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483 炸雷驚箭


   朱門風流第四百八十三章炸雷。驚箭
    
    明在火器上下的功夫遠遠在前朝之上。軍器局和兵其職。全都是兢兢業業研究改進各種火器。其中。在打下交之后。出自安南的神槍就被張輔帶回師。歷經無數工匠的反復琢磨。原本只是具有射程遠這一優點的神槍就衍生出了一系列產品。
    
    張越此時從箱子中取出的五管神槍是兵仗局的最新利器。槍身用精銅鑄成。長約三尺。用來裝火藥的藥匙大約能裝填三錢火藥左右。
    
    只是不同于尋常火銃常用的實心彈丸。這五管神槍配套使用的都是帶三棱倒鉤的鋒利箭。后頭還設有用于隔絕空氣的鐵木力。
    
    想到當初拿到這批西的時候。兵仗局的那個胖監就讓人演示過。三百步遠的一塊靶竟是直接貫穿了。張越忍不拿起這神槍端詳了片刻。見旁邊的向和劉豹都是滿臉緊張。他就笑道:“怕什么。里頭又沒有裝藥。又沒上箭。走不了火!”
    
    給王喚送好了東西剛趕回來的生和連虎臉上紅。初次見識戰陣的緊張害怕勁頭過去。剩下的就那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的膽量。此時。連生小心翼翼的從張越手中接過神槍。隨即竟是咧嘴笑道:“少爺。如今人手緊缺。要不待讓我來試試這家伙?”“如果是個人都用好火器。那么還要神機營何用?周百齡馬上就會親自帶人過來。他們都是神機營的。到時候能什么樣的戰果就只能看運氣了!”
    
    情知如今的銃更多只是為了打亂騎兵沖鋒或者步卒行進的隊形不指望精確瞄準也沒有精確瞄準。張自然不會奢望能像那個胖太監吹噓的那樣一箭貫穿三個人。擱在現代。真能百發百中的也就只有狙擊手而已。數了箱子中配有鐵木力的特制。發現總共就是每把神槍兩支箭的分量。他原本有些懊惱但想清楚之后就笑了起來。
    
    真正的機恐怕就有一次。若是一次齊射落空。難道還能奢望人家給你機裝填一火藥?
    
    剛剛經歷過又一次戰的西此時已經被基本收拾干凈了。韃虜的尸首被一具具丟下了城墻用某個士的話來說。那就是哪怕有個萬一撐不住了。這城下堆起的尸體哪怕不一阻韃子進城的道。至少也能把他們寒磣個半仗打到了這個份上。無論是武藝高人一等還是本事稀松平常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血在燃燒在沸騰縱使是平日膽子賊小的。也在一次又一次硬著頭皮上的過程中逐漸挺了過來。
    
    “韃又來了!”
    
    甚至不用望臺上起警鐘。城墻上就有剛剛輪換上陣的軍士起嗓子嚷嚷了起來。一時間。剛剛稍有松懈的氣氛陡然之間又緊張了起來。不同于中原那些稍具規模的小,便是四門俱全。興和堡只有東西兩個城門。之前三次對方都是狂攻東門。西門那邊壓稍輕。這一次大多數人都以為依舊還是老樣子。可鄭平原看到那大隊人馬以及攻城車的轉向之后立刻就醒了過來。
    
    他隨手抓了一個親。厲聲喝道:“王都帥趕以望臺警鐘為號從西門殺出去!”
    
    看到這親兵撒腿就跑了下去。他又對另一個親兵吩咐道:“讓副千戶上望臺。隨時準備令!”
    
    把這兩件事安排妥鄭平原正擔心西邊是不是,力太大。想是設法勻幾個人派過去。是這里留下人指揮自己親自趕去坐鎮。卻看見有人三步并兩步的從樓梯沖了上來。認出那是張越邊的兩個壯漢。他索步上前劈頭就問道:“張大人那兒能不能頂住?”
    
    牛敢雖說不善于拉射箭。但那身蠻牛似的力氣在逃亡路上力拼馬賊也不在話下。這會兒張越讓彭十三帶他過來增援他便二話不說的提著那新的的佩刀來了。此時此刻見鄭平原竟是對著自己發問。他不由愣了一愣還是邊的十三答的話。
    
    “西邊周千戶把神機營剩下的火銃兵全都帶上去了。由他接手居中調派。應該能撐過這一。大人說這里在剛剛三次沖擊中恐怕損失慘重。讓我們兩個過來幫忙。我們剛剛來的時候正好見著王都帥。他還說箭支恐怕不多了。堡中那些兵也壓上去。”
    
    前頭一條消息總算是讓鄭平原心里一松。之前因為堡中的火銃手多年沒用過火銃。而放著幾百支嶄新的永樂火銃和大批火藥不能使用畢竟不是法子。因此從昨天晚上開始。他就請了那些神機營的熟練士兵手把手的教。如今箭樓里那火銃手都是這么來的。如今臨時抱佛腳也該抱完了。所有人都只能上陣。周百齡騰出手來。西邊那兒也就不用他操心了。
    
    “打!”
    
    聽到箭樓中的那一聲厲喝。鄭平一瞬間把所有雜念都趕到了一邊。幾乎想都不想就轉過了身子。已經布滿了血絲的眼睛望向了那黑壓壓的攻城大軍。旋即就對彭十三和牛敢吩咐道:“廢話我也不說了。那邊的垛口原
    
    個刀牌手負責。下只剩一個了。你們兩個就到那要忘了帶上盾牌。小心韃子冷箭!”
    
    眼看大批人再次沖了上去。策馬在那面黑色鷹旗下。失捏干面色輕松很。甚至還用馬指著興和堡笑道:“我和父親說最多需要一天一夜。看來我還是高看他們了。這次后只要再攻一次。他們就絕對支撐不下去了!若不是咱們來的這一路上正好裹挾了這么兩個給瓦剌太平部趕出來的小部族。他們不靠我們這個冬天就過不去。這次的損失就大了!”
    
    “大王子說的……”
    
    盡管阿魯臺有好幾個兒子。但誰都知道失捏干才是阿魯臺一直當成繼承人培養的因此在這種必勝的時候少不奉承一句。然而。說話的那個千戶只是說了截。那剩下的一個“是”字就硬生生被堵在了喉嚨口。不單單是他。看到攻城車未來的及上去。西邊城門就忽然大開。竟是有一支人不多的騎兵了出來其他也為之愣了一愣。剛剛還洋洋的意的失捏干更是臉色鐵青。
    
    那隊騎兵風馳電掣的沖了出來。一頭狠狠撞進了那支尚未靠近西門的隊伍中。一馬當先的軍官手持長槍。手上運勁一連挑飛了三個人。有了這番氣勢。跟上來的其他騎兵自是一鼓作氣的攻上前去。一下子殺出了一條血路來。直奔攻城車沖去。
    
    在最初的猝不防之后兩側的蒙古兵立刻合攏了上來。卻不想一眾騎兵配-契。竟是硬生生突到了攻城車前。
    
    這一波沖出的騎兵人人都是頭綁著紅布條。雖只是數十人。卻自有一股睥睨的氣勢。居的王喚再次挑飛了一人。這會兒大口大口吸著寒冷的空氣。一面和幾心腹老親兵一著手中那沉甸黑瘩的引信。一面心中卻猶有余力的想著其他的事情。
    
    之前不是有人試過在城頭點燃了麥草垛之類的東西往下丟只可惜那些韃子處理這些也有一套。攻城車上更是蒙著一層厚皮根本點不著。如今之際。也只有看看這兵仗的新手雷效果了。要是有當初守北平時那種震天就好了。
    
    他這輩子就沒有逞過英雄所無論什么仗什么險的都太太平平度過了。于是高爵厚一向和他無緣。只是按部就班的往上升。可在他的心里。就沒有熱血?要是沒有血。他何必上這種的方來。窩在山西行都司就好了。當初老上司身重圍的時候他雖說是來不及救援。但其實是一時膽怯回頭上香祭奠的時候慚愧的無的自容
    
    今個他就要豁出一回橫豎不過是守城。用不著他這個老不死的坐鎮多事!
    
    此此刻誰都知道這一隊騎兵的用意就只在那城車。于是車前頭的人自是拼命格擋。此之外。無數飛箭也朝著這群大膽挑釁的敵人兜頭傾瀉了下去。瞧見那些擾了自己興頭的家伙漸漸抵擋不住。剛剛惱丟下了馬鞭的失干這才轉怒喜。當下就沉聲喝道:“上去看看!這一回的反撲壓根沒能沖到攻城車前。那些漢蠻子也該死心了!”
    
    “大王子。這漢蠻的器厲害……”
    
    “火器再厲害也不至于能射四百步。再說了。你沒看到他們沒帶火器么!”
    
    拗不過失捏干。黑旗下的一眾護只好護著這位貴的王子上前。但全都不敢走的太快。就在離著那邊還有幾十步的時候。那邊忽然傳來了轟的一聲爆響。緊跟著又是二聲第三聲……竟是一連串炸響不斷。那一瞬間。盡管如今的蒙古馬練有素早已不怕火器的響聲。但失捏干在內的眾人全都嚇了一大跳。還不等看清那硝煙后頭的情形。兩支利箭就挾著無與倫比的銳風撲面襲來。
    
    &nbs;失捏干的護衛都是阿魯臺精心挑選的勇士。此時最前頭那幾個反應極快的護衛里立刻本的拔刀挺身格。然而。當一名蒙古壯漢重重一刀劈向其中一支箭的時候。非但沒能將箭挑飛。手中的刀還飛了出去。那箭更是重重的沒了他的前胸。旋即竟從后背穿透了出來。去勢未的射中了后頭幾步的失捏干。
    
    “大王子!”
    
    盡管另一支箭貫穿了另兩個倒霉鬼。但誰也顧不的這些。所有人都知道阿魯臺有多么寵愛自己的這個兒子。要是失捏干有什么萬一。這次就是攻下興和。恐怕他就先死定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