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508 再忍下去血都冷了


   士冠一刀當眾褪了那黑衣人的褲子,這一招著實讓張越!,大跳,他當然知道是否有鼻結并不是判斷是否閹宦的關鍵,畢竟,倘若二十來歲方才凈身,喉結早就發育好了,但下面那駝玩意卻是做不得假的,縮陽入腹這種判情畢竟高難度,這會兒他明白王冠并非隨便找個,人做做樣子,這個掙扎不已滿臉怨毒的黑衣人,極可能真的是京中哪位貴人派出來的,眼看張越那若齊所思的表情,毒冠自以為打動了對方,便丟下了手豐的佩刀,索性光棍地撩起袍子跪了下來,還砰砰砰磕了三個響頭:
    
    “小張大人,小的之前全都是被人盅惑,這才腦袋發昏做錯了事,小的只,黃伊那老貨的豐兒子,又不是親兒子“就是親兒子也不敢怨恨國法!都是這家伙威逼利誘,小的實在不敢違逆他背后那位皇孫,這才鑄成了大錯!”
    
    情知張越肯定不敢正面去撼一個皇別,更不會當眾審問這個身份棘手的黑衣人,他更是毒了幾分底氣,于是眼珠子一轉就半真半假地說:“小張大人,‘卜的雖說是宣府鎮守太監,一年到頭油水頗豐,但從來就沒有獨吞過,最開始是司禮監黃儼那老貨,等跟著就是御馬監劉公公和海公公,再接著則是京里那個皇孫,單單經小的手送往他們手中的金銀財物,至少就相當于小的全部家產!”
    
    螳臂當車智者不為,這道理張越從始至終就沒有忘過“但這并不代表他沒有忍無可忍的時候,尤其是如今正值多事之秋。
    
    他看也不壽跪在冰冷地上的王冠,回到主位上坐下,這才抬眼問道:“當初抬重補給剛剛送到興和,阿魯臺就陡然興大師圍攻,甚至輕子中還才興和存糧數萬石的傳聞,還請王公公明明白白告訴我,這究競是怎么回事?”
    
    心頭猛地一突,王冠連忙否認道:“淤,“這實在是不關小的事!”
    
    “你事到如今還要隱瞞,莫非以為我是傻子不成?”
    
    重重一巴掌拍在扶手上,張越稍稍前傾著身子,句地冉道:
    
    “自從阿魯臺露出逆舉開始,要止就才旨關閉互市,但你卻派人私自收受商人茶磚與他交易,之后害怕北地逃人泄露消息,又殺人滅口,這可是真?收取阿魯臺良馬二十匹,馬刀二個把,強弓十副,這可是真?既然才這么密切的往來,難保王公公你的人有只言片語說漏了嘴一你說是不是?”
    
    從來沒和張越打過交道的王冠此時面對那咄咄逼人的氣勢和詞鋒,一時竟有一種惶然無措的感覺,他從前認為對方那名聲不過是借了英國公張輔的光,或許是其他人硬生生造的勢,哪再是這次興和順利解圍,他也只覺得是運氣好。然而,聽到自己那些隱秘被人一條條揭了出來,他只覺得心里咯噔一下,再也沒了小覷之心,使勁告誡自己要冷靜,等到發覺最后一句赫然用了“說漏了嘴“這四個字,他方才感到心頭一塊大石頭落地,能夠在宮率數千太監中脫穎而樓坐到了現在這個位置,他除了手段之外,臉皮厚膝蓋軟也是一大優點,因此這會兒壓根顧不得在屬下面前表現得卑躬屈膝是否丟臉,連忙又膝行了幾步。
    
    “,小的剛剛糊徐了!您走的時候小的正好派人送了一批茶磚出去,經辦的乃是平遙一個齊名的晉商,肯定是他們走漏了消息!
    
    這個黑心商人,也不知道從中拿了多大好處,竟然敢泄露軍情,小的一定扒了他的皮!小張夫人,小的所言句句屬實,絕沒有半點誑語,小的知道罪該萬死,只要您能夠幫著小的一跨過了此次難關,小的就是您的人,以后無論是傳遞消息還是聽差辦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閉樓!”
    
    張越實在是懶得聽這些虛情假意的廢話,冷冷打斷了他,他不過是用計詐了一詐,王冠就吐寄了一大半實情,倒是省了再費功夫,他之前拿一趟從宣肩運送輻重到興和大約用了幾玉的時間,倘若是偷偷摸摸往塞外互市的商隊,行進的速度不會比他快到哪里去,絕不至于那么及時地把消息送到阿魯臺那里,必定是王冠的信使無疑,這個該死的狗東西!當數,更該千刀萬剮的是他背后那個瘋子!
    
    “你回去吧,把這個人留下”,“小……小張大人,您訓,“您要留下這個……這個人工”才剛還認為逃過一劫的王冠再一次覺得腦袋齊些不夠用了,就連說話也有些不利索。好容易矯壬了不聽使喚的舌頭,他這才再次確認道,“就算他承認了確實是受人指派,您對付壽光王也未必有十分把握……,,,e一m可籌劃是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張越哂然一笑,真,以淡地看著王冠,“我和陸公公還有些交情,只不過,你不要忘了你剛剛說的話,要是讓我知道你隱瞞一分!毫的家產,那么陸公公能讓你死,我也能讓你死!”
    
    恍然大悟的王冠立刻明白張越拿住這個黑衣人恐怕不是為了報仇。而,為了挾制自己,雖說這和他設想的那個結果相差甚遠,但仍是在可接受的范圍之內,當下他慌忙連聲答應不迭,又覷了覷那臉色方才爬起身來。等到張越點了點頭,他便如蒙大赦地扶著兩個隨從的手集子屋子,待到了那寒冷徹骨的外頭,他方才長長噓了一口氣,瞇了瞇眼睛便沉聲吩咐道:
    
    “走!回府!”
    
    拖著再條幾乎麻木的腿上了馬車,他立馬抱緊了那個猶才暖意的手爐,陰狠地笑了一聲,留得齊山在不怕沒柴燒,只要過了這一關,以后未必沒有翻身的機會,張越,倘若你是英國齊也就算了,了你只是一個小小的五品官,咱家今天對你跪下磕頭許以無數好處,異日你就會明白,咱家的頭不是那么好受的,咱家的錢不是那么好拿的!
    
    王冠這一走,這個小小的院子里頓時恢復了平靜,至少是表面的平靜。東廂房里頭的燈卻并沒有熄滅,里頭的人也一個都沒走,從彩十三到向龍劉豹,個個都群著張越直瞧,仿佛他臉上長了花似的,只沒一個人去看那個用麻繩捆著撂在地上,褲腰落到了膝蓋的家伙,良久,彭十三終于用沙啞的嗓子打破了這難言的寂靜:“牛敢他們辛辛苦苦從北邊逃回來,結果卻死在自家門口,全都是這個夙聳的一己之私,而且,為著這個閹奴泄漏軍情,興和死了多少人?業耷真的要放過王冠?”
    
    “放過他?在京師墨頭攪風攪雨的人我暫時沒辦法,但既然知道是誰害得我被困興和,害得那么多好男兒死傷,我要是還能放過他,我豈不是一等一的混賬?我雖然不是沖鋒陷陣的武人,但我的血還沒冷!”剛剛一直在低頭沉思的張越終于抬起了頭,惡狠狠地對彩十三吩咐道,“老彭,你現在就拿著通行令牌去找陸豐,告訴他剛剛那些情形,就說王冠已經被我穩住了,讓他動作快一些,干脆利落拿下這個惡心人的家伙!”
    
    “好嘞!”彭十三這才收起了剛才那幅死沉死沉的臉,眉于眼笑地點了點頭,“我現在就去,少爺的話我一定會一字不少地傳達給他!”
    
    等到屋子的門再次英止,張越方才低頭看了一眼地上那個不停掙扎的家伙,恨不得一腳踹死這個可惡的太監,示意劉豹留下來看著人,他便把向龍帶到了里屋,把剛才那些念頭組織了一下,這才低聲囑咐了起來。
    
    “設法把那家伙弄回去交給袁大人,然后請袁大人好好卓冉此人。查一查此事漢王是否知情。若是壽光王擅做垂集,漢王一向不待見這個沁一子,他在京師上竄下跳,漢王恐怕不但不會因為這個高看他一眼。還會越發討厭他,只要稍稍撩撥一下,這對父子倆一定會再次針鋒椎拜他們插愕越猛烈越歡快,皇上就越生氣越惱怒,等到那父子倆水火不容的當口,瞅準時機讓漢王揭出興和被圍的隱情,我就不信皇上暴怒之下還會寬縱!”
    
    “少爺真是好計策!”
    
    一向龍乃是底層廝混出來的漢子,平生最重再就是義氣兩個字,原本還擔心張越真的因為王冠許諾的錢再動心。哪怕彭十三領命而走,他還有些不確定廠這時候終于完完全全放了心。心悅誠服地舉手行禮后,他便轉身出了里屋,一陣蔥密翠率的聲著之后,外間的燈就熄滅了,屋子里又恢復了寂靜。
    
    而因為這半夜三更的來訪,張越的睡意早就被沖得干干凈凈。徑直來到靠窗的書桌旁,他倒了些水在硯臺中,旋即親自卷起柚子磨起了墨。等到磨好了一硯臺毒之后,他就坐下身來,攤開一張紙箋便奮筆疾書了起來,“伯父大人尊鑒,余驚聞京師來信,知家岳身陷圖固猶有小人構陷,憂心如焚,懇伯父大人從中周個……,一信寫完之后,張越沉思片刻將其放在一邊,又攤開了另一張素箋,這一次的抬頭卻是“臣張越啟陛下”,一寫就是滿滿三四張紙,等到一氣呵成之后,他看著那赫然流露出激昂之氣的字跡,長長舒了一,雖說向龍之前那話說得沒錯,但他已經忍太久了,再忍下去血都冷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