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7)      新書上傳啦(01-27)      后記下(01-27)     

朱門風流544 欽點喜驚


   99第五百四十四章欽點,喜驚
    
    ,冬開平衛凡經看不出昔日卜都的痕跡,但眾里著實是,※。:環繞的大好地方。南有南屏山、澡河,東北有香河、簸箕河、閣河,西南有兔兒河,數條河下流都合于澡河一處,向來是水草肥美的放牧區。
    
    天氣轉暖之后,枯黃了一冬的草原重現生機。只不過,由于開平防衛越發嚴密,因此即便澡河周圍乃是大片大片適合放牧的草原,但尋常蒙古人已經是不敢靠近,即便是一些和開平衛中軍官親厚的牧民也不例外。開平乃是北征軍糧的轉運地和屯運地,自然得加倍小心。
    
    碧藍的天空仿佛被水洗過似的,一朵朵白云悠悠漂浮,看著都能讓人悠閑下來,可自從二月底京師出兵的消息傳來之后,如今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這里的所有人就不曾悠閑過,縱使站在城頭面對著那幅大草原的美景,討論的也大多是煞風景的話題。
    
    比如說,阿魯臺再犯興和,無功而返。
    
    比如說,兀良哈內訌,族酋禿厄羅被殺,其子率部眾八百北徙。
    
    比如說,教靶準備擁立一位新大汗和瓦刺擁立的大汗對抗。
    
    比如說,瓦刺上表臣服,但以各種借口回避出兵隨同北征。
    
    這里深入大草原,因此關于蒙古諸部的消息不絕于耳,但京師中的消息就只有通過四個驛站快馬傳遞的那些官方消息。即使是張越,也不可能猶如當初在宣府一般不斷地往家中派信使,頂多也就是個把月一次往家中送一封信,至于家中回信就沒辦法到手了。只是,最想知道的消息彰十三已經告訴了他,他如今總算少了些牽掛。
    
    因為那位壽光王被廢去了王位,軟禁西苑和富陽侯李茂芳作伴去了!如今他只希望父親和袁方之間的關聯能夠好好瞞住,這種事情原本就是可大可小,只要個中詳情無人知曉,一旦皇帝懶得追究,一切都是可以放過去的。
    
    “大人!”
    
    隨著身后這個大嗓門的聲音,張越立剪轉過身,卻只見是一身鮮亮黑衫的牛敢。和當初落魄的時候相比,如今的他不但顯得壯碩結實,就連眼神也變得大不相同。蛻變得幾乎讓人不認識了。遮著手望了一下天上的日頭,他就用征詢的目光看著這個護衛。
    
    “興丈伯讓屬下前來請大人過去一趟。”
    
    草原上修繕城池整修屋子都不容易,因此開平衛根本就沒有什么像樣的官所,興安伯徐亨和張越一樣,都是索性支起了一頂偌大的油氈帳篷,處理公務和接見屬下都在里頭。唯一的區別就是大帳前站著十余個腰佩寶刀的親兵,等閑軍士不得靠近。
    
    聽聞外頭的通報,徐亨吩咐一聲就轉過了身子。見得張越進來。
    
    他也不拐彎抹自,直截了當地說:“皇上已經下令由成安侯備御開平,至于我則是卸下防務,準備跟著一同北征。如今三十萬大軍已至涼亭驛駐扎,明日皇上大閱全軍,估摸著三日之后就能到開平。軍報上還直接欽點了你的名字,你回頭好好做一下準備。
    
    這一仗必定要兩三個月,該帶的帶足了,尤其是干糧、帳篷、藥物、氈毯,這都是要緊物事,一樣不能少!大軍配給總有斤。輕重緩急,雖說英國公也會照應你,但我想你總不愿意讓別人都盯著你吧?”
    
    徐亨兩次北征盡皆隨行,這些提醒都是金玉良言,因此張越連忙謝過。只是,回到自己的大帳中,吩咐眾人整理東西做好準備,他心里卻有些不安。盡管同是五品,但楊榮金幼技乃是閣臣,前兩次都是隨行贊襄軍務,他卻不一樣。明軍的糧道有整整幾個名勛貴尚書之類的高官負責,這也用不著他。這次可不比從前,隨軍期間他還是多看少說的好。
    
    隨著成安侯郭亮的到來,整個開平原本就緊張肅重的氣氛徒然升級,偵騎更是比以往增加了一倍還多,而原本一日一至的軍報也增加到了一日三至。此前阿魯臺佯攻興和無果后連夜遠遁,如今已經逃竄得無影無蹤,如今所有人都認為此次北征和先前一樣必然大勝。而眼看開平城中糧儲越來越充足,就是先前嘗過斷糧苦頭的老兵也都信心滿滿。
    
    五月十五,三十萬大軍抵達開平的這一天,京師的陽武伯府正在開壽筵。如今勛貴雖多,但各家之中壽數長的卻少,因此,顧氏這七十大壽自然是極其稀罕。即便從年前開始顧氏的病情就是一陣好一陣壞,如今才網網好轉了些,可這樣的大壽,張家上上下下仍是決定好好操辦,希望能借著這喜氣把病氣沖走。
    
    張攸仍鎮交趾未歸,張掉夫妻年后就雙雙回了南京,再加上張越在外,整個張家人并不齊全,就連本家的張輔張朝張覲兄弟三個也是有的領軍有的押糧有的備御,全都在外頭。即使如此,在京的親朋故舊都派了人來送禮吃酒。作為長房長子的張信親自在門口迎來送往,臉上滿是笑容。旁邊接禮單收禮物的幾個隨從亦是忙得滿頭大汗,通報聲吆喝聲不絕于耳。
    
    身為壽星,顧氏一大早就在房中受了小輩的禮,早飯又難得舁一州,日了大半碗粥和個卷子,泣會兒周圍好此諸命貴二,※嘴八舌地說著奉承話,她更是笑得眉頭盡展。只是她向來是個仔細人,一面說話,一面還留心著眾人的表情,右手不緊不慢地捻動著佛珠。
    
    “老太太,現如今您下頭三個孫子兩個孫女都已經各自婚配,可我要是沒記錯,您這膝下的長房長孫也已經到年紀了。這可是自小被人稱作是天才神童的,您總不能一直藏著掖著吧?不是我說,咱們這些家里出來的女孩個個尊貴不說,而且家中長輩都是皇上親信,娘家只會是助力。您家里那位老三頂尖的品行人才。要是媳婦的娘家更得力,官位遠不止五品”。
    
    這一說頓時引來了好些附和,都是說勛貴家的強處,尋常官宦人家的短處,顧氏面上不動毫分,右手卻捏緊了手中的佛珠。張越在外已經是大半年了,尤其是這幾個月連家書都少,實在是讓人掛念。想起前次的艱險,她忍不住在心底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索性不去聽這些人的嘮叨。
    
    這時候,恰是有人出聲問道:“這大好的日子,怎么不見杜氏過來伺候?香門第里頭出來的,總不至于那么沒規矩吧?對了,那親家怎的也沒派人來拜賀?”
    
    眼見一個夫人甚至直接說到了杜家,顧氏皺了皺眉,旋即笑道:
    
    “勞動各位惦記著那孩子了。也是因為之前皇上北征,各家各戶都是忙得不可開交,所以家里也沒聲張。她從宣府回來之后就有了身子,是我讓她多多歇息,這有喜的頭里幾個月原本就是最要緊的。”
    
    聽這話,網剛還變著法子對比的幾個誥命立刻住了嘴。都是擅長察言觀色的人,她們自是發現顧氏言語中的回護之意,于是便都只說自家的適齡姑娘家,再不提別的事。盡管張信眼下不過是四品文官,張赳也還沒個正經出身,但張信和張輔乃是正經堂兄弟,張赳是老太太的嫡親孫子,將來還會沒有富貴?于是,在旁邊照應的馮氏只聽得應接不暇,可她心動卻沒用處,顧氏始終顧左右而言它,怎么也不不松口。
    
    親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壽,裘氏自然不會不來,只是遲了些。進了大門,她網送上早就備辦好的四色壽禮,后頭就傳來了“英國公夫人拜賀”的聲音。轉過身子的她見是一個面相雍容的貴婦被人簇擁著進來,忙往旁邊讓路。而王夫人在門口略站了站,旁邊就有高泉遞了話,得知是杜綰的母親,她立刻徑直走了上來,親切地叫了聲裘姐姐。
    
    裘氏雖聽女兒提起過王夫人為人慈厚寬和,但畢竟沒有親自見過,此時待要謙遜時,卻被王夫人拉住了手。
    
    兩人一路往里頭走,王夫人感念杜綰引見了馮大夫,如今兒子的身體眼見得一日日好轉,口氣不禁親厚得很;而裘再則是心感王夫人前頭數次帶著女兒進宮,自也是稱謝不絕。兩人到了北院大上房拜見過顧氏之后,王夫人忖度這里幾乎都是勛貴命婦,裘氏坐在當中也難為,便索性攜了她出來,一同去西邊院子里探望杜綰。
    
    盡管只是懷孕三個多月,杜綰如今尚未顯懷,只是懷著這一胎卻比上一胎辛苦得多,常常嘔吐得不想吃任何東西。
    
    于是,不放心的小五索性在前幾天搬了過來,天天變著法子在飲食上頭翻花樣,因此眼下杜綰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許多。這會兒見王夫人竟然隨母親親自來探望,又有后頭跟著的丫頭一個個盒子送上來,她謝了又謝,連裘氏也覺著心里過意不去,旁邊的小五面對這一堆堆的東西,也只顧著砸舌了。
    
    “謝什么,我要謝的還是你們夫妻倆給咱們家帶來的好福氣,如今我那,比兩個都是活蹦亂跳,那邊還有一位正等著生產,府里從來沒有這么熱鬧過。”
    
    王夫人想起從前只能羨慕別人兒女雙全,如今卻心愿得償,臉上的笑容怎么也掩不住。陪杜綰說了一會話,她又笑道:“別人都說生兒子好,我倒是希望越哥媳婦這一回生個女兒,這樣就齊全了。對了,我差點忘了,算算日子,大軍也該到開平了,我家老爺一定會照應著張越,你在家只管好好安胎。往后幾個小孩子盡可放在一塊讀書,也好有個伴當。”
    
    就在杜綰要開口答應的時候,外頭忽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緊跟著,就只見靈犀一頭扎進了屋子,一貫鎮定的臉上滿是驚惶。
    
    “妾太太忽然暈過去了小五姑娘呢?趕緊請過去瞧一瞧!”
    
    比:月票快兩千三了!這個數字真是月初做夢都沒想到的,感覺又驚又喜。今天無意中看別人的書,說寫廢鍵盤的,感觸頗深。我第一個鍵盤用了四只,那時候還在上學,第二個則是兩年,最近三年最夸張,一年換一個,一個是加比鍵直接卡死,另兩個則是因為表面噴漆全部磨光沒了摩擦力,打字極其不適應,只好忍痛換了,唉”,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