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511 圓滿


   北次開中由兵部武庫司郎中兼宣府巡撫張越毒持!…如果說錦衣衛宣府衛所被整個清洗了一遍讓人不寒而栗的話,那么,這個從總兵府傳來的消息無疑給所有商人吃了一顆定心丸,因為隨著這個消息而來的還才另外一條口信。那就是之前若有行賄弊案可b往不咎,盡管送出去的錢打了水漂讓不少人肉痛心痛,但比起落到如,新一批錦衣衛以及東廠大頭頭的手中被刮去一層皮,這結果還能忍受。
    
    這會兒總兵府門前的八字墻兩邊就圍了幾個個人,這些出身商家的管事乃至于東主在家的時候都不管朝廷禁令,綾羅綢緞照樣上身,但這會兒的穿著就低調了許多,什么招皮帽子毛皮暖耳都取了下來,好些人甚至光著頭站在風地里仰頭仔仔細細看著那一條條詳細的章程c朝廷年年開中,但數量才多有少,時間有長才短,誰也不愿意辛辛苦納的糧卻等上十年八載支不到鹽,所以“不次支鹽”四個字對他們的惑實在是太大了,“中鹽六萬六千五百引,即便是小引,這個數目也差不多快抵得兩準鹽場兩個月的全部出產了,這天下又不止宣府一個地方開中,淮豆除存積之外真能有那么多剩余?除了淮鹽,其他地方的鹽我可不要!”
    
    “而且這一回不是散碎輸注,而是以五百引為一注,底價雖說是二斗五升,但說的卻是一塊交底書進去,價高者得,這一招真狠!要是伙兒算準了都出一個最低價,他到時候怎么辦!”
    
    “你別高興得太只!朝廷的鹽場每年出產多少咱們心里都有數,目然旨意上說這次可以不按順序支,也就是咱們就是第一順位,可咱們3些人里頭也會有一個先后之分,出價高的自然是先支,出價少的肯是后支,你要走出少了,到時候等個兩三年,倉鈔支不到鹽,就相當于賣糧給官府,你愿意這么賣?利字當頭,你還真信大家能齊心!”
    
    “那怎么辦,“…咱們不是第一次開中了,之前的倉鈔積壓了那么多,結果只能朝廷回購了去,連保本都難,要是這一回價格哄抬得太高”…廠各家的人都在私底下商議,而此時此刻,正在總兵府書房內的張當則是根據匯總來的各色資料,仔仔細細計算著。由于之前灶戶繼續供給工本米,每月額外出產的鹽由鹽場作價以米糧收購,鹽場的產量大有提高;而守支五年以上的倉鈔又有朝廷回購,這次來的商人就比從前多了,只不過,大明朝廷的信譽在商人中實在是不咋的,這也是月硬說服了陸豐不再追究商人的原因,畢競,此次的軍糧最最要緊,他,操作上一定要加倍留心,。
    
    “洪武三年,大同倉入米一石,太原倉入米一石三斗,給淮鹽一引。永樂十五年,京衛開中,京倉入米一石,給淮鹽一小引。永樂十七年,復天下衛所開中,宣府入倉七斗五升,給淮鹽一小引,而商人支鹽難,不愿開中……”
    
    “好了,先就是這些!”
    
    張越擺手阻止了那個書吏,繼續在紙上寫寫畫畫算了起來,比教當初上書鹽事,他如今更明白其中情弊。天下衛所開中沒有一個計劃,之前缺糧怕了,如今一開禁令,往往是只顧著囤積糧食抑或中飽囊,不管鹽場出產如何;而皇帝一個勁打仗,大同宣府這樣的戰區更士頻頻開中,以至于把幾個年之后才能生產出來的鹽也給賣了,即便如,回購部分倉鈔,好歹給鹽場減了負,但商人很多都虧了本,這一回世是一樣,就算他能利用此次開中籌措到足夠的糧食,但這是以犧牲此守支商人的利益為基礎的,和飲鴆止渴差不多,這次北征之后不能讓朱悚再這么親征下去了!就算要打,也不能垂動輒就,大軍三十萬,這得消耗多少糧餉,怪不得人說起大漢就是文景之治,說起大明就是仁宣之治,百姓畢競不愿意打仗,可常年不打仗,結果就是衛所糜爛兵制敗枷…“大人,開平急報!”
    
    隨著這個聲音,向龍腳下輕快地從外間沖進了屋子,定了定神便嚷嚷道:“都察院試御史于謙八百里加急明發拜奏,說是開平大半糧儲已經要爛不堪使用!”
    
    由于之前千頭萬緒事務繁雜,張越幾乎忘記了當初同行的還有一h于謙,得知此事,他先是有些意外,但想到自己這里也是正在料理糧儲事,于謙原本就走到開平巡視糧儲的,揭開此事也并不奇怪,只是,這時機抓得到是頗為準確,他這邊大約也就是這兩日動手,于謙居然正好搶在這關口,而且事先一丁點消息也無,絲毫不曾瞻前與后,“大人,陸公公來借京營兵!”沒等張越從這條消息帶來的驚愕回過神,劉豹也匆匆進了屋子,舉手一揖便滿臉振奮地說,“陸公公訓經往總兵府向孟小侯爺借了五百人,說是唯恐不夠用,所以有來借周人他們一用!”
    
    張越想也不想就開口答道:“借給他,他要多少給他多少…,等等,調派好了人你和向龍趕緊先走一趟鎮守太監府,王冠那個,家伙說二定會狗急跳墻,別讓他鬧出大風波來!如今要的是安定不是鬧騰,這泛的事情要用最快的速度平息下去!”
    
    宣府城平日里駐軍井然,并不常常看見滿大街都是軍士的情形,p以,當城內做事的馬大車大乃至于商人小販看到一隊隊軍士一溜小跑刃大道上過去的情形,個個都覺得匪夷所思,更有不少人乍著膽子跟過型看熱鬧,很快,跟在大隊人馬后頭的人們就發現了此次的目的地,巨任憑他們怎么思量,也想不通這其中的門道,還是那些曾經在鮮花巷圍觀過錦衣衛宣府衛所遭劫一幕的人看出些門道,一時間議論無數,那位陸公公剛剛清洗了錦衣衛,這會兒又要對付鎮守太監?
    
    王冠一夜沒睡,昨天從張越那里回來之后,他整個下半夜都在緊本密鼓轉移家財,打算今天早上毀滅證據后就直接出城,只要快馬加撲到了他這里,完完幅有恃無恐的模樣。此時此刻,他把報仁的下人趕了出去,也沒管家里上下亂成什么樣子,失魂落魄地癱數在了椅子上,“公公,趕緊從密道跑吧,想當初咱們不就是防著這一天方才掘那條道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說不定拖一拖就會有法子了”,“跑?這會兒城中必然已經戒嚴了,到時候滿城大索,一定跑不掉的!”王冠神經質地大笑了一陣。繼而心中一動,生出了一個瘋狂主意,遂厲聲喝道,“快,把之前準備的那些火油弄過來,還有干柴動作快!”
    
    幾個隨從面面相覷了一會,雖說覺得這個主兒這節骨眼上要什么柴火油實在有些不對勁,但想到外頭大軍圍困,王冠就算逃得了一時,未必逃得了一世,只得一應照辦,等東西送來之后,看到王冠拿起一樓火油就全都澆在了身上,然后又在這座高大軒敞的主屋中四下里潑了一遍,臉上滿是猙獰的神情,他們終于明白這位主兒是軼了心要托事情鬧大,靠近門口的兩個親隨悄悄退了兩步,旋即就奪門溜了,而站在里的兩人盡管是昨夜隨同王冠出去見張越的心腹,這會兒也不由自主地彳后退了幾步。這錦衣衛和東廠要抓的只是一個王冠,他們這種小嘍羅別人絕對顧不上理會,既然如此,他們干嗎要陪著發瘋找死?王冠就出了府也跑不掉,可他們卻不一樣!
    
    眼看先跑了兩個,自己綺為心腹的另兩個也忽然轉身沒命似的逃出去,淋了滿身火油的王冠頓時氣急敗壞,那刺鼻的味道一陣陣往鼻子里鉆,引得他連連打了幾個噴嚏,他娘的,他那些貴重財物q就轉移走了,只要一把火燒了這里的據連同他自己,到時候看陸豐如何交待!可是,這幫該死的下人平日者被他用錢喂飽了,一到關鍵時刻就統統跑了?他們還懂不懂恩義道理”,…至不濟也得留兩個給他充充場面!大冷天的澆這么一身火油,掃已經凍死了,難道還要他親自打火石火鐮?
    
    沒等他打出接下來那個大大的噴嚏,門前忽然人影一晃,卻是有,沖了進來,滿心郁悶的他正想要開口喝罵,下一刻就陡然認出了那兩個人,到了嘴邊的罵聲硬生生堵在了牙關里頭,已經絕望的心底又生了最后一絲希望,“二個壯士,可是小張大人,“…阿咖,“小張大人讓你們來援手的……阿嚏阿喙…”
    
    “確實是咱們家大人讓咱們來的,好在還趕上了”,向龍輕輕撫著之前中箭如今仍然隱隱作痛的左臂,笑著瞇了瞇眼睛,卻是和劉豹上前把王冠一左一右挾持住了,“大人說了,讓咱們兄弟來看看,千;別讓事情鬧得不可收拾,這事情還沒個準呢,您怎么就想著?做人也得光棍些,一人做事一人當,燒了這鎮守太監府牽連別人算怎么匹事?”
    
    “你”,你們”,…”王冠原本就是冷得瑟瑟發抖,這會兒再遭打擊。竟,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他明明答應過”,他難不成打算要咱家的全部家財,還要咱家的如…”
    
    “呸,誰稀罕你的臭錢!”劉豹本就是爆炭性子,這會兒哪里忍住,當即破口大罵道,“咱們險些在興和丟了性命,你的臭錢能買回,來?要不是少爺不許,老子就給你一個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要云你那些手下還有幾個血性的,這會兒在二門已經擺開了刀槍準備對著干。要不是報了咱們大人的名字,咱們也進不來,你眼下就好好歇糞吧!”
    
    劉豹說話間,猛地一拳重重擊打在王冠的小腹上,眼看著那人頭歪暈了過去,他方才抬起了頭:“龍哥,這家伙眼下應該都知道了,:
    
    是送到京師,恐怕會胡亂咬人,…”
    
    向龍把王冠弄到椅子上扶著坐好,哂然笑道:“陸公公還指望他,家財,怎么會留著活人到京師?大人早就籌劃,好了,陸公公往上一報皇上那兒只要稍稍下功夫,就必定會下令在宣府直接明正典刑,他這一死震懾了宵小不算,這一場戲也就該了,到了那時候由得別石折騰,咱們正好專心開中。”
    
    日上中天的時候,鎮守太監府那些家丁的最后一丁點負隅頑抗也蘭全結束了,陸豐帶著人大搖大擺地再次回到了這里,想到上次王冠設宴,他被海壽擠兌得窘境,再聽聽這會兒四下里傳來的哭鬧求饒,看司那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婢仆,他只覺得揚眉吐氣,當沿著那條青石大道來到正房的時候,他卻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氣味,皺了皺眉之后就二驚失色,“怎么是火油!糟糕,莫非那兩個不頂事?”
    
    一個箭步上前撩起了門簾,他就看到王冠軟軟地坐在當中的太師;上。兩旁站著向龍和劉豹,然后又瞥見了滿屋子的干柴和澆了火油的個箱子,看兩人抱拳行禮,長舒了一口氣的他便笑吟吟地說:“看來咱家沒放錯了人進來,幸虧你們倆趕上了,要真是讓王冠燒了屋子。這趟事情還真是沒法圓滿。你們回去請告訴小張大人,這次咱家欠他一個大大的人情,開中的事情咱家不插手,任憑他怎么做!”
    
    向龍劉豹等的就是這句話,答應一聲之后看也不看那個還未醒過的倒霉鬼,行過禮后就大步出了屋子,而他們前腳剛走,陸豐就吩咐兩個親隨上前架起了王冠,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劈手就是一個大耳子抽了上去。他也不顧自己這手打得生疼,正手反手打了好幾下,眼見人悠悠醒轉了過來,他方才瞇起眼睛露出了陰側側的笑容。
    
    “工心“功,向否妁澆口做費……對,如今的雪攢錦之口可不臭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