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520 籌碼公平


   芯兵府二堂個于內儀門之內,左右各有兩間耳廳,乃是乓xm見的地方,中間才是用于接見的二堂。當初徐亨不耐煩在此見人,都是把人叫到自住的三堂,因而等候入見的軍官們常常會肆無忌,悼地聊天說話,最,喧嘩不過的去處,如今張越跟著一個親兵從內儀門順著居中大道往里走,但只見左右耳廳都沒有掛門簾,赫然可見幾個正襟危坐的軍官。當他走近前的時候,只能聽到二堂之中有說話聲,除此之外別無雜音,“侯爺,張巡撫來了”,那親兵將二堂厚厚的棉簾子掀起了一個角,彎腰稟報了一聲,俟里頭傳來了吩咐,他方才回頭對張越做了個手勢,低聲說道:“里頭是鎮守張家口堡的一位千戶,還有萬全的一位指揮使,一會兒就完了,小張大人既然來了,其他等候的人自然延后,您不如到旁邊的耳廳坐一坐稍等片刻?”
    
    忖度到耳廳等和站在露天吹冷風分別不大,況且里頭還有人,張越就擺了擺手,順著門簾的縫隙,他便依稀看見內中奏事的兩人都是長跪于地,對于這一幕,他并不陌生,大明官場上最講上下規矩,六部司官見堂官奏事都是跪白,外官也都是各按品級尊早行禮。但規矩是規矩,并不是每個人都死守這么一套,就比如在他的印象中,鄭亨一向不重視這個,疑惑片刻,他就若有所悟,又等了一小會,里頭就傳來了告退的聲音,他便往旁邊讓了讓,許是跪的時間長了,里頭出來的兩位軍官下臺階的時候都有些不利索,臉上還露著遭了訓斥后的沮喪,張越只瞅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等他們過去之后,他就略彎了彎腰跨進了高高的門檻,卻是發現這間軒敞的屋子中已經沒了人。微微一愣,會過意的他連忙快走幾步進了后方偏東的小門,果然看見鄭亨正站在那萬物請索的小花園中,“武安侯!”
    
    六開鄭亨微微一點頭,隨即露出了背在身后的右手,赫然是一封奏章:
    
    “這是戶部剛剛轉回來的,上頭才皇上的批復,已經同意了你的條陳,我,武人,看不懂你那些存積常股之類的玩意,更不懂什么鹽法,我只知道你平白無故累得我被皇上贊得摸不著頭腦,怪不得陸豐問都不問就把他的銀印丟給了你,原來你專為人臉上貼金!這下可好,京師那些家伙都得對我這個大老粗另眼看待,都是你惹的禍!”
    
    張越知道鄭亨說的是之前他開中之后拜發的那份奏章,見這個武安侯只是微微一哂,并不是真的著惱,于是便笑了起來:“我一個區區五品官上書的分量自然不夠,但拉上武安侯就不一樣了,那些部閣大佬司以駁了我,但駁您的面子總得考慮考慮,再說了,我連陸公公稀送了幾分功勞,怎能不括帶上出了那么多力的您?”
    
    “好小子,算你能耐!”
    
    鄭亨沒好氣地搖了搖頭,這有說道:“總之你這次用兩個月的淮鹽產量換來了五萬石糧食,成果斐然,接下來京衛開中肯定也會用這個法子,日后天下各衛大約都會群起而仿效,你報稱的那個請兩誰、兩淅和長蘆將一年出產分作兩份的條陳更是讓郭資擊節贊賞,這次不是有不少商人空手而紅么?接下來還有一次機會,戶部擬再撥淮鹽六萬引給你開中”,說到這里,他頓了一頓,隨即露出了親切的笑容:“今天找你來是告訴你另外一樁好消息,你二伯父打了勝仗,照那個勢頭,說不定沒幾日就能逮到黎利。交趾布政使黃福也找到了安南陳氏后育,不管是真是假,朝廷已經下詔封其布政司右參議,還有,你家大伯父已經從南京出發了,過些時日就能到京師。如今這壞消息統統讓路,都是好消息。”
    
    說話間鄭亨卻是隱去了要緊的一件,畢竟,壞消息說樓來徒惹煩亂,眼下還是瞞著好,由于這天大的好消息,張越在離開總兵府的時候還忍不住揮了揮拳頭。二伯父張攸心愿得償建功立業固然是一層,而先頭二房頻頻出事的陰影能夠暫時帶過去,祖母顧氏的病能因此緩轉過來才是他想要的,現如今最要緊的事就是看他之前發動的另一手棋能否有效了,面對朱樓這么一個脾氣難測的天子,唯一的選擇就是下虎狼之藥!朱樓既然連一心盼望著自己死的兒子都要庇護,他張越為什么就不能保自己那個清清白白做人的岳父?
    
    至于鹽法,三成存積可供不次支鹽,七成常股供商人依次排隊支取,價錢才高有低任君選擇,這總比大家吃大鍋飯來得劃了算,也算,臨時性的解決辦法,而皇帝再次撥了準鹽六萬引,他要應對那些商人,要揪出間諜倒是有了更多籌碼,兵府大街東邊隔著心沂的個字路口乃是四座高大的石牌樓,盡管比不上京咖…一川樓和西四牌樓的高大威武,卻也是一個人來人往的喧鬧地方。當然,這兒的作用和西四牌不一樣,和刑場沒有半點關聯。平日只要總兵府前的八字墻上貼榜文的時候,此處也會有人立馬照抄往那四面灰漿勾縫的磚墻上貼一份,其余抄本則,送進四面的酒館飯莊之中,沒錯,這里就是平日各家晉商派在宣府的管事蹲點的一大地方,畢競,那些民間的生意只需要一個掌柜幾個伙計就能處理得漂漂亮亮。而官府的生意才是真正的大頭。只不過,這一回眾人期望已久的開中卻,幾家歡喜幾家愁,眼下那一間間用空心夾板隔開的包廂中恰是唉聲嘆氣的聲音多,因荷成功拿下此次淮鹽的那些人大多立馬回去籌,“唉,早該想到的,這官府怎么可能做虧本勾當!這可是立刻就能拿到鹽立刻就能賣啊,比不得排隊輪候幾年甚至十幾年幾個年,要真是三斗五升那就瘋了!”
    
    “以往都是一個,價,這一回可好,竟然是競價,那位小張大人不是正兒八經的讀書人,還走出身在勛貴之家么,怎么竟然還懂這些生意場上的門道!”
    
    “別提了,我從平遙縣足足顛簸了一夜才趕過來,如今倒好,競然是兩手空空!他娘的,平常拿著倉鈔排隊支不上鹽,如今這么好的機會競然給錯過了!”
    
    “誰讓這次官府的動作競然那么快,才公布這次的事情是那位小張大人主持,結果別轉頭就開始了,別說套交情,就是送禮都來不及!
    
    不過話說回來,有錦衣衛擋著,怕是也不敢隨便收禮,唉,單單是先前我白送出去的那尊玉規音,就值小一千貫!”
    
    六開這一個包廂中的四個人原本都是競爭對手,這一回卻成了難兄難弟,于,兩壺燙好的紛酒不一會兒就喝了個底朝天,眾人面上都有些醺醺然,這時候,其中一個忽然雙手支著桌子站了起來,身子微微前傾,面上露出了神秘兮兮的表情,“這次潞安府方家是最前頭幾個中簽的,你們也該知道,先頭有一代方家家主曾經得罪過一個大人物,于是被遷到了山東,聲勢早就不如從拼了,這次怎么會有那么大魄力?我使人用了老大功夫有打聽出來,方家如今那個家主方青,竟是和小張大人關系密切得很!”
    
    “老天爺,小張大人到了宣府就沒怎么近過女色,莫非是好那一口……”
    
    眼看這話題就要滑落到八卦的深淵里頭,外頭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那個瞪大了眼睛正打算求證的矮個商人起頭還不想搭理,但是那敲門聲大有鍥而不舍的勁頭,他只得沒好氣地吩咐進來。等門一開,見是自己的一個小廝,他不禁惱怒了起來,“怎么這么不懂規矩,不是說過不管什么大事都先放一放么?”
    
    “東家……東家!官府,“官府又出了榜文!”那個小嘶激動得臉上赤紅,使勁拍了拍臉,這有得以繼續把話說下去,“總兵府前頭貼出了榜文,說是此次將再拿出誰鹽六萬引!那榜文最后還說,三日后小張大人將在德慶樓親自主持,東家您看,這是榜文的抄本,…”
    
    剎那間,這四個剛剛還自怨自艾的商人一下子紅了眼睛,仿佛三天三夜沒吃飯這會兒卻看到食物的惡狼。爭先恐后地上前去要抄文,而這一幕也不單單發生在這一個包廂之中,二樓的四五個包廂中都響起了各式各樣雜亂的響聲,但緊隨而來的卻是又驚又喜的嚷嚷,很快,原本停在四牌樓下頭的馬車一輛接一輛地狂奔離去,而為了動作快一些,眾人甚至都是直接扔上一把錢在柜臺上,根本顧不得讓酒樓找零,只是在別人紛紛離開的當口,一個包廂卻仍是大門緊閉,內中的客人站在窗邊,支開了木格窗往外注視了良久,旋即才放下了木架。費力地扭動了一下因灌風太多而凍得仔硬的脖子。
    
    于謙輕輕搓了搓手,心里不禁想到了之前都察院都御史劉觀派人送來的那封信,上頭先是盛贊了他在開平清點糧儲的政績,最后卻讓他悄悄微服從開平趕回宣府,監察此次開中事,盡管他尚未分派到哪一道,但只要是御史,向來就有監察的責任,這一點并不奇怪,可劉現在信上讓他多多留心開中是否有人從中做弊,這倒是畫蛇添足了,他到都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