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1)      新書上傳啦(01-21)      后記下(01-21)     

朱門風流561 喜氣啞謎


   99第五百六十一章喜氣,啞謎
    
    派家紋支吊然比張玉那一支晚詩出祥符開封老家佃既幾口羊世家。k奴婢家人自然不少,更有些乃是幾代執役的世仆。到了京師之后。張彼因戰功封伯,張悼張越父子高中進士,于是這一家方才真正有了屹立于京師權貴之林的本錢,宅子先后擴建了兩次,下人也比往日多了一倍。這其中有朝廷賞賜功臣家的奴婢,有自愿賣身投靠的,有人牙薦來的,更多的卻是親友人家贈予的,便是顧氏屋里如今向候的兩個,也全都是王夫人所送。
    
    因此,聽到王夫人這么說,顧氏不禁沒好氣地搖了搖頭:“他自斤,兒把好端端的人放了手,你還惦記著他干什么,留著自己使喚好了。
    
    靈犀雖說嫁了人,可這家里的事情又不是不管,嫁了她一斤小,越哥兒還多饒帶了一個,有什么吃虧的?再說了,先是你,又是惜玉,你們家里今后也不知道要添多少人口,你這些可靠人不留著,以后臨時要尋就難了。”
    
    這時候,張越也笑道:“靈犀伺候了祖母那么多年,又在我身邊照應得妥妥當當;彭師傅教了我這么多年,又助我良多,如今他們兩廂情愿,靈犀有了倚靠,彰師傅有了佳侶,我心里只有高興,哪里還有什么吃虧不吃虧的。祖母給靈犀備了嫁妝,我也早就備好了賀禮,到時候要好好賀一賀,哪里還能收大伯娘你的人?”
    
    “好好好,越哥兒你執拗起來和老爺一個樣。老爺每次說起彭十三。那都是咬牙切齒,可要真有什么事情,卻都是第一個想到他,逢年過節什么都是第一份。要不是那頭犟驢子忠義雙全,早就謀了軍職當官。哪里還會在府中擔一個家將的名義?不是我夸口,他那武藝不比老爺放出去的其他三個家將差,而且心思更細密,老爺一向倚重王夫人心有所悟,說到這里就笑著岔過此事不提,旋即便指了指身旁的碧落:“說起來咱們家里這些個能干得力的大丫頭一斤小個都嫁了,碧落如今也是我那里得力的管事媳婦。嬸娘之前不是還了一個玲瓏?不過幾年,小的就一個個都接了上來,等他們也一個個都出息了,這才是家族的興旺之道。對了,秋痕和琥珀呢?。
    
    “她們年初從宣府回來就給我磕過頭了顧氏看了一眼面色發窘的秋痕和琥珀,莞爾笑道,“不但是她們,超哥兒起哥兒赳哥兒身邊那幾個,也都一起磕過了頭。家和萬事興,起哥兒前些天還給我狠狠教了一頓。男子漢大丈夫,英雄愛美人不要緊,但要緊的是擔待,千萬不要學他大哥自以為是瞞著家里金屋藏嬌,結果鬧出天大的風波。當初清遠伯就是毀在一個外邊弄回來的妾手里,于是舉家敗落。咱們家里若有這樣的,那么他就不用姓張了!”
    
    這一番說話到最后卻演變成了教,王夫人少不得看了一眼張起。
    
    又陪坐說了一會話,顧氏便倦了,大伙兒便各自辭了出去。家里的惜玉才網生產,但王夫人忖度有丫頭仆婦照料,穩婆大夫也還在,就不急著回去,先到馮氏屋子里坐了一會,商討了一會張赳的婚事。
    
    盡管婚事如今萬事俱備,只等武安侯鄭亨歸來,而且班師詔既然下了。應該那時日就不遠了,但誰也說不準顧氏能否撐到那時候,這竟是她和馮氏心中最大的隱憂。
    
    從馮氏那邊出來,王夫人想起前日得了一封張輔的家書,如今皇帝班師的時間又已經有了準信,因此地便索性帶著碧落往張越那里去。
    
    才進院子,她就聽到了一個大聲嚷嚷。
    
    “氣死人了,姐姐,姐夫,你們評評這個理,萬大哥之前幫忙分明是因為敬慕爹爹,后來也常常來請教學問,和我有什么相干,岳大叔他們可惡不可惡,竟然編排這些亂七八糟的話!我,,我早就說了一輩子不嫁人,好容易有了這么疼我的爹娘,我才不要嫁!”
    
    辨出是小五的聲音,王夫人不彗又好氣又好笑。馮遠茗畢竟是脾氣古怪,平日無事不喜歡上國公府,常常是小五來哄著天賜用藥浴,就是針炎也都是她一手包辦,因此地那個寶貝兒子極其粘著這個五姨
    
    五什么都好,偏是這執拗的脾氣讓人頭疼,這會兒也不知道又是為著件么嘀咕。
    
    “你既然都知道岳大叔人嘴碎了,還惦記著他的話干什么?爹娘都還沒把你許給人家呢,你就在這里大吵大嚷說什么不嫁人,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心虛看上他了!瞪什么眼,你就不知道一句話叫做此地無銀三百兩?你聲音那么大,需得知道隔墻有耳,要是鬧到人盡皆知,到時候你就是不想嫁也得嫁。”
    
    聽到杜綰這話,王夫人終于忍不住笑了。見門口那個侍立的小丫頭也是捂著嘴笑得直不起腰,她也不責難。索性自己打起簾子進了屋。
    
    跨過門檻四下里一看,但只見小五漲得臉色通紅,杜綰滿臉促狹,張越則是站在那里懷抱雙手似笑非笑,那氣氛殊為詭異。她乃走過來人,此時一下子就明白了,面上的笑意不覺更深了些。
    
    “越哥媳婦還真是說得沒錯。這隔墻有耳,你聲音這么大,我就是不想聽也聽見了小五,要真是你家里下人嚼舌頭,你回頭稟告了你爹和你娘,不許那個人再上門就走了。你爹娘那么疼你,這點小事情還會不答應不成?”說到這里,看見小五面色大急,王夫人不禁莞爾,旋即打趣道,“看把你急的,就算是真的喜歡,那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么?你平日那么大方爽利,這時候反倒忸怩,了?。
    
    此時此刻小五的臉色就好似煮熟的蝦子似的,紅撲撲得異常嬌艷。重重一跺腳后,她越發覺得滿屋子人全都是戲徒可惡的樣子,于是便氣咻咻地說:“我去瞧瞧老太太,不和你們說了,就知道胡說八道。你們全都欺負我!”
    
    看見小五一溜煙地撞開簾子出了門去,張越不禁忘了這會兒王夫人還在,立時哈哈大笑了起來。不但是他,杜綰和小五相處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又血幾芯的表情,此時嘴角便露出了一絲掩不住的笑意。已經乏州事的靈犀一再暗笑小五硬撐著,一面想著那個面上大大咧咧,其實卻極其細心的漢子,心中亦充盈著一種幸福。秋痕更是笑得連眼睛都瞇在了一塊。忍不住和旁邊的琥珀咬起了耳朵。
    
    “若真是事情能成,這一對真是天作之合呢!”
    
    瞧見這一屋子喜上眉梢的模樣,縱使王夫人也覺得高興,卻是不得不輕輕咳嗽了一聲。等到這一個個人趕忙收起了笑容,張越更是扶著杜綰站起身來,地方才擺了擺手道:“網網在嬸娘那里都已經行過禮了。眼下還那么拘束干什么!我不過是一時興起過來一趟,想不到竟是聽到了這么一樁,,若成了,近些日子喜事無數,加在一塊說不定能把老太太的病氣一并沖了!”
    
    發現屋子里頓時安靜了下來。她暗自后悔自己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連忙岔轉話題道:“昨日老爺讓人捎帶了一封家書回來,那時候大約皇上還沒提班師的事,所以他只說起皇上為和諸軍同甘共苦,下令軍士吃什么,他也吃什么,一群將軍們自是紛紛仿效。不過好在之后就是諸將獻捷,除了獻俘之外,還獻上了俘獲的馬匹牛羊和鞘重。我看了信就猜著班師不遠,今天消息一傳來,果然真是如此。皇上已經三次北征大勝,這回總該太平了當聽到馬匹牛羊這四斤,字,張越登時恍然大悟。這些天來,他總感到心里有一團迷霧不曾劃開,此時此刻終于明白了。之前大軍出應昌到達阿魯臺老巢的時候,就在那些帳篷附近俘獲了阿魯臺沒能及時帶走的一批牛羊和馬匹,如果再加上在朵顏三衛俘獲的牛羊,哪怕發還給兀良哈人一部分,但在后運軍糧不繼的當口,大軍的日常所需也應該可以保證。
    
    “越哥兒,老爺那信上還提了一件事,說什么要緊得很,結果把我弄糊涂了,今天只好讓你幫我參詳參詳王夫人見張越回過了神,便回憶了一下那封信,繼而就說道:“老爺說,之前諸勛貴射獵比賽的時候,因數箭全中,他和安遠侯寧遠侯一并拔得頭籌,事后御馬監的劉公公送來了皇上額外賞賜的一張寶弓。
    
    他說記得去年過年的時候皇上曾經賞過一袋子御賜的雕翎羽箭,讓我尋出來,說什么皇上回京之后還要在西苑比試騎射,他到時候要用。我也記不清了,特意到庫房里頭去翻找了一回,卻發現壓根不是什么羽箭。而是皇上賞賜給天賜的一副小弓箭。還有長命鎖。我眼下就犯難呢。是東西遺落,還是老爺記錯了?”
    
    忖度片刻,張越便若有所思地蹙起了眉頭。張輔送信回來的時候。戰事并不吃緊,但畢竟還在北征的節骨眼上,送家書恐怕也得皇帝首肯。
    
    張輔向來是極其謹慎的性子。這信上含含糊糊羅羅嗦嗦說不定就是有其他意思,更何況里頭還提到了御馬監太監劉永誠。
    
    “大伯娘,去東過年的時候宮中派來頒賞的是誰?”
    
    “是誰”王夫人這下子頓時為難了,她管著一大家子的事,一年到頭也不知道要見多少宮里人。哪里記得這許多,仔仔細細想了老半天,她最后仍是沒有半點印象,不禁更是擰緊了眉頭,“都是一年多前的事情,能尋著東西是因為有簿子登記,可這人,”
    
    旁邊一直聽著的杜綰這時候便笑著插話道:“大伯娘,那次您過年的時候來看過我,說起皇上特意賜給天賜一張小弓,還有配套的一袋子木箭,希望他日后子承父業好上陣殺敵的事。我記得您還提到來頒賞的乃是提督東廠兼著司禮監少監的陸公公“哎,我說過這個?”王夫人又驚又喜地一拍巴掌,隨即笑道,“你這么一講,我倒是有了些印象,沒錯,應該就是他!越哥媳婦你真是好記性,我只提過一回的勾當你也能記在心里,,哎呀,照越哥媳婦你這么說,去年是真沒有賜過什么雕翎羽箭。越哥兒,你問這頒賞的是誰,難道是這一條還有什么其他意思?”
    
    “我只是尋思大堂伯信上提了劉公公,所以隨口一問而已。”張越此時約摸猜到了張輔的啞謎,心想這是不是張輔聽說了些什么。只是這些話他不好對王夫人點明,便笑著說道,“綰妹的記性一向極好,她既然說了,那就肯定沒錯,足可見大堂伯只是純粹記錯了而已。如果不信,等他回來您,他保管會一拍腦袋說自己糊涂。”
    
    王夫人原本只是心里嘀咕,這會兒張越既是如此說,她心里頭的疑惑便少了一半,繼而就沒好氣地搖了搖頭:“我昨天幾乎把家里的庫房翻了個遍,要真是他記錯了,我還真是白費了功夫。不過只要沒事就好。沒來由丟了御賜的東西,就好比你上次的天子劍風波,他這個國公也吃罪不起!”
    
    這個比方實在是,,不過,御賜的東西確實是難伺候。瑞慶堂后堂自打掛上皇帝賜給他的那幅字。大管家高泉只要在家,哪一天不去看個十回八回的?
    
    哭笑不得的張越眼見王夫人又拉著杜綰到了里屋去,也不知道說些什么悄悄話,他索性坐在那兒思量了開來。雖說回京不過幾天,胡七那四斤,他又都撂給了袁方去用,但家里既是世家大族,有的是打聽消息的渠道,連生連虎這兩個好事的打聽到的事情就已經足夠了。
    
    比如說,陸豐在今夏最熱的時候中暑,可如今已經入秋,他居然一病就是一個多月。
    
    比:完了完了,孔拉德的笑容實在是殺傷力巨大,除了當初玩空軌的時候迷上了萊維之外,又一次陷進去了,決定春節一定要擠時間看完,然后全部下載保存!哎,大家不要學我,玩物喪志啊一。
    
    再:謝謝大家的打賞推薦和月票,都是寶貴的壓歲錢哪!我早就木有壓歲錢了,只有拿紅包出去的份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