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481 天塌了也得有人撐著


   朱門風流第四百八十一章天塌了也的有人撐著
    
    到打起簾子進入屋。杜還在暗自納罕。朱寧的不難猜。周王在京師一留就是大半年。這已經夠顯眼了。張家如今又是多事之秋她自己的父親也還在牢中。所以這位小郡主好些天沒來找她。她絲毫不覺奇怪。抬腳踏進東屋。看到穿著鶴氅的朱寧背對她坐在炕上東頭。她便笑著出聲`了個招呼。
    
    “寧姐姐今天怎么有空過來?這屋子里那么熱。你也不脫了大衣裳說話。”
    
    “你總算是來了。這亂的很。哪里顧的上這個。”
    
    聞聽此言。朱寧方才從怔忡中回過神。連忙起身相迎。卻是沒法子露出笑容。直到秋痕說要到廚房去吩咐現開火頓一口好茶。匆匆忙忙出了屋子。她這才長話短說道出了來意。話才說完。她就看到杜呆呆站在那兒。仿佛整個人都木了。心中著慌的她連忙將其扶著坐下。連叫了兩聲。直到人舒緩了過來這才松了一口氣。
    
    盡管從小母親就教-為人處事要落落大方。盡管授業沈藻說過要凡事處變不驚。而跟父親沒多久又耳濡目染了幾分天塌下來也的死扛著的堅韌。但先是父下了獄。再是丈夫身陷重圍。那種雙重的壓迫感她實在有些頂不住了深深吸了一口氣。她又用手重掐著右手虎口。這才感到心口那種刺痛感輕了一些。
    
    “多謝寧姐姐了。今家里多事。所以這事情少不的我多擔待一些。”朱寧擔心的著杜見其臉色蒼白。她忍不住伸手握住了那雙緊緊絞在一起的手。一入手就發覺如同冰塊一般寒冷。雖說她本就是想讓杜多一點準備。但這會兒實在是心中不忍遂低聲說道:“這消息雖說是八百里加急送來的。可從昨天下耽擱到現在。如今應當又有新的軍報傳過來了。若打聽到了。我就讓應媽媽來告訴你一。”
    
    盡很想說這是緊急軍情。不要冒險去打聽。但對丈夫的牽掛終究占了上風。最后便輕輕點了點頭。看到朱寧竟是站起預備走她連忙出聲說道:“你不要么急急忙忙。既然來了就多坐一會兒。如今你也不能常來。我更不常往。咱們難能才見一次面。”
    
    想到自己成天要在朱棣面強顏歡笑。要應付那些花枝招展的嬪妃。要應付那些雖低眉順眼卻居心難測的太監。朱寧已經邁出去的步子不由收了回來。重新回到炕上坐下她便無可奈何的道:“說的也是張越在還好。他一不在張家這人即便對你還好有些話總不好對他們說。小五這妮子固然是一片純。但她對于世情卻是懵懵懂懂。你總不好拿那些煩心事去擾了她的心境。我也是一樣。就算父親再好。有些話也是不能說的。”
    
    兩個冰聰明的女彼此對視了一會。旋即同時苦笑了一聲。一個是身在帝王家。夾在皇權和親情中間;一個從書香門第到綺門朱戶時時刻刻面對的是家族的盛衰和榮辱。雖說道不同但理卻是一個樣。而雖說留下了朱寧。杜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索性起身到一邊拿了棋盤和兩盒棋子。就在炕桌上擺了開來。
    
    雖說不像父親那樣愛下棋。但竟跟著耳濡目染。又有杜這么個最愛此物的密友。朱寧的棋藝自然也不弱。只不過。此時她的心思絲毫不在這上頭。一面隨手而應。一面就東拉西扯的說些閑話。隨著對局的深入。剛剛那種沉甸甸的感覺漸漸緩解了好些。她更發現杜那原本蒼白的面上也幾分血色。心里頓了然。
    
    果然還是個死脾氣。只是借著下棋穩定心情。待會兒還是打算在人前死撐著。
    
    “兒。平時是平時。如今是如今。就算你們家眼下亂糟糟的。但這事情你也不要一個人憋在心里。找個人吐露一下總能松乏些。我看靈犀那丫頭就很好。識大體知進退。到底是你們家老太太調理出來的人。她畢竟是你們家老太太張越的。你一個人瞞著不如拉上她一起瞞著。即便不能想想辦法。有個人分擔一下總好些。”
    
    說到這里。她忽然到了外頭傳來了一陣清脆的鈴鐺聲。不禁微微一愣。杜自然知道這位貴千金在想么。便開口解釋道:“這是琥珀想出來的主意。在門簾的底下墜上黃銅鈴鐺。這樣進進出出的時候有一個響動。不至于悄無聲息嚇著了人。”
    
    “你們丫頭一個比一個鬼靈精。就那個秋痕沒心眼。或者說死心眼。”
    
    正彎腰進來的秋痕恰好聽見這話。不由的愣了一愣。隨即方才捧著茶盤上去。在四四方方炕桌上擺了兩盅茶。后頭的琥珀卻是先讓了抱著靜官的乳母進來。即才進了屋。過禮之后。她便抿嘴笑道:“想不到郡主對咱們也知之甚深。”“兒嫁給了你們那位少爺。你們的秉性我能不知道?”
    
    隨口應了一句。朱寧就瞅了一眼棋局。明白這一局自己肯定是輸了。拍了拍手跳下炕。她便端起那茶了一口。旋即對琥珀和秋痕:“你們少爺不在。家里又是左一事右一件事。們多多幫著一點看著一點。等人回來就好。待會替我稟告一聲老太。就說她如今未必有心情。我如今不方便。就不過去見了。”
    
    盡管朱寧帶來了一個天大的壞消息。但既然準備瞞著。杜自然不便露出什么異樣的情緒。依舊是如往常一樣把人送了出去。
    
    到了二門。她拉著朱寧的手還想再囑咐幾句。冷不丁看到那條寬闊主道盡頭的門忽然被人打開了。看到那一行服色鮮亮衛士魚貫而入。她不由打了個激。
    
    這會兒錦衣衛過來做什么?
    
    雖說張越不在。但袁方仍舊不愿意穿著這么一身招搖的官皮上張家來只是。誰能想到皇帝的旨意竟然的這么快。讓他連一點應變的余的都沒有。當看到那兩端獸吻的大屋琉璃瓦垂花門口站著兩個他頗為熟悉的女子時。他更是在心里暗自嘆氣。好在杜很快就帶著兩個丫頭避開了卻是朱寧快幾步迎了上來。
    
    雖說知道袁方行事低調
    
    錯。但既然是錦衣衛指揮使。她就沒指望能出什么真人。心中大生警惕的她含笑打了個招呼。卻沒有立刻就走。而是仿佛漫不經心的問道:“袁大人你這一登門可是要嚇倒好些人。你這是來找誰的?”“郡主說笑了。下只是奉旨宣召陽武伯長子張超。”看到面前這位小郡主愣了一愣。他便回頭吩咐一眾錦衣衛退的遠些自己則是對剛剛一路小跑陪過來的管家高泉說道。“我就不進去了。你去通知你家大少爺趕緊換一身衣。皇上急等。”
    
    等看到高泉撩起袍子下擺慌忙從朱寧旁邊奔進了二門。袁方方才在垂花門一側站了。儼然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架勢。即便是有心打聽一下內情的朱面對這么一個明擺著油鹽不入的家伙。她終于還是放棄了那些小手段隨口笑:“既然你是奉旨辦事。那我也不擾你。只有件的勞煩你幫個忙兒的父親那兒你多多照料要是以后出了少了半斤肉。我可不你。”
    
    既是朱寧擺明了這意思。袁方自然沒有二話。等目送了這位揚長而去。他不由的歪著腦袋想了想。面上漸漸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張越那媳婦有這么一個知固然幸運。可這何嘗不是張越的運氣?
    
    不多時了信的超就換好了官服急急忙忙的趕來。他是五品千戶但由于是伯爵子。因此官服特許用虎豹襯著他的虎背熊腰顯極其精神。然而。盡管從昨晚開就有了心理準備。但面對徑直上門的錦衣衛。他還是有些沉不住氣。等到和袁方廝見之后。即便知道不應該問。也問不出什么。他仍然鬼使神差的開了口。
    
    “袁大人。皇上召我可是為了。”
    
    對于張家二那些當。袁方心是要多惱有多惱。陽武伯張攸娶了個夷女當二房固然妥。可若是家里大婦別那么小心眼。會惹出這一樁樁一件件的勾當?張越借了錦衣衛的渠道找到了方水心把人帶回來。他以為事情也就到此為止了。誰知道這么一個女人在外頭流落那會兒不知道接觸了誰。知道了不該知道也就罷了。甚至還被人挑唆做出了這樣的事。心自己失算。他一口打斷了張超的話。冷冰冰的說:“小伯爺不用問我。見著皇上你就知道了。”
    
    由于不放心而一路跟出來張起眼睜睜看著大哥被錦衣衛帶走。幾乎沖的想要追上去。卻因為被趙芬死拽著一只胳膊。再加上腦袋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這才算是勉強克制了下來。等人完看不見了。他這才僵硬的轉過了身子。看見背后赫然站著失魂落魄的母親。他只覺自己的心里頭一揪。
    
    “娘。”
    
    “都是我了他…為什么不拿。”
    
    張起連忙轉身上去扶住了面癡呆之色的母親。一面勸說一面半拖半的把人往里頭引。而周圍的一眾媳婦婆子頭一回看到精明的當家主母變成這個樣子。這會兒卻誰都不敢有幸災樂禍的意思。連竊竊私語都省了。
    
    別人都走。眼看李蕓站在原的一動不動。杜連忙上前叫了一聲。她仿佛絲毫沒聽到自己的勸慰。她忍不住往空無一人的外院望了過去。
    
    張超和張越不同。一是順風順水慣了。從前機遇好。張越在皇帝面前舉薦了一次。再加上又有個好父親。于是方才有了今天。這一趟去見皇帝。若是天子真的暴怒發起火。他可能撐下來?說一千道一萬。這一次能幫上張超的就只有他自己而已。
    
    知皇帝派錦衣衛-去了張超。顧氏卻極其鎮定。半點沒有昨天乍知消息時的失態。看見東方氏那幅底沒了主張的面孔。她吩咐二房兩個媳婦將其攙扶回屋。即冷冷的掃了一眼剛剛叫到屋子里的那些人。張家上上下下近兩百號人。主人家再怎么能干也法子管過來。于是很多事情就要靠這些使老了的婆子媳婦。而關鍵時刻。也要防著這些個世仆。
    
    盡管已經多年不管務事。但此時顧氏隨眼一瞟。昔日的威嚴卻不少半分:“從今天開始。內院和外頭相通的所有門禁加派一倍人手。不論是主人還是下人。要往外頭送東西傳消息。有外人來見的。都的先報上來。外院的人除了管著各項差事和采買的之外。其余不許隨便出門。自打這家里成了伯爵府。規制人手是增了。但這規矩卻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恐怕就連家規也沒能背的出來。從今往后都長記性。若有違家規就是家法處置。”
    
    見一眾人不敢出聲。她又說道:“老二媳婦如今需的休養。一應起居由超婦和起哥媳婦先照應著。這家務暫時讓越哥媳婦和靈犀一同照管她們說的就是我說的。”
    
    一群媳婦婆子都沒想到老太太竟然越過了大太太直接讓三房主事。愣了一愣之后方才齊齊答應了下來。等到顧氏一樁樁一件又交代了幾件事。她們方才醒悟到老太太人老心不老。于是更不敢有什么二心。等吩咐完就一個接一個垂手退去。
    
    敲打完了家中下人。顧氏瞧見杜滿臉意外。便叫了她過來。卻只是囑她凡事寧可嚴厲不可寬縱。又吩咐旁邊的靈犀多多幫襯。末了才說道:“不是我非要將這個年輕媳婦推出去。你大伯母三災八難的不適合。超哥媳婦恐怕也不會有那個心情。起哥媳婦更是毛手毛腳。少不要你多擔待。
    
    你爹爹的事情如今還沒有個結果。越哥兒現如今也不知道怎樣。可天塌了也有人撐著。就只有勞累你。若是用著。我這把老骨頭豁出去也沒什么大不了。”
    
    杜張了張口。最終還是絲毫沒提朱寧的來意。咬咬牙應了下來。靈犀瞧著顧氏那模樣。連忙囑咐白芳去外頭催一催藥。心里卻覺察出了某種不祥的意味。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