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488 皇上萬歲萬萬歲和為了活著拼了


   第四百八十八章皇上萬歲萬萬歲和為了活著拼了
    
    馬則備戰斗下馬則屯聚牧養。要說騎射,倘若蒙那么天下就無人敢認第一。相對于中原培養一個弓箭手的難度,蒙古人向來可以自豪地說,他們天生就是最好的弓箭手,就連小孩子也能用小弓箭射殺草原上的野兔狐貍,成年人更是什么都不在話下。
    
    于是,當有人看到黑射穿時,立刻望向了遠在數百步之外的城池,由是失聲驚呼了起來。
    
    聽到那哇哇亂叫的聲音,鼓足了氣勢攻城的蒙古兵都忍不住回頭觀望。此時盡管沒有再下雪,但天上陰沉沉的,呼嘯的寒風仿佛能把人直接吹跑。那面原本迎風招展的黑色鷹旗在羽箭直接貫穿的大力和風力的撕扯作用下,已經是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這面應當用于激勵士氣的黑色鷹旗,這面被阿魯臺號稱為志在恢復成吉思汗榮光的光榮黑,這面旗桿足有手臂粗的韃靼軍旗,便這么可憐兮兮挺立在風中,那破損的口子恰好是那只翱翔于天空的老鷹圖案,讓人一看就能生出了無窮無盡的聯想。
    
    眼看韃子攻勢稍減,周百齡隨手把水袋丟給了向龍,大步走出箭樓,對著城墻上士氣大振的軍士們高聲喝道:“天佑大明,小張大人神射!”
    
    城墻上忽然出:了一瞬間的死寂,旋即就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一時間,此起彼伏的歡呼聲響徹云霄管知道周百齡這是為了穩定軍心,身在箭樓中的張越還是鬧了個大紅臉。他原本是打算射人的,這會兒怎么變成了射旗?
    
    東墻上的鄭平原聽清了巨大的歡呼聲,面上不禁露出了十分喜色。由于韃子這天一直都是猛攻西墻,他也想過和張越換一換,但周百齡拍胸脯打了保票,想著有這么一個京營的千戶在,他也就繼續按照先頭的分派行事。盡管眼下不知道所謂的小張大人神射是怎么回事,但他卻看到了城墻下的蒙古兵陣腳大亂,遂立刻帶著一眾兵將奮起反擊。
    
    無論守城攻是重在氣勢。此時此刻,興和堡內的將士鼓起了勁頭,張越也立刻從赧顏中醒悟過來,知道這時候絕對不是說出真相的時候,也不是繼續呆在這箭樓里的時候。將那把神槍小心翼翼裝回了箱子,他便吩咐連生連虎在這里好好守著即就往外頭走去。向龍原本還想攔著,但卻看見劉豹向自己搖頭,于是只得撈起一面盾牌緊跟了上去。
    
    射到城墻上箭明顯少了,而比起剛剛在箭樓的箭孔中看到的情景,此時站在城頭,張越更看清楚了自己的一箭之威。既然是錯有錯招,靈機一動的他一把拉過周百齡,低聲問道:“可有能說蒙古話的大嗓門軍士?”
    
    “蒙古話?這興和堡上上下的軍士們大多能說兩句蒙古話,小張大人你問這個……”話說了一半,周百齡頓時狠狠一拍大腿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大破損了,正好拿這個來做文章,他們不是信長生天么?我就說這是咱們大明天子的神威蓋過了那勞什子長生天!他娘的,那面鷹旗破破爛爛的模樣,還真是像窯子里被人一把扯破衣裳的姑娘!”
    
    見周百齡嘻嘻地過去找人去了。張越頓時沒好氣地搖了搖頭。心想好好地心理戰到了這家伙嘴里就變了味道。然而。看著那護著黑地蒙古壯漢進退兩難。他只覺得這些天繃得緊緊地那根弦陡然之間松乏了下來上也不由得露出了輕松地笑意。
    
    沒多久。城墻一就傳來了一個嗚哩哇啦地喊話聲。那還真是招牌式地大嗓門。蒙語說得極其流利。竟是連停頓都沒有。隨著他地語速越來越快來越激昂。城下地隊伍漸漸有些亂了最后竟是沒什么人還顧得上攻城。終于。一群軍士嚴密保護著那面破損地黑徐后退城地隊伍如同潮水一般退了回去。留下地就只有地上零零落落地尸體和兵器箭羽地殘骸有斑斑駁駁地血跡。
    
    看到這一幕。張越忍不住攥緊了拳頭。一下子吼出了兩個字:“萬歲!”
    
    這興和。能守住!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用這兩個字來表達自己地激動心情。但身邊地其他人此時此刻卻錯會了意思。周百齡眼中閃爍著奇異地光輝。旋即竟是扶著親兵地手猛地躍上了那高高地垛口。振臂高呼道:“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高亢的聲音蓋過了剛剛的小張大人神射,須臾之間傳遍了整個興和堡,哪怕是正在堡中掩埋尸體運送箭矢火藥的民夫們,也忍不住停住了腳步,旋即跟著叫嚷了起來。永樂皇帝朱棣登基已經有二十年,他們不是那些善于口誅筆伐的文人,早就忘記了所謂的皇帝得位不正,只知道那是至尊,是君臨天下的天子,是會保佑他們的皇帝。于是,那皇上萬歲萬萬歲的聲音一遍又一遍在天空中回響,最后匯集成了震耳欲聾的怒吼。
    
    張越沒有想到自己發泄情緒的兩個字竟是成了
    
    個導火索,愣了一愣的他跟著蠕動了一下嘴唇,卻:人那樣狂熱。和那些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皇帝的人相比,他見天子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暴怒發火的朱棣,親切和藹的朱棣,寄予厚望的朱,賞重罰也重的朱棣,翻臉如變天的朱棣朱棣也是個尋常人,只是脾氣壞一些而已。可尋常人脾氣壞不要緊,皇帝脾氣壞卻是要人命的。
    
    良久,那吼聲終于停歇了。即使此時仍舊天寒地凍,但不少人的臉上已經激動得緋紅,從垛口上跳下來的周百齡亦是如此。帶著兩個親兵快步走到張越面前忽然狡黠地一笑,旋即就朝身后一招手。剎那間,那兩個身強力壯的親兵一下子搶上前,竟是一邊一個托著張越的腳,隨即一左一右各自用勁,竟是把人高高舉了起來。
    
    周百齡這才轉身嚷嚷道:“大伙兒都知道,小張大人是文官,此前從來沒用過火器,但這一次,他卻大展神威一箭射了韃子的軍旗!小張大人給大伙說兩句,也好讓咱們都安安心!”
    
    雖然沒料到周百齡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但這會兒看到無數熱切期盼的目光,張越只能把氣急敗壞暫時按下。他自己不相信皇帝萬歲萬萬歲那一套,但顯然軍士們最吃這一套,可他若真是完全照周百齡的想法做就實在是太假了。須臾,他腦筋一轉便想到了主意。
    
    “這兩天大家拼死拼活力保興和不失,心里是不是都還擔心著撐不住破城屠城的那一天?那我問問大家,我那一箭射穿韃子的軍旗時,大家可還有那樣的擔心?韃子的軍旗距離城墻至少有四百步,我卻能夠一箭射中那上頭的老鷹!那是因為這是我大明的地盤,長生天保不了他們,可我大明的天子能保佑我們,每一尊神明能保佑我們,戰死的每一位袍澤的英靈也能保佑我們們的勇氣和堅持更一樣能保佑我們!單單為了活著,我們就得拚了!”
    
    周百齡原本還為張越這個文官會說出一大通忠君為國之類的話,于是刻意制造了這么個機會,可他越聽越是覺得心頭激動,到最后那句話時,他已經完全把最初那點小打算丟到了腦后,頭一個跟著舉手吼了起來。
    
    “大伙兒聽到了沒有?韃子是破城,所有人都得死!為了活著,咱們得拚了!”
    
    “拼了!”
    
    生死存亡之,封妻蔭子的許諾原本就顯得蒼白無力而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更容易引起所有人深切的共鳴。于是,這個聲音再次響徹了城頭,也令正在上樓梯的鄭平原為之失神。他只感到心中激蕩著一種說清道不明的情緒,因而一躍跳過了最后兩級臺階上了城頭。看到被人架著站得高高的張越,他只感到一陣由衷的喜悅。
    
    張越和王喚單單為興和帶來了糧食和軍器帶來了兵員,而且還帶來了一股子讓人最是振奮的精氣神!他不想知道那奇跡是怎么來的只要能享受這奇跡的結果,他就滿足了!
    
    盡管韃子退走管士可用,但誰都不敢掉以輕心。分派好了城墻的防守又安排好了打掃戰場的人,張越鄭平原周百齡便回到了千戶官所。這兩天兩夜中,白天他們誰也不敢睡覺,晚上則是輪流瞇瞪一會,如今人人都是滿眼血絲。這會兒在議事廳中端詳著那幅已經有些殘破堪的地圖,三個人也就沒有人前的鎮定,都是面色沉重。
    
    張越頭一開口說道:“若是快馬加鞭,興和到萬全只要一個半時辰,消息應當早就送到了。但是,咱們也都看到了這次阿魯臺動用了多少人,宣府萬全若是打探這一點,再顧及到這大冷天援救的危險,恐怕未必會及時出兵,更何況上報朝廷等等都需要時間。所以,咱們得做好最壞的準備,那就是在沒有援兵的情況下死守!”
    
    鄭平原早就想了這一點,此時見張越先說了出來,他就跟著點了點頭:“如今韃子的氣勢竭了,咱們卻是士氣可用,咱們一定能夠守住!韃子每逢入冬就必須要宰殺一批牲畜,必須要節省糧食,但打仗卻耗費最大!吃不下興和,他們遲早要退兵!”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