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5)      新書上傳啦(01-25)      后記下(01-25)     

朱門風流528 憂中有喜的小年


   訴管張越原本早就忘了這個小年,但秋痕既然趕了過糕,一口是由得她風風火火地里里外外忙活。難得這一日空閑,外頭又飄起了刁、雪。他收拾心情寫了幾封家書,繼而又打點起了不久之后要呈給皇帝的奏折腹稿,不多時,彭十三又進來報說了三日后的安排,他少不得仔仔細細問了個分明,而這個前腳剛走,趙虎便后腳進了屋子,“少爺……”
    
    對于昨日杜綰信上所說的那件事,張越怎么想怎么覺得不踏實,回想起趙虎向龍兩人這些天的表現,他甚至懷疑兩人才事情瞞著自己,否則即便是他們要聯絡錦衣衛暗地里布置各種勾當,總也不至于常常在外頭不見人影,因此,這會兒趙虎難的回來,他便存了試探之意,不等對方說話就示意其上前,低聲問道:“有件事我要問你,袁大人遇到麻煩你為何只字不提?”
    
    張越一開口就問這樣一個問題,絲毫沒才心理準備的趙虎頓時愣了一愣,隨即才強笑道:“少爺怎么忽然問這個?袁大人乃是堂堂錦衣衛指揮使,甚至還蒙圣恩世襲指揮企事,怎么會有麻煩,就是有麻煩大人也必然是自己解決了,“…”
    
    “不要拿這話蒙混,袁大人雖說確實深得信賴,可還比不上當初的紀綱,乙u吐uc毗網友收集發布紀綱那樣滔天的權勢尚且抵不住皇上一句話,更何況是他?”覺察到趙虎的語氣很勉強,張越心中一動,立時面色一板,“我剛剛從京里得到的消息,家書上總不至于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三老爺?不可能,這種事三老爺恨不得瞞得您死死的……”
    
    脫口而出說了大半句話,趙虎頓時閉上了嘴,然而,面對張越那似笑非笑的篤定面孔,他哪里不知道自己已經是被詐出來了,然而,胡七之前特意跑了一趟宣府,就是為了知會他這個”他實在是不愿意從自己這邊泄露出消息,猶豫良久,他卻聽到面前傳來了砰的一聲,“一朝天子一朝臣,你不要忘了,袁大人如今雖說是執掌譴騎威風八面,但異日若是有變,第一個要動的就是他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他既然把你們托付給了我,便是相信我能夠給你們前程給你們將來,都這種時候了,你還要瞞著我?”
    
    見張越重重一巴掌拍在了擾桌上,面上已經沒了剛剛的笑容,取而代之的則是森然厲色,趙虎不禁心中一凜,奉袁方之命跟著張越也巳經快三個年頭了,這位主兒平日看著慈和,但關鍵時刻卻從不優柔寡斷,倘若眼下他再不說實話,只怕日后真的會失了那份信任,當下他咬了咬牙,把那絲瞻前顧后的心思都給丟了。
    
    “是才人在暗中查袁大人的底,而且…”,而且有人往開封府打探三老爺和袁大人的關系。”
    
    “好了,我知道了!!”
    
    張越再也坐不住了,一伸腳就從饒上跳了下來,緊跟著就在地上又急又快地來回走動了幾步,錦衣衛指揮使向來是一個極其微妙的位子,昔日朱元樟用錦衣衛辦了藍玉案和胡惟庸案,事后辦理此豐的兩位指揮使毛樓和蔣瞅都是功成被殺,至于紀綱,…那個蠢貨完個一夕得志的暴發戶,一才權勢竟然和漢王勾勾搭搭,完全忘了自己的權勢從何而來,而袁方雖說一直都不顯山不露水,但他當著這個錦衣衛指揮使,就足以變得矚目十分!
    
    章節,請到…毗乙u吐吐。m“以后若是再才這樣要緊的事,不要再瞞著我”,他轉過身來,目光炯炯地盯著趙虎,句地說:“你都已經跟著我那么久了,該知道我的脾氣,如果是擔心我為此進退失據,那是大可不必,我是知道輕重的人,不會在沒把握的時候逞強,更不會拿雞蛋去碰石頭,但只要才機會,我自然會盡力在能幫忙的地方幫上忙。這回是第一次,我不希望你們再才第二次!”
    
    面對張越前所未才的嚴厲表情和口吻,趙虎不禁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暗想老大還真是想錯了,隨即連忙躬身應是,接下來,他便將錦衣衛這幾日打探到的情報一一奏報,末了才說道:“那個羅謙說的眼下已經都查清楚了,他本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在平遙一帶以放高利貸著稱,說什么王家才鞋子估計是信口開河,但王家在口外私市中份額最大卻是真的,在輕子那里才人也才幾分可信”,張越此時暗自慶幸當初鄭亨提醒了一句,子則他就算想出這個好主意,說不定也得被人蒙騙了,更想不到反間計上頭,于是便擺了擺手:
    
    ,“王家也好,是其他各家也罷,如今那籌戈,!反正不是單沖著一個太原府王氏,羅謙的話是否可靠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三日后,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那幾個重點的商人一定耍死死盯著,其余人也要盡再友發布,乙du吐洲‘訓3五心記,總而言之,老彩負責總兵府那頭調兵,你負責調派嶄心山,這次的事情關系重大,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等到趙虎肅然離去,張越這才一坐在了炕上,隨即干脆躺倒了下來,能夠才第二次的人生就已經是異常幸運了,更不要說他這從頭活過競是來得異常精彩紛呈,在興和的那一次是距離死亡最近的那一次,可如今回想,更多的竟不是心才余悸,而是激昂意氣,這次也是一樣,對于三天后那一趟冒險,他竟是隱隱之中還有一絲期盼。
    
    “少爺!”
    
    聽出是連生的聲音,張越懶的起身,直接喝道:“躲躲閃閃干什么,進來!”
    
    躡手躡腳地挑開簾子進了屋,看到張越正躺在炕上,連生自是明白他心情不錯,于是便滿臉堆笑地挪了上來,涎著臉說道:“少爺,今兒個是小年,秋痕姑娘正在包餃子呢。小的和連虎原本還想幫忙來著,結果卻給趕了出來,這出門在外,吃一頓餃子也不容易”,…”
    
    連生連虎兄弟從當初的陪讀到如今的跟班,張越如今幾乎是只要聽他們起一個頭就能猜出這兩個活寶打什么主意,此時便沒好氣地打斷道:“別期期艾艾的,說重點!”
    
    ,“是,說重點,小的說重點……呃,要是少奶奶年前能夠上宣府來,能不能讓咱們倆的媳婦伺候著她一塊來,“…哎,小的是說,少奶奶路上得有人伺候,“…”
    
    話沒說完,連生就看到張越一挺身坐了起來,忙不迭地閉嘴時,頭上卻挨了重重一記,他可憐巴巴地抱著頭往旁邊一站,心里已經是泄了氣,于是便打算告退出去幫忙干活,卻不想剛轉過身,他緊跟著就聽到了一句意料之外的話。
    
    “想媳婦了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羅羅嗦嗦的,男子漢大丈大,這種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出去對連虎說,就說這事情我應了,回頭若是少奶奶過來,一定捎帶上你們兩個的媳婦!還有,回頭你們倆的媳婦要,給你們生了小子,起名的時候別忘了找我!”
    
    “嘿,好嘞,多謝少爺恩典!”
    
    連生樂得一蹦三尺高,跪下磕了一個頭就一溜煙地飛跑了出去,不一會兒,院子里就傳來了這兄弟倆響亮的歡呼聲,聽著這些歡喜的聲音,張越的臉上不由得滿是笑意一一知足者常樂,雖說這個世道是吃人的世道,但世人仍是自才世人的取樂之道,只看你找得著找不著得到而已,瞥見炮桌上那幾封已經寫好的信,他正打算叫人進來,結果簾子又在這當口被人撞開了,卻是連虎那個大腦袋探了進來,不一樣的閱讀體驗,請到…w…乙u吐吐0u“少爺,大小姐和大姑爺一起來了!”
    
    孟俊辛辛苦苦找到了房子,自以為能夠甜甜蜜蜜地過一回兩人世界,誰知道昨晚上的一夜抵死纏綿之后,他卻仍是不得不帶著妻子上張越這兒來,原因很簡單,他來宣府的時候就沒帶廚子,吃慣了八珍街美食的他實在受不了新居周圍那些沒法入口的飯食,在加上今天乃是小年,張晴既說過來尋張越一同包餃子,他自是千肯萬肯,乙u吐uc毗網友收集發布盡管如今都已經長大成家,但張晴見著張越仍然是一幅長姊派頭,拉著問東問西盤問了許久,這才洗手帶著兩個丫頭親自下了廚房幫忙,多了這么三個生力軍,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大盤大盤熱氣騰騰的白菜肉餡餃子自然準時分發到了所才人的手中,狼吞虎咽地吃著皮薄餡多的餃子,這些成日里幾乎都在外頭解決吃飯問題的人全都是贊不絕口。
    
    出門在外兩個多月,如今這一盤餃子端過來,張越一口一個,沒多大工夫就解決掉了一整盤,而孟俊面燙得真吸冷氣,一面飛快地往嘴里塞,仿佛是八輩子沒吃過飯似的,秋痕原本還瞧著才趣,聽到張越忽然間說的那句話,她就不由得更歡喜了起來,“怪不得人人都說家里的飯菜百吃不厭,不為其他的,就為那點家里的味道”,“沒錯,我已經年沒嘗到你大姐的手藝了,唔,娘子的廚藝有進步……”
    
    張晴聽著張越的話正發笑,等聽到丈大這話,她不禁恨恨地在他那背上狠拍了一記,眼見孟俊幾乎噎著,她又忙不迭地幫忙倒水收拾,看到這一幕,張越差點沒笑得岔過氣去,見秋痕仍是在旁邊笑吟吟地看著,他一面提醒她趕緊趁熱吃,一面笑呵呵地將一碟子醋推了過去,就在這一屋子四個人鬧騰騰的時候,外頭又傳來了連虎的嚷嚷,“少爺,總兵府打發人來了,說是今兒個晚上那里要擺戲臺,侯爺讓你們晚上一塊去過小年!”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