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493 問女何所思望夫不曾閑


   場小雪之后,北京城四處都是銀裝素裹的景象,但天天冷了下來。盡管家家戶戶從十月初一開始就燒起了暖炕,但如此室內便不太通風,年老體弱的老人仍然是禁受不起,小孩子也容易感染風寒。單單是回春堂這樣聲名顯赫的藥堂,一日的出診量便忙得幾個大夫腳不沾地,來抓藥看病的人也比平常多了一倍。
    
    顧氏天天在暖閣中很少出門,即使馮遠茗三天兩頭來,小五更是日日登門,可她的身體仍是一陣好一陣壞,就連日日進食也不過懶懶地用上幾口,任憑小伙房變著花樣也沒用。沒奈何之下,靈犀和杜綰商量了之后,干脆就囑咐了年紀最小的張菁多多在北院大上房陪侍。張赳原本打算向國子監請長假,卻被顧氏一口罵了回去,只好讓弟弟張多多陪著一些。
    
    而那天張超從宮里回來之后,次日便下了旨意,坐出征挾民女還,貶通州右衛知事。盡管大伙都知道通州到北京不過數十里地,這番貶謫已經算得上極其寬容,頂多是平日兩頭跑辛苦一些,可東方氏卻為此病倒了。兒子好容易熬到正五品,就算未必有爵位,一個指揮使至少是穩穩當當的,如今這重重一跤就跌到了從七品,日后如何抬得起頭?兒子那個外室的勾當分明被家里按了下去,眼下再次揭出來論罪,還不是她惹的禍?
    
    她這一病,張家上下自然更是著忙。李蕓和趙芬不得不成日里輪流伺候,空下來的時候還得照應顧氏這位老祖宗,以及那位闖了禍卻還懷有身孕的姨娘。杜打著精神操持家務,在顧氏面前從來不露毫分,硬生生把張越身陷險地這一條死死瞞著。而張超張起張赳這三兄弟也一心想隱下興和被圍的消息,更是只字不提,于是這一大家子總算是消停了下來。
    
    好在一連串的壞消息之后總算迎來了一個好消息,調張信回來任順天府府丞的旨意又在之后的一天頒下了。得知這一訊息,盼星星盼月亮的馮氏喜極而泣,就連下人們也有不少舒了一口氣,畢竟,這家里的男主人們有的在外頭任官,有的在外頭帶兵,有的在外頭出差事,有的貶謫,如今被貶交多年的長房大老爺回來,這家里總算是像個樣子。
    
    由于聽到這樣一個莫大的好消息,顧氏這天中午破例多吃了半碗飯,而且用得格外香甜,午后在屋子里散了一會步消食,便由白芳攙扶著去睡午覺了。杜和靈犀回房匆匆扒拉了幾口飯,又立刻趕往小議事廳。因年關將近,什么佃租、續佃、采買、人情……種種雜七雜八的事情忙了個倒仰,好容易安排完了這些,靈犀忙吩咐小丫頭打了盆熱水來,親自服侍杜綰洗臉凈手。
    
    洗了臉再次勻好了裝,遮蓋住了臉上的憔悴之色,杜綰眼看靈犀就著殘水洗了洗手,見她的也是面色蠟黃眼睛中隱現血絲,不禁苦笑道:“平日看著二伯母管這些還覺著輕松,如今親自上手,眼看著銀錢流水似的出去,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艱難。”
    
    “如今搬來了京師,很多東西都要置辦新的,再加上不少用具都得打南邊運過來,價錢比從前高了兩三成,一大家子開銷自然比從前更大。要不是老爺就在南京,據說和成國公合起來辦了什么產業,每月入公中帳上的銀錢很是可觀,單單靠二老爺八百石的伯爵俸祿和家里的田莊等等,恐怕還撐持不下來,畢竟,大老爺那邊是只有貼錢沒有進項的。等大老爺回來,到時候就會好多了。”
    
    “你說的也是。”
    
    杜綰當初雖說也幫著母親管家,但畢竟家里沒那么多人口,如今見帳上的銀錢往來最少也是寶鈔五百貫,瞧著就讓人觸目驚心。定了定神,她就想起朱寧讓她對靈犀說說張越的事,可她的脾氣向來是有什么事情自己一個人扛的,再加上靈犀這些天忙得什么似的,她更是將此事死死壓在了心底,這會兒稍稍閑了下來,她便感到心頭堵著一種難以名狀的思念。
    
    張越已經整整走了二十八天了。之前胡七那里還能有訊息傳來。可自打興和被圍之后就是音訊全無。她這幾天每夜獨眠地時候。甚至用指甲在那床架子上刻劃出了一條條印子。如今已經有整整十條。也就是說。已經整整十天沒有他地任何消息了。她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是好是壞。哪怕是那天回去探望母親地時候。哪怕是在小五面前也不敢透露半個字。
    
    母親一直都是把張越當成兒子看地。不能讓她再提心吊膽擔驚受怕;而小五不知輕重。萬一再闖出什么禍。那事情只能會更糟。他說過他會平安回來見她和孩子。那他就一定能做到。她只有相信他。相信他能抓住每一個機會。
    
    世上沒有什么逢兇化吉。只有靠自己自己見縫插針尋機會!
    
    “少奶奶!”
    
    陡然之間有人叫喚。杜綰這才回過神來。抬頭一看就現是一個管事媳婦。那媳婦雙手攏在身前行了禮。隨即便笑道:“三少奶奶。南京那邊三老爺打人捎帶了不少東西。還有一封家書過來。如今那幾輛大車都在外頭。跟車地十多號人高管家已經都賞了。請示東西是先入庫。還是拿進來讓老太太兩位太太和少爺奶奶們瞧瞧。”
    
    聽說是公公派人送了東西。杜綰沉吟片刻就吩咐道:“東西地單子可曾送進來?”
    
    “看奴婢這記性,險些忘了這一茬,這是單子,這是三老爺的家書!”那媳婦一拍腦袋,連忙雙手呈上了一份折子,見杜綰打開來和靈犀低聲商量著,她便退到了一邊。隔了半晌,她就聽到上頭傳來了吩咐,忙仔仔細細豎起耳朵聽了。
    
    “送給老太太的楠木拐杖數珠,還有送給各房的表里料子和小玩意先送進來,如今快要過年了,一則是正好可以裁衣裳,二則是給小孩子耍玩。那些江南的土產臘味直接送去廚房,讓廚房晚上做幾味出來大伙兒嘗嘗。寶鈔銅錢解到公帳上,讓賬房入帳。”
    
    靈犀看了看杜綰,見她并無異議,便將單子撂給了一旁的小丫頭,打了那個媳婦下去。而等到人走了,杜綰方才拆了那家書的彌封,取出信箋看了起來,臨到末尾時,她不禁驚咦了一聲,繼而便笑了起來。
    
    “爹說原打算年下讓紅姨娘帶著六弟進京,但如今天氣太冷,京師里頭又有不少雜七雜八的事情,所以預備明年開春讓他們母子倆進京,也好讓老太太面前多個孫輩,家里喜慶些。還說娘親自去棲霞寺求過簽,咱們一家人都是上上大吉,她歡喜得不得了。”
    
    雖說孫氏是正經主子,但靈犀聞言仍是不禁莞爾:“老爺到底還是架不住太太。”
    
    想起自己這一對公婆,杜綰也覺得沉甸甸的心頭稍稍松快了一些,然后就折好了信重新放回去。不多時,幾個媳婦婆子就把東西送進了議事廳,她隨便打開一個箱子,就看到那些綾羅綢緞都是些穩重大方的時新花樣,而且早就按照人頭分好了,更是暗嘆公公做事仔細。
    
    正預備使人把東西送到各房去,她就聽到外頭忽然傳來了一個嚷嚷聲。
    
    “三少奶奶,陳留郡主來了,已經直接去西院了!”
    
    之前硬是壓下了那牽掛思念焦慮,可這會兒杜綰卻只覺得腦袋一沉。強笑著站起身來,她對帶著那些媳婦婆子忙碌的靈犀吩咐了幾句就匆匆出了議事廳。由于臺階太滑,走得匆忙的她踩下最后一級的時候不禁一個踉蹌,虧得旁邊的琥珀眼疾手快攙扶了一把。即便如此,她這一路仍是走得飛快,琥珀跟得吃力異常,心頭不由大是惑。
    
    難道杜綰早就知道朱寧所來是為了何事?這般緊急,莫非是張越出事了?
    
    一路緊趕慢趕回到了西院,一入正房東暖閣,看到朱寧正坐在炕上,低頭抱著靜官逗弄個不停,杜綰不由得怔了一怔,心里旋即生出了一股希望。果然,朱寧抬了抬頭,臉上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笑容:“放心,這回是好消息!”
    
    簡簡單單幾個字卻好似有千鈞重,一時間,杜綰竟不知道自己那股眩暈是因為如釋重負,還是因為其他。拖著此時猶如灌鉛的雙腿走到炕前,她完全沒覺自己的喉嚨一下子變得嘶啞了起來,只是一字一句地問道:“他真的還好?”
    
    “何止是還好,要是宣府那邊的消息準確無誤,張越這一次可是出大風頭了!”
    
    由于這會兒是報喜不是報憂,朱寧也就沒避著屋子里那兩個丫頭,笑嘻嘻地說:“皇上知道了之后高興得連連道了無數好字,什么將門虎子什么年少有為……總之那好詞兒全都用上了。再加上皇太孫正好在旁邊湊趣,皇上一高興,大概馬上就有賞賜給你家小靜官。你就別為了那個家伙心,盡管興和尚未解圍,但他這么能折騰,一定會平安回來!”
    
    杜綰深深吸了一口氣,冷不丁想起了他臨別時那擁抱。他說過讓她等他回來,她答過會和兒子好好等著他……她都做到了,他也一定能!
    
    朱寧好整以暇地看著杜綰,心中卻在暗自嘆氣。好消息說了,這種大好時刻那壞消息還是暫時藏著算了,橫豎那還是沒影的事,也不知道是誰捕風捉影亂說一氣。橫豎等到張越回來,杜也就該放出來了,那時候一丁點謠言自然煙消云散。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