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523 釣更多的魚釣更大的魚


   水樂初,大明先是在開原、廣寧開設馬市,互市對象卻乏,。訌靖難之役中立過功的兀良哈朵顏三衛。他部若要取得中原貨物則需通過三衛,之后,大明陸陸續續在甘州、涼州、蘭州、寧夏等處開設了隨來隨市的不定期馬市,又引來了瓦刺等各部蒙古衛所來此地交易,而輕勒太師阿魯臺在戰敗稱臣被封為和寧王之后,也曾和大明互市過一段時間,然而,如今宣府一帶的互市卻因為掛靶再次入寇而完全關閉了,雖說阿魯臺和兀良哈三衛親厚,能夠在三衛的馬市上分得不少好處,但畢競直接互市這條路子是堵上了,然而,商人中總有利欲熏心的,設法賄賠了邊將后,時常才商隊悄悄往口外去。
    
    只是這一條線路不為朝廷所容,若是抓到了就猶如昔日海禁時悄悄出海的商人一樣,完全是死路一條,因此,如果不是有背景有手段甚至于有武力的,也不會選擇這條鋌而走險的路子,太原府王家便占了口外私市的三成份額,可即便都姓王,他走的卻不是王冠的路子,因此王冠熬刑不住向陸豐交待的那些名單卻是與其沒有半點關聯,反倒是給王家拔除了幾個最大的對手,因此,先前一時謹慎只吃下兩千引鹽的家主王炎并不滿意,留了幾日聽說還要繼續開中,立刻二話不說留了下來,為此還包下了個于城東八里胡同的整個悅朋客棧,這會兒在客棧三樓最大的一間客房內,王炎面對找上門來的方青,臉上卻是淡淡的。坐在主位上的他一面聽方青說話,一面漫不經心地著手中一把匕首。
    
    在如今年方五十,足足把持了二十年家族經營大權的他眼里,這位潞安府方家的年輕主人實在是太嫩了一點。只從對方那些話里,他就覺察到了沒法掩飾的勃勃野心,更讓他輕蔑的是,方青還把張越與其的關系當作了談判的資本,這種幼稚的表現更是讓他沒了敷衍的興致。正當他不耐煩地預備下逐客令的時候,方青接下來一番話卻一下子讓他警慢了起來,“王老既然口口聲聲說從來不曾冒著禁令在口外做生意,那我也沒什么別的話好講,只不過,朝廷北征在即,阿魯臺眼看就是滅頂之災,王老費盡千辛萬苦搭上軟靶這條線,聽說還和阿魯臺太師麾下的貴人有關聯,到那時候就是一場空了!阿魯臺太師雖然把持了掛鞋大權,但重壓之下卻也才部酋準備甩開了他單干!如今已經有人找上了我!若不,看著王老乃是實力雄厚的前輩,若不是方家沒法獨吞,若不是我還有借重之處,才不會讓人來分一杯羹!”
    
    鞋鞋竟然有人想甩弄阿魯臺!
    
    此時此刻,王炎好容易才維持住了那張淡然的面不,但語氣中仍是流露出了幾分迫切:“方老弟此話當真?阿魯臺太師乃是輕靶說一不二的人物,怎么有人敢背叛他?”
    
    “王老不信就算了!”方青沒好氣地站起身來,把折起半截的毛皮袖子放了下來,輕輕哼了一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皇上兩次北征都是大勝而歸,別說那些教勒的部酋,恐怕就是阿魯臺自己也沒想過這次能贏吧?有人正打算趁著阿魯臺太師戰敗就奪了他的個子,所以如今派人向大明輸誠,要不是有小張大人那層關系,我也未必能見上面!”
    
    見方青氣咻咻地仿佛要走,王炎連忙換上了一幅迥異的笑臉,死活留下了人吃午飯,又高聲吩咐外頭備辦酒菜。等到了酒桌上,他更是不復起初的怠慢,拉著方青頻頻勸酒,好話說了一籮筐,砒籌交錯間終于得到了不少隱秘消息,最后,他親自把酪麗大醉的方青送到了客棧門口,眼看方家的小廝把人扶著上了車。那馬車飛馳而去,他方才轉身進了客棧,剛剛的笑臉赫然變得軼青森冷,“出去看著,除非那個方青去而復返,否則若有人來就說我身上不舒服,一概不見!”
    
    厲聲吩咐了這一句,他就蹬蹬蹬上了三樓,回到了剛有見方青的那間屋子,打起后頭的簾子進了里屋,他就對里頭那個滿臉虬髯的大漢問道:“二弟,剛剛的話你都聽到了,眼下阿魯臺太師明顯是不行了,不如趁這個時候斷了那層關聯,自從伯父死了之后,你在鞋鞋那邊的日子本就過得辛苦,趁早回來享享清福!”
    
    “若是阿魯臺太師倒了,大哥你能得到什么好處?剛剛那個方小子的話我當然聽到了,那些族酋是要和大明輸誠互市山b一一,巧對候才咱們王家還能有眼下這樣的利潤?再說了,這方舊j洞人撐腰,咱們能買通的不過是幾個千戶所的頭頭,能和他相比?幾代人在北邊打下的基礎,糟蹋了可是天打雷劈的!大哥讓我享清福,漬嘖,要是沒了鞋鞍那層關聯,要是我不是親自帶隊在北邊走,大哥你每年還能進項分我三成的利?”
    
    “你這是什么話!”王炎頓時心頭大惱,但一想到這個弟弟和自己不是一個娘養的,在北邊呆的時間長了,性格極其彪悍,他只能按捺下了火氣,“眼下宣府戒備森嚴,你難道還想把消息遞出去?”
    
    “為什么不能?”虬髯大漢把手搭在了王炎的肩膀上,猛地加重了力道,“大哥別忘了,咱們那么多招鼠銀鼠青鼠皮是哪里來的;咱們那么多供軍隊使用的氈毯是哪里來的;還有咱們牧場里的那些馬駒,哪里來的!沒了北邊的商道,咱們太原王氏頂多就是晉商里頭二等的家族。排不到前頭去!再說了,一頭連著教鞋,一頭奉承大明,這可,爺爺那兒就傳下來的規矩!大哥,設法弄清楚那全部酋是誰,然后弄到證據,我到時候親自回去報信!”
    
    “這事情一個不好,到時候整個家族都得給你賠進去,你要給我一點時間!”
    
    這邊廂兄弟倆針鋒相對的時候,那邊廂方青的馬車卻是徑直回到了方家落腳的客錢,這里是宣府城西南隅的僻靜去處,醉醺醺的方青被架進了南院的客房,卻是門一關就站直了身子,此時此刻,屋子里的一個親隨慌忙去取銅盆,另一個則是去端子熱茶來。方青摳著嗓子嘔出了無數穢物,又咕嘟咕嘟喝了一盅茶,這才緩過氣來,想不到他竟是還能演好一個野心勃勃卻急躁幼稚的當家人!只不過,相比原以為要被支使著沖鋒陷陣的角色,今次的任務卻是簡單得多,況且張越許諾事成之后可以讓他用此次商人所出的最低價再吃下兩千引鹽,為著這立刻就能到手的現貨,為著方家興許能再上一層樓的機會。別說演戲,只要不會送命,他甘愿豁出去!
    
    使勁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他就對一個心腹親隨吩咐道:“派人去刁小張大人那里送信,就說幸不辱命!你再告訴小張大人,就說我說出輕鞍有部酋私下來聯絡的時候,那個王炎很是留意,席間有意灌醉我的時候拐彎抹角都是在盤問這個!”
    
    自打前天羅謙捅出了太原府王家的事情之后,張越就立刻讓人死死盯住了那座悅朋客棧,所以,當方青的消息送來的時候,他自然是精神大振。錦衣衛固然強大,固然能夠控制宣府地面上的三教九流,但要查諜探就得有線索,王家即使真能帶一個輕子大搖大擺出現在宣府,那么就一定才掩飾的把握,他貿貿然直接上門去搜無疑是最愚蠢的,既然如此,故布疑陣請君入甕,無疑是一條妙計,至于鞋靶部酋的特使,“他身邊不是正好有四個從北邊逃再來,蒙古話說得比中原話還溜的家伙么?
    
    盡管明日便是宣府第二次開中,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張越對此已經深有把握,這時候便直奔總兵府,當他對鄭亨言簡意垓地解釋了一番此次的計策時,這位老當益壯的武安侯卻是一拍巴掌眼睛大亮,“好主意!你既然是杜撰了一個前來輸誠的特使,自然得把謊話編得圓一些,放心,控子那邊的要緊角色北邊的諜探一直都有信息送過來,到時候肯定能蒙混過關,只不過,我看這一次你布置的局面不單單可以用來揪出那些個奸細,還可以派其他的用場,阿魯臺這次舉兵入寇叛了大明,原本內部就是反對重重,要是他得知這么個消息,嘖嘖“……“那就是絕妙的反間計!”
    
    “哈哈,孺子可教,就是反間計!”
    
    看到武安侯鄭亨笑得無比暢快,張越不由得輕輕摩挲著下巴,心里迅速盤算了起來,不得不說,他的目光還是短淺了些,既然已經設了這么一個大圈套。單單讓那些漢奸來跳豈不是太可惜了?想當初阿魯臺第一次反叛的時候其母其妻便是當頭痛斥,如今凄慘地敗過一次后還不死心,恐怕鞋鞋反對他的人確實不少,既然如此,這一次真的是好機會,看來得讓人或真或假放出些消息,釣更多的魚,釣更夫的魚!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