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門風流》 最新章節: 新書改名公告(01-26)      新書上傳啦(01-26)      后記下(01-26)     

朱門風流569 夜深人靜處榮辱未定時


   99第五百六十九章夜深人靜處,榮辱未定時
    
    吮飯后親自送了沒吃什么卻心滿意足的顧氏回去。盡在又坐在陪著絮絮叨叨的老人家說了許久的話。直到月上中天,張越方才告退出來,沿著那條彎彎曲曲的夾道往回走。
    
    他所住的西院就在父母的院子隔壁,如今雙親都在南京。那處院子只住著紅鸞母子。而在這前頭,他得先經過二房長輩的小院。張攸遠在交趾。東方氏如今閉門不出。也同樣是冷冷清清。因此,這條夾道入夜之后便越發寂寥,只有偶爾傳來的幾聲蟲鳴方才為這里帶來了幾絲活氣。在燈籠的微光下。人影映照在旁邊的青磚墻上。愈發拉得狹長了。
    
    今晚只有秋痕跟著他來送顧氏,剛剛離開北院大上房的時候,原本有兩個老婆子要打燈籠相送,張越只想靜靜走一回,于是便拒絕了。
    
    這會兒。秋痕親自在前頭提著燈籠,路過那兩扇緊閉的院門時,她忽然停住了步子。轉身低聲說道:“少爺,幾個月前,方姨娘產下了一個男孩張越回來這么久,外頭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斷,家里還有病情不穩的祖母和身懷六甲的妻子,因此除了兄弟幾個聚了聚說話,其他的事情壓根沒顧得上。這時候聽見這話,他不由得愣了一愣,隨即皺眉問道:
    
    xx男孩?我怎么沒聽說?”
    
    “方姨娘坐完了月子之后便吵著要孩子,后來別說讓丫頭仆婦照料。就是早就預備好的乳娘也給她趕走了。現如今孩子的一切起居都是她親自管著,其他事什么都不顧。就是老太太也沒見過孩子。老太太后來說。冉著她去。一應東西不許少。只要以后別出亂子就好。
    
    秋痕說著說著便打了個寒噤,旋即低聲說,“少爺,家里人都說她瘋了。滿月的時候原本是要操辦的。可她硬是不肯。就是大伙兒送的禮她也全都扔了。可是。我有一回經過后窗的時候。隱隱聽到了一個哭聲。而且還隱隱約約聽到她,,說自己后悔了后悔了,”
    
    望著那死氣沉沉的院子。張越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方水心是在后悔當初不該一味由著性子,嫁給一個已經有家室的男人;還是后悔不該貿貿然離家出走,然后卻又回到了這深宅大院;抑或是后悔不該受人挑唆,惹出了后頭的事情。盡管他對方水心沒有多少印象了但想來當初那也該是個熱情似火的擺夷少女,如今卻成了躲在屋子里的一“走吧,秋痕看到秋痕仍然站在院門處。那目光仿佛要在結實的木門上鉆出兩個洞來。張越便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又望著那門若有所思地說:“如今她有了孩子,也就是有了希望。總比前頭那樣渾渾噩噩的強。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她原就是無拘無束長大的,行止全由本心。如今恐怕也不想要別人可憐原本正在發怔的秋痕聽到張越這話,面上不禁一怔。隨即便重重點了點頭。低頭看了看張越拉著自己的手。她不禁露出了歡喜的笑容。
    
    隨即提著那燈籠轉過了身子。又抬頭欣喜地望了望天上皎潔的明月。
    
    聽人說。西南的土司千金便仿佛這邊權貴人家的小姐一樣金貴。
    
    方水心也曾經是眾星拱月的金枝玉葉。如今的日子便好似從云端到了泥里。所以會后悔。可是她不一樣。她只求她的少爺心里頭有她,只求她能夠一輩子安安樂樂地跟著他看著他。那便是她最大的幸福。
    
    路過紅鸞母子的院子之后。就到了西院。秋痕高哥打起燈籠照著張越進門。直到把人送進正屋。她安才到東廂房去瞧了瞧。見小靜官已經睡熟了。乳娘正在旁邊守著。她就躡手躡腳退了出來,徑集到西廂房中鋪床。這次打從張越從北邊回來。就一直都是住在這里。
    
    她鋪完床就匆匆到小廚房依水。見水還沒開,她便索性站在那里和小丫頭閑磕牙好一會,最后才提著茶壺回到了屋子,又是沏茶又是灌湯婆子暖床。忙忙碌碌一刻也不的閑。可即便如此,她的心里卻歡喜得很。到最后竟是輕輕哼唱起了歌兒,只是嘟螂囔囔聽不分明。
    
    在唱什么呢?”
    
    才放下那紗簾子。她就感到背后忽然有人按住了自己的肩。剎那的驚慌過后,她想起這聲音分明是張越,身子頓時僵住了。她也不敢回頭。就站在那里低頭說道:“是少爺當初教我的那些唐詩,我隨便編了些曲調,沒事的時候唱著玩的,這樣就不會記不住了“都有些什么詩,唱給我聽聽。”
    
    背對著張越的秋痕已經是雙頰緋紅,眼睛望了望高高的房頂。地方才輕輕唱了起來:x“兩只黃鵝鳴翠柳,一行白驁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小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首首瑯瑯上口的唐詩配上簡單的曲調。張越聽在耳中就覺著有一種不同尋常的意味。想到小時候自己手把手教秋痕寫字,沒事的時候便翻出那些唐詩教給她背,又教她抄寫下來。她每每嚷嚷太麻煩背不出來,但漸漸的,他就發現她竟是慢慢記下了好些。那時候還洋洋得意。以為是自己教的好。誰曾想。她竟是用了這樣的法子死記硬背。
    
    “那你還記得我教你背了多少首?”
    
    “當然記得。一共三百六十二首,少爺那時候一天教一首,差一點點就一整年了。后來您就改教其他的,有宋詞,還有漢賦,可我覺著還是唐詩最好聽秋痕一面說,一面想起了當初的情景。那時候她認字還不全,張越教了自己幾遍就去上學了。她只好拉著琥珀讓她再給自己解釋里頭的意思。每一首詩的每一個字,她都用筆瞧了水在青磚地上寫過無數次。就是為了他回來的時候博得那一笑一贊。如今她雖說仍然沒什么大見識,比起靈犀琥珀都差遠了,但她至少不再是那行小目不識丁的小丫頭。
    
    ,當初我教你的時候。你環只吾那么一丁點高小得很小你可還記得,那時候你就是愛說話的性子。可在別人面前卻總是端著老實謹慎的模樣xx少爺”。雖說秋痕此時心里正甜蜜。可聽到張越這戲德的口氣,她忍不住狠狠跺了多角,隨即便旋風似的轉過了身子,滿臉不痛。“什么小得很,少爺你那時候不是比我更小么?再說了,還不是少爺你教我的在自己屋子里說什么都不打緊。到外頭說一句話得想三鬧得我一出去就不敢說話“原來這還是我害的?”
    
    張越忍不住笑了起來。那會兒網網來到這個世上,雖說入鄉隨俗很快接受了這個現實,但唯恐自己露出什么馬腳,所以一有空就從秋痕口中套話。那時候他也不是沒打過把這個照顧了xx自己”多年的丫頭弄走的主意,但是,當他掏空了秋痕知道的那些消息之后,卻漸漸打消了原本的想法。開朗活潑的她什么都聽他的。脾氣又好,他何必多此一舉?
    
    此時,看到她的臉上紅撲撲的。他便不再逗她,洗過腳之后便上了早就捂暖的床,卻是斜倚著靠枕半坐著。北邊的秋天晝夜溫差極大。這會兒甚至能聽到外頭的呼呼風聲。這套間只有通向外屋的一扇門。門前垂著厚厚的簾子,倒是溫暖得很。
    
    將銅盆交給外叉等候的水晶。秋痕便反身進屋,見張越還坐著。連忙走上前去。正要催著他睡下,卻不防他拉住了自己的手。雖說之前已經定了名份,老太太在英國公夫人面前也親口認了此事,但畢竟最后一層窗戶紙尚未捅破。這時候,她頓時有些不自然,猶疑了片刻。這才脫鞋子坐了上去。先頭灌的兩個湯婆子早就把被子捂得滾燙滾燙,此時她和張越又坐得近,身上不禁更是燥熱難當。當面頰落下輕輕一吻的時候。她已經是覺著渾身如火燒一般。甚至沒察覺到帳鉤上掛的那青紗帳子什么時候落了下來。
    
    次日,張家大院照例天不亮就忙碌了起來。西院的幾個小丫頭都是顧氏命靈犀一個個仔細挑的。平日雖有頑皮嘴碎的時候,這時候卻全都一個賽一個地乖覺。水晶昨夜進屋子收拾過一回,眼下又手腳麻利地給張越換上了衣服。等到把人送出了門,她立刻一溜煙回到了里屋。見秋痕正咬著嘴唇自己穿衣裳。她少不得上前幫忙,又笑瞇瞇擠了擠眼睛。
    
    顧氏昨天在張越那里吃了晚飯,又鬧騰了不少時候,回來之后只顧著說話。卻睡晚了,因此這天早上就有些懶懶的。
    
    只不過,她畢竟是養就了一絲不的性子,因此不想因病廢了作息的時辰,于是仍然勉力起了床。雖說晨昏定省,但張越一大早急急忙忙上朝去了。早上問安時他尚未起身。這會兒只有張信領著其他晚輩一起來。等到眾人紛紛出門。她就留了張趟張普兄妹一塊吃早飯,等到西院使人來報信。地方才知道了昨晚的事。
    
    nbsp;“把這事情和超哥媳婦說一聲,她如今管著家,先頭既然已經定了。如今這人和物事上頭讓她忖度著添加就走了吩咐了此事,她便想起張越提到他在此次迎駕的行列之中,心要忍不住生出了一絲擔憂。有了上回的教刮,此次迎駕必定是不會遲的,可誰知道天子之前巴巴派了張越回來。等御駕回京會不會立刻發作。
    
    若是只發落幾個文官還不打緊。怕就怕天子雷霆,若是真妾天,不知道家里會怎樣。就在這時候,她忽地聽到門簾挑動的聲音,扭頭一瞧便發現是白芳。
    
    “老太太,剛網英國公府派人傳來了消息,英國公已經回來了!”
    
    張輔回來了!
    
    再次確定了這個消息,顧氏終于感到整個人一松。雖說張家的第一代爵位來自榮國公張玉,但真正的興旺卻是靠著張輔一次次的戰功,她最擔心的就是年富力強的他有什么萬一。如今終于可以放心了。這次平定塞外應該能過幾年安生日子,王夫人也不用成天提心吊膽。憑張輔這年紀,只要再活二三十年,再多添幾個子嗣,那邊府上的承繼就不再,是問題。
    
    該做的該辦的都已經完了,至少,哪怕老天爺就此收了她,她也沒什么潰憾了傍晚,才網到家的張輔親自過來這邊府上向顧氏問安。他是習慣了兵馬勞頓的人,雖說此次出征將近半年極為操勞,但精神卻很是健旺。
    
    因此,聽顧氏嘮嘮叨叨,他只是一味微笑著。一一勸慰了,等用過晚飯后看著人睡下。他這才預備回去。他一向不言笑,這家里的晚輩也多半怕他。因此這會兒留在門口等他的就只有張信。
    
    “幸好你來了。母親一時之間忘了越哥兒,否則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說張信頓了一頓。隨即解釋道。“他原定是三日后出發,但今天仿佛得到急召,所以只送了個口信回家里。什么準備都來不及就急急忙忙趕往云州了。我還聽說明天將有一撥重臣啟程往云州送平胡表,其中有駙馬都尉沐所、趙王府長史趙李通,還有禮部侍郎郭敦“這事情我知道張輔皺了皺眉,卻并不感到意外,當即輕輕頜首道。“這一次我從征雖說小有功勞。但也沒什么可賞的。隨軍后運的神策衛出了些岔子。二弟恐怕要吃掛落,大約也就是功過相抵罷了。他畢竟職位不顯。再加上皇上念在他出身張氏。不會苛責了他,但別人就沒那么好運了。泰寧侯陳瑜這一次坐軍糧失期,結局堪憂。”
    
    “泰寧侯?。張信聞言頓時吃驚不小。“前頭已故靖國公又是營建北京,又是掌行在后府,極受寵幸,如今這位泰寧侯好歹也是靖國公長子。怎么會”
    
    “皇上正惱怒的時候,他的錯處偏犯在明處,最少也是下獄待罪。
    
    若再嚴厲一些,恐怕免不了黜落。只不過,這爵個是先頭靖國公沙場上搏下的,應該不至于有礙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府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xsla]