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547 與其一時打痛不如釘一顆釘子


   99第五百四十七章與其一時打痛,不如釘一顆釘子
    
    狽榮金幼救兩次隨同北征,深得朱橡器重,其軍帳等同廠※二施貴,因此極為軒敞。盡在當兩人得知張越要搬來同住,都覺得極其詫異。
    
    畢竟,閣臣位雖卑,職權卻極重,原本就不是六部尋常司官能夠相提并論的。即便是楊榮覺著出征在外兇險難測,需要多加留心在勛貴中間聲望極高的張輔,也著實猜不著皇帝這一招的用心,更不用提金幼孜了。
    
    而原本獨住愜意的張越則更是不慣和這么兩個重要的閣臣同住。
    
    他雖說沒有說夢話的習慣,但天知道碰上什么壓力會不會一時失控?于是,一到晚上扎營的時候,他便借口帳內悶熱,在帳外找地方掛馬燈,隨即鋪開牛皮席子盤腿看一個多時辰的書。直到要睡覺的時候方才進去,哪怕是這兩個學士奉詔隨侍御前,他這個習慣也絲毫不變。等到大軍行出應昌的時候,楊榮金幼放都覺得張越深知分寸,漸漸不在意帳篷里多了這么一今年輕得過分的同僚。
    
    而白天行軍的時候,整個明軍方陣異常壯觀。居中的乃是皇帝以及安遠侯柳升所率的中軍夫營。營外分別是左哨、右哨、左掖、右掖。步卒在內,騎兵在外,而神機營更在騎兵之外。而在這些人之外則是各省都司選送的精銳,整個長圍將方圓二十里全部囊括在內。士卒無論是放牧還是打柴。都不許離開長圍,哪怕是護送軍糧的民夫,亦是緊隨大軍之后不許稍離。而長圍左右前后三百里處,則有左都督朱榮率人搜索,可謂是萬無一失。
    
    跟著大軍行進了這么些天。對于這三十萬軍隊外加數萬民夫浩浩蕩蕩行軍的場景,張越早已經見怪不怪。他自然不如文思敏捷能夠在馬背上隨行記錄賦詩的金幼放,但跟在后頭也是抓緊時間記錄。然而,沿途倒是看見過好幾次被人棄置不顧的蒙古包,但不要說阿魯臺,就是連小股的蒙古兵都沒有撞見。想起那時候阿魯臺揮師攻興和的氣焰。再想想如今的避而不戰,他自是明白這便是草原民族出了名的原則。
    
    欺軟怕硬,打得過就欺。打不過就跑。這簡直是屢試不爽的真理。
    
    這期間也不是沒遇到過狀況,就比如說,大軍快到應昌的時候,開平急報虜寇興和,但朱橡壓根不理會回援的說法,只抓著最要緊的那一搗黃龍,除了賊窩之外什么都不用管。終于。在前幾日搜索一無所獲之后。朱榮終于擒獲了一些還來不及撤離的勒鞋人。
    
    對于一心想要一次性解決阿魯臺的朱林來說,抓到了活口自然是精神一振。而對于尚無資格參與這種場合的張越來說,審問這些人的結果實在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此時此剪,他奉旨前往中軍安遠侯柳升處傳命,回轉的路上正好遇到了已經升職的周百齡。
    
    “小張大人,聽說抓到了教子?”
    
    “就是幾個零散的牧民。看到那陣仗嚇破了膽,恐怕問不出多少消息。”張越見周百齡一身盔甲,便笑著說道”x不是我潑你的冷水,這一回恐怕不像前兩次,打不起來。阿魯臺實力未曾全部恢復就想著挑釁,再加上得知部酋離心,如今肯定是眾叛親離。有了上一次撞上大軍大敗虧輸的前例,他這一次大約只有避開大軍逃遁這一條路可走。
    
    他可以一直向北逃,咱們卻不可能一直往北追。畢竟。瓦刺這一次只是表面恭順,卻壓根沒有派兵隨同。”
    
    “都是一群養不熟的狼崽子”。
    
    兩人在這里說話,帶著幾個親兵過來巡視的御馬監太監劉永誠正好聽得清清楚楚,于是便吩咐隨從不許出聲。站在原地細細聽了一會。等到兩人都過去了。他方才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旋即不動聲色地繼續巡視。等回到了御帳,得知之前抓到的幾個鞋鞋人都說不少教鞍部落聞聽明軍大軍壓境恐懼不安地各自散去,阿魯臺只帶著本部萬余人倉促撤退。盡管透露這消息的小太監說皇上不相信,但結合張越那話,劉永誠已經是信了。
    
    擺擺手吩咐了那小太監下去,他便心里盤算了起來。二月底出征。如今已經是六月初了,整整三個多月,京師和行在雖說一直都不曾斷了消息,但皇帝不放心京師,皇太子不放心這行在,兩頭那心思恐怕都是一模一樣的。要真是阿魯臺逃了,那么立刻就能回師,為了避免重蹈永樂十二年的覆轍,看來得趕緊和京師的皇太子通個訊息,至少心里有個預備。
    
    存了這心思,這天晚上從御帳出來,劉永誠便匆匆回了自己的帳子。他乃是燕王府伺候過的老人,讀書寫字雖說算不得上等,但寫寫信還不在話下。匆匆忙忙寫好了信之后。他思忖著混在驛站軍報上送回去多有不妥,便叫來了一今年輕的心腹親兵。
    
    “穆正,你今晚準備一下。給咱家送一封信回去。唔,得找一個借口,,對了,皇上今天提過,說是如今天氣炎熱,軍醫不足,正好咱家派你去一趟開平。到了那里。你就星夜回京,把信送到御馬監給馬云馬公公,明白嗎?”
    
    “是小的明白!”
    
    這軍中的聰明人遠遠不止那么一兩個,那些兩次隨同北征的武官勛貴心中嘀咕,白天一直陪侍在朱林身邊的楊榮和金幼孜也覺察到了端倪。內閣那么多臣子。六部這許多尚書。他們倆始終不曾被貶斥責難過。這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是非同小可。此前不曾勸諫朱林北征不意味著他們就贊同這么興師動眾。平日斗心眼固然是有,但這時候他們卻空前一致。
    
    xx倘若接下來幾天再無結果,幼救兄,我們就該勸諫皇上班師了。”
    
    “深入蒙人腹地,確實是怎么小心都不為過。”
    
    “幼孜兄。還記得上次北征時咱們失道陷沒谷中險些沒命的那一次么?這大草原越是深入,地形咱們越是不熟悉,再加上瓦刺虎視眈曉。
    
    總不能等到糧道被斷才警醒。”
    
    “這幾日如果有機會就勸一勸吧,今天看皇上的樣子也猶疑了,”
    
    咦。那是張越?”
    
    楊榮正想接口的時候,冷不丁聽見這句話,連忙抬頭望去,果然看見那邊帳篷門口正坐著一個人。
    
    只是,和丁,圳濱書不同,此時張越的面前擺著張小幾,人仿佛在”二著什么,旁邊不遠處站著一個彪形大漢。想起行軍間隙張越也常常在馬背上寫東西,他不禁大為驚異,連忙一拉金幼技,從旁邊悄悄繞了過去。
    
    兩人這動作雖然小心,但哪里瞞得過彭十三。然而,張越先頭提過這會兒要寫的東西,他眼珠子一轉就決定裝沒看見,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似的站在那里。眼角余光瞥見楊榮和金幼孜已經繞到了張越身后,他不禁咧嘴一笑。
    
    “以藥匙裝藥,則分量雖易把握。然倉促應敵之際,雖熟手仍難在數具之內裝藥。
    
    若兵仗司工匠事先用紙包裹藥石,以錢秤定量,則士卒應戰何止速一倍!此臣于興和守城所得心得,請試之于神機營”。
    
    目十行地默讀了張越這奏章上的文字,楊榮幾乎同時和金幼放直起腰來,兩人對視一眼,心中都覺得頗為訝異。他們都知道當初皇帝樂意沒事情讀讀張越的札記,先前也只當這個鋒芒畢露的年輕人又在策刮什么大勾當,誰知道竟是這樣的微末小事。一瞬間”思縝密的楊榮一下子醒悟了過來,面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果然是長進了,之前一味求大,如今卻明白了凡事該從小處著眼。
    
    如今乃是六月,每晚都是露營,蚊蟲自然是從未少過。盡管張越隨身攜帶了特制的驅蟲藥,卻仍然是架不住這層出不窮的小蟲。寫到一半時。他忍不住一巴掌狠狠拍在了脖子上。隨享用袖子擼了一把濕漉漉的額頭,他忽然覺得身后好似有人,趕緊轉過了頭去,這才發現身后站著兩位若有所思的學士。
    
    由于朱元障朱林父子最討厭的便是文人結黨,哪怕是科舉得中的士子和考官也不許以師生交結往來,因此楊榮雖說是昔日主考。張越平素也只是以學士稱之,但若有相見自是仍執弟子禮。此時站起身行禮之后,他本以為兩人會當他不存在,徑直進帳去,結果金幼孜卻是開口問了一句:“元節,剛網那篇文章你是預備呈給皇上的?”
    
    此話一出。張越立時醒悟到兩人恐怕到了有一會,而且多半是看了一些自己筆下的內容。他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旁邊十幾步遠處的彭十三,想起自己曾對他提過要寫什么,哪里不知道是這家伙有意放水。
    
    念頭數轉,他便解釋道:“皇上如今忙于軍務,我不過先記下來。等回到京師之后再呈上去。我既然是兵部武庫司郎中。這軍器上的事本就該留心的“是該留心,有道不掃何以掃天下,留心本職事是應該的。”楊榮正愁之后幾天如何找機會對皇帝提班師的事,靈機一動,便覺得張越這奏章也是一個好機會。遂點點頭笑道,“不過也不必等回京,你寫好了給我瞧瞧,這幾天有機會,我幫你遞給皇上。還有。這帳篷內悶熱。但畢竟是用藥水浸泡過的,你不用天天晚上躲在外頭。
    
    我和幼投兄雖說料理機務,但這帳篷里卻沒有什么可泄露的東西。”
    
    楊榮答應幫忙呈遞奏章,張越倒是不奇怪。但后頭這句話卻讓他松了一口氣。他怕朱林是因為那個皇帝喜怒無常翻手為云覆手雨。可楊榮金幼放他倒并不是有意避開。只是這兩個人經手的機務實在是太過要緊,要是他一個不小心被誰算計了,那時候就是十張嘴也說不清。
    
    否則他就算喜好讀書,也不會把讀書這種事情放到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正如大多數人料想的那樣,當三十萬大軍抵達闊雜海時,這里果然是一片狼藉,只余下被廢棄的蒙古包以及來不及帶走的插重和上百頭牛羊馬職。然而,朱林前兩次親征的時候領教過勒靶和瓦刺的狡詐。壓根不相信阿魯臺真的已經北遁。仍是固執己見地認為這是教勒人使詐,于是大軍一面駐扎了下來,一面又往四面八方派出了更多的偵騎進行搜索。
    
    然而,朱榮等人帶回來的消息卻和朱林的想法大相徑庭三百里之內絕無阿魯臺所部半點蹤跡。而幾個俘獲的牧民更誠惶誠恐地說阿魯臺及其家屬已經逃得很遠了。面對阿魯臺擺明了不肯正面交鋒的態勢,朱捷只覺得氣急敗壞。
    
    “收了那些牲畜,把阿魯臺所棄輻重和那些喜古包都燒了!”
    
    盡管皇帝尚未明言,但這一日傍晚,班師兩個字便在大軍之中流傳了開來。無論文武都已經料定了這個結果。然而晚間吃飯的時候。數日無所事事的張越卻再次被召至御前,起因自然是因為他的那份奏章。
    
    和白天的氣怒比起來,此時的皇帝只顯得有些疲憊,細細問了張越一番便頜首點頭道:“回師之后你去和工部軍器局以及內監兵仗局商議。
    
    就依照你的意思辦。阿魯臺既走。聯打算問罪兀良哈,明日就旋師楊榮金幼孜剛才才苦苦相勸了一番,卻不料皇帝忽然撂下了這么一句話,不禁齊齊一愣。而張越知道這兀良哈就是朵顏三衛,三衛一直都是時附時叛。歸附的時候可以跟著朱橡南下靖難,反叛的時候就跟著阿魯臺沉隆一氣,最是讓人頭痛的角色。與其此時打痛了,異日讓其卷土重來,不如直接打一顆釘子進去。
    
    看了一眼面沉如水的楊榮和金幼放,他沉吟片刻便開口說道:“兀良哈人既然依附阿魯臺,便是形同叛逆,皇上揮師討伐之后,何不將大寧三衛從保定府重新遷回原處?大寧故城廢棄不久,稍加修絡便能使用,有大寧衛和開平興和互為犄角,可東制教鞋,西控瓦刺,更可與奴兒干都司連成一線大寧衛遷回!
    
    拖書吧刪凹姚曬少,,小說吏多朱林面色陡地一變,那目光更是變得如同刀子一般。犀利的眼神和張越對視良久,他方才氣惱地冷哼了一聲,卻是沒有答話。而楊榮金幼技對視一眼,同時否定了原本那念頭。
    
    他們還是想錯了。這小子照樣那么大膽!
    
    防:還是四千字求月票推薦票,謝謝大家!另外,繁體第三集也已經在x俊上市了完待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