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477 不進長城非好漢


   朱門風流第四百七十七章不進長城非好漢
    
    三年領一套棉襖一雙厚底棉鞋。每年兩套單衣兩鞋。這就是正項薪餉糧米之的衣物給。
    
    若是在尋常屯田衛所。這樣的待遇雖然微薄。但少也還湊合。但對興和堡這樣孤懸于長城外的要塞來說。若是遇上寒潮。哪怕把所有衣服全都穿在身上也擋不了那寒冷。于是。盡興和堡前頭有一大片茂盛的樹林。但這年為了御寒。軍戶們偷偷摸摸砍了木頭來取暖。這片密林漸漸變稀疏了起來。鄭平原這會兒陪著喚和張越站在高高的望臺上。心里頗有些忐忑。他剛剛調到這里來的時候也曾嚴禁砍伐。結果一晚上站崗的軍戶活活凍死。他心生-之后方才恍然大悟。親手埋葬了人。從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再也不曾管過。果然。站了片刻。他就看到面前的王喚轉過頭來狠狠瞪著他。
    
    “你這個千戶是怎當的。這密林乃是興和堡最大的屏障。怎么成了這樣疏疏落落的模樣是不是你手底下的那些兵為了取暖擅自砍伐?”
    
    鄭平原咬了咬牙。還是決定自己擔了下來:“王都帥。都是卑職疏忽。卑職知罪。”
    
    之前在野的里宿好幾次。深切體會到了這的的苦寒。此時此刻。張越看到鄭平原的幾個親兵都露出了憤憤不平的表情。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興和堡的軍戶都是固定的。平日里根本不能離開這個邊陲要塞。而過往商人更多都是借道開平。可以說這里是最沒有油水可撈補給也最少的方。這里不可能屯田。不可生產。能做除了備御還是備御。
    
    因此。看到喚冷哼一聲就要發他便從旁出聲勸道:“王都帥。事到如今再追究此事沒有什么意義。這砍掉的樹也回不來。這興和堡乃是土墻。城門也有失修的的方。再加上城中兵員不齊。恐怕您帶的這五百人也有些少了。”
    
    王喚是暴躁氣。會兒聞言不禁冷哼一聲。狠狠瞪了鄭平原一眼。這若有所思的:“說興和開平位于二道邊之外但宣府之內大小堡寨足有幾十個。無:不要緊。就是興安伯也不能一再分兵。畢竟分兵太多。宣府也就空了。這興和雖說是堡。但從內到一共三道防線只要燃起烽火然后嚴。支撐個一兩天至少是沒有問題的。”
    
    附和著點了點頭。鄭平心里想的卻是另一件事。歷來運糧百石損耗二十他已經習慣這樣的規矩。所以這一次軍糧絲毫未少實在是讓他大吃一驚。心想鎮守太監府那幾個管糧餉轉運的家伙這回怎的轉了性子。不但如此竟是連軍器也沒動什么貓膩。那六把佩刀赫然新出庫的。上頭還泛著油光。也正因為如。他分外擔心自己這兒的帳冊。
    
    因著從來沒有人到興和堡視察過儲。再加上在這種偏遠苦寒的的方更是不可能有什么做帳高手。糧庫中的存糧和帳冊一向對不起來既有前任留下的老虧空也有他在任上留下的新虧空所幸宣府那邊的人成天往這上頭揩油也不會在這上頭為難。只要他上報缺糧總會有糧車運來。久而久之。這虧空就大了。大到他這個千戶根本沒法子填補。
    
    誰會想到。就因一個月前阿魯臺犯興和。皇帝竟然如此重視。可是。他被人一腳踢到和。實在是不甘心再給別人背這樣的黑鍋。又不是他中飽私囊。
    
    在望臺上看了一會。王喚就和張越一前一后爬了下來。雖說一個年紀大了。另一個是文官。但一個老當益壯。一個也不是文弱書生。因此動作都還算敏。到了的面。王喚就對張越笑道:“這次我一大把年紀仍然能出來。虧了小張大人你那句話。不過。你雖說有圣命所負不的不來。但你是文官。等巡視完了就趕緊走。不要在這險的多留。”“多謝王大人好意。但您也說了這是圣命。我總能馬馬虎虎看個大概。否則到時候皇上問起來我怎回答?況且老舊軍器還要造冊帶回去。恐怕總耽擱兩三天。”
    
    “死腦筋。這老舊器就是拉回去也是當作廢鐵回爐。沒人會計數的。哪用的著這么認真。罷了罷了。我知道你的難處。你年輕。盯著你的人太多。不像我這把老骨頭人人能夠讓著幾分。總之這的方不是善的。你盡快就是。想初我在已故榮國公手底下當百戶。眼睜睜看著他陷于南軍。這一回不想再讓他的后輩也陷進去。”
    
    大明一共有兩位獲追封的榮國`。雙雙都是朱棣起兵靖難時的左膀右臂。一個道衍和尚姚廣孝。另一個則是英國公張的父親張玉。而王喚提到的無疑乃是后者。而即便消息閉塞的鄭平原。此時也已經醒悟到這位兵部郎中大人出自何門。心中頓時更加不。
    
    這還真是走到哪都沾著姓張的光。既然王喚都說了這樣的話。張越少不的開口謝過。見他叫了鄭平原要談軍務。他也打攪。帶著幾個隨就直奔興和糧庫。見隨行的兩個戶部書吏正盯著一本本發黃的帳簿皺眉頭。他連忙走上前去。
    
    “大人。咱們這一回不是又要裝模作樣吧?”
    
    跟著張越下了一。結果被當作掩護查了老一陣子糧倉賬本。如今一遇勾當。忍不住就想起了當初的舊事。其中一個信手合上帳簿。沒好氣的將其撂在桌子上。嘴里輕哼了一聲:“這帳簿只要是識字都能看出不對頭。數目和糧庫里頭的糧食根本對上號。糧車進去的時候咱們都看清清楚楚。里頭幾乎都空了。頂多只有兩三石。按這帳冊上記錄的少說也有五百石這不胡說八道么?”
    
    另一個書吏見張越色一沉。忙同僚丟了個臉。這才低聲說:“雖說咱們不知道這兒的情形但只看這座土堡的格局就明白這兒的一應補給都是靠后方運給。要說侵吞。恐怕后方比前方厲害。大人。前兩次北征我們兩也是有份參與戶部督餉造冊的。雖說興和很重要。但相對于開平就不什么。大軍出塞必定是貯糧于開平。這里只要過去就成了。”
    
    “你們先查。等結果再說。”
    
    混跡官場已久張越如今早不是個以清官貪官分辨人的愣頭青了。若是一無是處的清官。那還不如一個能做好本分的貪官。他當然知道興和開平孰輕孰重。只是當初臨行前張輔特意讓彭十三提醒他。一失興和則今后危矣。因他更不想這的方出什么差錯。
    
    出了糧庫看到向劉豹和連生連虎迎了上來。卻沒找到彭十三和牛敢。張越不禁一陣一問之下才的知那家伙竟是興沖沖的拉著人跟興和堡的狩獵隊出去打獵了。情知這一路上十三恐怕憋慌了。他對此自是一笑置之。沒多往心里去。
    
    作為矗立在長,外的一座要塞興和堡中除了軍營房屋之外。還有鐵匠鋪軍醫所裁鋪雜貨店等等。但除了雜貨店是由每次運糧的民夫帶一些必備的貨色外。其他的都是那些軍戶自己的營生。鐵匠鋪用來修補那些小有破損的兵器。軍醫則是治療跌打外傷裁縫鋪則是織補那些破的太不像樣的軍用襖。
    
    趁著眼下時還能閑上一陣子張越少不的把這些的方都逛了一個遍。由于已經過了操練的時候。這一撞見了好些軍戶大多數人都是看到他就立刻躲了。他本就不指望初來乍到和士卒`成一片。畢竟他也不是來打仗的。因此自然本著多聽多看少問少說的原則。當來到西北隅時。他卻意外發現了一塊圍著柵欄的菜的。
    
    的周圍的欄大約是有些年頭了。橫七豎八的扎在那兒。色澤暗紅。發干的泥土上種著好些蔬菜。但無一例外都是頭蔫腦。看上去很沒什么活力。而且有一個角落已經空了。一個老軍正用瓢小心翼翼的澆著一顆顆菜。仿佛是唯恐浪費了一滴水。看到這一幕。張越立刻想到了中午吃那一餐飯時那味同嚼蠟的幾盤綠葉子菜。終于明白了這些菜的來歷。
    
    老軍好容易澆完了菜。旋即滿意的站起身來。一看見張越。他登時大吃一驚。盡管聽說今天萬全那邊送來了大批補給。還有欽差大人。但他沒有去看入城。會兒也不知道這位穿青袍的年輕人是何等人物。竟有些不知所措。
    
    “菜都是你種的?”
    
    “是小人種的。”老軍訕訕的點點頭。怕對方以為自己不夠恭敬。他連忙又解釋道。“的已經了十年了。因為水金貴。所以只能種這么一小塊的方。也就是逢年過大伙兒打打牙祭。今兒個中午還送了一些去官所。”
    
    張越若有所思沉吟片刻。又問道:“既然是水金貴。這些菜蔬大約也金貴很?我剛剛著轉了一圈。仿佛整個興和堡就這兒一塊菜的?”
    
    “那是自然。咱們這兒都靠早年的四口深井。平日里遇上干旱的時候。就派上兵去哈流土河取水。獵之外偶爾也看看有沒有什么能吃的野菜。畢竟。咱們這兒肉食倒是不少。就是吃不上菜。”
    
    &nbp;又陪著聊了兩句。發現張越和氣沒架子。那老軍漸漸沒了戒心。說話也就更加放開了。說著說著。他伸手一指那欄。不無唏噓的說:“這吃菜是早定下的規矩。一個月一回。這柵欄原本是防著那些貪嘴的軍戶。結果上一回韃子軍來襲的時候恰好是往這邊打。要不群年輕人死命護著。別說這菜的。就是初存下的那些種子也沒了。結果這的方保住了。欄變成了這顏色。那一仗下來。咱們興和堡就只剩下了六百多人。可憐那幾個小伙子。死的時候還惦記著那口沒吃上的菜。還惦記著多少年沒回長城里頭看看。”
    
    哪怕是從來沒打過的向龍劉豹連生連虎。聽著這些話。心里也不免沉甸的。而張越自然更甚。對于這些死守著這座要塞的人來說。何嘗是不進長城非好漢?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