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524 誰監查誰


   誤冬臘月不用在總兵府前頭吹冷風,而是能坐在暖和的失””戈對于商人們來說不啻是莫大的德政,而德慶樓的東家掌柜以及上上下下的伙計也同樣異常興奮,盡管忙的連奔帶跑四下里照應,甚至熱得胸后背都是汗,但這是完全值得的。
    
    那位小張大人隨手一指,這天大的好事情竟然落在了并不起眼的虧慶樓身上,日后自家的酒樓坐實了宣府第一的名聲,生意可不是蒸蒸上?
    
    盡管多了第二次機會,但由于有更多的商人趕到此地,再加上擔人有人只出價到時候卻交納不了糧食,因此張越借口德慶樓中座個才限,特意將開中之日往后延遲了三天,又用巡撫大印發出榜文,規定共個商戶必須繳納五百石糧食的保證金,之所以是糧食,是因為永樂朝雖然鑄過一些錢,但主要并不是在間流通,而金銀又不是官方貨幣,寶鈔形同廢紙,因此哪怕麻煩,他,不得不索性用上了糧食這一如今最急需的商品作為抵押,若商人成功拍下鹽引,則到時候這五百石糧從應納糧中抵扣;若未能拍下者,則府于明年秋后加一分利償還;若拍下不買者則直接沒收保證金入官,好在趕來的商戶都有所預備,于是,宣府四大倉再次出現了瘋狂解糧j庫的場景,那情形蔚為壯規,所以,今天再次主持開中的張越卻沒有多少緊張,他可以料想得到,有了上次的例子,這一次商人恐怕都乖覺了,價錢自然會更高,將兩淮兩淅和長蘆鹽分成存積和常股,他是搬的后人智慧,只不這原本是用來應付大明鹽政窘境的法子,眼下被他加以改頭換面,以往是直接定好開中價格,然后為了籌糧,根本不管是否預支了幾個年;至上百年的鹽場出產。如今卻由戶部將每歲各鹽場預計出產按照一負份額分派到各個衛所,核定開中數量和底價,然后由商人競偷偷高者的,如此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守支,而每歲留出三成的存積份額,京可以應付大規模軍事行動時的開中,但”這些都得建立在邊患不多的基礎上,換言之,要不是為了給邊鎮鞏固邊防,直接實行鹽商專賣制度也可以,何必搗騰那么多名堂?而且,如果邊患太多頻繁開中,商人必定會把在鹽價上吃的虧轉嫁給百姓,所以歸根結底卻還是得看軍隊的,“大人,時間到了!”
    
    聽到身后牛敢的提醒聲,張越便站起身來,他此時所處的位置乃正中的高臺,因此這一站自然是四面光景盡收眼底,老調重彈地說了些俗套話,他便沉聲宣布開始,眼見幾個特意挑選出來的書吏四下轉悠,從商人手中將一份份文書收好后直接貼在了正中的白板上,又看當那些商人個個臉色緊張,甚至還有人用帕子擦汗,他便不露痕跡地瞥:
    
    一眼太原府王家的方向,只見那個面色蠟黃的老者和別人一樣面色潮紅。仿佛完全沒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有了上次的例子在,這一次的價格可謂是再次一路飆升,頭一個出來的價格競然是三石五斗。在這種從未有過的高價刺激下,原本氣定神閑的幾個大商也有些受不住了,寂靜的大堂中漸漸響起了嗡嗡嗡剔音。
    
    更讓人心驚肉跳的是,三石五斗之后的價錢仍是居高不下,報出一長串名字之后,方青插著手指頭算了算,發現被認購的鹽已經達到:
    
    四萬引,而價格卻仍在兩斗以上,即便張越答應他的兩千引鹽乃是在二項以外,他也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氣,即便與會的商人們都吃夠了守支的苦頭,這也太瘋狂了!但這也不得商人們,一斤鹽可以賣到三百文,一引鹽四百斤也就是個二萬文錢,若是買米至少可買百多石,利潤極其豐厚,但再高的利潤也撫不,數十年排隊苦苦等候輪支,誰不愿意出高價買現貨?
    
    原本納糧的倉鈔不能轉讓,因此鹽商只能守支到底,如今既然定刁了寄名轉讓的制度,不少暫時交不出五百石糧的商人也都在德慶樓外勻等著消息,這官府限定的日期是明年二月前必須完糧,若是里頭的到高了有人報了卻吃不下來,他們豈不是能夠合伙分一杯羹?于是,那底樓大堂前緊閉的兩扇黑漆大門才開了一條健,一伙人就蜂擁而上圍技了去,見人人都嚷嚷著問底價是多少,那個出來張貼榜文的書吏頓時后三了一步,緊跟著才輕咳了一聲,神氣活現地挺起了胸膛:“都聽好了,這次的最高價是三石五斗,最低價是兩石七斗!”
    
    盡管人群中吵吵鬧鬧,但這個大嗓門的聲音大伙兒卻聽見了,縱使齊沒聽清楚的,旁邊人無不在重復著那兩個驚人的數字,一時間,整條大街都仿佛炸開了鍋似的,三五十個不得其門而入的商人有的驚嘆,有的拍巴掌,有的搖頭雙氣。有的咬牙切齒,對面幾個剛剛供人歇腳的小茶館幾乎都空了,人們仿佛只有站在寒風里頭才能讓灼熱的樂袋清醒下來,德慶樓斜對面的一間廉價小茶館中還有那么三四位客人,只是那,聲鼎沸的場景也影響到了這個僻靜的地方,就連伙計也在門口探頭探月瞧熱鬧,于謙坐在靠柜臺的一桌,這時候拿起茶盅一口喝干了已經淡而無味的茶水,臉上卻露出了躊躇之色,這時候,旁邊一桌兩個客,的議論聲也隱隱約約傳了過來,“那個小張大人還真是好本事,翻手為云覆手雨,這次籌糧恐怕彳是上次的三倍左右!”
    
    “原本是京衛還要開中繼續籌軍糧,這次恐怕是用不上了,其蘭看皇上的架勢就該明白的,開中一次六萬引淮鹽就已經是大手筆,一子又加了六萬引,“…漬漬,這不是明擺著讓小張大人把事情做到底么?
    
    那幫商人還真像是見了肉的惡狼,要是齊心些,價格怎么可能會抬的,么高?”
    
    “商人重利,怎么可能齊心?你聽說了么,北邊輕鞋聽說正在起訌,不少部酋之類的頭頭都對阿魯臺抗拒我大明天朝心存不滿,所以;發了特使向我朝示好呢!要我說,指不定不用皇上親自出征,教子就二攻自破了!”
    
    “這事情我也聽說了,據說人如今不在總兵府,而是在小張大人石里……”
    
    聽到這里,于謙頓時更是眉頭緊鎖,撂下幾文茶錢在桌子上,旋站起身出門,他在茶館門口略一駐足,瞧了瞧那邊人頭攢動的情形,繼而就在里深深嘆了一口氣,這一次加上前一次,張越已經籌集到了約摸十五萬石的軍糧,技照之前兩次北征的消耗來看,差不多夠大軍使用一個月,大大減輕了從南邊轉…………………………………………………………一“匕以負擔,問題是,這鹽價水漲船高可會牽累百姓?盡管如令人尚住在客棧,但于謙是試御史,自然也去見過都察院派駐宣大的巡按御史,所以他這消息即便算不上十分靈通,卻也不至于閉塞。此時此刻,他更感疑惑的是,倘若是鞋鞋部酋派了特使過牙,自當第一時間立刻上報朝廷,怎么會,民間先有了傳聞?
    
    帶著這疑惑,他便安步當車地走回了自己投宿的客棧,剛剛拐進那條小巷,他就注意到那座不起眼的小客棧門口赫然站著好些騎馬人,不禁心中詫異,等他快到的時候,卻只聽一聲叱喝,那些人卻都轉向了他,旋即竟是圍了上來,要不是有人提醒,陸豐壓根就忘了當初除了他和張越,還有一個六謙也跟看來到了宣府,此時此刻傲慢地端詳著面前這有,年輕人,他忽然挑了桃眉:“于御史不是在開平么,什么時候悄悄回到了宣府?你前已經建了功,這次回來也好歹得和咱家和小張大人打個招呼,怎么世算有緣不是?還是說,于御史這回干脆是盯上了咱們,所以打算暗中查?”
    
    來宣府的,于謙和同行的陸豐統共也只說過不到十句話,泣會兒對方咄咄逼人地質問上來,他不禁皺了皺眉,旋即才拱手道:“(稟陸公公,開平糧儲已經檢視完畢,下官奉劉總憲之命暫時留在宣府助柳巡按,至于監查二字,下官作為試御史,原本就是本分,談不上,么暗中,宣府官員若有不法事,下官自當一應奏聞!”
    
    陸豐原還不當一回事,此時聽于謙竟然如此說,不禁勃然色變,不住狠狠捏著手中馬鞭的柄,旋即便冷笑了起來:“好,好,果然是,年剛剛中了進士,年輕氣盛得很!但是你別忘了,都察院確實管著監籬百官,可你還不是正式的御史,而且要說監察,都察院怎么都蓋不過,衣衛和東廠去!你就好好監察吧,到時候看是誰監察誰!”
    
    撂下這番狠話,陸豐就狠狠地在馬股上抽了一鞭子,當先疾馳而去。其他人連忙拍馬跟上。于謙望著這一行遠去的背蘇看了一會,并沒在意這個幾匹馬揚起的土兜頭兜臉灑了自己一身,良久才轉過身拍著身上的塵土,一抬頭,他就瞧見自己的書童大寶一手牽馬一手提一大包袱站在搶馬石前,那客棧赫然是下了門板,透過縫隙還能看到里鄉晃動的人影,“公子,那掌柜太可惡了,吃這些錦衣衛一嚇就說這里容不下您立樣的大人物,硬是收拾了行李把小的趕子出來!”
    
    “人家是良善百姓,怎么惹的起錦衣衛?”于謙不以為然地搖了頭,隨即開口問道,“咱們在這里住了好幾天,房錢飯錢可曾結清?”
    
    大寶早知道于謙的脾氣,此時見他發問,遂連忙解釋道:“全都f清了!那掌柜原本說不要,可小的知道您一定不肯,所以一共算給了一百六十文錢。”
    
    既然結清了房錢,于謙就沒有多說什么,當下也不上馬,卻是轉順著小巷往外走去,陸豐那番話嚇不著他,自從他決定接受楊士奇的;薦進都察院,便有了寵辱不驚的心理準備,只不過,就算陸豐手握錦衛,可如今正值宣府多事之秋,又怎么會偏偏注意到他?
    
    轉遍了整個西城,于謙主仆愣是沒找到一個可以投宿的客棧,倒不是陸豐發話讓人留難,而是那些大客棧幾乎都被趕來宣府的商人們包下了,于是眾多小客棧就給其他的販大走卒占滿了,除了十文錢一夜的大通鋪,一百五十文錢一晚的上房,要找一間客房竟是比登天還難,眼看天色漸晚,滿心不高興的大寶千脆攔在了于謙身前,“公子,要不咱們去找小張大人,或者去找柳巡按,總得先把這一宿對付過去再說!這文武不相統屬,總兵府不能去求,都是文官,總話互相幫一把才對!”
    
    于謙倒是想去見見張越,順帶問清楚之前剛剛聽到的傳言,但一想到自己如今還肩負劉規的使命,他便打消了這個主意:“那就去找牙巡按吧”,張越卻不知道于謙正因為被逐而在四下尋找住處,日落時分,他:
    
    才從總兵府出來,盡管他如今這個頭銜是巡撫宣府地方贊理軍務,赤總兵府不相統屬,但他自付年輕,再者武安侯鄭亨老成持重幫助尤多,因此這樣的好消息,他自然第一時間登門稟報,想到鄭亨剛剛又又喜的模樣,他不禁微微一笑,捏緊了那張記載著確切數字的紙片。
    
    穿過總兵府門前的牌坊,繞過那道照壁,他看見牛敢和張布牽著馬迎了上來,便快步走了上去,沒邁出幾步就聽到斜里傳來一個嚷嚷聲:
    
    “大人,好消息!”
    
    張越連忙轉過頭,看見,今早出去辦事的趙虎,不由得笑道:
    
    “看你這激動的樣子,什么好消息?”
    
    趙虎也顧不上什么禮節規矩,死活把張越拉到了一邊,旋即壓抑聲音說:“皇上把壽光王打發去鳳陽皇陵守陵了!壽光王不服氣,跪乾清宮前嚷嚷出了不少漢王的陰私之事,結果被雷霆大怒的皇上下令才責,據說皇上親自監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杖,總之連那青石路面前給染紅了!”
    
    他一面說一面興奮地舔了舔嘴唇,隨即又壓低了聲音說:“袁大咚遞了消息來,說是皇上仿佛有些回心轉意,大概很快就能把杜大人放了!”
    
    張越如釋重負地噓了一口氣,眼中旋即閃過一絲狠戾的光芒,自從這么一個驕橫您意的皇孫惹上他開始,已經有多少年了?算計過他削朱瞻坦已經死,了,那么這次也該朱瞻折嘗一嘗什么叫做一擊致命了!
    
    旺:今天看到別人的書里提了一句,于是恍然大悟,我知道很多同學都是攢到完本再訂閱的,但現在由于制度改革,完本的書以后只能拿到千字,分,訂閱的稿費,而正在寫的書則是,分,訂閱,所以懇請有條件的朋友們能夠在完本之前就訂閱一下,我白完本記錄一向是很良好的,大家不用擔心寫到一半找不到人,畢竟,頭每個訂閱四厘的差別對一個作看來說是很大一筆錢,另外,今天看到關關那邊正在搞書評比賽,很羨慕的說,今天清j了一下留給自己以及答應了別人的樣書,發現可以空下一套,所以到時候打算拿一整套簽名版出來獎勵書評,雖然我字難看一,一,具細則容我想想,對了,月關的步步生蓮還是很好看的,前幾天了一下午”,…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