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2)      新書上傳啦(01-22)      后記下(01-22)     

朱門風流557 希望


   99第五百五十七章希望
    
    即便沒有朱瞻基那句話。袁方也打算立玄出宮回衙門辦!”下順道送張越一程,有了公然說話的機會。他自是沒什么不樂意的。打發了那些錦衣衛遠遠跟著,他和張越就一路并肩而行。盡管如今各部府都是忙碌的時候,這里并沒什么其它人經過,身后那些又都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心腹,但他仍是背著雙手一言不發,仍是那平日不言笑寡言少語的性子。
    
    張越卻是有一肚子的話想說。向龍劉豹雖說早走一步,但袁方只比自己早一丁點離開宣府,料想就算知道了,一時半會也還沒來得及采取行動。況且,之前既然有人去了開封府查當初發大水時錦衣衛出動的舊事,料想不會輕易罷手,這事情袁方究竟是怎么解決的?
    
    雖說當初同在開封府,父親和袁弈認識也屬自然,就是有人打聽錦衣衛出動的舊事,只要編好謊話就可以蒙混過去。但既然人家動疑心查了一回,難免就有第二回第三回。退一萬步說,只要袁方仍是錦衣衛指揮使,張家仍是顯赫,別人就一直會盯著。從洪武到現在一共四任錦衣衛指揮使,前三任都沒有好下場,他總不能讓這位關心自己的長輩重蹈覆轍。
    
    而且,皇帝不在京師,袁方卻遠去了宣府,這本來就不合情理,當是被人支使去的,足可見這個位子已經不像從前那樣手握大權無人敢惹。而且更有人忌著。既然如此。東宮的善意便是最重要的一條。否則。袁方辛辛苦苦一輩子,到頭來就只有死遁一條路可走。
    
    可是,要博取東宮的善意,所冒的風險巨大不說,而且一旦皇帝查知便是萬劫不復,這就好比劉永誠如今所面臨的危境一樣。他不知道父親和袁方究竟是什么樣的關聯,總覺著這已經超脫了密友的層面。
    
    哪怕是從自己多年所受的照顧來說,他也希望這位長輩不必永遠藏在黑暗里頭,可以享有光明正大進張家大門的機會,而不是像他成婚那次只能悄悄送請柬。
    
    想到這里,他便把聲音壓得極低,含含糊糊地說道:“袁伯伯,希望有一夭,咱們能光明正大地談笑風生。”
    
    盡管張越說這話時幾乎不曾蠕動嘴唇,但袁方仍是聽清楚了每一斤,字。心里不禁百感交集。然而,他畢竟在錦衣衛這黑暗的行當中浸淫了十五年,縱使心情再激蕩,面上也能完完全全藏住。只是,他掩在袖子中的手卻忍不住狠狠攥緊了。又深深吸了一口氣。
    
    “你和你爹還真是一個樣,他上次回來也對我這么說。”
    
    口氣道出了心中積存已久的愿望,張越只覺得整個人一松,可是緊跟著就聽到了袁方這一聲低不可聞的感慨。愣了一愣,他便想起了一直默默籌劃,一直在背后鼎力支持的父親,心中暖,嘴角漸漸流露出了一絲微笑。
    
    “我是爹爹的兒子,自然和他的希望一個樣。”
    
    說完這話,他便不露痕跡地瞥了一眼袁方,見其官帽之外的鬢角依稀可見蒼白,更是覺得網網自己一股腦兒倒出的那番話沒錯。頓了一頓。他便低聲說道:“我這次被皇上派回來,起因乃是皇上收到京師密報,其中提到了太子赦免呂尚書女婿張鶴。皇上認為太子對臣下濫施恩典收買人心,所以大為震怒。密報上大約還提到了其他的事,結果當天晚上楊金兩位學士就被召入了御帳,直到我奉旨離開的時候,也沒見過他們兩人。”
    
    不等袁方回答,張越又將劉永誠之事一并說出,袁方自是點頭說已經得到了向龍劉豹的訊息,可當聽到張越在雞鳴驛遇刺,他仍是大為震驚。此時,張越又勸道:“如此可見,即使辛辛苦苦打造情報網,也決不可能事事掌握,更何況如今錦衣衛上頭還有別人壓著。眼下的要務自然是把這件事擼平了,但請袁伯伯多多考慮將來。仕途前程都可以緩一緩,沒有什么比保全自己更重辛勞了一輩子。晚年平平安安才是福。”
    
    等到了午門東側門,此地進進出出的官員逐漸多了起來,因此張越便閉口不再多言。等到從長安左門出來,他和候在這里的彭十三等人會合,望著袁方帶領一群錦衣衛上馬呼嘯離去,他方才回過了時候他才發現,比起最初的幾個騎。如今這里只剩下了彭十三和牛敢張布,總共只有五個人。
    
    “御馬監的那些親軍回去了,說是少爺之后若是有事找他們,他們隨時聽候指令。”
    
    “他們回去就回去了,若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指令他們做什么?”張越哂然一笑,知道劉永誠特意挑了這么些人回來必然有其他用意。也知道皇帝既然同意,恐怕那件事還不曾事發,“我們也回去,在外頭奔波了快一年,也該松乏一下了。天塌了也等明天再說!還有你們四個,雖說是第一次到京師,但到了的頭不妨就當自己家!”
    
    武安侯胡同的陽武伯府經歷了前一眸子的熱鬧之后,最近這幾天雖說不再是賓客盈門,但仍是一點都不冷清。后門那條巷子進進出出送的是家具擺設和各種雜物,西角門東角門進進出出的則是各家拜客的女眷。門前的車馬從來不曾斷過,忙得門房輪班都來不及。管家高泉不的不從小廝中挑選出了六個伶俐的頂班,自己更是迎來送往,連歇口氣的功夫都沒有。
    
    這天他剛剛送了興安伯夫人上車離去,才打算回身到里頭坐一坐歇口氣,忽然聽見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耳朵極靈的他聽出這里頭沒有車轱轆聲,連忙止住步子回身探頭去瞧。只一眼就認出了頭里那人。于是不等馬停下,他就又驚又喜地迎了出去。
    
    “三少爺,您怎么回來也不讓人捎個信!連生連虎那兩個小子回來了之后卻一問三不知,都不知道他們倆跟著您出去干什么的!”
    
    “嗯。回來了!”張越勒停了馬之后就利落地縱身一躍,隨手把韁繩扔給了一個跑上前的門房,覷了一眼高泉就笑道,“那兩個小子都是好樣的,高管家也別苛責他們。
    
    倒是你看著瘦了,大約家里頭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忙壞了你,實在辛苦了。對了,聽說咱們家如今雙喜臨門,四弟要成親了?”
    
    “可不是,再加上三少奶奶又有喜工,老太太歡喜得了不得!”高泉一面把張越往里頭引,嘴里一面念叨說,“為了四少爺的大喜事,全家上下都忙了起來,從來辦到布置再到一應禮儀規程,這一個月連主子帶下人全都沒歇好。再必”
    
    看到張越那興寄采烈的模樣。又想起他剛網說雙喜臨門,高泉心中一黯,知道張越必定絲毫不知經是沉疴難解。眼見得這位三少爺聞言奇怪地轉過引哽”…原本不想說,但思量這是遲早瞞不過去的,他只得咬咬牙說道:“這家里是雙喜臨門不說,但老太太如今卻很不好,不但心悸發病頻繁了,而且人越發沒精神,眼下已經難能下床,更是離不開屋子。”
    
    “祖母的身子竟走到了這種地步?”
    
    喃喃自語了一句,想起自己在外頭什么都不知道,張越不禁覺得心里一揪。當下他也無心多問,直接把牛敢等人交托給了高泉,又打發了彰十三先回一趟英國公府,旋即便匆匆往里頭走去。由于有人報信。他一踏進二門,幾個早就等在那里的媳婦婆子少不得上前行禮問好。他也無心話,點點頭正要往前走時,忽然瞅見了一旁還有崔媽媽,便招來她囑咐了兩句。得知杜綰今天接了翠墨過府說話,他雖覺得奇怪,但仍是吩咐把人先留一留。
    
    北院仍是從前那般整齊肅穆的模樣,只是正屋門口侍立的兩個丫頭卻是新面孔。張越網一進院門,其中一個穿綠衫子的就連忙疾步上的前來,屈膝行禮后便說道:“三少爺,老太太如今還睡著,白芳姐姐正在里頭伺候。姐姐剛網出來說。您不如先回去見見少奶奶,換一身衣裳,等老太太醒了再過來?”
    
    “都快一年沒回來了,總該先看看祖母。至于衣裳,你先找一件干凈的讓我披一披。”
    
    張越先走到一旁洗了一把臉。然后披上了一件干凈衣裳,隨即便徑直進了門。見堂屋中空無一人,他便放輕了腳步,由右邊那道門進了東屋。這里的擺設家具和從前一模一樣,只是靠墻那張雕甥黃花梨大床上卻是垂著半邊簾子。床尾坐著的白芳見著他來,忙站起身來行禮,他卻搖了搖頭,打了個手勢示意她先出去。
    
    白芳瞅了一眼床上的顧氏,雖不放心,但見張越那不容置疑的臉色。只好躡手躡腳地退了出去。等到她出了門,張越就上前在床尾坐了下來,細細端詳著蓋了一床檢紗被的祖母。將近一年不其,顧氏瞧上去便蒼老了許多,滿頭的銀絲仿佛都失去了往日的光澤,臉龐更是消瘦了一大圈。見她睡著了仍是微皺眉,他不禁又往前坐了坐,心中更是覺得歉疚。
    
    這些年被皇帝攆愕上天入地南北來回跑,在家里的時間少得可憐,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忠孝難兩全。要是早知道子欲養而親不待,他就不該只一味想著不辜負這第二次的人生,就是晚幾年科舉也使得。
    
    榮華富貴雖好,但也得有親人同享有是真正的喜樂。
    
    靜靜地坐了許久,他便看到顧氏微微動了動,隨即蠕動嘴唇說了一句什么。由于一時半會沒聽清楚。他連忙傾下身子去低聲問道:“祖母要什么?”
    
    迷迷糊糊的顧氏聽到這個聲音。不禁半睜開了眼睛。仔細認了認眼前的人,她一下子恍過了神,面上又是驚喜又是茫然:“越哥兒你回來了?我這不是在做夢?”
    
    “我下午網到京師,先進宮去辦了事情,然后就急急忙忙趕回了家里。”見顧氏從被子中伸出了手,張越連忙緊緊握住,又笑道,“我來了好一會兒,看您還睡著,就沒有出聲。眼下時辰還早呢,祖母要是困了就再睡一會。”
    
    “我一日也不知道要睡多少時辰,再睡下去哪里還了得。”
    
    顧氏輕輕搖了搖頭,隨即便示意張越把自己扶著坐起來。見他連忙從旁邊拿了兩個石青色引枕過來,恰到好處地給自己墊在腰后頸后,她便舒舒服服地靠了,少不得也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就嘆了一口。
    
    “自從入仕之后,你在外頭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磨折,屬這一回最嚇人。我是事后才知道的,雖說怪他們一直瞞著,但我也知道,若是那會兒知道真實情形,恐怕就不是后怕而是提心吊膽了。都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但只有身在其中。才能體會那苦是怎樣的苦。”
    
    “都已經走過去的事了,祖母別記掛在心上,我這不是平平安安回來了嗎?您只要好好將養身子,到時候操辦完了四弟的婚事,回頭又能抱一回重孫輩了。”張越心中有數,自是決口不提顧氏的病,只揀著好聽的說,“今年過了七十大壽。過些年您過八十大壽的時候,那時候便是四世同堂,家里比現在還得熱鬧幾倍呢!”
    
    “我這把老骨頭撐不到那時候了。”顧氏卻是沒好氣地搖了搖頭,見張越張口還要說話,她便收起了笑容。“眼看這一大家子如今蒸蒸日上,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之所以一直撐著不讓閻王爺收了我去,也只是為了那三樁未了的心愿。赳哥兒還沒成婚,你和你二伯父還沒回來,眼下既然你到了家,赳哥兒眼看就要成婚,你二伯父那邊聽節節勝利,我差不多也該合眼了。我的后事早就由靈犀預備的差不多了,其余的事情我還拜托了你大伯娘“祖母!”
    
    聽到張越叫了這么一聲,那雙手亦是緊緊攥著她的手,顧氏不禁欣慰地笑了笑,隨即便用左手在張越的手上輕輕拍了拍:“雖說我為了以防萬一,讓英國公在異日分家的時候能夠出面主持,但我實在是不想這一大家子就這么分了。大家各有各的心思固然沒錯,但合則力強,我不希望我的兒孫們成了英國公他們三兄弟那般疏遠。越哥兒,你們兄弟這一輩的幾個比起你爹爹他們這一輩更和睦更親近,異日千萬不要斷了情分。”
    
    此時此刻,張越眼圈已經是紅了。當下重重點頭道:“我知道,祖母放心!”
    
    “你既然答應了,我自然放心。”顧氏長長舒了一口氣,半閉著眼睛說,“靈犀跟隨了我十幾年。我著她從稚齡女童出落成了如今的能干模樣,自是希望她能夠有個好歸宿,知道你重情,又不是那等的了手便丟開的,我那時候希望你媳婦能夠有斤。如惜玉于宛娘那般的幫手。所以才把她給了你。這次你媳婦她們從宣府回來,秋痕琥珀給我磕了頭,靈犀也表明了意思。強扭的瓜不甜,她既然有那心思。你又肯成全,我還有什么不愿意的?我的希望很簡單,這一大家子能夠興旺發達枝繁葉茂,永遠和和睦睦地存續下去”
    
    防:臘月二十八,打糕蒸饃貼花花,果蔡是感到年味漸濃。如果富貴榮華卻成了孤家寡人,確實不如一家子和和美美借此祝愿大家合家幸福,平安喜樂!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