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4)      新書上傳啦(01-24)      后記下(01-24)     

朱門風流542 忠義雙全的犟驢子


   99第五百四十二章忠義雙全的犟驢子
    
    幾!大朝之后理論上還有數日的假期。k但面對,心只江掃平蒙古的朱林,文武大臣哪里顧得上休息。英國公張輔領銜,勛貴和尚書們又是一次又一次地合議,從京衛開中到征發民夫驢馬車輛,林林總總的雜事幾乎占用了整個朝廷三分之二的資源,原本還能抽空上杜家蹭飯的萬世節也只能老老實實地當著自己的那個小司官,就連回來拜年送節禮的彭十三也因為在興和呆過,由張輔領著平生頭一回見到了皇帝。
    
    欣賞勇士的朱林從來就不吝嗇賞賜,奈何彭十三對于脫籍與否并不在乎,皇帝到是更覺得其人可貴,索性就賞賜了不少財物。回到家里,張輔對彰十三的執拗很是不滿,到了書房中就劈頭蓋臉地斥道:
    
    “打交趾練出了你們四個,他們三個如今都已經是正兒八經的千戶,在軍中安安穩穩,你怎么就這么死心眼?”
    
    “老爺,我這一身武藝是陪著您一塊練出來的,這一身本事也是在戰場上和您一塊摸爬滾打練出來的,本來就不稀罕什么安穩。老爺別只顧著說他們在軍中的好處,要知道,自從太祖爺立國以來,如今的世襲軍官越來越多了,他們三個雖說憑著國公府出身還站得住腳,但這一代以后呢?再說,老爺昔日的部下都占據了高位也就罷了,要是連家奴都要破規矩授官,皇上不在乎,日后那個呢?勇士不問出身,這原本就而已。要脫籍,等彭十三侍奉了老爺百年之后,到時候您使人劈開那契書就完了。”
    
    “你,,你還和我說你調教出了什么倔牛,我看你自己就是一頭貨真價實的犟驢子!”
    
    張輔滿臉惱怒。心中卻是猛地一警醒。他第一次征交趾歸來就封了國公,之后又是第二次第三次,再大的功勞卻也已經是難賞了。那時候的部下都是南邊北邊征調的,如今一個個個居高位也就罷了,但家奴卻不一樣。彭十三能夠認識這些。單單這份心,便不是別人能夠比的,他是不能不心生感觸。
    
    因此,見彰十三只是嘿嘿直笑,他便嘆了一口氣:“罷了,算我拿你這頭忠義雙全的犟驢子沒轍!你回宣府的時候對張越說一聲,讓他不要留戀溫柔鄉,好好鍛煉一下身體,到時候他是肯定要隨駕的,這個小子!”
    
    覲見皇帝的時候聽到了一絲口風,這會兒張輔又這么說,彭十三面上一喜,連忙問道:“老爺莫非是得到確切消息了?若是這回隨駕再立個一星半點功勞,他這秩位總能再往上挪一挪吧?前前后后這么多回,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若是認真算起來,一個爵位都未必過分!”
    
    “你自己的事情倒是看得清楚,這上頭卻看不透!”笑罵了一句之后。張輔便撣了撣袍子,在當中的太師椅上坐了下來,正色說道,“你當初教過他武藝,又陪過他那么多年,這情分不同我也知道。不過他還年輕,又是文官,升官這種事情有的是時候。京官五品以上就沒有實職了,外官倒是可以放知府布政使,但這種時候若外放了,京中事務就再也插不上手!爵位”爵位這種東西若不是用來帶兵,就是用來養老的!”
    
    對于之前三次廷議的經過,彭十三回來之后也聽張輔提過,這時候不禁恍然大悟,忙上前幾步在張輔身側站定:“所以老爺才在勛貴廷議的時候裝了啞巴,原來是這般道理。”
    
    “要是想讓他從武,我當年就設法了,何必等到今天?一個京衛指揮使了不起也就是轄制一衛五千人,咱們張家還缺這么個指揮使?別看老二老三都是那副死樣子,憑著家族余蔭,他們日后必定是要進五軍都督府的。再加上那邊府上的陽武伯,還有張超張起兄弟,,總之張家不缺勛貴,缺的是實實在在的文官。
    
    頓了一頓之后,張輔就收起了那副不言笑的模樣:x“你回去且告訴他,他的那點小伎倆起作用了。從大寧那邊傳來了消息,兀良哈朵顏三衛聽說教靶諸部不穩,結果他們的族酋也沖突了起來,不少都認為不該和阿魯臺纏夾不清。至于教靶本部,包括庫侖、赤峰、奈曼、開魯”無論阿魯臺懷疑上了哪一個,都是最好的機會。到了那時候,只要大軍壓境,阿魯臺必定不擊自潰,他這個功勞又到手了!如今已經過了正月十五,你預備一下,明天上路,順便去一趟陽武伯府,看看老太太那兒有什么要捎帶的話。”
    
    張輔只吩咐去探望一下顧氏,彰十三卻沒忘了張越的另一番囑咐,從陽武伯府出來之后又去了一趟杜家。因為之前已經來送過一回東西,里里外外都認得他,見了杜禎之后,這位出了名的冷面學士還留他吃了一頓飯,這更是讓他覺得受寵若驚。當杜禎交給他一疊手稿托他轉交時,他更是爽快地應承了下來。
    
    來京師的時候只有他一個,回去的時候也只有他孤零零一人。此次是二月下旬進軍,前!…灶詐始。官道卜車馬不絕,因此他也不忙著趕路。日,劉了宣府的時候已經是正月二十。由于北征行軍還是沿用之前的老路線,整個宣府城籠罩在一種忙忙碌碌的氛圍中,大量的糧食集中在宣府,預備隨時運往開平。
    
    在這種情形下,當晌午彭十三趕到八珍街的那座院子時,自然而然撲了一個空,一問之下方才得知今日總兵府議事,張越一大早就趕去了。張越帶了那幾個護衛和連虎出的門,被丟在家里的連生一面讓人往里頭通報,一面忙著把人請進屋子張羅茶水,因笑道:“我還以為彭大叔你這次回京不回來了,結果您倒好,享了大半個月清福,還記得咱們“享清福?”彭十三差點一口茶噴了出來,旋即便沒好氣地說,“我這半個月隨著英國公東奔西走,壓根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哪里像你們兄弟倆的好脾氣,出門在外還能接上媳婦團聚?要不咱倆換換,以后跑腿的事情你干,伺候人的勾當我包了,如何?”
    
    “那敢情好”。連生卻是喜上眉梢,旋即方才垂頭喪氣地說,“可少爺老是覺得咱們兄弟倆不夠妥當,都沒讓咱們干過什么大事。”
    
    “傻小子,那是體恤你們倆!”
    
    在連生那肩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彭十三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十幾歲時那場靖難,誰會想到,馳騁戰場幾個年的老太爺張玉竟然說戰死就戰死?安慰了連生兩句,見這小子須臾仍是個沒事人模樣,又打來了洗臉水,他自是丟開了那些思量,連忙抹了一把風塵仆仆的臉。等到他又喝干了半盞茶,里頭終于有了回音,卻是崔媽媽親自來傳見。
    
    杜綰雖不是第一次見彰十三,可此時在正屋中見過了他,聽了張輔和顧氏的那些囑咐,又接過父親托他轉交的書稿道過謝,隨即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這位有幾分傳奇的家將。張越說他是良師益友,勇士中的勇士;王夫人說他是忠義無雙渾身是膽;新跟了張越的那四個護衛都佩服他的本領;就是連生連虎這些跟班一說起彰十三,也都會豎起大拇指滿臉欽佩。怪不得靈犀那么穩重大放的人,這會兒亦是躲進了東屋,恐怕心里還有些沒底。
    
    “彰師傅,有件事張越也和我提過很多次了,你喪偶這么多年,就沒想過再尋一門親事,也好有個伴當?”
    
    彭十三原本是坐得筆直軒昂。這會兒聽到杜綰提這個,他頓時愣在了當瑰他面相粗豪,心思卻細膩,尋思杜綰不是喜歡管閑事的性子。這事情還真有可能是張越親自過問的。于是,他訕訕地笑了笑,旋即便搖了搖頭。
    
    “我當初那媳婦就是因為我隨老爺征戰交阻,后來又常常在外,她在家苦苦等著守著,最后一病不起才撒手去了。我如今也是東奔西跑沒個準,不想耽誤了人。老爺和夫人倒是說過好幾回,夫人當初還想把碧落許給我,可我總想著好端端的姑娘,不會樂意做人填房,更何況我這頭犟驢子不比其他同伴有出息,就沒答應。如今碧落許給了榮管家的兒子,夫妻和睦得很。強扭的瓜不甜,我都四十老幾了,這輩子天知道還能活幾年,何必又害別人?”
    
    這話不但杜綰聽著愣了一愣,就連旁邊的琥珀聽了,也不由得心中一動。她和碧落乃是早年的交情,卻不知道還有這一段過往,心中倒是覺著彭十三為人果然豪爽大度。而杜綰微微一呆之后,立刻就笑了起來。
    
    “這么說,若是真有人心甘情愿,彭師傅就會答應?”
    
    “心甘情愿?。彭十三此時貨真價實詫異了,琢磨了片刻便一本正經地說,“少奶奶別笑話我,我還是那句話,強扭的瓜不甜,總得彼此對得上眼才是好姻緣。要知道,有人能看得上我實在太稀奇了,別看我長成這樣,可我真要娶妻卻還是會挑模樣性情這話還沒說完,外頭就傳來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好你個老彭,眼光還那么高。那我問你,我們家靈犀愿意嫁你,你覺得如何?。
    
    杜綰還預備探一探口,卻不料外頭的張越一進來就是這行一句,頓時啞然失笑。而彭十三更是意外,直到張越在面前站定,他這才瞪著眼睛問道:“少爺不是開玩笑?”
    
    掃了一眼張越,又看了一眼那邊的杜綰和琥珀,他終于確定這一家子是說真的,不知不覺張大了嘴,極其后悔網網那番口無遮攔的話。
    
    想起從前和靈犀的數面之緣,他更是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
    
    略一思忖,他就爽朗地笑道:“倘若靈犀姑娘真愿意嫁我這個大老粗,那我只有一句話,回京之后我就去提親!”
    
    比:還有最后二十幾個小時,大家搜刮一下月票吧,沒有月票就拿推薦票抵數也行,合手作揖作揖!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