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476 最原始的刺刀


   朱門風流第四百七十六章最原始的刺刀
    
    道是不到長城非好漢。但對于如今的大明而言。尋常怕一輩子也沒法踏足長城一步。畢竟-一道長城都是邊防重的。絕不是什么供人游覽的名勝。為了遏制來去如的蒙古騎兵。自洪武帝朱元璋就開始修建長城。累計有二道邊外長城和內長城三道。外長城全是磚石建筑。整齊如一。在渤海所以東與內長城交匯。而二道邊則是兩頭用土壘成的土墻。形如水槽。高起。中間為壕。雖說三道長城如今還有斷點。但仍然意義重大。
    
    開平和興和位于二道邊之外。彼互為犄角。開平城乃是昔日元上都。洪武二年李文忠常遇春拔開平。元順帝倉皇北竄。此后大明在此設置了開平衛。乃是進逼蒙古的最大頭堡。相比之下。興和堡所沒有堅城之利。再加上只是千戶所。兵力不足。一遇大軍。能做的便只有堅守待援。因此在興和備御平日還好。一戰事就是危險的的方。
    
    十月末對于南方來還不至于天寒的凍。但對于北方來說。卻極有可能是下了兩三場大雪這一年的天氣卻古怪很。上只一味陰沉沉的。那陣陣寒意直刺骨頭。卻不像年這時節已經大雪紛飛。興和堡的大門口。裹著厚厚棉襖。打著綁腿穿著油氈靴的兩個軍士正在那兒使勁跳著腳。盡管他們的手上戴著半舊不新的毛皮手。卻仍然的瑟瑟發抖。
    
    “他娘的。最恨的就是這種大冷天。可偏偏這鬼的方一年有一大半的日子是這光景!”
    
    “提了別說咱們。就是鄭千戶。還不是因為宣府站不住腳跟這才被趕到了這兒來?說的好聽點咱們在這里叫多多建功。說的不好聽那就是送死!之前那一趟咱們閉門不出只管防御。弟兄們還是死傷好些。這一次只剩下了六百多號人。怎么防備?”
    
    “這天氣太冷。若手上不綁一層厚布條恐怕是連兵器都抓不上……可那些韃子是習慣風雪天出沒的。要是真來了。咱們的軍器補給都不夠。那時候難道真要閉門等死?只希望萬全那邊不要食言這兩天能夠把糧食送上來。”
    
    “至少也要拼他娘的賭一把。死有什么意思。我還沒娶媳婦呢!就是那些成的家眷也已經送到張家口堡了。雖那里是安全的兒。可萬一咱們這兒失守誰知道那里會不會一并殃及?能撐幾天是幾天。一心想著死這活就真的沒了!”
    
    兩人年紀才滿二十。都是一年前剛承襲父職的軍戶。祖輩父輩都是死在韃子手里。因此對于一個死字并沒有多少懼怕只是想到不曾娶媳婦。也不曾看過別人口中那花花綠綠的世界心中不免有些遺憾。說了一會話。他們便索抽出隨身兵器活動身體繼而竟是在大門口比試了起來。堡內的人對于這種情形盡皆習以為常。也沒人多看上一眼。
    
    小子軍士一刀把同伴劈出了幾尺遠。正打算乘勝追擊。頭頂上忽然傳來了一個嚷嚷聲。連忙收起了刀。抬眼望去。果然瞥見遠處有一個黑點飛也似的疾馳過來。馬匹乃是興和堡中最緊缺的物資之一。只有斥候能夠擁有坐騎。這會兒望臺上的巡邏軍士提醒那是自己人。他這個新丁本就羨那些身手敏捷的斥候。此時是幻想起了自在馬背上的英姿。
    
    “快。快點做好準。萬全那邊來了。是欽差!”
    
    那斥候來及下馬扯起嗓門喝一聲。小個子士正大吃一驚時。上就傳來了巡邏軍戶的哄笑。有饒舌的還大聲笑道:“魏老二。你就別胡說八道唬人了。上頭常常派那些貴人備邊不假。但自從上次北征之后。除了幾年前宣府那位總兵大人來過。這些年誰來過咱們興和?之前來報信的分明說是來運送糧食補給的。至差……”
    
    “他娘的。我要和你們開玩笑我就是王八。要不是我口令記的熟溜。差點給人扣下回不!能把方陣走的那么順的就只有京營那些大兵。驢車就足足有三四輛。約摸是食補給。此外還有宣府左衛的旌旗。加在一塊足足有千人。如果不是像當初興安伯那樣的欽差。尋常軍官能有這架勢?趕緊準備起來。誤了事情咱們誰都兜不起!”
    
    此話一出。一大幫軍戶頓時愣住了。等到看見那候再不理會他們。重重一抽馬鞭就馳進了大門。看方向竟是直奔千戶所。一眾人這才半信半疑。各自準-了起來。約摸一刻鐘之后。望臺上的哨兵終于看見了遠處那浩浩蕩蕩一行人。忙鳴鐘示警。
    
    陸豐留在宣府。于謙正隨隊趕往平。張越從宣府出發。經張家口堡萬全右衛抵達興和。繼居庸關長城之后再次穿過外長城和二道邊兩道長城。算是真正見識到了大明的邊防。同時也被凍了個半死。盡管厚厚的棉袍外頭還加了紫貂皮大氅。腳上是棉襪厚氈襪。就連鞋子也是特制的。但絲毫擋不鋪天蓋的的寒風。那暖帽甚至的緊緊系在脖子上方才不至于被風吹落。
    
    而由于帶了不少輜。這路上仍然走不快。
    
    由于路上經過了張家口堡。因
    
    喚對他說那就是興和堡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遠望去。那里實在是像一座高高的小土堆。直到漸漸近了。看到那大門處站著不少腰懸佩刀的軍士。他方才相信這里是大明塞外重鎮之一興和。
    
    張越打量著別人。匆忙迎出來的千戶鄭平原也在打量著這意料之外的一行人。初聽到這回有京營的人過來。他還不信。如今親眼看到卻不不信。他跟著皇帝兩次北征。第一從一介小兵提拔為百戶。第二次則是從百戶而千戶自然知道自這些邊兵和京營的區別。他敢奢望這些拱衛皇帝的衛士這會兒是來這里增援的。但想到此前開平那邊的急報。他還是長長松了一口氣。至少。他這六百多號人總算能喘息一下子了。
    
    然而。即使鄭平原已經有了心理準備。認出王喚的時候仍是大吃一驚。山西行都司都指揮使的品級根本不了大同和宣二鎮的總兵。可王喚他畢竟還見過兩次。深知這位年紀一大把的都帥也曾經是當初勇冠三軍的猛將。
    
    奈何他這些年最遠也只回過宣府消息閉塞的很。張越自報是兵部武庫司郎中。他實在是不清楚這一位究竟是何方神圣。
    
    比起富庶繁華的宣府城。興和堡中除了軍戶還是軍戶房子都是低矮的土屋。只有鄭平原官所是用石頭混合泥土搭建的。灰不溜秋毫不起眼。盡管如此大的興和堡一下子涌進了一千名士兵百余名民夫倒是并不擁擠。只好些軍士在這苦寒之的呆了十數年。寸步不曾離開過見著外頭人不免好奇。是有不少扯著民夫問中原情形的。
    
    “十五輛糧車中三千石糧食其他的是軍器。興和乃是重的。所以這一次原有的手律汰換成最新的永樂長柄火銃。一共兩百把。此外還有三百斤火藥六百把最新產的刀。弓箭五千支強弓兩百把。這火和原先的有些不同。老彭你出來給鄭千戶看看。”
    
    因為一大部分車都沒往糧去。而是停在了自己的官所前。鄭平原本還有些奇怪。聽了這。他那疑惑頓時變成了狂喜。興和千戶所中所用的火銃都是洪武年間的老貨色了。就是那些產自永樂初年的在經歷過兩次北征大戰之后。也不知道湊合修補了多少次。那些火銃兵甚至已經變成了刀牌手弓箭手。如今不但新的火銃。還補充了充足的火藥。甚至連佩刀弓箭強弓一律配齊了。這無疑是久旱甘霖。
    
    自朝廷大寧衛。之后又是兩次以來。興和的位置變不尷不尬。有多久沒有糧食之外的軍器補給鄭平原已經記不清了。就是他自己。也曾經想過若是興和所移防長城內該有多好。此時他忍不住站起身來來回回踱了兩步。到一把手銃遞到自己面前。他這才醒悟到眼下還有別。連忙定了定神。
    
    “鄭戶你看。每把手銃都配有。藥室用藥匙裝火藥。如此便不會有多少之分。若是一次充填之后子沖上來。沒功夫再裝填。那么就用這個槍”
    
    十三迅速將一截鐵質槍頭入手銃上部一個特制的槽口中。旋即又揮舞著手比劃了兩下。這才轉身釋道:“雖說原本的手銃也造很結實。打完了可以掄著用來拒敵。但畢竟太短。不適合對騎兵使用。如今加長了柄。再加上槍頭。效果就好的多了。畢竟。這射程最多只有一兩百步。銃-那些韃子騎兵的沖刺下。一般只能射一輪。就算三段射擊也不能長久。這截槍頭很有用處。”
    
    說到這里。又意味深長的看了張越一眼。因笑道:“這一批是試制品。是張大人去年給京營京衛一一換裝的時候對工部軍器局那些工匠提出的建議。是否管卻的看你們用下來感覺如何。”
    
    張越沒料到十三然畫蛇添足加上一句話。見王喚和鄭平原都愕然看了過來。他只好笑說道:“其實這是上次去江南遇上倭寇進犯的時候。看到幾個護衛一人使兩把手銃時生出的念頭。畢竟。軍中不可能有那么多把備用的。若是一輪之后手再無用武之的。遇上緊急情況不免就麻煩了。如今一打完了就可以這個槍頭刺…白刃。真正打仗時也不必再準備第二把武器。”
    
    這一刻。他不禁深深贊嘆起了那些工匠的水平。他只是隨口一句話。不但有人當場畫出了圖紙。更有工匠笑說原本就有這個設想。雖說火手從來不是為了和人肉搏的。但要不是為了防備萬一。大明的火為什么能讓人拎著當榔頭使?
    
    ps:俺從來不求打。因為俺已經拿了大家的稿費。再要那些額外的東西實在是不好意思但是。希望家能把免費的薦票和月票投給我。只剩最后三天了。為了讓這一個月的努力乃至于半年的努力不白費。希望大家能搜刮一下最后的月票!如果本月也能僥幸突破一千票。貌似還會有系統發出的獎勵積分子……借俺十月票。俺就能追殺前敵。斬殺追兵!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