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521 姐夫的報復意外的收獲


   訓西煤老板遠遠隔著數百年,山西票號還未走上歷史的脾,“如今的晉商卻已經利用大明的開中鹽法走上了致富發家的道路。只不過,比起江南財主們的揮金如土,晉商們就吝嗇得多,但關鍵時刻,他們也舍得一擲千金。可這一擲千金卻不是用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用在他們要打通的關節上頭。于是,保定侯的長公子忍了足足兩天,終于熬不住了,“這些人送禮歸送禮,這還讓不讓人出門了?上次倒好,有武安侯派兵維持他們不敢來,這回直接涎著臉堵住了出路!”
    
    六開孟俊一向是和氣到幾乎沒脾氣的公子哥,但如今面對那層出不窮的送禮花樣,他一早就扔了那溫文爾雅的面具,那氣性大得很:“送一頭生豬,剖開來里頭居然用油紙包著一匣子黃金;送一盒酥餅,酥餅全都是用珍珠為餡;送兩個丫頭…,他娘的那丫頭竟然是男扮女裝!三弟,難道就不能派個人出去警告一下這幫地主老財,誰再玩花樣誰滾蛋!”
    
    張越這輩子也算是見過不少世面,但這兩天面對那些禮物,他只覺自己臉上的表情已經僵硬了,大約那些晉商也知道頂風作案會出麻煩,送的都是土產一一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大同婆娘自然也算是“土產”的一種但是,這些五花八門的名堂實在是讓人吃不消,就好比他這會兒聽到男扮女裝那四個字,那嘴角頓時抽搐了兩下。
    
    “姐大你又不是不知逝世人向來信奉無禮不成事,況且如今我要做的本就不單單是開中。
    
    眼下宣府已經明令禁止所有往口外的商隊,但你也該知道,總兵府得到的諜報明確地說,宣府一有大事,教子沒過幾天就能獲悉,我對他們翻臉容易,另一頭的行事就麻煩了”,孟俊也就是嘴里抱怨一下,聽張越這么一說,他只得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唉聲嘆氣地坐了下來:“反正我都想通了,我和你這個聲名赫赫的家伙住在一塊就得連帶一塊倒霉,半夜三更有人拜訪,白天有人堵門,這兩天一出總兵府就有人上來搭訕,甚至還有同僚神秘兮兮地說要介紹什么好去久…這些人指量我不知道,這大同的婆娘有名,可朝廷官員宿娼卻,了不得的罪名,古有花木蘭女扮男裝巾幗不讓英豪,如今倒好,索性將男柞女,惡心得沒法說了!我已經寫信回去了,讓你大姐過來陪我過年,否則我非得被逼瘋不可!”
    
    剛剛陪著嘆了一口氣,張越冷不丁就聽見這么一句,連忙問道:
    
    “這也行?”
    
    “有什么不行,武安侯還打發人回京去接愛妾張姨娘了,這宣府的兵將大多是家眷在本地的,咱們接了家人過年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說到這里,孟俊忽然皮笑肉不笑地打量著張越,若才所思地說,“不過我可提醒你,武安侯接的那是毒,我雖說接的是你大姐,可就是皇上知道,頂多也就是罵我一聲沒出息,你可不一樣。別說皇上要罵你兒女情長英雄氣短,而且你那岳父還沒脫大難,你家那位顧著這一頭就得放下那一頭,能安心來宣府?”
    
    對于孟俊勾起自己的興頭又狠狠澆上一盆涼水的壞心眼,張越頓時恨得牙癢癢的,氣急敗壞地哼了一聲便徑直出了屋子。這時候,孟俊方才笑嘻嘻地伸了個懶腰,張越害的他除了衙門當值之外連門都不敢出,不小小報復一下補回來怎么行?
    
    都說是久曠怨婦……他都變成久曠怨男了!
    
    由于小五回去了,騰出來的西廂房便安置了一個總兵府差來的書吏以及一個錦衣衛小旗,所有送上門的禮物都由他倆一起造冊登記,再加上才連生連虎兄弟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看著,就形成了連環監督機制,而由于鄭亨早發了話張越不用管別的軍務,一心一意主持開中就好,因此有的,大把時間和這些財主們耗,剛剛在孟俊那兒受了不小的刺激,張越提腳跨進花廳的時候,臉上自然而然就了一種咬牙切齒的意味來,結果讓坐在其中的那個中年商人很,生出了一些警慢。換上整齊衣裳的牛敢和張布按照彭十三教的,大馬金刀地站在張越身后,到有那么幾份親兵做派,“如果我沒記錯,上一次平遙縣羅氏已經用一石一斗的價錢吃下了三千引,這一次何必再和別人爭搶?況且,看了之前的價格,恐怕這一次參與的商戶都會大幅度地抬價,羅家在這三千引鹽里頭就能大大賺一筆,不要太貪心了”,“大人說的極是,小民并不是貪心。只是想再碰碰運氣,潞安府方家不是也一樣預備再加入競爭么?”那中年商人羅謙滿臉堆笑地欠了欠身,見張越聽到方家這兩個字的時候微微皺了皺眉,頓時有了些數目,把心一橫又拋出了猛藥,“小民知道方氏昔日大約對大人有過助益,但區區方氏,在偌大的山西實在算不得什么,他們:“以的小民也能做,就算小民不能,平遙縣還有幾家商戶愿瑟心八人效力”,“我如今只管開中,不管其他,”張越直接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漫不經心地說道,“無論是方氏還是其他各家晉商,都是一樣的章程制度,我更不會有什么偏袒,況且,晉商豪富天下聞名,我知道你們做生意的路子又不單單是這一條。不用一個勁鉆營我這一條路,更無須一味抓著別人說事,晉商發家者眾,難道沒了鹽就活不成?”
    
    這套說辭張越兩日來用著敷衍了七八個登門拜見的晉商,那些都是一等一的人精,能套出來的話少之又少,因此他沒抱多大希望,不過是希望借著王冠當初受刑不住招出來的那些線索,趁著那些商人松弛防備之際通過錦衣衛好好查一查,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這個中年人聞行此話卻是面色一僵,隨即竟是露出了惶然之色,六開“大人這話實在是讓小民無地自容,小民一家一當都是用來做這鹽業生意,比不得那些在口外有大買賣的豪商大賈!”羅謙一句話說完,臉色便漲得通紅,“小民祖上從洪武年間就開始經營這鹽業生意,在宣府附近有百頃良田,招募流民開墾至今,都已經是熟地,一向都是為了供開中使用。要不是鞋子常常擾邊,原本每年倒是頗有盈余,所以小小民最恨的就是那些狗輕子,最恨的就是那些往口外偷偷摸摸送貨物的家伙!”
    
    張越到不在乎此人是因為蒙古人入寇毀了田地收成而心生恨意,還是因為嫉妒口外貿易的豐厚利潤而心生不滿,他只知道即便方青已經給過一張詳細的在口外有生意往來的商家清單,但這么個送上門的也決不能輕易放過。心念一轉,他便板起了臉,六開“王冠被腰斬的罪名里頭就有一條是往口外私市,難道民間還有?”
    
    羅謙平日里對那些富得流油的同行又羨慕又嫉妒,此時此刻見張越雖沉著臉,卻是顯然被說動了,心里頓時鉆出了一股子邪火來,干脆撩起袍角跪了下來,一橫心賭咒發誓道:“若是小的有半句虛言,管教天打五雷劈不得好死!上回和刁,的出價相同的兩家中,太原府王氏和平陽府范氏和口外的往來尤為密切,除此之外,游安府泰氏、平遙縣李氏以及陸家、高家、武家等等好幾家都或多或少有東西運出去,其中甚至有來歷不明的茶磚”,“這么多家?”張越聽出其中甚至有方青那張名單上沒有的,不禁心中一跳,隨即就怒氣沖沖地罵了兩句,最后卻露出了躊躇的表情,“無視朝廷律法確實可惡,但眼下乃是皇上北征之前的節骨眼上,暫時不能為此亂了大局…“”,“可太原府王氏不但往口外私自送茶磚,而且還和教子有勾結!”
    
    一嗓子吼出這么一句話之后。羅謙情知這會兒再無退路,只能順著這危險的小路繼續走下去,畢競,他壓在心里的那火氣憋得太久了,如今一有個出口堵都堵不住,暗自咬了咬牙,他便把心一橫,索性把話都撕擄開了,“元末鞋子退出中原那會兒,太原府王氏就是跟著一塊進大漠的,后來跟隨鞋子皇帝的那些漢人一個個都回來了,王家那個卻沒回來,而且聽說官還是當得不小,甚至娶了鞋子的貴女。之后有消息說是死了,可誰也不知道真假,不說別的,教子太師的使團每次入京朝覲回來都會沿途搶掠,偏偏他們王家損失最大的一次也就是一個別莊被燒,可咱們每家每戶的損失少則數千貫,多則上萬貫!”
    
    羅謙已經是豁出去了,而張越此時此刻也已經丟開了裝模作樣的面具。這,意料之外的收獲,但卻極其讓人振奮。在元朝做高官然后從遁大漠,這不是治罪和懷疑的理由,他的堂伯祖榮國公張玉也有同樣一段難堪的過去,但是最后那一條卻可疑得很,“除此之外,還有什么其他證據?我要的不是可能,也許,是實證!”
    
    原以為張越不過是將信將疑。但聽到這樣嚴肅的口吻,羅謙只覺得心頭那把火燒得更旺了,使勁吞了一口唾沫之后,他便句地說:
    
    “小民還知道一件事,如今王家人包下的客棧里頭就有一個輪子!”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