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8)      新書上傳啦(01-28)      后記下(01-28)     

朱門風流558 孤女丹心替罪易尋


   99第五百五十八章孤女丹心,替罪易尋
    
    生在杜綰下首的小撫子上。,在翠墨雖有此不安。卻仍是落噶六她已經不是當初大相國寺那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女孩了,十年歲月讓她蛻去了昔日的青澀,亦出落得亭亭玉立。親眼見過王府的豪奢富貴冷酷無情,親身經歷孟家從高門大族淪落到僻居鄉里,更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形下失去了雙親,甚至險些連自己都保不住,她這兩年自是成熟了許多。
    
    孟敏不止一次勸過她回復本名,但她卻總是用各種理由推托。只有在夜串三更別人都入了夢鄉,她卻輾轉反側睡不著的時候,她才會在被窩里一遍遍地回憶兒時的情形。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她一個弱女子,即便不能手刃仇人,卻不能就這樣忘了這血海深仇。只有別人一遍遍叫著仇人親口取的名字,地方才能夠用那種刀扎心口的刺痛來提醒自己不要忘懷。
    
    此時,杜綰既是提到了朱寧的信,她也就不再猶豫,將年前對朱寧說過的事情又對杜綰復述了一遍。旋即便垂下頭說:“郡主那時候告訴我。這等事情要揭出去容易得很。隨便讓人放些風聲就使得,但官府未必會管,就是管了也未必有用。再說。趙王經營北京多年,說不定等官府聽到風聲,這蓋子反而輕輕巧巧被捂下去了,反而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說到這里,翠墨放在雙膝上的雙手忍不住緊緊絞在了一塊,但心中卻知道,朱寧對從前的事情并不知情,這么說完全是為了她好。她甚至曾經想過含了這條性命到官府大鬧一場,但孟敏和她朝夕相處,竟是識穿了她這點心思,一番話將她一腔決心打消得干干凈凈。
    
    若是惜了性命卻報不了仇,豈不是更大的不孝,豈不是讓父母的苦心白費?
    
    杜綰雖說不知道翠墨有何隱情。但此時細察其臉色,她隱約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激憤情緒,心頭倒是漸漸醒悟了幾分朱寧在信后頭翠墨的緣由。見這丫頭低頭只顧看著自己的膝蓋,她暗自嘆息了一聲。一手擱在炕桌上,身子往前微微傾了傾。
    
    “此一時彼一時,郡主那時候如此說,自是有她的道理,但眼下乃是非常時刻,和那時候的情形便大不相同。你說往莊子上收容民夫的乃是安陽王府的人,那么如今呢,如今那些民夫是否還在那些集子上?”
    
    “在,當然在!”翠墨心中一驚,一下子抬起了腦袋,幾乎想都不想就連連點頭道,“不但有,而且比往日更多!趙王府和安陽王府在北直隸一帶的田莊有好幾個,原本也一直收留投靠的富戶民戶,但今年的數目比以往增加了十倍都不止,而且據說那邊還放出話來說,以田土投獻投身,此后不但是永生永世不用服搖役,只要交給趙王府一半賦稅就得!”
    
    雖說問了一句,但杜綰沒想到翠墨竟然了解得如此清楚,此時聽到這回答,她想起對方昔日便走出身安陽王府,更覺著這里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糾葛。沉吟片玄,她不禁若有所思地皺起了眉頭:“照你這么說,鄉間應該人盡皆知,官府決不會不知情。”
    
    “百姓向趙王府投獻投身是從前趙王就藩北京的時候就有的,官府亦曾經上報過,只是有司因涉及趙王,彈劾過沒動靜就沒聲息了,仿佛是沒這么一回事似的。如今變本加厲。官府只以為是舊日的勾當,所以索性聽之任之!”
    
    杜綰身在江南,對于這類事情也頗有耳聞。家里那幾百畝水田就是因為父親當初不做官不能優免糧役。所以族中那些考中生員或舉人的叔叔伯伯便用了各種手段,八百畝變成了六百畝,六百畝變成了四百畝。可走到父親再次入朝索性賣了這些田地后,沒過多久,族人卻又眼巴巴把這些田雙手奉上,甚至還把更多的田掛靠到了父親名下。哪怕是父親那種性子,對于族里的這種舉動也沒什么辦法。
    
    太平盛世的時候,這缺口就是朝廷賦稅,或許還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打起仗來征用民夫卻出了岔子,這問題可就大了。尤其是多疑暴躁的皇帝,決計沒法輕易容忍。
    
    前幾天聽說父親在見過楊士奇之后,又奉命去過一次東宮,杜綰自是覺察到了某種端倪。如今張越不在,她是不是拿著此事回去父親?正這么想著,門外頭就傳來了一個又驚又喜的聲音。
    
    “少奶奶,少爺已經回來了。這會兒他先去北院大上房探視老太太。所以得晚些過來!”扯著嗓子嚷嚷了這一句之后,崔媽媽便進了屋子。滿面堆笑地屈膝行禮之后,她又趕忙說道,“網網我對少爺提了一句翠墨姑娘來了,少爺說請翠墨姑娘留一留。”
    
    對于翠墨來說,人生中除了爹娘,最可信賴的便是張越和孟敏。
    
    那場大水里,張越不但給了他們一家容身之處,幾個銀角子更是幫著他們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時光,后來那一次在馬車上的話亦是說到了她的心里;而孟敏的相助讓她和父母暫時解脫了危難,讓父親不必苦苦地修城墻。即便父母最后死得慘烈。可冤有頭債有主,她要是恩仇不分。那簡直就不是人了。因此,眼下聽說張越回來了,她立時喜上眉梢。
    
    而杜綰聞言亦是又驚又喜,倒是沒注意到翠幕的滿臉喜色。但炮前的崔媽媽卻看得分明,忍不住在翠墨面上膘了一膘,心想這位孟家的婢女不但生得如此明秀,而且看樣子仿佛還認識自家少爺。她是孫氏精心挑出來在院子里伺候的,此時上了心,就沒有立刻離去,而是留著陪坐在翠墨對面的小機子上。瞧見時候不早,琥珀和秋痕又張羅著送上了點心。
    
    這邊足足等了一個多時辰,張越方才回來。網剛見祖母的時候他灰頭土臉,隨便擰毛巾擦了一把,又罩了一件石青袍子,此時這外袍一扒拉下來,立刻便露出了里頭那件連本色都看不清的大衣裳。因有外客在,身上滿是油汗的張越就只沖著杜綰點了點頭,又沖著要行禮的翠墨和其他人擺了擺手,隨即便徑直去了旁邊屋里沐浴更衣。
    
    過了兩刻鐘,收拾停當的他方才再次進了屋,在杜綰對面的東邊炕上坐了下來。和翠墨客套了兩句。待得知了個中詳情,他不由暗自嘆息。
    
    “翠毒,我知道你打聽這些不容,叭是片孝心,但以后該小小心的時候壞是得小心二畢毋…月住在城郊,就算保定侯一直顧著,畢竟擋不住堂堂王府,若是有人死死惦記你就更糟了。你今天說的我記下了。這些都很有用,我會想想辦法,你且回去,這些自有我。”
    
    聽到這句話,翠墨連忙站起身來,屈膝跪下重重磕頭。杜綰連忙吩咐一旁的秋痕將其扶起,卻不想她執拗得很,硬是連磕了三個方才直起腰,赫然是淚流滿面。見此情形。張越趕緊讓琥珀帶著她下去洗臉,然后就對崔媽媽和秋痕說:x“崔媽媽,你去挑兩塊厚實的料子給她。顏色素淡些,就說不為別的,只是送她裁兩件御寒的冬衣。秋痕。你再去廚房看看有什么新鮮點心,捎帶兩盒子回去,讓她帶回去給其他人等到人都走了,他方才揉了揉太陽,抬頭看見杜綰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瞧,他又深深嘆了一口氣。這第二個人生的十年中,他已經習慣了什么事情都往心里放,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扛,不論是自己的父母還是妻子都是如此。他只是怕他們知道得太多負擔太重,也一直都認為這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才是最好的,可他一個人扛得累,被瞞著的人也未必舒心。
    
    “認識她一家三口是當初在開封的事了。”如是開了一個頭,張越便索性打開了話匣子。
    
    大相國寺那回初見,寡于言辭的康大海和敏于言辭的康劉氏都死死護著她,他已經記不清她的模樣,只記得那是個躲在父母后頭眼珠子黑亮的蘆柴棒。那時候給幾個銀角子。只是富家公子哥微不足道的好心,想的卻是從此之后彼此再不相干,后會亦是無期。
    
    而就是那個不聲不響憨憨厚厚的康大海,當年曾經為了替妻子報仇。在開封府竟是不惜血刃仇人,當任知府恰好是金家姊妹的父親,受賄判了其真犯死罪,直到新知府上任。才以雜犯死罪筑城北京,母女又跟隨了來。
    
    安陽王府門口見到的只是她的母親,那一身衣衫襤褸,含屈忍辱卻仍是禮數不缺,說出的話亦是條理分明。只是之后聽說他們一家三口都入了王府,他怕皇家人算計多,便權當那一段過往都過去了。不過沒想到之后她就跟著安陽王府的媽媽出現在了英國公府,見著他雖說有些怯生生的,可那歡喜的表情卻溢于言表。
    
    再接著,她被人有意送到了孟家,卻是因著舊日恩惠不肯替王府做眼線。而讓人更想不到的是,沒過多久,她母親在王府帶著未出世的孩子莫名暴斃,而她的父親最初隱忍不發,卻在關鍵時刻引爆了一車的火藥,用自己的命換來了整個京師的震動。br/  
    他當初出手的時候,那還只是個蓬頭垢臉的丫頭,后來盡管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人,那一家亦是脫離貧寒過上了好日子,最終卻演繹了一場遠比戲劇更慘烈更曲折的故事。
    
    杜綰在旁邊仔仔細細地聽著,當張越提到那康大海前后兩次舉動時。即便她一向很少把喜怒掛在臉上,也忍不住暗自喝彩,面流露出掩不住的敬意和黯然:“兩次為妻子舍身犯法,卻是因為他所遭遇之事根本沒有律法可作憑恃。這真是一條豪杰了!可她爹娘的結局實在太慘烈,我之前看翠墨雖說大大方方地笑著,可總能感覺出幾分凄苦。原來竟是因為這樣的緣由想起當初自己聽到的那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她忍不住用左手拇指掐了掐右手心。用這樣粉身碎骨的方式去死,用這樣激烈決絕的方式去期翼一斤,報仇的可能,她實在是佩服這樣一個直截了當的漢子,卻也更是同情那個同時沒了爹娘的可憐姑娘。
    
    “別的我已經幫不上忙,所以這一次,我不會讓她辛辛苦苦送來的消息白費了。大約郡主此時送了信過來,也是因為聽到了什么風聲。
    
    她是個堅強的姑娘,要的不是別人可憐她,否則也不會這么一心一意螳臂當車地想著報仇。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就像你說的,律法若是無用。就只能靠自己了。說起來我這次回京的路上也遇上了一遭窩心事,我也不知道招誰惹誰了,竟又是碰到了怪事!”
    
    見杜綰愣了一愣,他便伸出右手壓住了杜綰放在坑桌上的手,苦笑著說道:“我這次路過雞鳴驛的時候,結果遇上一伙扮成商人的刺客。那時候我急著回京,也不想抓什么活口,索性就把心一橫下令格殺。今天要不是在太子面前把這件事撂出來,恐怕同樣滿肚子不平的太子不知道會交給我什么難辦的勾當“又是刺客?”
    
    杜綰到吸一口涼氣,雖說看著張越不像什么遭到損傷的模樣,但她仍是有些后怕。比起什么官場上的傾軋角斗,這種直接消滅整個人的方式最野蠻最直接,同時也最難提防。想當初張越下江南的時候,不是被人一箭射斷了佩劍,結果差點惹來了大麻煩?
    
    聽張越將當時的情形娓娓道來。她自是恍然大悟:“你那時候不留活口,是因為擔心那人胡亂指認,惹來更大的麻煩?”
    
    “京師的流言蜚語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聽說甚至有人傳起了什么讓。
    
    陵崩,這一攤渾水還不知道有多深。要是那會兒讓人得逞,恐怕就會有人抓著我欽使的身份做文章,這年頭編造證據容易,栽贓陷害也容易。而留著活口,如果那人招供時硬指認說是太子懷疑我帶著遺詔因而殺人滅口,那事情就真的糟了。如今卻簡單得多,那撥刺客可以是漢王。可以是趙王,可以是永平公主,甚至可以是被禁錮西苑的壽光王黨羽。最可能的還是什么白蓮教蒙古教子,要找替罪羊容易得很比:俺之前說的送書是送全套,不是一二冊。話說今天上海小年夜了。跑到超市去了一趟,發現人山人海,這過年果然就是不差錢啊!
    
    嗯。俺也趁著過年這斤,月好好休息,大家也都過個好年!有人提過推薦近期我追看的新書,嗯,圣個字、仙葫、許仙志、冠軍傳奇,”老書就不說了,我書架里頭的書暴多。昨天還把一直養著的上品寒士設定了自動訂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