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537 如火一般的激情


   一達,杜禎那個冷面人會說出來的話么?他的恩師兼岳父失,、,么時候改性子了?
    
    看著杜綰那張漲得猶如紅蘋果一般的臉,張越很明白他的嬌妻哪怕是喝了山西老陳醋,也絕對不會胡亂借著杜禎的勢泰山壓頂,于是,即便他覺得太陽打西邊出來繞著地球轉,也不得不相信這就是老岳父的原話。呆呆站了一會,他忽然聽到耳畔傳來了一股奇特的聲音,仔仔細知一聽,這才發現是自己的肚子在咕咕直叫,他倒是很想拉著妻子去房中努力完成岳父造人的愿望,可這會兒做的第一件事卻,拉著杜綰的手快步回到了屋子里。瞧見正房的刁小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好幾個碗碟,比平日豐盛了許多,而靈犀她們三個站在那里預備伺候,他眼珠子一轉便擺了擺手道:“出門在外沒那么多規矩,你們三個把這三個盤子撤下去,再去讓李嫂下三碗面,到西屋里頭慢慢吃,我有這碗哨子面、雞蛋餅和粥就夠了,吃完了趕緊補覺,有精神了到時候才好過節!”
    
    杜綰原還想吩咐兩句,可張越緊攥著自己的手根本不肯放,她頓時有幾分著惱,等到張越一手端著那木頭條盤,一手拉著她往東屋走,她實在沒法,只得在前頭幫忙打起了簾子,眼看張越把滿滿當當一大盤東西往杭桌上一擱,地方有沒好氣的說:“她們要補覺,我也一樣困了。我剛剛在廚房已經吃過了早飯,這會兒吃不下,你偏拉著我做什么!”
    
    “困了待會我陪你睡覺就完了”,張越語帶雙關地說了一句,見杜綰再也維持不住那淡淡的面孔,頓時笑出了聲,自然而然放開了手,“好了好了,誰讓你拿岳父的話來嚇我一跳!不過既然是岳父趕了你來的,你就勉為其難提提精神陪我吃頓飯吧,我出來這幾個月里頭,能坐下好好吃頓飯的機會都少之又少,最艱難的那會兒,面粉下鍋炒的半生不熟,或者是硬得咬不動的餅子,扔在嘴里也就吃了”,坐在溫暖的炮上,杜綰不由得打量著這間小小的屋子。
    
    雖說四壁別無裝飾,但幾樣簡單的家具都擦拭得干干凈凈,暖饒旁邊放置衣物的幾個藤箱子亦是碼放的整整齊齊,角落的高幾上擺著一只簡單的白瓷花**,里頭插一支黃艷艷的臘梅,還能噢到一絲清香。
    
    猛地聽到張越開口說話,她那心思立刻回歸了原處,即便知道最后一句話他是在扮可憐,她仍是立刻就心軟了,她在京師擔驚受怕的時候,他卻貨真價實地在面對真正的驚險!
    
    “你在興和圍城那大半個月里,大哥他們幾個一直都死死瞞著那消息。是郡主悄悄告訴我的”,見張越狼吞虎咽地吃著碗中的面條,那樣子和從前大相徑庭,她忍不住往炕桌靠了靠,“你回信的時候都是輕描淡寫,軍報上頭也沒說你有沒有受傷,小五回來的時候說是她不會看外傷,你也不給他瞧,我問你,你的病和身上的傷真的都好了?”
    
    在興和的時候講究的是用最快的速度填飽了肚子,眼下即便走到了宣府,那生死之間養成的習慣張越仍是沒能改過來,不過是一會兒工夫,他就三下五除二吃下了一碗面和一個雞蛋餅,這會兒又一口氣灌下了大半碗粥,直到發現面前那張臉湊了過來,眼神中滿是嗔怒,他連忙放下碗抬起了頭,“在那種冰天雪地的地方被困了十幾天,好容易一放松,這寒氣入侵病了一場,早就不礙事了,倒是那些皮肉傷好得慢,都已經這么久了,我身上還留著好些疤和痰青呢!”
    
    大妻好幾年,杜綰哪里不知道張越就喜歡凡事自己扛,因此前頭那不礙事三個字她壓根就不相信,可聽到張越說什么疤,什么瘦青,她頓時心中一緊,幾乎不曾細想,她一把抓過張越的右手,隨即輕輕格上擼起了袖管,結果一眼就看到了胳膊肘那兒有一道淡紅色的傷疤,還有下臂上幾條不太顯眼的紅印子,面對這樣的舉動,原本是想開玩笑的張越慌忙解釋道:“咳,畢竟是數子攻城那么多天,一點皮肉之傷正常得很,向龍和劉豹為著我還中過箭,我這丁點傷勢比起別人來真不算什么,都是在城頭上躲避的時候擦著碰著的,那時候刀牌手多,免不了有碰撞的時候一再加上我還親自用過神槍和手饒,這后坐力太大,肩膀那里磕著一些也正常”,z盯曲吼四m夏薪最恢,逮匿最恢說到這里,見杜綰惱怒地瞪著自己,張越便輕輕松開了杜綰的手,使勁把饒u3一”一俯幟列了最邊上,隨即方才緊貼著妻子坐了下來,笑嘻嘻地說,淺知道賢妻心疼。上次爹爹讓秋痕帶來的傷藥我還沒機會用,不知道是哪里弄到的好貨色,你既然來了,就幫我敷一敷好么?”
    
    要不是親眼看到張越身上確實有傷,這時候杜綰早就一口啐了回去,此時卻只好悶悶地點了點頭,回身去了那幾個藤箱中翻找,當初這些東西都是她親自幫著整理的,金創藥更是她放進去的,因此三兩下就找到了那兩個小**子,猛一回頭,她卻看到張越已經脫了外頭的衣裳,此時正在解內衣的扣子,面對他這么快的動作,她本能地覺著這家伙在耍詐,可當瞥見張越那精赤的上身時,她不由得沉默了,婚后兩年,肌膚相親也不知道多少回,張越身上每一塊地方她都清楚得很,可現如今那右肩上卻多了一大塊淡紫色的瘀斑,其余地方也都有些不少橫七豎八的痕跡,拿著兩個小藥**子上前,她先是狠狠剜了張越一眼,隨即便倒了些藥酒在手心里,低頭在瘦斑上一點點揉了開來。幾個月的分別,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手下碰觸到的肌肉更結實了,一揉一按的時候,那種硬抑梆的感覺不得不讓她咬牙使勁,而越是如此,她就忍不住用上了越大的力氣,直到聽到張越忍不住哎喲了一聲,她才丟下了左手的**子。一下子抱住了那堅實的頸項,“都是你害人!你知道我那時候有多害怕嗎?爹爹在大牢里頭吉兇未卜,老太太的病一陣好一陣壞,家里頭又是一陣陣地出事,可你偏偏被困在興和生死不知!我每天晚上都是數著數睡覺,就怕一覺醒來會傳來壞消息。那天趙虎滿臉黯然地告訴我說廷議的結果是沒法立刻派援兵,我差點兒就撐不住了!我不想沒有爹爹,可我也不想沒有你!
    
    那時候我甚至在想,要是那時候我自私一些,讓你干脆裝病或是裝成受傷,是不是就不用擔驚受怕了……”
    
    z盯函吼四,夏薪最恢,逮匿最快張越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情緒外露的杜綰。聽著那一聲聲一句句,他忍不住伸出雙手去緊緊抱住了她,任憑她宣泄著心里頭那些郁積已久的情緒。良久,覺察到她的聲音漸漸低了下來,他便輕輕取下了她那幾根束發的答子,旋即摩挲著那順滑的長發。
    
    “人這一生總會碰到那些艱險的時候,可付出之后總有回報,就比如我這次一樣,我是第一次看到千軍萬馬的戰場,第一次在戰場上看到那些樓子,他們和使臣不一樣,完全不一樣,那時候我甚至想過,要是時光往后二三十年,在戰場上面對他們的是不是我們的子孫,那時候是輸還是贏,“但能夠想這些的時候很少,大多數時候,我都想得很簡單,只是回去見你和小靜官,回去見爹娘祖母,還有其他家人,可等到這場仗真正打完,我首先想到的,卻,先生應該能放出來了,所以。拼死拼活至少是值得的”,感到懷中的人兒輕輕顫抖了一下,張越便放開了手輕輕挪開了身子,正對著杜綰那張不復往日平靜的臉,他自然而然地湊了上去,重重吻住了那雙紅唇,盡管吻過無數次,但只有這一次,他方才真正感受到了那香舌間傳來的如火熱情,他不自覺地伸手去解那衣裳,須臾,一件件衣服就散亂地丟在了地上,很快,他的手中便只剩下了一具滾燙的嬌軀,彼此結合的一瞬間,他只覺得一雙手死死扣住了他的后背,那動人的聲陡然之間高亢了幾分,親吻著那紅唇那雙頰那額頭那頸項,他只,不想放開她,幾個月積攢下來的在此時此刻完全爆發了出來,須臾就讓人攀上了最高峰,和從前的淺嘗輒止不同,這會兒的杜綰一直在極力索取著,到最后沒法動彈的時候,他甚至不知道剛剛究竟交戰了多少回合,“張越,…”
    
    稱過相公娘子,但更多的時候都是直接用你我相稱,在記憶中,張越幾乎沒怎么聽杜綰叫過自己的名字。仿佛從最初的張公子到后來的師兄,緊跟著就變成了要相濡以沫一輩子的大妻,因此,聽到杜綰無意識的輕喚,他忍不住怔鐘了片刻,隨即一下子擁緊了她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