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530 名聲的作用


   友俊雖說比張越年長一大截,但除了此次到宣府任職,數一一叭前偶爾回山東海豐老家祭祖,他幾乎沒離開過南京北京,更不知道平日在官員面前老實本分的百姓也會才暴躁失控的時候。
    
    他原以為自己那句話說出去就能把人嚇住,待發現好似是火上澆油,一顆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就在這時候,他感到旁邊有人伸手將他撥在了身后,反應過來才發覺是張越,“各位父老鄉親說得沒錯,掛子確實沒有一個好東西!”
    
    為官三載有余,張越如今再也不是那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對于這種突發局面,他在一瞬間的驚悸過后,立刻就恢復了鎮定,盡管此時此刻還有上百名精銳在側,但由于這上百輛大車占去了大半道路,若是真的鬧將起來,那么不但之前的所有籌謀全部失敗,而且還會引起無法想象的慘烈后果,沉聲吼了一句之后,他就看到蠢蠢欲動的人群有了一瞬間的靜寂,“那么大伙兒一定會問,為什么朝廷明知道他們沒有一個好東西。還要接受他們的投誠?那是因為打仗靠的是將士用命,可大明勇士的命比鞋子值錢!皇上就要北征了,接受了一撥鞋子的投誠,就意味著戰場上能少一股敵人,就能少幾個勇士喪命!”
    
    說到這里,張越用目光一掃面前的一眾民大,見這些才剛被煽動的有些狂熱的人們眼下都露出了遲疑,便趁熱打鐵地說:“大伙兒可以往北邊看看,那道長城之后就是教子的地盤,如今這冬天,那里沒有城池沒有屋子,有的只是一望無際的枯黃草原,還有成天都不會停止的寒風,大伙兒興許有親朋好友正在軍中,那么你們可以去問問他們,出征之后是希望打硬仗拼血仗不惜死傷,還是愿意行軍處處才策應,不停地打勝仗立大功!”
    
    “當然是打勝仗!”
    
    宣府大同的民戶中大多都是在軍中有親的,立刻有人附和了一句,有了這么一聲,不少人的腦袋也轉過了彎來,但那些好容易點起火來的人哪里愿意這么快就讓張越蒙混過去,怎奈張越根本不給這些人搗鬼的機會,再次清了清嗓子,“若是大伙兒還不相信,那么我還想說一句話,在興和的城墻下頭,我埋過死在鞋子手中的戰友,我砍過靶子,放火燒過勒子,還親手射穿過輕子的軍旗!我是誰?我是奉旨巡撫宣府贊理軍務的兵部武庫司郎中張越,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勾結異類的狗漢奸!最恨的就是那些忘了祖宗,良心被狗吃了的雜種!剛剛是誰第一個指斥我是勾結輕子的狗官,有膽子站出來,有膽子當著我的面再說一遍!”
    
    孟俊一向都是看到張越溫文爾雅的一面,這會兒從斜里看到他臉上漲得通紅,那一聲聲喝得一群百姓一愣一愣,他不由得感嘆人不可貌相,這時候,他聽得張越再次暴喝了一聲,“有膽子做就有膽子認,只會躲在背后挑唆別人算什么好漢!大伙兒都是良民百姓,不妨擦亮眼睛看看那些個挑撥使壞的都是什么人,想想剛剛他們要桃唆你們干什么!鞋子不是好東西,那些別有用心的人更不是什么好東西!”
    
    趁著張越說話的時候,彭十三已經是不動聲色地傳下令去,一半軍士從田里繞到了車隊后頭,另一半尚未來得及通過的則是從前頭包抄了過去。早在有人上竄下跳的時候,他就盯住了那個極其可疑的吳焰,這會兒見其躡手躡腳往旁變躲了多,他更是暗自氣惱了起來,要不是顧忌動作太大引起民變,他早就拉弓一箭過去,這幾百個都是尋常民大,被人用一天三十文的價碼雇來運糧,平素都最是老實巴交的人,見著里正或是差役都是點頭哈腰,更不用說朝中大官。這會兒張越揭開了身份,于是便引起了又一番軒然大波,這年頭的消息確實閉塞,但朝廷有意要宣揚的人卻是例外,尤其是在宣府大同,張越這兩個字自然是如雷貫耳,當初興和的那場仗已經被人們傳的神乎其神,“竟然是小張大人,老天,咱們不是在做夢吧!”
    
    “誰那么大狗膽,才剛竟然胡說八道!”
    
    “還說小張大人勾結鞋子,那個亂說一氣的家伙真是狗東西!”
    
    看到數百人一片嘩然的同時更是在左顧右盼接尋著,聽得那些吵吵嚷嚷的聲音,張越心頭一松,知道哪怕始作俑者也已經難能控制這么多人,發現那兩個被自己趕鴨子上架硬扮作靶鞠特使的家伙這會兒也是表情激昂,他連忙沖向龍擺了擺手,又指了指他們,眼見向龍帶著人把他們弄了下去,他”叮認心。就在這當口,他忽然聽見人群中響起了一陣罵必,“就是你,就是你亂吆喝什么狗官!別想溜,你剛剛就在我邊上,我聽得清清楚楚!”隨著這個罵罵咧咧的聲音,一個五大三粗的年輕人硬是把一個人揪了出來,隨即大聲嚷嚷道,“大伙兒看看,就是這么個人!他和我是管一輛車的,都是汾州吳家雇的車夫!”
    
    有了這么一個起頭的,人群中須臾便揪出了五六個人,雖說他們幾乎都一口咬定不過是跟著別人一起嚷嚷的那些話,但漸漸地眾人七嘴八舌揭了開來,這些人竟大多是汾州吳家的車大。張越心生疑箕,也不說二話,下馬上前幾步打量了一番那第一個被揪出來的民大,忽地拔出腰間配劍狠狠地刺入了一袋米中,一瞬間,那袋子的破口中涌出了好些黃沙,其中只有零星一些白米,看到這一幕,他一收劍就厲聲喝道:
    
    “來人,把那個吳焰拿下!”
    
    先,一場輕子與狗官的風波,然后狗官變成了張越,再接著則是揪出了那些煽風點火的始什俑者……人們只覺得這一幕幕目不暇接,可誰都沒想到忽然會發生這樣大的變化,此時此刻,那吳焰回轉身拔腿就往田間竄去,可說時遲那時快,一直一只手扣在箭囊上的彭十三迅速搭弓上箭,只見那弓如霹靂弦驚,抬手一箭赫然正中吳焰肩頭,看到這一箭,人群中更是騷動難安,竟是有人不自覺地放松了那揪人的手,瞅準這個空子,幾個眼見混不過去的漢子連忙擺脫了鉗制,抽出利刃便往外奮力逃去,而那個正好被押著跪下的年輕民夫則是從下至上撩起一道寒光,一躍而起一刀直向張越頸部劈去。由于道路狹窄,張越旁邊只有牛敢和落后半步的孟俊。牛敢幾乎是下意識地按照彭十三一直以來的吩咐側擋在了張越身前,孟俊的動作更是迅急,掣刀在手當頭便劈,嗤x一幾乎是兩聲不分先后的聲響,隨即便是一聲凄厲的慘叫和一聲微不可聞的悶哼,牛敢肩頭上血光乍現,人卻依舊扎在原地一動不動,而孟俊的含怒一刀更直接砍下了那個民大的腦樓兩個人的熱血幾乎是同時濺在了張越的臉上,原本已經提劍擋格的他不得不閉了閉眼。
    
    然而,這已經是回光返照似的困獸猶斗,彩十三一箭奏效之后又是兩箭正中吳焰的小腿,輕輕松松把人留了下來,而樓圖逃跑的那幾個人亦是被四周布置的軍士拿了個正著,孟俊為防有變,干脆直接將張越拽到了田里,等到一眾軍士趕上來團團護衛,張布也靠攏了來,熟練地包扎著牛敢那血淋淋的可怖傷口,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剛剛,不假思索劈出的凌厲一刀,這生死都是轉瞬間的事,張越見百多個軍士已經用刀背把驚魂未定的民大都趕到了一塊,頓時也顧不的什么心有余悸的念頭。他正要上前吩咐什么,旁邊就傳來了彭十三那大嗓門的聲音:“倔牛,剛剛干得好!”
    
    牛敢卻是咧嘴一笑:“師傅。我可算一個稱職的護衛?”
    
    “當然算,我早說過,最快的反應不夠,要緊的是最正確的反應!”
    
    看到牛敢臉上沒有血色,卻是笑的歡喜,張越只覺得心頭異常悸動,站在原地使勁定了定神,他方才暫時拋開了剛剛那一幕帶來的種種負面反應,對著跳下馬上得前來的彭十三點點頭道:“今天那張家口堡是去不成了,回宣府。讓這些民大按原來的順序押上糧車通行,吩咐將士們不要為難他們,但也不可放走了一個!”
    
    聞聽此言,彭十三便答應了一聲,而孟俊瞅見張越沒有大礙,此時就開口說道:“你臉上都是血,趕緊擦擦,放心,我跟著老彩一塊去布置,保準不會出錯!”
    
    這兩人前去安排一應事宜,向龍和劉豹便垂頭喪氣地上前請罪,他們之前自以為摸準了對方幾種可能的布置,誰知道此次的事情競,如此出人意料?要不是牛敢反應準確,孟俊又補了那一刀,天知道會才什么結局!
    
    張越卻只是淡淡地說了他們倆幾句。藏在袖子里的手緊緊攥起了拳頭,看來以后他才必要記清楚不要再沖動行事,比如剛剛他明明不用自己一創刺破那米袋的,那樣就未必會給別人留機會,也用不著牛敢那挺身一擋,狗逼急了尚且會跳墻,更何況是人?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