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6)      新書上傳啦(01-16)      后記下(01-16)     

朱門風流562 危言聳聽


   99第五百六十二章危言聳聽
    
    寶武門以南長庚門以北一帶名喚廊下家,煮都是御前甩…“監所住。盡在大多是攜答應令牌的長隨。雖說他們的籍屬全都是在司禮監,其中甚至不乏有人名頭上掛著從六品司禮監奉御,但因為做的都是抬大轎小轎傘扇或是外出抬弓箭賞賜箱子之類的雜役,頂多也就是個雜役頭兒。所以甚至連常服都不敢穿。這品級是洪武年間定下的,可實際上卻等同于不入流。
    
    這里大多是十幾個人一間屋子的大通鋪,日日都是難以偷閑,干的活重拿的錢少,因此這兒的每個人都想著一朝一日攀上高枝離開這破地方。只要司禮監派人過來,人人都會換上最體面干凈的衣服,就希望能被大人物看中提攜。
    
    然而,皇帝正式移駕北京已經五年,能夠離開廊下家的長隨不超過十個,而能夠平步青云的更是極少。這其中,陸豐身邊的程九可以算的上是混得極好的幾個人之一。才剛網二十出頭的他如今已經是正六品典簿,雖說看似并不高,但整個司禮監也只有一個典落,自然比足有數百人的長隨強。
    
    因八月十五中秋將近,班師詔又已經頒布,京師漸漸有了幾分過節的氣息。順天府很是抓了些胡說八道的家伙枷號示眾,宮中也狠狠整肅了一番,于是尋常人更不敢議論什么國事,就是大臣們也因為皇帝即將歸來,不敢四下里串門子聚會,唯恐給自己招惹了禍事。于是,朝會上商討最多的事情無非就是迎駕,從規程到弈表再到一應禮儀為了不重蹈永樂十二年覆轍。東宮和朝官哪里顧得上過節兩個字。但大人物顧不上,司禮監卻少不得準備,只是人手調配上頭缺了幾個,豐不在,幾個頭頭腦腦就只能自己另想辦法。
    
    這夭晌午,玄武門東邊的廊下家便來了一位少有的客人。當看到昔日那個膽子小不起眼的少年衣著鮮亮地出現在面前,不少年長的宦官們都露出了無比殷羨的表情,繼而便簇擁上來行禮,甚至有人直接跪下磕頭。
    
    穿著石青色蔡花胸背團領衫的程九瞧見這么多人圍上來,頓時往后退了幾步,旋即才笑呵呵地伸了伸手吩咐眾人起來。不自然地將那紗衫的袖子往上頭卷了卷,他便輕聲慢氣地說:“陸公公說了,如今司禮監缺幾個可靠人,其它衙門里頭到是有不少候補,但那些都已經成了老油子,所以他讓我來廊下家挑選四個穩重的。各位都是宮里的老人了。我也不好厚此薄彼,便是三舍的四位大叔如何?這廊下家東頭那么多人里頭,本就是你們資格最老。”
    
    宮中向來便有捧高踩低的習慣。因此程九如今發達了,卻仍是這般謙遜模樣,縱使是之前還有些嫉妒的廊下家舊日同僚,聽他這般說話,那熱炭團似的心思也就化成了冰。頂多也就是明面上附和心里抱怨。
    
    至于那四個被挑中的奉御則是大喜過望,口口聲聲連連稱謝。等到他們收拾好東西,換上許久不穿的深綠色團領衫跟程九離去時,心中更是感激。
    
    出了玄武門過了護城河,往東邊行了不多遠,沿外宮墻就有不少屋舍。宦官二十四衙門的辦公和起居所在幾乎都在這里。司禮監位于黃瓦東門之中,鄰司設監、尚衣局和針工局,地方比這三個地方還要小些,整一片地方的屋舍也都是半舊不新,就連正衙門也低調得很。
    
    被程九挑出來的四個長隨往日只有發俸或是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來這里,因此即便這里甚至不比廊下家瞧著氣派,他們進了正中的院子卻是連頭都不敢抬。
    
    程九對這四個人左交待右囑咐,將司禮監中間的規矩處罰夸大了十分,此時到了地頭就不再羅嗦這些。吩咐他們在院子里等候,他便進了正中的北房,誰知道屋子里空無一人。在左右耳房找了一圈都不見陸豐的蹤影,他這才慌張了起來,打起簾子就出了屋。
    
    “陸公公這病還沒好妥當呢,怎么不在屋子里?”
    
    嚷嚷了兩聲之后,東廂房方才有一今年長的太監出來,卻是漫不經心地說:“公公這一病就是一個多月。先頭說實在是不想再呆在屋子里了。正好替公公管著外頭那處宅子的梁銘送了個口信進來,說是趁著皇上還沒回,讓公公到外頭住幾天休養休養,公公自然一口就答應了。
    
    就你回來前頭一小會兒網網出了北安門,這會兒大約走到家了。”
    
    聽到這話,程九頓時勃然色變。好半晌方才強笑道:“偏生這么巧。恰好我不在的時候,正好人就來了。公公這病還沒好利索呢,昨日好不容易又請來了一個太醫給瞧的。要是我在,怎么也得勸阻了,萬一變成了大傷寒…”
    
    “得,別在咱們面前賣弄你的忠心!”那年長太監輕蔑地哼了一聲。隨即就冷笑道,“誰不知道陸公公最相信你,病的這些天,東廠的事務愣是讓你看顧著。
    
    你也別高興得太早了,就憑你的資歷年紀,想再要往上爬還早著呢!”
    
    程九眼皮子一跳,卻是終于忍不住了,沉下臉駁道:“李公公你不要胡說八道,東廠的事務都是公公親自強撐著蓋印做主,我不過是每日整理些文書罷了!”
    
    “既然如此,公公不過往外頭將養幾天,你緊張什么?”
    
    那年長太監冷冷看過去一眼。隨即便掉轉身進了屋子。先頭正好是他從北安門外頭回來,恰好遇見了在那邊等著的粱銘。知道那是陸豐的親信護衛,還在東廠兼著職分,因此人家袖子一妾遞來一徒銀鎳子。他立刻就笑納了,二話不說便答應捎帶一封信進來。恰好程九不在。陸豐又醒著,他順利轉交了信件,結果本來懨懨沒有精神的陸豐忽然就開口說要到外頭住兩天,又交待了他一番說辭。此時此發,他到了內間坐下,喝了一口茶便陷入了沉思。
    
    照這么看來,難道是公公信不過程九這廝?要真是這樣,那還真是大快人心,他早就看不慣這個看似膽小謙遜,實際上卻最會鉆營的“陸豐卻并沒有回自己那座宮外的宅子。此時此刻,身上蓋著襝紗被的他坐在顛簸的馬車里,想睡卻又睡不著,那種難受的感覺就甭提了。他甚至有些后悔聽了張越那封信上的話,沒來由出來遭這么一宗罪。可是,想想太醫只是說自己中暑:結果卻折騰了一個多月,他的心里又有些猶豫,最后總算是下定了決心。
    
    還是自己的命重要,吃點苦頭算得了什么!
    
    盡管走的都是大路,那馬車更是京師中最好的車馬行定制的,他仍是感覺渾身骨頭都快散了架子。就在幾乎撐不下去要嘔吐的時候,他終于聽到外頭傳來了一個聲音:“公公,咱們已經到了。您且等一等,小的這就進去請大夫!”
    
    “好好好,趕緊!”
    
    陸豐有氣無力地吩咐了一聲。隨即便倚在靠背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由于皇帝北征,整個太醫院的人幾乎都給調走了,只留下東宮常用的兩個太醫。他那幾天連動都動不了,人都是程九去請的,那些文縐縐的診斷他倒是聽見了,可他實在沒法想象,就的中暑,竟然能夠讓他一病就是一個多月?想到這里,他倒是覺著張越對他實在是關切。而梁銘更是忠心耿耿,哪怕沒在東廠謀得什么一等一的好個子,竟然還一心惦記著他的病。
    
    沒等多久,外頭總算是響起了一個聲音:“大夫,這車里頭就是咱家主人,自打先前中暑之后,這病就沒好利索過,勞煩您給瞧一瞧”別提診金,咱家主人有的是錢,就是他沒有,我這斤小做下人的也肯掏錢!只要能醫好,管多少錢都行!”
    
    聽到這話,陸豐只覺得更是滿意。這一趟顛簸的苦楚也就暫時拋開了。聽到外頭傳來了滿口答應的聲音,他便按照要求伸出了左手去,感覺到兩根手指頭按著腕脈,許久方才移開去,他便輕輕咳嗽了一聲,就只聽外頭梁銘問道:“大夫,我這病究竟如何?”
    
    “病?以我看,你家主人多半是被人下了毒!”
    
    只聽了這一句,原本病懨懨沒精神的陸豐就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幾乎就要直接掀開了車簾。畢竟是在宮中浸淫了二十年,他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只厲聲問道:“你莫要信口開河,服侍我的那些人都是多年的老家人,怎么敢害我?”
    
    他這話網網出口,那只還擱在夕小頭的手就被人一下子抓住了。受了驚畢的他正要叫嚷,誰知道手臂上幾個地方忽然傳來了一種蚊叮似的麻癢,緊跟著抓著自己的手便放開了,那種痛楚也旋即消失。勃然大怒的他縮回手本要發火,可聽到外頭人說的話,他立刻改了主意。
    
    “針刺這幾個道,若是尋常風寒,則與尋常針炎無異,若是中毒。則是麻癢,敢問這位否感到了麻癢?我當初曾經診過一個類似的病人,尺關兩脈的脈象差不多。針刺也是這斤,反應。若你堅持認為不可能有人暗害,那么便回去另尋高明就是,也不用浪費診金!”
    
    如果說最初還是半信半疑,那么此時陸豐已經信了八分。后悔自己網網出言莽撞,他正要再設法轉圈幾句。外頭就傳來了梁銘苦苦懇求的聲音。好半晌,那個大夫終于和緩了態度,卻是打起簾子仔細看了他一回,然后又湊近前聞了聞,低聲問了他幾句話。他提起精神一一回答了,大夫就縮回了腦袋,卻是徑直看著梁銘。
    
    “你家主人應該是中暑之后。人家將少量砒石下在了解暑的綠豆湯中,讓他一點一點地中了毒。好在中毒還不算太深,還有藥可救。”
    
    綠豆湯這三個字讓陸豐大為驚悸,但有藥可救這四斤。字卻是久早甘霜。他也沒在意大夫和粱銘究竟商量了些什么,一下子歪倒在靠背上。反復思量了前一段日子的行止。他的臉色完全陰沉了下來。由于皇帝把最要緊的監查百官的事情交給了他,他不得不一頭顧著司禮監,一頭顧著東廠錦衣衛,幾乎是兩頭跑。其它地方都沒去過。要真是有人下毒,那必定就是自己的心腹。
    
    想到這里,他只覺渾身冰涼。思來想去竟是只有這些天沒在跟前的粱銘可靠。
    
    他怎么會把這個向來倚重的護衛撂在那里看宅子,金銀身外之物,哪有命重要?
    
    怎么也想不出這些事情,陸豐終于暴躁了起來。等到粱銘重新跳上了馬車前轅,一揮馬鞭再次駕起了馬毒,他方才開腔說道:“不要回宮。你直接載咱家回陸家宅子。到時候找個妥當人拿了咱家的信物去一趟陽武伯府,務必把小張大人請來!”
    
    馬車外的梁銘聽到這句話,眼睛頓時亮了一亮,隨即便若無其事地垂下了眼瞼:“公公,單單這一個大夫說的,實在是不甚可靠,不如咱們再去找幾個有名的大夫瞧瞧?您放心,咱們網網換了一輛馬車,原本那輛早就回去了,這會兒人都以為您回家休養了。只要付診金,就是咱們這躲在車里看病奇怪,那些大夫也不會鑼嗦什么。”
    
    向來最愛惜性命的陸豐只猶豫了片刻便答應了此事。幾個藥堂一轉。除了一個大夫說這是極其厲害的傷寒之外,其余的都或多或少地暗示了這是中毒,藥方開了一大堆。當最終回到自己在宮外的那座宅子時。他幾乎咬碎了滿口銀牙,看誰都覺得是內奸,甚至不敢讓梁銘離開自己一步。
    
    他還年輕,還沒享夠世間榮華富貴,怎么能這么早就死?
    
    而安排人往陽武伯府送信之后。回轉來的梁銘看到陸豐那種咬牙切齒狀似癲狂的模樣,心中不禁暗自佩服那邊遞過來的主意。陸豐與其說中毒,還不如這些天的藥方上頭被人動過了手腳,所以才遲遲不見瘙愈,只是,故意拖延病情怎么比得上下毒聽起來產重?
    
    要不是危言聳聽,讓這家伙到時候能聽使喚,那就不是這般容易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