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510 天寒地凍人心浮動


   一按照大明律到,臣民上書均由通政司啟視,并節寫副本,伏心呈進,哪怕是五私六部、都察院等衙門,有事關松密重大者,其入奏仍需蓋上通政司的印信,一并在早朝時進呈,若是私自封進的奏折,則通政使有權參駁,然而,永樂皇帝朱林卻并不在意這些規矩,常有手詔下給臣子咨詢某些問題,于是這私下的奏折從來就不曾少過,而且,他自登基開始就漸漸使用不少太監出鎮監軍,運些都是天子家奴,根本不在通政司管轄之列。若才書信可以直接進呈到宮內,別人無權查看,這會兒就有小太監棒了厚厚一摞奏折進了乾清宮,就要經穿堂去東暖閣的時候,他看到里面走來了一行人,慌忙往旁邊退避行有力而來人卻在走到他身邊的時候停工e停,為首的劉永誠在那疊奏折上頭掃了一眼,旋即皮笑肉不笑地問道:“這都走到外頭的那些個公公命人送來的!漬漬,不枉皇上派人教他們讀書認字,比起咱家這老不死的,他們倒,能干!”
    
    那小太監跪在一旁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海壽就開口解圍道:“這都是皇上等著看的東西,趕緊送進去,別耽誤了!”待到那松太監磕過頭爬起身來,急急忙忙往東暖閣跑去,他方才湊到劉永誠旁邊,低聲提醒道,“這是在乾清宮,公公也該小心些”,“鄭公公沒回來,其他人就上竄下跳鬧騰個沒蕪咱家只是看不慣!”劉永誠不悅地皺了皺眉,旋即便帶著眾人往外頭走,待出了正殿大門的時候,卻恰好遇著了張謙,雖說品秩相同,但張謙的順位乃是在他之前,跟皇帝的日子也長些,他少不得端著笑臉見過,羊人走了,他在下臺階的時候便忍不住冷笑了一聲,“若是老張異日要和樓己辛辛苦苦調教出來的徒弟爭位子,不知道會是什么感受!陸豐那小子一看就不是省油燈,不比你老實!”
    
    后頭的海壽聽到劉永誠贊自己老實,頓時眉開眼笑,連忙在后頭附和了兩句。想起這一回原本是要跟隨北征,耳剛得到的訊息卻是劉永誠隨扈,而他則走出使朝鮮,他那一顆心早就飛到故國去了,以往都是跟著黃儼,人家小齊頭他喝湯,這一回再無掣肘l豈不是想撈多少就是多少,比往那塞外苦寒之地去強多了!
    
    外頭天寒地凍,乾齊窖東暖閣中的四足青銅姿金熏籠中燒著特制熏香的紅蘿炭廠卻是異常溫暖,空氣中非但沒有煙火氣,反而還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雖說豐城侯李彬病故,但由于安南大捷,黎利敗走無蹤,朱樓的心情也還算不錯,此時他隨意翻凰了幾本剛剛進呈的內官奏折,大多是用乘筆隨便披上“允”齊者“可”之類的字樣,偶爾多寫上幾個字,然而,當他翻開倒數第二本的時候,臉色卻一下子舟住了,竟,一把將朱筆仍在了案上,“混賬!”
    
    恰好打起簾子進來的張謙聽見這一聲,頓時嚇了一跳,待看到皇帝咬牙切齒的模樣,他不禁生出了一絲無奈,心想今天來的實在不適時候,自己說話恐怕也要加倍小心,想到這里,他就想繞到算頭去行禮,誰知道皇帝忽然抬起了頭,目光正好落在他身上。還沒等他彎腰屈腿。朱樓竟是信手把奏折丟了過來,慌得他連忙上前去接,請看這個!陸豐辦事說話聯雖說信得過,但他奏報的事情實在是匪夷所思!王冠在宣府也已經有五六年了,聯二向認為他忠心耿耿,可想不到競然如此膽大妄為!貪墨軍糧就已經是罪該萬死r陸豐還說他里通輕子私自互市“”你說他所報是真是假?”
    
    聽著是這么一件事,張謗頓時心中大定,囚每先頭陸豐早有信送給了他,只是看到朱脾氣得直發抖,他冷不丁想起了那時候司禮監三個頭頭下子倒臺的往事,不過,即使他素來就不是落算下石的性子。也并非輕信之人,但王冠所作所為卻實在太不像話,因此他忖度片刻便低頭掃了一眼那奏折,隨即上了前去,“陸豐那小猴兒不識幾個字,而且他帶的那幾個人雖說有識字的,但必定寫不出這樣的字,照臣看來,若不是事情確鑿,他是務必不會征調總兵府的書吏寫這份奏折”,張謙這會兒已經明白奏折是誰擬的,但卻不想讓皇帝聯想到這一點,因而便上前交還了奏折,又勸說道,“雖說他急性子耐不住,可畢竟執掌東廠,總zl口一一咖一于連事情都沒確定就上書,“再說,導府有武安侯坐鎮,若陸豐真的查實查辦了,不多真總會齊信送來”,“那聯就等鄭亨的信!”
    
    剛剛打發走劉永誠和海壽的時候,朱猿還特意吩咐海壽去朝鮮的時候記著讓那邊多敬獻兩個,這會兒更是使勁拉了拉領口,竟覺得運屋子太熱了,心頭異常煩躁,哪怕能挑到乾清宮的宮女個個都是年輕貌美,宦守也多半挑眉目順眼的,可他看著卻一概如歪瓜裂棗一般。一三個親生兒子都虎視眈眈盯著他的位子,以為他的身體不行了,若是他們知道他仍是夜夜雄風無女不歡,恐怕就不會計算他的壽數。而是該捶胸頓足了!
    
    “這幾日天冷罷朝,聯原本說除軍國大事之聳都是稟報太子處置,你去內閣著者,可是當真沒有軍國大事。還有,看毒都察院那邊有什么彈章,讓他們派人送過來,辦完這些事順道再出宮一趟,把陳留郡主宣進宮來。不過是一些閑話。她那么一個爽利明快的話娘一什么時候也開始忌諱這些!”
    
    張謙一一應了,旋即又重復了一遍,這才轉身退出,等到了外頭。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他一面順著臺階往下走,一面思量著皇帝的心意,最后發覺無論如何都琢磨不分明,既然是要看都察院的彈劾奏章,毒半是想看看朝中的風向如何,可這當口又宣召陳留郡主,別人看著又是怎么一回事?
    
    而士再往深處想,御史彈劾原本沒什么好奇怪的,可除非是錦衣衛和東廠往死里挖,十幾年前的舊事那幫御史又怎么會知道子都御史劉觀向來就是貪財好色的性子,別是這個人品牽荷的家伙從中使樓吧?
    
    進了右順門,沿右手邊就是一溜直房,才制敕房小誥敕房、內閣直房等樓汰白天的有好些抱著厚厚文書的人進進出出,因張謙乃是御用監太監,平日也常常出入這兒,自然是暢通無阻,可他才進了第二道門就聽見了金幼救的抱怨聲。
    
    鄂察院這是怎么回事,一丁點芝麻大小的事情就沒完沒了!要是彈劾杜宜山失職、品行不佳抑或是貪墨斂財,那都沒話好說,可這些烏七八糟的勾當算什么?劉規既然身為總憲,難道就不知道好好管一管這些科道言官,再這樣下去風氣都給敗壞了!”
    
    一“幼孜,沒來由對著年輕人發什么火,他只是奉命來送奏折,再說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勉仁的半個弟子,人還是勉仁舉薦給都察院的,素來老實本分”,緊跟著卻是楊士奇的吩咐聲,“好了,你回去對劉總憲說‘聲,如今奏折都是循例送東宮,我們待會就送”,張謙正思忖間,就看見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文官從里頭出來。他雖說不喜歡和都察院的御史打交道,但聽說人是楊榮的弟子,不由得很是好奇,十下打量了一番方才發現這人形容樸素,絲毫不像最注意形貌穿著的楊榮,只由于算不得熟悉,他也就沒搭話,徑直進屋道出了來意。傳達完了,他也沒理會楊士奇金幼孜那古怪表情,拱了樓手就轉身走了,宮里的這一趟傳話簡單,宮外這一趟傳話卻是麻煩。趕到甩王公館,張謙卻得知朱捕和朱寧父女去了大慶壽寺,可巴巴趕到大慶壽寺,他卻得知朱寧要為亡母做七天法事,這下子頓時異常頭痛甘這還不算廠他時朱捕提了提皇帝的話,原以為這位能夠轉圓一二,誰知道朱捕竟,黯然搖了搖頭,“就算是皇兄召見廠這一次也得緩緩,今天正好是阿寧母親的忌辰,她不能回去祭拜,便只能在這工做一場法會,原本是預備作七七四十九天的,因為她的母親當初只是大人,所以只作七日,總不能這七日都不讓她消停,張公公若是覺得不好回稟,本藩可以隨你回去”,今天竟然是朱寧生母忌躲張謙雖說覺得巧合,卻知道這等大事朱橢必不至于信口開河。眼見寺中莊嚴肅穆,聽得僧人梵唱陣陣,他更是再無懷疑,但終究不敢違了圣旨來一個父代女進宮,只好無可奈何地回轉了去,然而,他這一路緊趕慢趕回了宮,才到乾清門就得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消息一一試御史于謙八百里加急報稱開平糧儲以次充好,伍千石糧儲個至少有一半已經霉爛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