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475 致命陰私撒手不等于放手


   朱門風流第四百七十五章致命陰私。撒手不等于放手
    
    官十二監四司八這二十四衙素來是以司禮監為今司禮監太監這個位子既然空著。剩余那些頭頭腦腦又都是資歷人望誰也不服誰的。于是明爭暗斗自然在所難免。只是穩重的太監們都明白他們在宮中怎么個鬧騰都沒用。若是過頭還會落的黃儼江保三個那樣的下場。因此自個全都不出面。任由底下那些小天喜地地個個對掐。
    
    這天去靈濟宮進香的乃是司禮監少監侯顯底下的年輕宦官平順。遇到這樣突如其來的勾當。回宮之后并沒有聲張。而是聲色俱厲地吩咐起頭跟著自己的長隨火者閉緊嘴巴不許多說一個字。然后方才滿臉堆笑地前去向侯顯稟報卻是壓根沒提靈宮里那個突然出來的陽武伯二房。等到了自己那間直房。他才露了躊躇不定的色。
    
    侯顯過兩天就要去西邊了。這事要隱瞞過去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所謂的禁口令頂多管個三五天。畢竟那會兒在場的還有靈濟宮的一個雜役道人。可往上報也有個往上報的章程。這陽武不在京師。英國公張輔卻還在。到時候要是那位國公認為自己搬弄是非伸出個小手指就能把他一下子掐。
    
    思來想去。平順還是決定去御用監太監張謙那里通報一聲。然而。他才出了那條寬敞的司禮監胡同。迎面就過來了幾個身強力壯的太監。看那服色赫然是乾清宮里頭服侍的。眼看一行人一上來就將他緊緊圍在當中。他心中還存著幾分僥幸心理。不想那個一氣的老太監死板著臉對他說:“皇上即刻召見。平公公跟咱們走一趟吧。”
    
    強打精神沒露出驚色他連忙賠笑問道:“哥哥這架勢怪人的。究竟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自清楚!”老太監沒好氣地撇了撇嘴。隨即舉手示意。直到看著自己帶來的兩個健壯將平順一左一右牢牢挾持住了他念著往日交情這才輕描淡寫地說。“跟著你從濟宮回來的里頭有人到乾清宮請見。把看到的聽到的都說了。你回可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種事情就該立刻報上去。豈是你瞞的下來的?”
    
    半個時辰前。乾清中上下籠罩在一片驚恐的氛圍之中。這天朱棣不知怎的翻到了王貴妃的一張舊畫。于是從早上開始就是臉色陰沉沉的。甚至連午飯都不愿意吃。雖說太子妃張氏和朱正好過來總算是死活哄著這位脾氣來越古怪的天子吃了幾塊點心。但沒多久某件突如其來的勾當卻徹底敗壞了皇帝的心情。“那個女人說。陽武伯當初娶她時是國公做的大媒。軍中不少軍官都來喝過酒的。為此芒市土司還置辦了極其厚重的嫁妝誰知道她跟著陽武伯回京師之后。先是在運河上落水。之后又莫名其妙小產。繼而憤然離家。之后才發現一切都是大婦的陷阱。她又說芒市一部向來對朝廷和皇上忠心耿耿。憑什么遭此薄待?此外她還吐露張超在隨父平倭期間私自帶了一名來歷不明的女子回京其后張家因擔心他在軍中沾染女色的事情敗露。于是便暗中將此女關了起來。之后更是說人是倭寇將其滅口……”
    
    恰逢其會的張氏和這會兒面面相覷。一個面沉如水一個死咬著嘴唇心中異常震驚。張氏因張輔進言讓朱瞻基不隨著北征。之前張越又有主持平叛的功勞在她自然是明白了這將門第一世家的立場。可這會兒人家竟是如生地描繪著陽伯父子的她心里恰是惱很。而朱寧則是萬萬沒想到居然會到滅口上。心中頓時劇烈翻騰了起來。
    
    當初她還狠狠罵了超一但只不過是希望張超做事情有個擔當。要么收房要么打發走爽爽快快。這不明不白養外宅算怎么回事?倘若此事的由頭就是因為當初多管閑而來。那她就是好心辦壞事了……不對。就算是平倭的時候帶回一個女人。頂多是風流罪過。以朱棣的個性頂多是申降級或者罰俸。怎么會鬧到滅口。莫非此女真的有問題?
    
    “!”
    
    朱棣忽然重重一拍手隨即起身來。一腳把上跪著的那個小太監踢了個跟斗。竟是徑直往殿外走去。沒走幾步。他就轉過身。怒不可遏地伸手指著他罵道:“道聽途說的事情也敢拿來污朕的耳朵。簡直是混帳東西!叉出去杖斃。不要-讓朕看見這個狗東西!來人。去把今天去過靈濟宮的人全部召來!”
    
    聽見前頭的措置。朱寧還以為朱棣滿心不耐煩預備不管此事。待聽到這最后一句吩咐。她立刻明白朱棣遠遠沒有釋疑。只此發泄心頭怒火。眼看那個小太監連連叩頭求。卻是被人在里塞了一團麻布硬拖了出去。她不由沉思片刻。等朱
    
    了就看了看張。
    
    縱使是徐皇后抑或是王貴妃在世。一定會回避事。更不用提張氏只是兒媳。朱寧開口一問。她自點了點頭。兩人出了乾清宮正殿大門。站在高高的漢白玉平臺上這么一望。就看見朱棣已經上了天街。仿佛是往東邊去。心中幾乎同時想到了三個字內東廠。
    
    隨張氏出了乾清門陣陣寒風一。朱寧更是冷靜了下來。張超的事她事后就沒怎么去管過。但照她對那位老太太脾氣的了解。斷然不會做出那么絕的事。況且就算是滅口。一個二房從何而知?隱約嗅出了其中的陰謀氣息。她不知不覺皺緊了眉頭。卻沒意到張氏正若有所地打量著她。
    
    “此事是真是假父皇自然會派錦衣衛或是東廠查探。阿寧你不用擔心。就算真有此事。張家應該也不至傷筋動骨。”
    
    雖說張氏說的描寫。但朱寧是心中苦笑。想起了昔日清遠侯王友坐妾告其夫婦誹謗而被奪爵的往。原以為張家第二代第三代兄弟幾個都和睦的很。遠遠比她那些個斗的死去活來的兄長強。看來還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誰家里都難能太平。
    
    揣著這份心思。來到東宮端殿的時候她已經是從最初的震驚中回過了神。暗自琢磨著開封那一封封折騰的父親心煩意亂幾乎爆發的密報。南王新安王都已經干脆賴在周府安營扎寨。她那位世子大哥拿他們半點辦法都沒有。王府上下雞飛跳。若是父親再不回去。恐怕整個開封都要亂套了。而朱更是提出。橫豎朱棣要北征。又不可能帶上她。她索性就著回一趟開封。等明年大軍班師再過來……
    
    恐怕父親打的主意還不只是如此。半年沒見她。只怕朱棣就會忘記她這個侄女了。畢竟。堂堂天子面奉承的人難道還會少?可是。她的母已逝。開封那其實就只有親這么一個知心的親人。她是真舍不杜她們幾個。為這一走極能就是此生世不的相見。誰讓她是皇室郡主?
    
    “太下。”
    
    正在沉思中的朱寧聽這聲音立刻回過神來。見是兩個小太監攙扶著頭戴翼善冠身穿盤領窄袖金織盤龍赤袍的朱高熾進來。她慌忙行禮。見皇太子夫婦仿佛有話要說。她自是機地告退。出了大門叫上自己的幾個隨從之后。她正打吩咐從東華門出宮。卻不料不遠處那端本宮的院門處有一個小太監提著袍子下擺一溜煙跑了過來。
    
    站穩了喘了好一陣子。這才壓低聲音。“皇上剛剛傳召了今天去靈濟宮的所有人。眼下震怒的緊。又杖殺了好幾個人。請您最好讓人去張家帶個信。或是讓英公入宮分說。或是找幾位其他的勛貴出面。橫豎只是陰私小事。揭過去就好。”
    
    朱卻沒有接話茬。是似笑非笑地看了對方半晌。這才冷笑道:“張公公未免也管太了。我是常常去張家。但那不過是為了會手帕交。不是為了管張家的1事!他要做好人盡管派人去我是撒手不管。我這個陳留郡主又不是張家的管家婆!回去告訴張公公。且消停些。別小事折騰成大事。到時候他這個好人就做不成了!”
    
    撂下這話。她帶著個隨從頭不回地就走。等出東華門上了自己的翟車。這才收起了剛剛那幅惱怒的臉色。
    
    盡管那個小太監確實是御用監的。可眼下亂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多。她哪里敢輕易相信。頭來害了別人不說。連帶父親和自己也一起陷了進去。即使真是張謙。若那小太監回轉去告訴了他。他也必定會明白的。行了不多久忽然感到翟車猛地一個停頓。整個人頓時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傾。險些摔倒。情知外頭車夫都是王府精挑細選的。等閑絕不至于出錯。她不禁一皺眉頭。打起車簾發現這兒恰是十字路口。當下連忙問道:“出了什么事?”
    
    “回稟郡主。前頭是送八百里加急軍報的。看那裝束是來自宣府的人。”
    
    宣府緊急軍報!朱寧只覺的一顆心猛地一懸。幾乎本能地吩咐道:“速去打聽。看看究竟宣府那邊出了么事!”
    
    ps:救命啊。只剩下三天。沒到月底白刃戰就變成了肉搏戰。上架半年了。不管明如何。這最后一個月實在是無論如何不想敗退。懇請大家看看個人書屋。或便點點那個推薦月票的鏈接。看看自己是否有多余的……拜托大家了。謝謝大家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