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9)      新書上傳啦(01-19)      后記下(01-19)     

朱門風流546 勛貴較藝文臣斗心


   99第五百四十六章勛貴較藝,文臣斗心
    
    凋士如林亦壯哉,長風萬里蹴飛弓射雁云中落舊州鷹馬上來。絕壁重重圍網近,高峰獵獵豎旗開。從臣載筆長揚里,謗薄慚無獻賦才。
    
    金幼孜扈獵詩》雖算不的十分雄壯,而且難能和古今那些邊塞名詩相比,但朱橡對于詩詞小道本來就不甚注重,對于此詩的意境卻頗為滿意。此時此玄,眼看隨行的十幾個勛貴都已經上了射場,要在馬上觀看的他伸手召了楊榮和金幼放上前,旋即又四下里看了一看,將張越叫上前來。
    
    自打浩浩蕩蕩三十萬人馬到達開平之后,張越不過是隨成安侯郭亮和興安伯徐亨等一同現見了一回,然后就被撂在了一邊。
    
    好在他對于悠閑度日很覺得愜意,于是在行軍的空閑中借著沒人搭理自己的機會,在馬上隨便寫一些隨想雜感,打算回京之后給杜禎看看。只圖一樂。所以他萬萬沒想到。剛網他分明是隱在一大堆人里頭沒人注意,可原本好似忘了自己的皇帝卻偏偏看到了他,而且還當著無數人的面叫了他過去。
    
    “如今下場的諸將中,爾等認為誰能力壓群雄?”
    
    即便楊榮軍務嫻熟,金幼孜政務精通,聽到這樣一個極其不著調的問題,仍是不免愣了一愣。而張越亦掩不住驚愕,迅速掃了一眼下場的一眾人等,他心中少不得盤算了起來。
    
    之前是士卒較技,以三箭為限,三箭皆中靶者,賞牛羊各一口,鈔二鎖銀碗兩只。雖說賞賜豐厚,但草原上毫無遮蔽,時而有勁風拂面。再加上這不是靜射而是騎射,三十名精銳士卒只有五人得賞。而此時此刻更是以十箭為限,多中者勝。下場的勛貴有英再公張輔、安遠侯柳升、寧陽侯陳悠、恭順伯吳克忠、武安侯鄭亨、興安伯徐亨林林總總十幾個人。這會兒遠遠看去人人都是摩拳擦掌志在必得,可誰能擔保哪個人就必定能勝?
    
    楊榮情知皇帝必定是一時興起隨口一問,但仍是認認真真端詳了一會正在預備的一眾勛貴,隨即開口說道:“諸將都是皇上的腦骨,這射藝高下必定是皇上最明白,臣不敢妄言誰人能最終取勝。只不過,單看他們的坐騎,臣還是覺得安遠侯和武安侯把握大。須知騎射以控馬為先。兩人坐騎在此等時候仍是穩若泰山,足可見平日其主騎藝精絕。”
    
    旁的張越頓時心中順舌,暗想這么一個小問題,楊榮都會這樣仔細地觀察,怪不得深得朱林信賴。而他還沒想好自己該怎么答,金幼放也開了腔。
    
    “回稟皇上,勉仁所說固然有理,不過諸將都是宿將,騎術乃是最根本的一條。如今風勁,離弦之箭必定飄忽,再加上作為靶子的十面小旗遠在八十步開外,又是迎風招展,騎術之外更看眼力臂力,以之前的那次狩獵來看,寧陽侯鐵箭曾經力透一頭野羊,此次較量騎射,他大約能有上佳表現。”
    
    此時典剎,張越毛書是徹徹薦底服了。一一了兵的,這兩位內閣學士也要爭出水平賽出眼力來,實在是嘆為觀止。看見朱林的目光轉向了自己,他便老老實實地一躬身道:“回稟皇上,臣以為英國公不會讓皇上失望朱摶對于楊榮金幼孜互逞心機早就司空見慣了,因此聽了前頭兩番話不過是置之一笑,待聽到張越這么說,他不禁眉頭一挑:“哦,你就不怕聯說你偏幫自家人?”
    
    “臣只是實話實說。臣并未看過別的公侯伯演練武藝,所以不敢妄議他人,但昔日在英國公府暫住時,臣曾經在清晨看到過英國公晨練。那時候也是演武場中設靶,于百步之外騎射,一早上射完三袋箭方才休息,十箭往往至少可中九。如今雖然風大人多,但射藝在于勤練。英國公又是久經沙場的大將,斷然不會在皇上親觀之時大失水準。”
    
    聽完這番解釋,朱林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旋即就用馬鞭指了指張越道:“好一個實話實說,好一個不會大失水準,你倒是膽大!聯還以為你要耍滑頭,說什么聯的麾下人人都是勇士,待會縱使表現各異,也是因為君前太激動的緣故。唔,聯記下了,幼救看好的是安遠侯,勉仁看好的是寧陽侯,你張越看好的是英國公。來,一起上前共賞聯的大將射藝如何!”
    
    由于這皇帝屢次想出了各種較藝的法子,所以對于此時此刻的騎射比賽,諸將都是各有各的心思,氣定神閑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甚至還有人暗地里捏了一把汗。這會兒正各自熱身預備的時候,御駕竟是從遠處移了過來,這些往日常常帶兵的宿將們也不免心中緊張,有的檢查弓箭,有的檢查坐騎,再加上天熱,竟是人人臉上通紅。
    
    彭十三乃走過了明路的,不同于其他被隔在遠處的人,他這時候恰隨侍在張越身后。眼見打頭的永順伯薛斌已然打馬飛馳了出去,一場比試已經開場,他便靠近了一些低聲說道:“我當初曾經陪著老爺練騎射,這上頭最是清楚不過了。少爺等著瞧,老爺必定全中。”
    
    張越本沒有在這種小事上和人別苗頭的意思,此時便點點頭微微一笑。只是眼看著那些或年輕或年長或年紀一大把的宿將勛貴們拉弓疾射。他忍不住想到了張超張起。此次北征他一個文官尚且能隨行,這兩個醉心武事的卻只能窩在家里。不的不說是老天爺開玩笑。
    
    就在這時候,前頭的楊榮忽然回過頭來,笑吟吟地說:“元節,你剛網只顧著說別人,你可別忘了自己那小張大人神射。之前瓦刺派使臣上書,還著重提到過興和城中有人一箭射死阿魯臺之子失捏干,一箭射落教鞍大毒,很是表達了一番惶恐之意。”
    
    正留心場中諸將的朱林猛地想起還有這么一回事,網網恢復了肅然的臉上又多了幾分笑意:“之前的事情各人的奏章上所述各不相同,你自己更好,索性含含糊糊把功勞都歸給了將士用命。眼下正好有機會,聯要聽實情,不許有句隱瞞。聯倒是忘了,股以云興和的那些京營勇士如今也在中軍。述可以讓他們前朱。
    
    對于楊榮忽然翻出半年前的事,而且話里頭頗有為他說話的意思。張越不禁覺得極其狐疑。可此時皇帝都已經開口問了,他只得把事情原委一一道來,當他說出自己端著神槍原本是沖著那護旗的人去的,結果卻陰差陽錯中了勒靶大蠢,朱捷又是大笑了起來。
    
    “好好好,這個陰差陽錯倒是巧妙!如今看來,當初調你去武庫司倒是沒錯,倘若不是你頻頻往兵仗局和軍器局跑,何來使用火器的經驗?”
    
    見楊榮也在旁邊笑容可掬,金幼孜頓時皺了皺眉,便在旁邊不緊不慢地插話說道:“皇上所言極是,但這是運氣固然不錯,可倘若沒有兵仗司私下里送了新造兵器,蒙人不知道我大明有橫貫四百步的利器,決不會不加提防。”
    
    盡管正在興頭上,但朱橡是何等精明的人,一聽此言便皺了皺眉頭。此時此刻,隨侍在后的御馬監太監劉永誠卻是靠近前去。笑著解釋道:“這件事老奴倒是聽說過張大人之前奉旨去宣府的那一遭。不是還有東廠督主陸公公同行么?結果兵仗局那個小家伙為了巴結。就給陸公公多送了兩箱子新鮮玩意,想不到真能建下奇功。”
    
    陸豐竟然如此大膽?
    
    朱林本能地往旁邊看了看,旋即才想起之前為了某些傳言,又為了確保能夠隨時掌握京師一舉一動,已經命人把陸豐調回了京師主持東廠。雖說勉強把此事按捺了下去,但剛網的好心情便少了一多半!還是楊榮岔開話題說起阿魯臺舉家北逃。他方才哂然冷笑了一聲。
    
    “賊虜最會耍詐,這等話聽信不的。張越,之前你和武安侯那番籌劃倒也還罷了,御史彈劾聯替你壓了下去。若不是武安侯提腥,為了抓幾個諜探,你竟是打算用這樣的主意,還真是小題大做,不及武安侯想得長遠”
    
    張越聽到劉永誠告刁狀”中便是一緊,畢竟,陸豐之前向那兵仗司的胖太監要新造火器,正是他的授意。就當他低頭露出一副唯唯諾諾恭聆皇上諭示的模樣,心里卻有些急躁的時候,四周圍忽然響起了一陣震天的歡呼聲。
    
    嚇了一跳的他連忙抬起了頭,旋即就想起這似乎不恭敬。好在朱橡早就回轉了身子,其他人也都循聲望去,沒人計較他這小小的失禮。
    
    只是前頭皇帝和隨扈重臣隨從一大幫人擋著,他愣是看不見那邊是什么情形,只能在原地干著急。但只是片刻,又是一陣更大的叫好聲從那邊傳了過來,又有旗牌官上前大聲奏報。他這才聽了個分明。
    
    “啟稟皇上,英國公、安遠侯、寧陽侯十箭全中,武安侯鄭亨十箭中八,永順伯十箭中七,興安伯徐亨十箭中七,,應城伯無一命中,隆羊侯告病未曾比試。”
    
    洋洋灑灑十幾個名字報出來,朱林起先還是笑容滿面,繼而便漸漸陰沉,聽到最后兩個名字的時候。他更是勃然大怒,當即厲聲斥道:
    
    “雖是馳射小戲,可諸將分領各軍,騎射就是根本,若是視此如同兒戲。如何領軍!應城伯孫亨暫罷領軍。隆平侯張信免去總督官之職,隨軍辦事!”
    
    正在后頭的張越原本還在心中慶幸。聽到朱林這話,連忙收起了臉上笑容。這皇帝還真是喜怒無常的主,贏的人還沒賞賜,就首先處置起了最末的兩個到霉蛋,,。應城伯孫亨,這仿佛是孫翰的父親?
    
    好在朱林大發雷霆之后,總算還記得這是一場有賞有罰的比試,當即命賜英國公張輔、安遠侯柳升、寧陽侯陳怒牛羊各兩口,鈔十鎖,金碗一對。這大多是沿路掃蕩鞋靶各部的戰利品,三人自拜謝。而朱摶賞過之后,卻又調轉馬頭看著楊榮金幼孜和張越。
    
    “你們各猜中了一人,眼力都算不錯,各賞駿馬一匹。”
    
    三人齊齊下馬拜謝,就有人對一眾勛貴解釋了先前天子的那一問。
    
    諸將恍然大悟的同時,有的不以為然,有的哂然一笑,有的竊竊私語,而張輔卻不禁便對同受上賞的柳升和陳怒笑道:“楊學士金學士恰是慧眼如炬,我這侄兒卻全憑昔日那點印象。
    
    要是我今天意外失手,他可就得跟著一塊丟臉了。”
    
    陳愚本就寡言少語,不過笑說英國公謙遜,而柳升則是滿不在乎地活動了一下肩膀:“楊榮金幼孜不過是拿咱們比拼他們的眼力,張越卻是一門心思相接你這個長輩,那才是真心話。本來嘛,為人子侄,難道還能胳膊肘往外拐說別人能勝?”
    
    此時已近傍晚扎營的時候,眾將議論了一會就各自散去了。由于楊榮金幼故此次北征都只帶了兩名隨從,張越總不好越過他們倆,因此之前本打算只帶彰十三一個隨行,其余人都留在開平。結果還是彰十三去和張輔嘀咕了一番,把連生連虎留在開平,一大幫人都成了英國公的家將。如今雖說他是文官,但由于是皇帝欽點,因此營帳就在中軍處。離那頂被群星拱月簇擁在當中的御帳并不遠。只是,這么多天來。他還是第一次被召進那頂御帳。
    
    御帳外頭看不出華麗,但里頭卻收拾得極其雅致,桌椅床榻一應俱全。地上還鋪著厚厚的榨色羊毛氈毯,踩上去極其松軟。這會兒正是朱橡用膳的時候,隨行的宦官抬了一張小桌子上來,上頭琳瑯滿目擺了不少盆碗,從惰羊肉、清蒸雞、板醋鵝到燒羊肉、羊肉攛湯總之除了肉還是肉,此外就是饅頭。原本饑腸轆轆的張越一看這些菜肴就沒了胃口,因為這些東西他這幾個月實在是吃多了。
    
    朱林沒有一面吃飯一面問話的習慣,因此由著宦官布膳,他便對張越吩咐道:“軍中少文官,你一個人獨住太扎眼,回頭搬去和楊榮金幼孜他們同住。”
    
    比:今天更新了八千多字,誠心誠意求月票!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