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0)      新書上傳啦(01-20)      后記下(01-20)     

朱門風流553 唯慮山陵崩


   99第五百五十三章唯慮山陵崩
    
    術捷到了開平!后就傳救說,中外庶務悉付太子外決,障7,韋則由五府六部商議妥當,然后報太子后決斷,所有事宜都不必上奏行在,但這話誰敢當真?于是,盡管監國早就是熟門熟路的勾當,但皇太子朱高熾卻仍是忙得焦頭爛額
    
    這北征之事明面上不用他管。但軍糧調運牽涉太大,一個個尚書侍郎幾乎都兼著運糧的差事,他能用的人根本沒剩下幾個。而且,仿佛是老夭爺也要變著法子做對,這幾個月來他就幾乎不曾順心過五月初,廣東廣州等府颶風暴雨潮水泛濫,溺死三百六十余人,房屋倒塌一千兩百余間,倉庫存糧兩萬五千余石都泡了湯,于是仙不得不使戶部派人撫問;五月中,派使節不遠千里送去蔬果進呈父皇,結果遭來好一頓斥;六月里,因父皇的諭示,庶民有罪者悉送軍前戴罪立功。而官員有罪者則令督運軍糧;然后就是修孝陵宮殿及拜偈太廟,又是周王妃去世,又是占城西沙等地遣使貢物,又是南北直隸山東河南發大松,眼看自己的千秋節漸近,他卻根本沒了過生日的興致,對于呂震令百官入賀的提議更是大為惱怒。
    
    “你是禮部尚書,不要只記得我的千秋節!雖說你不管軍糧之事,但如今兵部尚書趙班、工部尚書李慶、都御史王彰不是在督運就是在督餉。你除了禮部之外更奉旨兼兵部戶部事,總得盡心盡力!軍糧還有缺口,民夫驢馬還要再調配一些,眼看就要入秋,幾個萬軍民全都在塞外,稍有延遲就會有無數人凍餓而死,你就能安心?其他事情你不用理會,把戶部和兵部事宜處置好,那就是天大的功德。否則若是有人揪著你前頭的事,也枉費我一番苦心!”
    
    太子向來言語溫和,這一次少有的嚴厲自是讓呂震大為惶恐,當庭應下之后,等出了端敬殿,他心里就狐疑了起來。之前女婿戶部主事張鶴朝參失儀,結果他苦苦求了太子,這才按下了鴻驢寺彈劾。如今聽太子那口氣,莫非是此事有人不滿?他這些年在朝為官,也不知道的罪了多少人,看來以后得小心為妙。
    
    “呂尚書。
    
    聽到這一聲喚,正在沉思中的呂震妾時回過了神,看見朝自己打招呼的乃是都御史劉觀,他便笑容可掬地點了點頭。他正打算寒暄幾句便回衙門料理自己的事,劉觀卻忽然走上前來,低聲提醒道:“最近都察院有不少人都打算彈劾呂尚書,我都給暫時按下了。方賓死了,夏原吉吳中都給囚了,呂尚書凡事可得小心一些,不要給人留下了話柄。
    
    對了,之前的軍報你聽說了沒有?皇上此次征伐兀良哈大捷,估摸著就要回來了,”
    
    劉觀嘮嘮叨叨說了一堆,呂震卻知道這老兒故弄玄虛的脾氣,明白重要的就只有那么一兩條,一切都得自己慢慢領會。等到劉觀笑吟吟拱了拱手,上臺階往端敬殿內行去,他便鄙夷地冷。當了一聲。昔日陳璞雖嚴酷,但卻比這個無恥的家伙強。身為都察院御史,平素飲宴常常出條子召官妓,上粱不正下梁歪,都察院就沒幾個挑得出來的御史!
    
    不過,和這種人打交道也弈便。只要能分勻足夠的好處,劉觀可不會講什么原則。人家既然說給他按下了御史的彈劾,那么投之以桃報之以李,回頭他照應一下其子劉輻就行了。
    
    朱高熾原本就不是精力充沛的人,如今朱林不在,他這個太子需得日日卯時不到就主持朝會,隨即又要見人批示奏折,幾個月下來縱使鐵打的人也吃不消。而內閣只余下了一個楊士奇,千頭萬緒的事務更是料理不完,因此到了下午,他自去午睡。卻由太子妃張氏閣送上的奏疏,按照輕重緩急分類。其中不要緊的就由東宮范弘幾個太監照楊士奇的票擬批示,要緊的則張氏親自看過然后擬個草稿,他午睡之后一并批閱。
    
    張氏卻是精力充沛的女人,這一日不過兩斤。時辰便把這些料理齊全。才吩咐人把所有毒折整理擺好,一向辦理東宮內務的鐘懷便急匆匆地進了門,行過禮后卻沒有說話。情知恐怕有事,她就打起簾子到了內間,鐘懷自是緊隨其后。
    
    “大營那邊傳來消息,說是先頭京師有密報送到了御前,皇上看了雷霆大怒,那時候只有張越在場。因御帳里頭水潑不進,只有一個在外頭的聽到了只言片語,仿佛是皇上,,皇上問皇太子皇太孫誰更可堪繼承大位“皇上竟然問這個?”張氏眉頭一挑,仔細問了張越的回答,鐘懷卻搖頭說沒打聽出來,她不禁擰起了眉頭,但很快就舒展了開來。先頭張越去德州迎接的時候,她倒是見過張越給朱瞻基代筆寫家書,分明是一個沉穩的年輕人,按理不會在這種話題上出岔子。沉吟了一會,她又問道:“對了,皇上是為何發怒?”
    
    “這個實在是打聽不出來說這話的時候,鐘懷頗覺得蹊蹺。
    
    連皇帝問張越的話都能偷聽到,卻不知道張越如何回答,更不知道天子緣何發火?見張氏再次眉頭緊鎖,他連忙開口說道,“但重要的是另外一件事,不知道怎么回事,三日之中,楊榮金幼孜兩人都不曾離開御帳半步。而且,據說皇上已經把張越打發回來了,只誰也不知道人到了何處。”
    
    盡管鐘懷說得隱晦,但張氏的心里卻冒出了一個無法抑制的念莫非是皇帝有什么不妥?她雖說深得皇帝之心,太子亦是敬重,但這些年來曲意調和這一對至高無上的父子倆,實在是有些身心俱疲。
    
    然而,一想到天子或可有失,她仍是感到一股莫名戰栗。又問了鐘懷幾句。她算算時辰朱高熾應當午睡得差不多了,索性帶著人往端本宮西頭的涼殿行去。然而,到了那門口,卻有太監滿臉為難地攔住了她。
    
    “太子妃殿下恕罪,太子正在見楊閣老和杜學士。”
    
    “杜學士?”
    
    張氏微微一愣,隨即便帶了鐘懷到一旁的偏殿等候,心中卻是止不住的驚疑。
    
    年。朱高熾每日午睡乃是雷打不動的聳慣。如今時辰柬引,漢身見人,這是極其產有的情形。
    
    杜禎出獄后復翰林侍講學士,卻是奉旨在家“休養”今日來是太子召見,還是楊士奇引見?她想得腦袋都痛了,旁邊的鐘懷忽然插了一話。
    
    “太子妃殿下,小的還忘了一件事。陸豐已經十幾天沒去東廠視事了。這就算是中暑,也不該一下子就是十幾天,要知道如今差不多要入秋了。他當初是御用監張公公來的!是不是讓張公公去瞧瞧?他雖說聲稱心向東宮,但這種事情畢竟沒準舉一反三原本就是皇家人必備的素質,因此鐘懷建議了這么一條,太子妃張氏不但請了張謙去探視“中暑不起。的陸豐,同時又請示了太子。派出中使去撫慰忙碌了一夏的官員。若有嫁娶者,則各助鈔二十鎖。表里兩端,勛貴之家加倍。緊挨著的武安侯府和陽武伯府也都得了賞賜,只是比起其他官員勛貴,因兩家主人一家出鎮一家隨軍北征,賞賜還豐厚了一些。親自前來的張謙特意探視了顧氏,又打著太子妃的名義見了杜綰。
    
    捱過了最初那段吐得天昏地暗的難熬時光,杜綰如今總算是精神好了些,但行動卻是越來越不方便。雖說張謙乃是宦官,但此時此剪單獨相處,她仍是覺愕這實在是反常得很,一面小心翼翼應對每一句話,一面她還不得不猜測人家特意點了名見自己是什么意思。
    
    忽東忽西說了好一會兒話,張謙便端起那碗茶喝了一口,隨即便抬起頭說:“網網那都是我不得不問的。畢竟回去了得要交代。不過我倒想問杜宜人一句,最近你可接著小張大人的信,知不知道他幾時回來?。
    
    因這一問著實突兀,杜綰此時愈發覺得這一回張謙是沖著張越來的。然而,自從張越趕赴開平,所有消息就幾乎都斷絕了,僅有的只言片語最多也只是后軍都督府那邊透過來的,只知道人平安無事,別的一無所知。此時此玄,她索性據實答了,然后直截了當地問道:“張公公既然問這個,可否告知他眼下如何?”
    
    “據我所知,小小張大人眼下應該不在中軍大營,多半是正在往回起,至于到了哪里,誰也不知道,聽說那是奉了圣命。”見杜綰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頭,張謙便低聲說道。“杜宜人,我得提醒你一聲,要真是小張大人悄悄回來見你,你可得對他。若真是北邊有變,事急從權,他不可一味拘泥誤了大事這輕輕巧巧的有變兩個字卻蘊含著不可測的危機,杜綰嘴上雖答應著。心里卻是莫名緊張了起來。此次不同于永樂八年和永樂十二年北征。大軍固然是所向披靡,但皇帝卻已經老了。若真是張越回來,恐怕不止張謙背后的東宮,更有無數人都想要知道皇帝情形究竟如何。
    
    畢竟,一旦山陵崩,這天下就要換主人了!
    
    送走了張謙,杜綰有心想叫趙虎問個究竟,奈何內外有別,她挺著個大肚子更沒有出二門的借口,到頭來老太太知道了,少不得又是雞飛狗跳,但不問她又實在是不放心。躊躇了好一會兒,就在她下定決心準備往外頭走一趟的時候,卻只見那道湘妃竹簾子劇烈晃動了幾下。緊跟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小家伙就跌跌撞撞走了進來。
    
    “娘,,娘!”
    
    發現是自己的兒子,杜綰那一絲怔仲立刻被沖得一干二凈。在旁邊伺候的琥珀連忙伸手將小家伙抱了起來,笑吟吟地放在了坑上。這時候,靈犀緊隨其后進了屋子,見靜官抓著杜綰的胳膊咯吱咯吱地笑個不停,她自也是滿臉笑意。
    
    “自打抓周之后,靜官仿佛變了個人似的,活絡了不少。原本不愿意學走路,如今卻是滿地亂走;原本只愛睡覺,如今偏是一醒就愛膩著人帶他出去玩。網網奴婢只是放了他下地,袖就自己跑了進來。少奶奶如今是不用擔心了,這孩子果然是大一歲就不一樣的。”
    
    感到兒子軟乎乎的小手抓著自己的肩膀,杜綰不由得輕輕把人拽了過來,見那黑亮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她便捏了捏那胖嘟嘟的小胳膊小手,結果小家伙一開口又是叫了一聲娘。雖說已經不是頭一回聽到他叫人,但她還是滿面歡喜。抱著兒子逗弄了好一會。這時候,手捧一個小茶盤的秋痕也從外頭進了屋子,瞧見靜官在炮上亂爬,她也笑了,便將茶盤擱在了一邊的高幾乎上,然后把茶盅捧給了杜綰,又抹了抹手從懷里掏出了一封信來。
    
    “少奶奶,這是門上才剛收到送進來的,說是陳留郡主打開封捎的信。”
    
    原本還惦記著張越那一頭的杜綰一聽到這話,連忙伸手接了過來,但才拆開了封口,她就想起自打從宣府回來之后再未見過朱寧。五月的時候應媽媽還來過一次,但之后馮王妃去世,她雖使了人去吊祭,帶回來的話卻只有只言片語。這一回朱寧卻只送了一封信,其余的什么都沒有,這就奇怪得很了。
    
    展開信箋從頭到尾瀏覽了一遍,就只見里頭都是絮絮叨叨說些瑣事。她越發覺得摸不著頭腦,等末了看到翠墨兩斤小字的時候,她這才留上了心。過年她去宣府之前,曾經跟著朱寧去過孟家一趟,結果朱寧對翠墨仿佛很是親厚,曾經額外囑咐了一些話。那時候聽著似乎尋常。莫非是還有什么要緊的勾當么?既然如此,她哪怕去不了,恐怕也要想個辦法把人接來見一見。
    
    旺:發現各地的小年夜差別實在是大,北有多半是臘月二十三,南方是臘月二十四,上海偏偏是臘月二十九,昨天忘記祝北方的朋友們小年夜快樂了,今天一并送上,祝大家團圓夜齊歡喜!嗯,本月更新少。也不太好意思求月票啥的,如果愿意就留下您的寶貴月票,沒有的送上一兩票推薦當作年禮也行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