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545 老牛舐犢執手托付


   99第五百四十五章老牛舐犢,執手托付
    
    ,冬顧氏的突然昏厥讓滿屋子的公侯伯夫人很是緊張了”然而,當她們看到一個小姑娘提著一個醫箱匆匆忙忙趕了過來,三兩針下去就讓老太太悠悠醒轉,她們的驚嚇頓時變成了驚嘆。:這些人在管家上頭有一套,但女人行醫的事情聽到過,親眼看到卻是頭一回。五擦著額頭上的汗還在后怕,又拉著顧氏的手仔仔細細盤問的時候,她的身后就圍了一大圈人,個個的臉上都寫滿了好奇。
    
    這些貴婦們都是眼力最毒的角色,盡管只是第一回見面,可從裝扮言語,誰都能看出這不是張家的丫頭。而且小五那身上都是一等一的好料子,不可能出自尋常醫館。而眼看著顧氏蘇醒過來后服下一丸藥,臉上漸漸有了紅潤,甚至有人驚呼了起來。
    
    “真是神了!這是哪家的姑娘,竟然這樣神乎其技!”
    
    “那是越哥媳婦的妹妹!我家天賜秉性脆弱,也是她”她幫忙瞧的,總算如今是一天天壯實了起來王夫人和裘氏杜綰趕到了屋子之后一直都沒作聲,此時她長長噓了一口氣之后,便上前開口解釋了一句,末了總算是記得沒把馮遠茗扯出來。見眾人恍然大悟,她便上前坐在貴妃榻的一邊,仔仔細細端詳了顧氏一番,卻沒有開口問病情,而是笑道,“嬸娘這一回可是把大伙兒都嚇了一跳,這忽然睡過去了,是哪位夭君給您托夢來著?”
    
    “都是有兒有女的人了,還逗我開心”。
    
    顧氏嗔怒地看了王夫人一眼,然后便對其余眾人歉然一笑,口中又說笑了起來。雖說壽辰的時候鬧出這樣一場很是煞風景,但之前幾個月她也發生過昏厥過去的狀況,因此此時絕不想因此掃興。談笑之間,這讓人驚出一身冷汗的風波就算走過去了,反倒是滿心不安的小五被一群穿金戴銀的婦人們圍著,從生辰到喜好,每個人都對她好奇得很,到最后她不得不躲到了裘氏身后,讓母親代替她應付這些七大姑八大姨。
    
    當初六十大壽的時候張家在開封一連慶賀了三天,如今顧氏七十大壽,排場卻比不上那一回。倒不是張家財力不比從前,而是如今正在打仗。又怕老太太撐不住,一家人商量之后便決定從中午擺上數桌,只圖個熱鬧。此時前頭的賓客已經是入了席,后頭女眷也就依次入席,等吃完飯之后便在花園中搭起了戲臺子,又是另一番折騰。
    
    差不多到了傍晚,各方賓客方才漸漸散去。張信親自在門口送客,直到那原本被塞得滿滿當當的巷子變得空空蕩蕩,他這才擦了擦油光錚亮的額頭,長長噓了一口氣。就在這時候,高泉急匆匆地趕到他的身后,低聲報道:“大老爺,之前沒顧得上說,老太太先頭在上房里頭昏厥過一次。好在匆匆施針服藥之后就緩了過來“這種事情怎么不早說!”
    
    張信聞言到吸一口涼氣,忍不住怒斥了一句。撂下這話,他便匆匆往內中奔去,腳下步子又急又快。心中更多的還是后悔。他自然能看出來,自打自己回來,母親就仿佛卸下了一個最大的包袱,這成天笑容雖多了,身體卻一點點虛弱了下去。可是,他總想著當初母親在開封六十大壽的風光,如今也想好好操辦一次,也讓人知道這張家并非只有二房三房濟事,也好讓母親高興歡喜。若是今天這壽筵上有個什么不妥當,他豈不是最大的罪人?
    
    踏進北院大門,他就發現這里異常肅穆,連上房門外侍立的幾個丫頭也都個個肅手,里頭仿佛也沒多少聲音。心中一凜的他忙走上前,也沒注意是誰挑開的門簾是誰出聲通報,三步并兩步地進了屋子。待看到這屋子里已經是滿滿當當站了一地的人,他方才警醒過來。見晚輩都紛紛給自己行禮,他連忙退后兩步躬下了身子。
    
    “母親的身子還好么?”
    
    “這樣的大喜日子,人生也就是一回,不好也得好。”顧氏歪在榻上,由著白芳給自己捏肩,面上卻是微微笑著,“幸好是宛娘那時候在,三兩句就岔過去了,否則這開筵的時候指不定有多少人心里嘀咕。
    
    我都活過了七十歲,還有什么不滿足?小五姑娘,今天又是多虧了你的妙手,還有你師傅配的藥,你過來。,小五眼見顧氏招手,心里不由有些躊躇,抬頭看了一眼被留下的母親裘氏,又見裘氏下手陪坐著的杜綰也沖自己打眼色,只好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她雖天不怕地不怕,但這位慈和卻難糊弄的老太太卻是有些怕的。等顧氏強按著她在身邊坐下,她更是不安了起來。
    
    小五姑娘,老婆子我問你一句實話,你之前總對我說這病不礙事,但如今發作得多了,我心里頭也有數。你實話告訴我,究竟還能拖多久?”
    
    “這個,,老太太自然是長命百歲的。”x卜五幾乎想都不想就吐出了這么一句,見顧氏滿臉不信地盯著自己,頓時愈發頭疼。眼見屋子里知道就里的這些人都沖著自己微微搖頭,偏偏老太太的手又抓得緊緊的,她只覺得后背心全都是汗,這心里的為難就別提了,“老祖宗,我又不是華儒扁鵲,也就是和師傅學了一些偏方和應急的法子,您別逼我”
    
    顧氏輕輕吁了一口氣,旋即句地說:“這壽材壽板之類的家伙,包括身后事的料理,我早就預備停當了。但早一天晚一天卻是異常要緊,我想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老二凱旋,能不能等到越哥兒回來,能不能看到老四鄉試告捷披紅成親。小五姑娘,你就忍心瞞著我這個老太婆,讓我走的時候還帶著遺憾?”
    
    王夫人也是壽筵結束就留了下來,此時此刻,聽見顧氏這說話不帶一絲一毫的忌諱,她只覺得心里異常難受,連忙上前說道:“嬸娘何苦這么想?就是馮大夫束手,宮中還有太醫,我也能去求斤。恩典”
    
    “你家天賜當初那虛弱的樣子又不是沒請過太醫瞧,結果如何?”
    
    顧氏見王夫人被自己噎得無話可說,便在她的手上輕輕拍了拍,旋即又轉過了頭,“小五姑娘,我知道生病這勾當沒斤。確數,你師傅前些時候來瞧病的時候說過只要好好調養,至少到年底是無礙的,我只想知道,是否真能撐到年底?”
    
    再今汀飛顧氏壽辰,吃齋念佛大半年的東方氏此時此刻也在。法不禁一驚。而更驚愕的卻是張信馮氏夫妻倆,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分明是馮遠茗在他們面前吐露的真言,知情的杜綰小五姐妹又都是守口如**,的,怎么會給顧氏知曉了去?
    
    “師傅說能,那個大概,,也許,”支支吾吾了一眸子小五實在是給老太太犀利的目光逼得沒法,最后索性把心一橫道,“老太太您這病最忌諱的就是大喜大悲,可前頭一年的事情發生的太多,您這身體已經給拖得狠了。我這醫術也就是半吊子。不敢胡說八道。可就算不能拖到年底,也總能拖到九十月,”
    
    “好孩子,謝謝你,我明白。”
    
    得到這么一個答案,顧氏心里嘆了一口氣,她無意識地輕輕摩挲著胸口,旋即望了屋子里的眾人一眼。無論是兒子媳婦,還是孫兒孫,女。除了震驚都仿佛還有些其他的表情。她仰著頭端詳著屋粱上那一盞明亮的宮燈,不禁百感交集。
    
    她若是去了,三個兒子按理都要丁憂守孝。張攸是鎮守總兵”必定會留用,但張信和張綽是決計沒有資格奪情的。三年,,若是一家人能借此躲過未來可能的風波,耽誤一時的前程也沒什么好可惜的,只是張赳的婚事卻不能再拖了。
    
    “老大,還有老大媳婦。”回過神的她開口輕喚了一聲,見兩人齊齊上前,她便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道,“之前我想拖著赳哥兒的婚事,等到他鄉試提名再說,可今天已經有不少人問了,也不好再拖下去。這事情我和隔壁武安侯夫人提過,她家里頭那位頂小的姑娘也到了婚嫁的年齡。咱們兩家彼此緊挨著,交情也算不錯,趁早定下來。”
    
    此話一出,張赳頓時臉色一變,而張超張起都是經歷過這一茬的,壓根不覺得有什么奇怪。張信馮氏彼此對視了一眼,心中驚訝之后便都是狂喜。要知道,先前張超張起雖說都是聯姻勛貴,但武安侯家的門第卻不是尋常勛貴能比的。隔壁那一家的情形他們也清楚得很,即便不是嫡出,那姑娘也是最為受寵的張姨娘所出,日后兩家就是名正言順的姻親。
    
    “老太太放心,我明日就親自去武安侯府。”
    
    顧氏對長媳辦事向來還算是放心,此時也不看東方氏,徑直對張超張起這兩個孫子說:“我知道你們倆都為著沒能隨同北征不高興,都給我記著,男子漢大丈夫,機會不單單只有一次,只看你們是否能把握得住!不要老是惦記著過去的事情,那種人永遠不會有出息!你們的爹爹辛辛苦苦打拼來的爵位,眼看就能變成世襲,不要毀在你們手里。”
    
    旁的王夫人從前見識過老太太的威嚴,此時心里只有欽敬和佩服。但裘氏卻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學不會這般說話,心里更覺得呆著有些不合適,可她是顧氏硬留下來的,此時就是如坐針氈也只能坐著。
    
    等到老太太兒子媳婦孫子孫媳一個個教了又打發出門,不多時屋子里就剩下了廖廖落落的幾個,她連忙站起身來告辭。
    
    “親家太太且慢提要走的話,我還有幾句話想對你說。”顧氏一挺腰坐直了身子,面上又露出了笑容,“網網讓你看笑話了,并不是我想在你面前擺老祖宗的威風,實在是大宅門里人口多,人心總是不一樣的。我如今統共有六個孫子,這其中越哥兒是最有出息的。這不是說他的官位,而是說他的為人性情。而他能有今天,全靠了杜大人,我心里一直都感激見杜綰此時起了身,她便句地說:“先頭的事外頭頗有些閑話,那都是些沒見識的人混說一氣。在我看來,越哥兒能夠拜在杜先生門下才能有今天,不論他如何相報都是應該的,須知做人不能忘本。
    
    這么多長輩叔伯柚姓,越哥媳婦已經做得很好了。只不過,身在這一大家子里頭,越哥媳婦總有些委屈的地方,還請親家太太你多多擔待。”
    
    裘氏不曾想這位老太太竟然撂下了這樣的話,又是吃驚又是觸動,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娘家能做的原本就有限,不過是希望夫婿體貼婆家人好相處,女兒在這大宅門中能有如今這樣的長輩,已經很是幸運了。
    
    等到裘氏道了幾句話,又一手拉著眼圈微紅的杜綰,一手拉著不知所措的小五出了門,屋子里只剩下了幾個丫頭,一直坐在軟榻邊的王夫人方才嘆了一口氣:“嬸娘,說句不好聽的,您這壽數又未必一定是盡了,何必眼下就猶如吩咐后事一般?”
    
    滿臉怔仲的顧氏卻沒有立亥答話,片刻之后才吩咐屋子里的丫頭都出去。看著王夫人,想起那時候她生產九死一生的關口,她便悠悠嘆了一口氣:小五那丫頭沒說實話,他師傅分明是說,我這病沒個準,若是發病的時候身邊沒人,又沒有及時服藥,一個醫治不及就有可能立刻去了。我不知道那日子是今天晚上還是明天,如今不說以后恐怕再無機會。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該拖著,如今也只盼著老天憐我,讓我看著小四兒娶媳婦說到這里,她一把拉住王夫人的手,語氣徒然之間變得無比堅決:
    
    “宛娘,我之所以最后留下你,便是有一件事要相求。我若是一走,他們兄弟三個恐怕難以像從前那么和睦,再加上彼此都有彼此的打算,恐怕總要分家各自過的。若走到了那一天,我求你讓阿輔多多留心一些。
    
    老二只要掙下了爵位,兩個兒子必定不愁;老三有越哥兒這么個好兒子,也必然會越過越好;只有長房,只有我的嫡親兒子孫子,我實在是放心不下看到這個始終堅強得猶如鐵人一般的老太太清然淚下地道出了那點滴私心,王夫人不禁心中一酸,到了口中的安慰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只能重重點了點頭。
    
    防:有人說什么求月票是女頻特色,拜托你去看看如今的月票榜,從上到下哪個不是開卓章時時刻刻地要月票?月初落后以后就追不回來了,懇請大家能夠支持一下本月的保底月票,謝謝!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