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518 不愿青云愿心安下


   一滄管張攸交址大捷的消息讓張家上下很是松了一口氣,但“…汗任總兵豐城侯李彬病故,眾人難免有些惴惴然,為了防止刺激了年邁的顧氏和之前才剛剛受了大打擊的東方氏,杜綰自是不許眾人提及李彬病故的消息,自己卻是和靈犀按照以往勛貴人家辦喪事的慣例先做些準備,同時,為了預備正月里的人情往來,臘月又要辦各種年貨,于是就只見帳上銀錢猶如流水一般地減少,幸好各家莊子上都押送了糧食錢物過來,這才勉強維持了收支平衡,這天傍晚料理完了所有事情,去北院大上房探望了顧氏,陪著一塊用了晚飯之后,杜綰方才和靈犀回了房。剛一坐下,乳母就抱著靜官上來,她忙伸手接了,抱在懷里左看右看,心里不禁有些黯然,原本她在家里的媳婦,整日里只要管好自己院子里那點勾當,其余時候都可以花費在兒子身上,如今卻是忙得連給兒子哺乳都是難能,只能交給乳母去帶,也只有借著那忙忙碌碌的時候,她才能不讓自己去想尚在獄中的父親和遠在宣府的丈大,許是因為張越起的小名,和其他常常哭鬧的嬰兒不同,靜官自打生下來就安靜得很,除非把他逗得狠了,否則他從來不哭不鬧,大多數時候都是吃了睡睡了吃。這會兒躺在襁褓里頭,小家伙卻是難得醒著,黑亮的眼睛四下里轉了一陣,鼻后便和杜綰的目光對上了,“在找你爹爹么?放心,他很快就會回來的!”
    
    小說屋杜綰眨眼笑了笑,低頭親了親小家伙粉嫩的臉蛋,心中涌動著一股難言的暖意,她在京師并不是一個人,才母親,有兒子,還才幫手,“…從前那樣艱難的時候都挺下來了,如今更沒有什么好怕的,就算那是一條深深的壕溝,只要肯下死力填土,有什么過不去的?
    
    “少奶奶,產奶奶!”
    
    隨著一陣嚷嚷聲,有人撞開了門簾進來,卻是秋痕,看見杜綰懷里抱著靜官,她忍不住羨慕地瞧了一眼,緊跟著就連忙屈膝行禮,然后笑吟吟地說:“少奶奶不是打發奴婢去親家太太那兒送東西么?可巧的是,剛剛小五姑娘已經回來了,如今天色晚了,又是坐馬車,所以親家太太死活按著她先休息,明天再打發人過幕,小五姑娘還囑咐說,少爺那病早就好了,讓少奶奶不用操心。”
    
    “誰操心他,當初要不是這丫頭死活折騰要去,誰也攔不住,怎么會勞動萬大人帶著她上路!”杜綰沒好氣地嗔了一句,心中卻是松了一口大氣,隨即笑問道,“難得放她出一趟門,她居然這么快就跑回來了,倒真是意外得緊,對了,萬大人可是一同回轉了來?”
    
    “萬大人自然是和小五姑娘一塊回來的。”秋痕想到今天在杜家那會兒的光景,不禁眉開眼笑,“因眼下已經晚了,親家太太很是感激萬大人,便留著他用飯,萬大人沒怎么推辭就答應了,我瞧著萬大人那模樣,仿佛對小五姑娘很有心呢!”
    
    靈犀陪著杜綰進來就去伙房催茶水,一進門就聽到秋痕這最后一句話,忍不住噗哧一笑道:“不過看到這么一出,你倒是編排了起來,說來小五姑娘那性子最是招人喜歡的,就連老太太也常常說,家里的女孩兒沒一個能像她那么自在爽利,難怪親家太太也疼她,若真是萬大人有意,那也是一樁佳話,少奶奶何不五姑娘的意思?”
    
    “要是我開口問了,那丫頭一旦擰起來恐怕就不妙了,順其自然吧,小說屋因小五如今不再,把不嫁人這一條掛在嘴邊,杜綰不禁覺得這一樁姻緣倒,有些希望,但再想想福禍難測的父親,她不禁想到了當初自己和張越的婚事,君子不立危墻之下,萬世節這種時候常常往杜家湊,那已經不單單是有心了,恐怕是有決心了,母親心里可不糊徐,決不會,一點端倪都沒發現,若父親這會兒也在,恐怕也會捋著胡子老懷大慰吧?
    
    想著想著,杜綰便笑了起來,起頭那些沉重的心思也輕了許多,這時候,懷中的靜官不知怎么回事,忽然咧開嘴大哭了起來,她手忙腳亂之下正要解懷,可想起大嫂李蕓起頭的告誡,說是哺乳不能東一口西一口,只好狠狠心把孩子交還給了乳母,又很是囑咐了幾句,于”等乳母帶著靜官進了西屋,她就帶著靈犀到了東屋,把白天過手的帳一筆筆記了下來,卻,各處莊子管事們的額外孝敬,素來不入公帳,她雖不在乎這些錢,但顧氏祝福過該糊徐時就糊徐,因此地少不得一面收一面記,預備著將來交卸的時候好說話,不知不覺,二更天的梆子聲已經敲過了,杜綰剛剛擱下筆,門外就傳來了一個媳婦的聲音:“少奶奶,外頭老爺剛剛回來,說是有要緊事,憂慫過毒一趟。”由于別,氏等等都還在路上,因此翁媳才別,張悼回來之后小杜綰多半都,在顧氏的大上房見的,這晨昏定省也合在老太太那里一塊了。
    
    這會兒她心中極是奇怪,但仍是站起身在衣裳罩了一件披凡靈犀忙了一整天,秋痕又是剛剛從外頭回來,她便吩咐兩人早點歇著,點了琥珀隨行,那個剛才前來報信的丫頭媳婦便打燈籠在前引路,小說屋兩處院子原本就隔著沒幾步路,不過一小會就到了,進了屋子,杜綰就見張悼正背著手在踱步,屋子里只侍立著兩個臉上猶一團稚氣的小丫頭,忙走上前去行禮,“你們都先下去,琥珀在門外守著”,張掉平日但凡和兒媳見面都會留著丫頭在屋子里,這時候卻開口把人都打發了出去,默然站立了一會,他就開口說道:“今天皇上派了楊閣老去了北鎮撫司詔獄見你爹。問的大約是先頭御史彈劾的那件勾當,事情過后,皇上忽然下旨錦衣衛,把你爹和夏原吉從北鎮撫司提了出來,如令人轉而關在內官監,我拜客回來特意繞道杜家,本想去見見你娘說一聲,結果正好遇到錦衣衛奉旨抄撿”,杜綰自然不知道這張悼睜著眼睛說瞎話,更不知道他是得了趙虎的信特意趕過去的,在一剎那的驚悸失神之后,她立刻按著自己的胸口,強迫自己清醒了過來。想到小五剛剛從宣府趕回來,母親還正留著萬世節吃飯,原本是歡歡喜喜的時候,她不由用指甲掐了掐手心,見杜綰臉色不燈,張悼猶豫片刻,這才繼續說道:“錦衣衛如今還在抄撿,我原本是想等完事了接你娘一家人另找地方住下,萬世節也提出要接她們過去暫住,但你娘說主要不是籍沒查封;她這個當家主母就不能擅離,晚上一家人擠一擠也就夠了,硬是把我趕了回來,還千叮嚀萬囑咐不讓我告訴你,我拗不過她,只好留下幾個人在那里照應。雖說有你娘的囑咐,但我思來想去,還是得告訴你一聲,這樣。明日一早,我派人用車送你過去”,盡管恨不得眼下就插翅飛回杜家,但前有母親的吩咐,后有張掉的承諾,心里死沉死沉的杜綰只好仔硬地點了點頭,直到懵懵懂懂回轉了自己那院子,她在打簾子進門的一剎那,卻是想到了這次無緣無故的抄撿從何而來,如果她沒有想錯,恐怕是為了抄撿父親和周王朱賺是否有往來私信,對于煞費苦心揪出此事的人來說,如果拙到了信,恐怕字字句句都會被人掰碎了思量,黑的能說成白的;如果沒有,人家又會說來往信箋均遭毀棄,白的也能說成黑的,這年頭,求心安比求青云更難!
    
    次日一大清早,杜綰坐車趕往杜家的時候,已經多日不朝的朱株卻是在乾清宮中翻檢錦衣衛的收獲。漫不經心掃了一遍那幾封信,想起昨日楊士奇的奏報,錦衣衛北鎮撫司上奏的楊士奇和杜禎兩人那番交談,還才之后來見言之鑿鑿指稱錦衣衛必定一無所獲的都御史劉規,他只覺心煩意亂,隨即便抬頭對袁方問道:“杜家如今有多少家產?”
    
    “回稟皇上,才御賜的四進宅院一座、通州四百畝地的地契、宮綢數十段小御賜的金銀錢和金銀鑲子若干……”袁方的記性向來很好,此時完完了一遍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盡管只是抄撿并非籍沒,但為了穩妥起見,臣已經將杜家一應家產都記在了冊子上。”
    
    看來,凡有大案必用錦衣衛,都察院是不舒服了,朱樓翻看了一下袁方一并呈送上來的帳冊,心里生出了這么一個念頭,滿心不耐煩的他隨手丟下了那本帳冊,站起來走了兩步,忽然轉身走到了袁方面前,若才所思地說:“你剛剛提過,昨夜去杜家抄撿的時候,兵部武庫司主事萬世節也在?”
    
    見袁方點頭,朱樓不禁蹙了蹙眉,就在這時候,外頭傳來了一個太監尖利的嗓音:“皇上,周王千歲和漢王千歲才奏章送上”,兩份形制一模一樣的奏章卻是截然不同的內容,看完周王朱櫥懇請繳還三護衛,明年正月十五后離京的奏章,朱樓哂然一笑就隨手丟在了一邊,但是,等一目十行掃完漢王朱高煦時隔兩日再次送上來的奏章之后,他登時氣急敗壞地把奏章摔在地上,朱高煦這個當父親的竟然舉發兒子朱瞻斬覘報中朝事,甚至附了原件夾片!
    
    “他們就是看不得聯心安,畜牲,都是畜牲!”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