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3)      新書上傳啦(01-23)      后記下(01-23)     

朱門風流491 雪夜里的火光


   城那么多天,一到晚上攻守雙方便深有默契似的偃佛已經成了約定俗成的慣例這本書這天晚上雪下得極大,盡管東南西北四角的營地都派出哨探監視城里的動靜,但一連六天晚上都沒有人試圖出城偷襲或是逃跑,巡邏的斥候漸漸有些怠慢了。而且,城頭守夜的人極其盡職盡責,若是靠的太近就立刻是火銃伺候,再加上忌憚那一箭射殺兩人,一箭正中大的神射,于是都下意識地離得遠遠的。
    
    此時,遠遠瞄了一眼興和堡西墻,兩個蒙古漢子便費力地騎著馬往回走。盡管有了雪地的映照,夜晚本該是能見度很好的,可這會兒漫天飄舞著一團團的雪花,他們運足了目力也只能看到百米上下,到最后干脆就省了事情。雖說大王子失捏干重傷,軍旗險些被毀,這挫折不可謂不大,但誰也不信那么小小的一座興和堡中還有人不要命地出來偷襲。于是,這會兒他們都把規矩丟在了腦后,干脆把能夠御寒卻影響視野的風帽拉了上來。
    
    “這大冷天的大仗,以前可是從來沒有過!”
    
    “連等到春暖花開都來不及,聽說這兩天凍死的馬匹牛羊都不少!”
    
    “唉,大王子如今半死不活,先前就連大被人一箭射了,這實在不是好兆頭。要我說還不如趕緊退兵,否則大明那位皇帝若是起怒來,又是幾十萬大軍……”
    
    “別說了上次有提起這事還被活活鞭死!太師要打仗咱們就打仗,不要管那么多,能多活一天是一天……等等,那是什么!”
    
    原本還只顧著說話的一漢子陡然之間瞥見雪地上竄過一道白影,頓時大吃一驚,但只是叫出這么一聲,他就感到胸前一陣劇痛緊跟著就看到同伴被人扭斷了脖子。幾乎與此同時,他眼前一黑也失去了知覺。兩個人頹然倒地之后,那團白影就湊上前來,手腳麻利地扒下了他們的衣裳,胡亂往身上一罩就回過頭來,鼓起雙頰出了一種低低的嗚咽。
    
    雪地上很快出現了一隊身穿白披風的身影約有十幾個人。和那團白影匯合之后,一群人便小心翼翼地往前行進了一段距離,等遠遠看到了數百步外的整齊大帳們方才停下了腳步,各自從背上取下了包袱,熟練的組裝了起來。而唯一不懂得搗鼓這些的彭十三則是警惕地四下里觀望著,時不時往這些人的手上瞄上一眼。
    
    神槍和神機箭能夠使用特制的鏃和彈丸除此之外,只要在普通箭頭上綁上易燃物,還能夠充作火箭使用,只是射程沒那么遠。這本書由于引火物是事先備好的,操作的又都是神機營中的熟手,眾人很快就在藥室中填滿了火藥。彭十三除了留心周圍的動靜之外一直留心著城頭,當看到那里的一絲火光晃了一晃之后立刻低聲下令眾人點燃引線。
    
    砰砰砰砰
    
    巨大地爆響聲后。一支支亮了夜空地火箭劃出一道道優美地曲線頭扎進了那四處是軍帳地營地中。一時間四面火光起喧嘩無數。而始作俑們卻沒顧得上去觀賞自己壯舉地結果。扛上神槍和神機箭就一溜煙往回趕。
    
    眼離城門還有百步遠地地方。負責斷后地彭十三聽到背后馬蹄聲漸近。立刻轉過身來。一個魚躍緊貼地面滑出去幾步。雙手已經是抓了兩大團雪。等那幾騎追兵越來越近。他猛地一個躍起。兩手暴起揚出了滿天雪粉。趁著追兵眼睛迷離之際拔刀怒斬。竟是將其中一個騎手劈成了兩半。他也不顧那當頭灑落地鮮血。一個縱身上了馬背。旋即控著身下駿馬朝另一個控弦上弓地蒙古漢子撞了過去。
    
    在兩馬相交地一瞬間。他下垂地右手舉刀上撩。準確無誤地點在了對方地弓弦上。旋即又猶如腦后長了第三只眼睛似地往后一擋。
    
    電光火石之間。他便殺一人毀一弓擋一箭。在那風雪之中竟是仿佛天兵下凡。追來地三騎都是自負武勇地蒙古勇士。此時剩下地兩人都被他地兇厲震懾住了。待回過神地時候。其中一個卻駭然現一道寒光當頭劈下。猝不及防下只有勉力用連鞘馬刀擋格。誰知對方虛晃一槍。一個空檔便欺了進來。一刀當胸直搠。他立時不敵斃命。
    
    轉頭看見那些神機營軍士已經離城門不遠。眼看另一個騎士仿佛是被嚇破了膽。縱馬轉身就逃。松了一口大氣地彭十三立刻不管那馬上地死人。自己則是雙腿一夾馬腹。牢牢箍住了躁動不安地馬匹。由于他從前跟著英國公張輔就是騎兵出身。做這些自然得心應手。安撫了坐騎之后就握住了剛剛搶到地強弓。又從箭袋中摸出了一支長箭。
    
    觀望了一下風向風力。彭十三就瞇縫眼睛盯著那逃走地背影。一下子運足了臂力。端地是拉弓如滿月。箭走如流星。幾乎是頃刻間。那離弦之箭就一下子沒入了那人地背后。聽到了那一聲須臾便淹沒在了大風大雪中地臨死慘叫。眼看那韃子營地方向炸了鍋似地又馳出了好些人。一箭建
    
    猛地一弓擊在馬股上,風馳電掣地朝城門方向奔去。
    
    這會兒城門已經合上,城頭卻已經垂下了一具繩梯,眼力敏銳的他堪堪將馬停在了繩梯下方,抓著那繩梯就靈活地攀爬了上去。眼看還剩最后兩步,他忽然聽到腦后風聲乍起,忙貓腰一沉,旋即向上猛竄,竟力一個筋斗翻上了城頭。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兩支長箭差之毫厘地射中了他原來所在的土墻上,而當他最后登上城頭時,整個城頭爆出了滿天彩聲。
    
    “大明勇士天下無敵!”
    
    看到西邊那營地中亂成一團,再看到城下那蔚為壯觀的鐵騎奔流,已經在西墻上等候了許久的張越深深吸了一口氣,旋即高聲喝道:“射!”
    
    就在那聲音響起的剎那,一百把強弓齊齊射出。
    
    由于那城下的地上匯集了太多人,戰馬的哀鳴聲和人的慘叫聲也一陣陣傳來,在呼呼的風聲中顯得異常刺耳。當一百人射完之后頭的一百名弓箭手取代了他們的位置,又打出了一輪齊射。
    
    兩輪齊射之后,原本因為激怒而追出來的蒙古騎兵已經是完全失去了隊形。那些曾經經歷過永樂八年第一次北征的人都想起了當年的大潰退,于是都帶著恐懼紛紛后退,這更加妨礙了后頭的人,一時之間的喝斥聲馬的嘶鳴聲匯集成了無數不和諧的音符,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因彼此相撞而落馬的狀況方才漸漸少了。
    
    “大明勇士天無敵!”
    
    只字未改的喝彩聲依舊是整齊一,響徹了整個夜空。不但如此,兩個精心挑選出來的大嗓門軍士還在城頭上耀武揚威地用蒙語大叫大嚷了一陣子,那經過張越編造的說辭一套一套異常順溜。一個說瓦剌上書愿意從大明皇帝征阿魯臺斷了韃靼后路個則是大聲嘲笑阿魯臺補給不夠撐不下去;一個說十萬援兵馬上就到,一個說城內準備充足守一年半載也不成問題。等這番話告一段落時,城頭上更是響起了一陣哄然大笑聲。
    
    此時此刻,站在城頭的張:不由得哂然一笑。城內人員有限,所以即便是襲營,他也不想再用死士突擊的法子。或許那十幾支火箭襲營不過是讓韃子亂上一陣子成不了多大的傷亡,就連此時的弓箭齊射也是一樣看著聲勢浩大打死打傷的人恐怕有限得很。然而,孤軍守城外有大軍重要的就是氣勢。如今阿魯臺一再受挫,興和堡中卻氣勢如虹就是如此結果。
    
    想這里,覺城下漸漸醒覺了過來,一時飛箭如雨,他連忙大喝道:“弓箭手退入箭樓,刀牌手上前舉盾!老彭,再拿出你那神箭手的本事來給這些韃子”
    
    “,這么多活靶子,正好對我的脾胃!”
    
    彭十三今晚大開殺戒,好容易彌補了之前在東墻上處處被動應戰的憋氣,頓時揚聲答應了下來。他自己隨身所帶的弓箭早就因為前些天的過度使用而弄壞了,而給尋常弓手配備的弓箭完全不合他的力氣,而蒙人素來在制弓上深有心得,這把剛剛奪來的強弓卻是剛剛好。而張越見他大展神威,也沒去管那許多,退后幾步便對周百齡點了點頭。
    
    “城下大約至少有數百人,讓他們預備火箭,火銃兵隨后上。”
    
    “嘿,我就等著小張大人你這一句呢!”
    
    大步回到箭樓,看見那幾個剛剛襲營回來的士兵正是滿臉喜色,周百齡頓時笑罵道:“好了,別只顧著高興,下頭韃子都已經齊了,咱們一整天忙活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這時候!”
    
    此時此刻,由于阿魯臺的追擊令,城下的騎兵越來越多,誰也沒注意到那雪地上是否多了什么東西。看到城頭上飛下來的箭漸漸少了,他們不由都把那滿腔郁悶化成了攻擊。忽然,城頭再次傾瀉下來十幾道火光,有所準備的騎兵們立刻引馬避開,所有火箭竟是全數落空。然而,那火箭著地的一剎那,卻是一下子燃起了熊熊大火,這還不算,城頭上剛剛仿佛失蹤了的火銃猛然之間又噴射出了無數火光,緊跟著竟是又砸下了無數****罐罐,每一個罐子著地都帶來了巨大的砰然爆響。
    
    通紅的火光映照著皚皚白雪,恰是把雪夜映成了白晝。
    
    ps:早上一起來居然是月票,真是吉利。哎,看到有人說美女什么的,俺說實話,什么美女作家之類的從來和俺無緣,俺就是個有點胖的丫頭(-。-,對手指)。在oq上聊過天,然后在現實里見了我的人都上和現實那么像的人少有哎!因為我網上打字快聊天下說話頻率快從來不冷場,外向得很_
    
    雙倍月票還剩最后三天,懇請繼續火線支援,沒有消費到第二張的朋友們直接投推薦票就可以啦,不用去湊票,俺會不好意思的。晚上一章稍微晚一些,但一定會更,嘿嘿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