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480 求死不得


   朱門風流第四百八十章求死不的
    
    魯臺揮師興和。興和被圍。而就在被圍的前一天。張帶人送去了補給和軍器。
    
    面對這千辛萬苦方打聽到的軍報內容。朱寧只的腦袋轟的一聲炸了開來。盡管張越去宣府之前。頭各式各樣的傳聞就不少。全都是說險萬分。但她聽說有京營精銳隨護。也就沒擔心。畢竟。督運軍器原本乃是兵部武庫司郎中的正項差事。哪里那么巧剛到興和就正好遇上韃子?然而。不可能的事情今偏偏變成了實。若是真的城破了。
    
    盡管一遍遍告訴自己要鎮定。但這會兒她仍是沒法子鎮定下來。甚至安安穩穩坐著都是難能。先前張家那個二房忽然攪和出來的事情她可以不在乎。就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料想也不至于讓張越和杜有什么閃失。但這一次截然不同。要是他真有個三長兩短。
    
    此時此刻。朱寧的海中竟是第一時間浮現出了他躺在里的情形。旋即才是杜白衣素的身影。是忍不住連打了兩個寒噤。而前來報信的應媽媽看到自己一手奶大的小郡主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來回踱步時甚至好幾次幾乎撞上了錦墩和桌子。心里不禁懊悔了起來。早知道如此。剛剛就不應實話實說。應該說的和緩些。
    
    “郡主不用太擔心。張大人先前也不是沒遭過兇險。這次應該也能逢兇化吉。”
    
    “逢兇化吉。你以我是三歲孩子么。”這種程度的勸慰朱寧自然不會當真。她腳下仍是又急又快的踱著步子。“凡事首先的自己想出措置之道應對宜。然后才能依機遇運氣。了不起各占五分罷了。可如今他是被困危城。若是興和不失也就算了若是丟了。他就算僥幸有命。回來之后皇必定遷怒;若是死了。到時候就算英國公。恐怕也幫不上忙。這事情不那么簡單。那些韃子怎么會偏偏在這個時候大軍圍攻興和。”
    
    媽媽只是當傳聲筒的乳母。里能答的上朱寧的話。此時不由訕的閉上了嘴。朱寧來來回回也知道走了多久。這會兒也終于顧不上什么避嫌了下定心就轉過身咐道:“讓人去備車。趁著這會兒消息還沒傳出來。我正好去張家一。我在家躲災也躲夠久了。要是這次還有人趁機找周王府煩。就剪了頭發作姑子去。”
    
    對這等氣頭上的話。應媽媽哪里敢當真。趕緊快步搶出門去吩咐。隨即剛剛在外頭守著的兩個侍女方才進了屋子。眼看著她們在衣箱里頭左翻右找又捧出紫檀木的首飾盒。滿心煩躁的朱寧不禁沒好氣的喝道:“別胡亂翻了找一件御寒的大衣裳就好那些環都不用。別白費工夫。”
    
    須臾。裝束停當的寧就匆出了自己的小院。只是在裙襖之外又系了一件素面子白狐里子的鶴氅。從內儀門出去時候。她不合撞見了父親的一個心腹內侍。于是少不的打了個招呼。及至到了外頭上了馬車聽到了那車軋過青石板的聲音她方才松開了藏在袖中的拳頭。怔怔的看著被寒風吹瑟瑟響的紅羅車簾……
    
    上次晚的時候父親喝醉于是又哭又笑。還說什么老杜的女兒比他的女兒有福氣。事后她追問的時候他卻一概推酒后胡言。她一直以為父親不認的杜楨。如今看來。當初在棲霞寺父親和杜一下棋就下了大半個月。恐怕并不是以棋會一見如故那么單。倘若真是認識的。那就怪不的父親雖笑罵過她狗拿耗子多管閑。卻從沒阻止過她。
    
    盡管宮里尚未傳來何消息。張家后院如今卻是死氣沉沉。自從昨天的事情出了之后。氏就一直死板著一張臉。晚飯也只是胡亂應付了兩口。整整一晚上幾乎都不曾合眼。
    
    她已經是七十歲人了。因丈死的早。她幾乎是眼看著這一家由盛而衰。又由衰而盛。中原的古訓沒有不敗的天下。只有不落家族。這也是她那位婆教導她最多的話。盡管張攸不是她肚子里生出來的。但畢竟叫了她幾十年的娘。又好不容易掙命來了一個伯爵。難道就要這樣因為女人而敗的不明不白?
    
    “老太太。這已熱三回了。您好歹吃一些。”
    
    回過神來瞥了一眼馮氏。顧氏這才發現這個當初千挑萬選的長媳如今也已經老了。那烏黑的角下頭流出白色的發根。顯然是用過烏發的。想到馮氏早年隨著張信步步高升很是過了些心日子。如今這些年卻形同守活寡。當初好一個飛揚跳脫的人兒。卻是成了多病多災的模樣。想著想著。她便嘆了一口氣:“下吧。我呆會就吃。”
    
    看幅光景。馮氏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聽到赳回來報信說張信能回來。她幾乎喜極而泣
    
    到張說起二房那亂糟糟的勾。她本以為自己會。可實際上卻是一陣陣心慌她很希望意忘形的東方氏些教訓。可要是真的二房倒了。丈夫不過是一個剛剛起復的官員。在這偌大的京城怎么呆下去?
    
    “對了。越哥媳婦?”
    
    顧氏在有別人的時候從來不叫杜的名字。這會兒隨口問了一聲。見眾人面面相覷。她不禁掃了屋內眾人。見除了二房之外人人都在。卻少了杜和張赳。她不由的更是奇怪。就在這時候。有人恰好打起簾子從外頭進來。是靈犀和張赳。
    
    “老太太。這是四少爺到廚房現,碎現做的茶。您好歹體諒一下他的孝心。”靈犀笑吟吟的把茶擱在炕桌上。張雙手將那茶子捧了過去。旋即解釋道。“因大奶奶使人過來請。所以三少奶奶就過去了。大約一會兒就能過來。”
    
    “超哥媳婦讓她過?”顧氏皺皺眉頭。腦海中立時浮現出二房那亂糟糟形。于是險些被那滾燙的杏仁茶燙了手。吸了一口涼氣回過神。她便對眾人說道。“超哥媳婦和起哥媳婦的性子要是能補補就好了。一個綿軟太過。一個太不饒人。要是不知道的人恐怕還因為起哥媳婦是真正伯府里頭出的。超哥媳婦才是侯府的親戚。這大宅門里頭。面團似的人不行。刺猬鐵針似的人更不行。學不會綿里藏針。遲早給家里惹禍。”
    
    昨天消息傳來時候。東方氏最初是震驚。隨即就沖到了方水心屋子里破口大罵。可誰知道方水心一掃前些天的冷淡。竟是針鋒相對頂了回來。把她做過的那些全都揭了出。又羞又惱的她恨不劈手給這個該死的惹禍精一個巴掌。最后卻被趕過來的顧氏一口喝了回去。這還不算。屏退了人之后。顧氏還劈頭蓋臉狠狠訓斥了她一頓。半點沒不留情。
    
    “你男人從交回來給你帶了個房添堵。他確實沒心沒肺。可你如今是伯夫人。就該學一些外頭為人處事的大度。這下丟臉丟到外頭去了。”
    
    “超兒起哥兒都是你教導的。你這將來自然還要靠他們。可你一味縱容。你看看如今都闖出了什么禍事?我當初是怎么待你的。你如今又是怎么待你兩個媳的?”
    
    “方姨娘畢竟是夷女出身。所可以不懂大體不懂進退。可你呢?你好歹也在張家那么多年了。成了伯夫人就的意忘形。不把我這個婆婆放在眼里。你還敢不把王法放在眼里?這個伯爵是老二一刀一槍血海里頭拼殺出來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想著結不滿三年丈夫就遠走安。想著自己在家侍奉嚴厲的婆婆教導年幼的兒子。想著日日夜夜盼望著那鳳冠霞穿在身上的風光。此時此刻。東方,看著自己翻出來的那金錠子。心里忍不住一陣陣抽搐。狠狠心手將其抓了起來。
    
    吞下去就一了百了。到頭來既會拖累丈夫。也不會連累兒子。
    
    砰
    
    就在這時。大的被人一腳踢開。驚慌失措的東方氏正要把金子往嘴里塞。卻不防來人動作極快。竟是一個箭步躥上來劈手拽住了她的手腕。三兩下就掰開手指奪去了那個金錠子。
    
    認出是杜。再看清后頭跟著臉色煞白的李蕓。她不由沖著李蕓怒喝了一聲。
    
    “你把人帶來添什么亂。我死了就一了百了。難道死一個還的死一堆。與其等著錦衣衛來拿人。還不如我自己了斷了來的干凈。”
    
    “二伯母倘若動了那念頭。就是懼罪自盡。到時候反而更是牽累一家。”
    
    杜劈手將那金扔的老遠。想起剛剛那一幕。與其說是后怕。不如說是又好氣又好笑人道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東方氏何嘗不是如此?定了定神她便一字一句的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當口要是自己亂了。那不皇上派錦衣衛來查。什么把柄都會送到人家手心里。二伯母就算不太出門。也應該聽說過先頭方大人的事堂堂兵部尚書自殺之后尚且戮尸。還請您好想想。”
    
    撂下這話從南院里頭出來。杜就看到秋痕沿著小道一溜煙跑了過來。她還沒開口發問。站穩了的秋就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少奶奶趕緊。趕緊回屋。郡主。郡主來了。”
    
    ps:在群里和一群說到土木堡。話說那還真是一場好笑的杯具啊。簡直懷疑王振是蒙奸細。
    
    嗯。最后了。目前已經沖到總榜第二十一了。這是新書月之后又一個高位了。大家幫忙。用月票幫忙穩固住現在的位置。看看能不能沖進前二十。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