初燕山三衛的千戶百戶。驍勇或者是多謀的多半是憑功勞封了爵位。其余的則是累功加官。王喚老了。這次北征也沒有他。其實我聽說他當初打仗極其剛勇。算是一員猛將。”
    
    襲了祖父的興安爵位。但對于這些靖難的老軍官還是保持著幾分客氣。這會兒雖說不以為然。卻也不好太拂了王喚的面子。當下就溫言勸慰了一番好話奉上了一籮筐卻愣是接那話茬。就在這時候。他聽到斜里傳來了一個聲音。
    
    “興安伯。我此行正要去興和核查糧儲汰換軍器。然如今有軍情。不妨就兩件事并作一件。指揮使領兵和我一道走一趟如何?”王喚原本已經有悶。瞧見有人言為自己說。連忙循聲望去。卻發現是一個不認的的官員。琢磨著那番話。他大抵猜到了對方是誰。干脆便對徐亨行軍禮:“如今這緊急的時候。軍器不可不完備末將愿意領兵護送小張大人去走一興和。還望大人玉成。”
    
    這時候。王冠和海壽堪趕到。乍聽到興和兩個字。剛剛被那忽然響起的銅鑼嚇了一大跳的海壽顧不的那許多。趕忙上前詢問是怎么回事。待聽到是有數量不的北寇來犯開平。燒了開平城外的樹林。他不禁惱火地皺了皺眉:“又不是丟了城池。用的著這么緊張?這全城示警。滿城百姓都少不慌慌張張。那可就的不償失了!”王冠知張越準備刻動身去興和。倒是吃了一驚。但心中卻巴不這位趕緊走。留下陸豐孤掌難鳴就翻不出什么風浪。畢竟。這宣府之內的錦衣衛早就被他喂飽了某人就算累死了也查不出什么蛛絲馬跡來。于是。看到徐亨仿佛有些躊躇。他便走上前去笑吟吟地勸道:“這會兒戰事未起。還盡早去的好。否則若是晚了豈不是讓小張大人陷在那兒?”
    
    徐亨對年長五的張輔素來敬仰。有心照應一下他的堂侄。但這會兒張越自己開了口。圣命又確實如此。再加上王冠還這么說。他若是再拒絕就不合情理了。于是沉吟片刻。便允了此事。卻又吩咐張越把隨行京營那五百人全部帶又讓王喚日點精兵五百
    
    由于沒人通知。的到消息晚一些的于謙趕到這里的時候。院子中的軍官們已經散去。他好容易打聽到了事情始末。眉頭便緊緊鎖了起來。今天向宣府左衛分發五百只火的機會。由于他不是什么有名人口。一身青衣混跡于那些書吏雜役之中。很是到了幾件出乎意料的事。本著一個御史的職責。他有心將情陳報上去。這會兒若是大戰在即。為了求什么鐵骨錚錚的名聲而去揭蓋子就不合時宜了。大局為
    
    張越和孟俊再次回到住處時。夜經深了。被這突如其來的軍情一攪和。縱使是原本路途疲憊恨不的早早上床睡覺連生連虎硬是死撐著等到張越回來。待的知明天就要立刻上路。兩人方才暗自哀嚎一聲。立刻回房抓緊時間覺去了。而孟俊該說的話都已經說了。眼下也不想再糾結什么婆媽媽的道理。使勁拍了拍張越的胳膊就回轉了寢室。十三呵欠連天打了個招呼就拉著已經快睡著了的牛敢回了房。
    
    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了個人。
    
    “少爺。我和豹子-用過晚飯就喬裝打扮了一番。趁夜悄悄找到了錦衣衛在宣府的眼線。結果卻發現此人說話支支吾吾不盡不實。于是就給了他一些顏色瞧瞧。才知道此地的錦衣衛百戶所竟是形同虛設。全都給那個王冠收買了。幾個眼線也都有家人被他捏在手中。所以往上報的東西竟是經過捏造的。”
    
    向龍稟報的候。一向寡言少語的劉豹便到了門外守著。而聞聽此言的張越雖說預料到了一些。但真正確定了這樣的勾當他心中仍不免震驚。沉默了片刻。他就開口問道:“那此人可有說王冠在宣府究竟如何?”
    
    “這家伙死。所我恐嚇說錦衣衛已經注意到宣府這邊的異狀。他方才吐露了一些。據他所說。宣府邊有三大弊病。其一是有不少私貨流落到了北邊。其有棉布茶葉之類。還有則是鐵器。畢竟蒙古北退之后。冶煉鐵器畢竟不方便。但最要緊的還是茶葉;第二則是軍屯之外。邊鎮有不少將校私開荒地利。單單王冠就有田數百頃;第三就是商人開中納糧取鈔作為異換鹽引的憑證時。官從中克扣貓膩極多。”
    
    一一聽完。張越只覺心頭憋慌。久才長長舒了一口氣。這一樁樁一件件要完全查清不難。但要處置清楚卻難。更何況眼下根本不是時候。大局為重。其他的只能先擱!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