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7)      新書上傳啦(01-17)      后記下(01-17)     

朱門風流540 搬救兵討主意


   99第五百四十章搬救兵,討主意
    
    “千里送鵝毛。k禮輕情義重。張越可是就在三百多里卯夏一旦”。
    
    居然也來這一套!”
    
    口中說著這話,但朱瞻基的臉上卻高興得很。張越那幅畫他是昨天收到的,不得不說,比起那筆字來。張越的畫藝尋常得很,明暗疏密布局都只是平平,只是那雪地中怒放的紅梅卻是畫得好,流露出一種讓人精神一振的鮮艷來,讓他很是喜歡。
    
    然而,最讓他高興的是,昨夜興沖沖地拿著畫卷去和皇太孫嬪孫含真共同賞鑒,結果兩人正說笑的時候。她忽然有些奇怪的反應。
    
    他大婚數年,嬪妃宮人無一有孕。倒是杯弓蛇影似的叫太醫診斷過多次,因此今天早上他生怕空歡喜一場,到頭幕卻責怪了她,于是便悄悄讓人從太醫院叫來了史權。等到確定這是喜脈之后,欣喜若狂的他顧不得其他便直奔了乾清宮,眼下還覺的心里激動得很。
    
    隨侍在朱瞻基身后的黃潤本是不想在這興頭上澆涼水,可尋思來尋思去,他最后還是在旁邊低聲提醒道:“殿下,這事情確實是大喜事,但那會兒也應該讓人先向太子和太子妃報個喜訊的。老奴瞧太子殿下的到喜訊時那個驚愕樣子,仿佛很有些意外“不是意外,怎么叫驚喜?”
    
    先是漫不經心地擺了擺手,但走了幾步,朱瞻基也就覺察出自己這一回是高興愕過頭了。可是,若這一回是其他人有了身孕,他也不會這么興奮,但那畢竟是他當初想娶作妻子的女人。他雖然貴為皇太孫,可冊立的太子妃卻不是自己想要的那個,只能委屈了含真。眼看她好容易懷上了孩子,他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他的高興,哪里還有工夫考慮那多?
    
    “父親和楊大人的模樣仿佛是有要事稟報,回頭我去向父親賠罪就是。”他站定了撂下一句話,隨即就轉頭問道,“對了,昨天一整個下午我都不曾看見你,你到哪里去了?”
    
    “老奴黃潤見幾個小小太監都只是遠遠跟著,忙上前一步低聲解釋道,“老奴是去給壽光王送傷藥了。殿下別惱,這是太子友已的吩咐。說是雖說漢王壽光王父子相爭很不像話,可天家若是全然沒有骨肉親情,傳揚出弈也讓天下人笑話,所以就以殿下的名義送了傷藥過去。
    
    咳。不是老奴多嘴,看著血肉橫飛皮開肉綻嚇人,但錦衣衛打板子卻是有分寸的,因皇上看著,前頭都是狠打。后頭把人打疼了下手就輕多了,否則壽光王還有命在?”
    
    對于兩位叔父連帶著那一堆堂兄弟,朱瞻基從來就沒什么親近感,甚至于連做表面工夫都覺得不情愿。這會兒黃潤搬出了母親這尊大佛,他這才罷了休,卻仍是冷冷地警告道:“以后若是有這種事不要藏著掖著。要知道,你是皇爺爺派給我的人。”
    
    知道這位主兒這回是心里有芥蒂了,黃潤自是賠足了小心,連連應是。一行人順著天街,還沒到后左門。就聽到后頭一陣叫喚,轉頭一瞧。卻見是一個禁衛軍官模樣的年輕人追了過來。待到近前,那人匆忙行禮,卻是連喘口氣都來不及:“皇,皇太孫殿下,皇上在乾清宮中大發雷霆,內中一位公公出來。說是趕緊請殿下您回頭叫上太子妃一塊來勸一勸。”
    
    說話間,朱瞻基已經認出那人乃是常常駐守乾清門前的孫翰,因那是張越的妹夫,房陵的鐵桿兄弟。他以前偶爾也與其說過幾句話。然而,等聽到孫翰上氣不接下氣說完,他立刻大吃一驚:“剛剛皇爺爺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發這么大的火?。
    
    “臣實在是不知道,這都是里頭那位公公說的,道是太子殿下在旁也受了牽累。”
    
    朱瞻基倒不懷疑有人假傳消息。畢竟這種事胡說八道也不可能,當下他就急匆匆轉身趕往東宮。匆匆忙忙進了端敬殿西配殿,發現不但母親在,陳留郡主朱寧也在,陪侍在一旁的還有御馬監太監劉永誠,他頓時喜上眉梢,連忙把網剛的事情說了一遍。
    
    他本以為母親猝不及防之下會吃驚一眸子,卻不想張氏只皺了皺眉頭,旋即就不慌不忙地轉頭對朱寧說:“本還想留你多坐一會,眼下看來是沒法子了。這樣,劉永誠正好在,讓瞻基和他送你出東華門,我去乾清宮看看。”
    
    情知自從王貴妃去世之后,后宮縱使有無數年輕貌美的嬪妃,但在朱林面前說話有用的卻是太子妃張氏。因此朱寧聞言并不奇怪,忙起身告辭。看到朱瞻基還在那兒愣愣的,仿佛想說什么,她便上前笑道:“怎么,皇太孫殿下不樂意送我?”
    
    見張氏以目示意,又聽朱寧這么說。盡管惦記著那一頭的狀況,但朱瞻基只好不情不愿地陪著朱寧出了西配殿。到了外頭,他仍是覺的憂心仲仲,由于有永樂十二年的舊事在前,他甚至一度猜測是不是父親因什么事情惹怒了祖父。直到旁邊傳來朱寧的輕聲咳嗽,他這才回過了神,臉上卻仍是陰霾密布。
    
    “太子妃的樣子分明是知道怎么回事,你怎么還板再謹讀四友發布,盯加此0用鵬7算了算了,這宮中我常來常往,再說有劉公公,你就月槽著太子妃殿下去一趟乾清宮,免得杵在這里提心吊膽”
    
    語驚醒夢中人,朱瞻基這時候方才覺得母親剛才有些鎮定過頭了。
    
    可是,他終究對朱林喜怒無常的脾氣很走了解,此時朱寧既是開口說了這話,他馬上松了一口氣:“那就多謝寧姑姑體諒了。劉永誠,你把陳留郡主送出東華門”不,東安門!,劉永誠這個御馬監太監如今要打點隨駕親軍的事情,自己也是日理萬機,但朱瞻基既然開口吩咐了,他自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等目送了朱瞻基一行匆匆離開,他便笑吟吟地領著朱寧往外走。一面走路,他又一面絮絮叨叨地說些閑話。如果是不認識的人,恐怕只會以為他是個普通老頭子,決不會想到他是在鄭和張謙聯手整治宦官二十四衙門后。仍然照樣把持了御馬監的實權人物。
    
    “這皇太孫殿下真真是純孝,一聽說皇上發怒,太子殿下也在,這就唬得什么都忘了。說起來漢王壽光王父子相爭,卻連累別人,真是老大沒意思。皇上如今年紀大了。喜愛的就是中正和平仁孝友愛的人。偏偏這天不遂人愿鬧得這般沸沸揚揚”對了,聽說寧郡主年后要回開封?不是咱家多嘴,開封固然乃是名城x可在黃河邊上老發大水,終究比不上京師富庶。皇上既然喜歡,您何必非得回去?就是陸豐那么個小猴兒,上了宣府那么近的地方還滿心不高興上竄下跳的折騰事情。更何況您本就是皇上最喜愛的金枝玉葉,怎么呆得慣”
    
    當初在宮中住了許久,也算是熟悉劉永誠這斤小御前數得上號的大太監。朱寧很清楚這絕對不是一個閑得沒事干喜好嘮叨的老家伙。這會兒靜靜地在旁邊聽著那仿佛前言不搭后語的話,她的眼睛卻漫不經心往四周看著,時不時應和一聲。一路行到了東安門外,看到自己的馬車已經等在了那兒,她便回過了頭。
    
    “多謝劉公公相送。不過,我可當不起您那金枝玉葉的稱呼,我不過是外藩郡主,又不是公主。就是公主,如今京師的公主有不少,也不是個個順心遂意的。公公的好意我心領了,若是能做的,以后我一定幫忙做了。另外,公公這次要隨皇上北征,路上還請多多當心一些,北地苦寒不比中原,這可不比海公公走朝鮮那么穩當。”
    
    等到上了馬車,放下厚實的紅羅軟簾,朱寧方才抱著手爐歪在座位上細細思量了起來。杜禎既然放出來了,那么父親和他昔日的過往也就是在皇帝面前過了明路,即便以后不能繼續往來,總不至于讓別人繼續挑出來說事,只是她和杜綰若是互通書信就要小心了,哪怕是派人傳口信也是一樣,一個不好被人截住,白的也能說成黑的。
    
    馬車沿著長安街行駛了不多久。快拐彎的時候,她猛地覺著一下劇烈的顛簸,隨的就聽到車外傳來了一聲呵斥,隨即就是一番問話。
    
    渴心詫異的她將簾子打開了一條縫。見攔車的是一今年輕的青衣姑娘,眉目似乎有些印象,不禁怔了一怔,很快便恍然大悟。
    
    “不要攔著她,是我差遣她去辦事的”。朱寧親自把車簾挑高了些。隨即出聲叫道,“還愣著干什么,趕緊上車來,都去了那么久,居然這么晚才回來!”
    
    路邊原本有幾個駐足看熱鬧的人。聽見這話頓時再沒有興致,不一會兒人就走光了。而那青衣少女亦是連忙三步并兩步地上前來,攀上車轅爬上了馬車,待見朱寧笑著點了點頭,又遞上了手爐,她連忙訕訕地搖了搖頭,低聲說道:“多謝郡主替奴婢圓場。”
    
    “說這種話干什么,我上次就知道你是妥當人。再說了,你們主仆如今在田莊上頭安安穩穩守孝過日子,決計不會隨便亂跑。翠墨,是遇上了什么不能去求保定侯的事?”
    
    翠墨烏黑油亮的頭發上只是戴著一支通草絨花,樸實得一如尋常民家少女。聽朱寧三兩句便問到了關鍵。她心中佩服得不得了,在心里盤算片刻便咬咬牙說道:“郡主恕罪。其實不是小姐讓奴婢來的。奴婢只是借看到通州采買的機會,想上京尋可靠人討個主意。最近朝廷不是要征調民夫二十三萬么?北直隸好些地方的佃農和貧農為了逃避征役。都不得不背井離鄉,咱們家登記上冊的也是。這些都是小事情,求求保定侯總有辦法,但要緊的是,奴婢發現有人倒是往莊子上收這些在冊的民夫,,奴婢認得他們,是安陽王府的人。”
    
    旺:不好意思,下午激動了些。抱歉。但我還是要說,生活中很少有杜綰或者朱寧,甚至連孟敏琥珀靈犀這樣的女子也少,我們都是秋痕。有幻想,有小心眼,沒有大本事。但卻沒有存著真正壞心的秋痕,她比起現代那些第三看好得多了。更何況她是徹頭徹尾的古人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