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18)      新書上傳啦(01-18)      后記下(01-18)     

朱門風流563 何謂盟友何謂親友


   99第五百六十三章何謂盟友,何謂親友
    
    在宮外的那座定午位于西城魏家胡同東側距離武二,亢司不過五六條胡同。這一帶多半是勛貴,要盤下一塊地建宅子極難,因此當初出手送他的那個商人可謂是下了大本錢。雖說不能像公侯伯府那樣又是三間五架的大門。又是儀門內儀門院子套院子。但規制不夠。造房子的人少不得多花了點心思。建造的時候模仿江南水鄉園林,引了一條活水入內,陸豐自是極其喜歡。
    
    可喜歡歸喜歡,他平日里也只是將那些收受的金銀古玩以及地契房契存放在這里,自己并不常常在外頭住。畢竟,上頭好幾個真正的太監都不敢張揚,他就更不敢過于放咨了。但只要一逮著機會出來。他便少不得享一享福。可是。此時此刻,他卻無心觀賞這屋子里的奢華陳設,原本歪在榻上的身體已經不知不覺坐直了,而手腳已經完全僵了。
    
    “你”你是說。這劉永誠派人送信給太子,是咱家派人從中截了?”從那驚悸中回過了神。他幾乎想都不想就一拳砸在了扶手上,大聲嚷嚷道,“咱家又不是失心瘋,怎么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劉永誠那老家伙咱家確實看不慣,確實想扳倒了他,可咱家怎么會蠢到用這種法子!要是讓太子殿下知道了,這不是找死么?”
    
    “我那時候在大營里頭聽到那兩個家伙的談話,他們清清楚楚地說。錦衣衛會派人在開平截住信使。
    
    眼見陸豐已經是急得滿頭大汗,張越卻是言之鑿鑿。覺著撩撥得夠了。他便微微笑道,“我自然不會認為那個人是陸公公你,畢竟你先頭是給我交過底的。但別人未必這么看。你一中暑就是一個多月,別人必定會認為你是借病搗鬼xx他娘的,咱家,要是知道是哪個小兔崽子暗中算計,咱家非得剮了他不可!”
    
    破口大罵了兩句。陸豐終究耐不住心頭那驚惶,不自覺地往后靠了靠。這具嵌螺鍋梨花榻乃走過年時一個商人求他向張謙說通關節的時候送的,上漆工藝極其精湛,但此時此刻他,他卻不自覺地用長長的指甲用力地刮著扶手上的漆,呼吸亦是粗重了下來。
    
    “怪不得上次師傅來探病的時候。說了些莫名其妙的奇怪話,咱家那時候滿腦子都是迷迷糊糊,什么都沒聽明白,卻原來那時候別人就已經疑心咱家了!好。真真是好極了,咱家養了這許多人。到頭來竟是被自己人給下了毒,虧咱家還以為如今在宮里算一號人物!”
    
    對于陸豐已經認準了中毒之事,張越自然并不意外。袁方的錦衣衛效率很高,沒用幾天就查出陸豐所服用的藥渣里頭有問題,足以讓人昏昏沉沉不得痊愈。想來皇帝北征,從塞外經開平到京師這條線路,最能夠光明正大做某些事情的無非就是東廠和錦衣衛,也難怪別人耍栽贓到這家伙頭上。等陸豐發夠了脾氣,他就站起了身。
    
    “既然你不知道東廠抓了這么一個信使,那么,事情就難辦了許多。恐怕就是你現在能夠去東廠主持。別人也能夠繼續瞞著你此事。要知道。在東廠錦衣衛的人不過是點綴,你是督公不假。可你下頭可還是用了幾位其他公公。要是他們不聽你的”
    
    “不聽小張大人,你別以為咱家這回栽了,就真的一點防備都沒有!”袁方不好意思說自己調了袁方離京又暫時晾著沐寧不丹,就是為了能把這兩大機構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惡狠狠地“哼了一聲,又板起了臉,“有袁方在,錦衣衛咱家立亥就能指揮起來。而那個沐寧也只聽咱家的。那些個死閹奴”
    
    他感到這下連自己一塊給罵進去了,便呸呸了兩聲,旋即皮笑肉不笑地說:“他們和咱家一樣都是在宮里頭提拔起來的,在外頭哪里那么容易吃得開?他們能收買的也就是幾個人而已。咱家只要更多的錢砸下去,再通過錦衣衛狠狠查。倒要誰真敢叛了咱家!”
    
    “這到是一條法子。”張越贊同地點了點頭,隨即又火上加油地添了一句,“陸公公你如今余毒未清,趁著皇上不曾回來。便在外頭好好休養。畢竟。這件事絕不能張揚,若是讓人知道。鬧得滿城風雨不說,別人還會以為你沒手段。”
    
    “小張大人說的是!”
    
    剛網找回了幾分面子的陸豐又氣急敗壞了起來,想也不想地重重點了點頭。眼神中又露出了幾分兇光。比起什么報仇,什么雪恨,最重要的是把身體調理好,絕不能鬧出什么岔子。否則報復回來卻沒了命在,他豈不是更加到霉?
    
    談完了最要緊的正事,張越便笑呵呵豐要來了藥方,說是回家去給妻妹好好瞧瞧。這別人不知道,陸豐卻是知道張越的妻妹倒是其次,但張家那邊還藏著一個昔日太醫,原本他還打算一并請人瞧瞧,但張越既提了,他立刻決定就這么辦。如今他不得不多些顧慮,這要是他中毒的事情散布開了,到時候招人笑話不說,而且這個位子都未必能保住。記起前幾天程九曾經提過張越在雞鳴驛遇刺。他就決定先還一個人情。
    
    “小張大人,我自小人宮。這輩子除了師傅,也沒什么真正親近的人,沒想到能夠遇到你這樣仗義的!當初生死攸關的時候你救過我。
    
    窮途末路的時候你幫過我,如今這又是一個節骨眼上,結果又是你出手拉了我一把!”
    
    這一激動,陸豐頓時把那些咱家長咱家短之類的自稱給丟在了腦后,語氣更是真摯得很:“以前我還嫌你有時候太手軟太心軟,現在咱家明白了,那是你這人重情分!你放心,甭管幕后主使是哪位王公貴戚,雞鳴驛的事情我一定派人給查個水落石出,給你一個交待!”
    
    張越原本倒沒存著這份心思,但陸豐既然這樣斬釘截鐵地說了,他自然不會拒絕,當下便點頭說道:“那好,咱們的交情不說一個謝字。我也不好在這里多呆。這就先回去了,你好生將養,我讓人看完了藥方子就給你回音。另外。宮外不比宮內,飲食上頭需得更留心一些。要是等養好了。宮中有人來探視時”
    
    “不就是繼續裝模作樣么?”陸豐陰狠地笑了笑,隨即瞇起了眼睛”x他們總歸會知道,要利用咱家,到頭來就是偷判不伐反蝕一把米!”
    
    等張越告辭出去了好一會兒,陸豐方才抓起了旁邊的那個鈴鎖,重重搖了兩下。見梁銘應聲而入,他沉默了片刻就吩咐道:“你挑出十個八個可靠的人,給咱家盯死家里每一個人,記著,就像錦衣衛盯百官。東廠盯錦衣衛那樣,一個都不能遺漏。咱家眼下只信得過你,你這回好好表現,回頭咱家一定奏報皇上,在東廠給你委一個更好的職個!”
    
    這一番許諾一下,他果然看見梁銘面上漲得通紅,出屋子時那腳步咚咚響。流露出了一種掩不住的興奮。空蕩蕩的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一斤小。他忽然支撐著手坐在了梨花榻的正中,很是感受了一番那種四面靠不著的感覺。好半晌,他才喃喃自語道:“怪不得皇上孤家寡人誰都不信,原來這些上靠誰都是假的。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回來十余日,張越頭里一眸子忙著查閱督糧督運的賬冊,又是跑了兩趟軍器局和兵仗司,親朋長輩那兒只是抽空拜訪過幾人,大部分時候倒是撲在了各式各樣的事情上。這會兒出了陸家宅子。張越想起自己今天說了無數鬼話,翻身上馬的時候便苦笑了一聲。不管合作了多少次,他和陸豐頂多只是盟友,永遠到不了交心。
    
    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那家伙這會兒大約耍著手整頓導邊人了吧?
    
    因之前時間所限,雖說去過杜家一次,但卻是來去匆匆,張越早打算中秋之前上杜家去一趟,而杜綰大早就先去了。不管怎么說,聽一聽岳父老大人的教誨,嘗一嘗岳母的手藝。順便逗一逗頭一回情窈初開的小五,這一番陰謀詭計的不痛快很快就能沒了。然而,才過了西四牌樓,他就里面看到了一個熟人。只愣了一愣,他立馬笑呵呵拍馬上前,對面那人也駕著那頭小毛驢靠了過來,兩人幾乎是同時開了口。
    
    “小七哥!”
    
    “元節!”
    
    拖書吧刪田姚曬少,,小說吏多年多沒見,張越便發現了顧彬身上翻天覆地的變化。原先那行。
    
    稍顯冷漠自閉的少年如今給人的感覺大不相同,那身上的衣裳雖說只是半舊不新的青衫,但卻漿洗得極為干凈。騎著那頭不起眼的小叫驢,顧彬腰桿挺得筆直,臉上還掛著一絲自信的笑意。
    
    “小七哥今天這是休假?”
    
    “我哪里有你那么好命!”顧彬拍了拍身前搭著的那個包袱,隨即就笑道”劉總憲今天請假在家,這些都是都察院的要緊公文,所以我送過去給他。”
    
    盡管只是干的這樣微不足道的事情,但他說出來的時候卻沒有半分猶疑,很是大大方方。瞧見張越歪著頭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他便沒好氣地瞪了回去:“跟著楊先生這么久。我總算也是學到了些東西。雖說我這個監生比不得那些進士。至少得磨煉三年才能正式入都察院。但我已經想明白了,先好好。來年參加鄉試,若是成功便后年參加會試。我不像你,如今更重要的是打穩根基,將來日子還長著呢!”
    
    情知這是對方的毒向,張越自然不會問什么“已經能做官你為什么還要考”的傻話。點點頭便問道:“那你爹娘如今都接過來了?”
    
    “嗯,國子監的麋米當初我還積攢下來不少,再加上先生又幫著我賃了房子,都察院還有一些錢糧補貼。一家開銷已經綽綽有余。說起來我爹還老是念叨你。若是閑下來了,你記得到我家坐一坐,想當初你可是最喜歡我娘做的面條。”
    
    對于這個邀請,張越當即滿口答應了下來。兩人一面說話,一面就避到了道旁,又聊了兩句,張越知道顧彬有公務在身,也不好浪費太多時間。便催著他趕緊先走。而顧彬拉了拉小毛驢的韁繩,忽然停了一停。
    
    “之前你遭彈劾的事情你應該知道了,我不想說別的,只想提醒你一聲。不遭人忌是庸才,況且未必所有的彈劾都是壞事,都察院并非都是好名邀寵之輩,也有人是一身正氣。不過。你行事要更小心一些,畢竟,一直招惹御史也不是什么美事。”
    
    雖說顧彬沒有指名道姓,但張越怎么會聽不明白這善意提醒,當即就謝過了。等到一甩韁繩繼續前行,他忍不住想起了如今掌管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劉觀。
    
    劉觀也算是個政壇上的不倒翁了,洪武十八年的進士,永樂初的時候就在都察院任左副都御史,周旋在陳棋和吳中之間。結果陳腆下獄死,吳中調任刑部尚書如今也下在了牢里,此人卻是不哼不哈從禮部尚書刑部尚調到了都察院左都御史,雖有磨折,但都溝坎一跨而過。只是家人那死要錢的名聲在外。連累得如今都察院亦是烏煙癢氣。楊榮把顧彬弄進了都察院學習行走。莫非是預備著將來的一步棋?
    
    想著想著,他這走路也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在去杜家那條路幾乎印在心里,因此該拐彎的時候拐彎該直行的時候直行,沒出什么砒漏。
    
    等拐進了那條熟悉的胡同時,他卻忽然感到有人攔下了自己那匹馬,抬眼一看,他就認出了面前那個怒氣沖沖的人。
    
    “元節,都是你做的好事!”萬世節死死瞪著張越,一副咬牙切齒的表情,“你都對小五說了些什么,如今我壓根摸不著她的影子!還有,岳…”杜大人這幾天見我都是淡淡的,連杜伯母都仿佛有意躲著我。你上次答應我回京之后請你爹幫我提親的,眼下你爹都回南京去了,我怎么辦?我可是比你大六歲,你別自己成了婚就忘了我這個朋友!”
    
    面對氣急敗壞的萬世節,張越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起昨天小五那臉色緋紅的模樣,他若有所思地打量了萬世節一會,便瞇起眼睛笑了笑:“擇日不如撞日,干脆眼下你隨我進去挑明了。要找長輩給你提親,總是問清楚你未來岳父岳母的心意,這才更合適吧?”
    
    比:一晃初四了,上海今天晚上十二點會迎財神,到時候又是炮仗滿天飛,哎”所以,順便祝大家新的一年天天發財日日健康。這年頭有什么別有病,沒什么別沒錢,這話真是精辟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